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小仙王争霸在即【三更】
    忆蓝听不懂两人的对话,只觉得爹爹跟眼前这漂亮姐姐有些奇怪,渐渐的,一股倦意涌上心头,忆蓝迷迷糊糊的抱着秦浩轩的大腿,嘟囔道:“爹,我困了,想睡觉。”

    秦浩轩皱眉,将忆蓝抱起来,却看到忆蓝已经闭上眼睡着了。他微微一惊,探查了一下忆蓝的身体,发现他没有事情,才舒了一口气。

    而其他人也全都惊了一下,不知道忆蓝怎么了,怎么突然就昏睡过去了。

    看着两个老人眼中流露出焦急,姜子白安抚道:“不用担心,这孩子出生在镇仙山,又自小生活在那里,他身体内很多东西都与我们不同。小孩子刚刚出来,接受着新的天地规则的影响,自然融合一番,困了睡觉,这都是正常的。”

    姜子白说着取出盛有散发着柔光的贝壳,将忆蓝收了起来:“让他在我的安神蚌中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不要担心。”

    秦浩轩知道姜子白手段通天,也放心将忆蓝放在他那里。

    姜子白看了看秦浩轩,又看了看徐羽,想了想,说道:“既然大家都来了,那就在这里先住下吧,这里灵气充裕,对于修炼也很有好处。”

    言罢,姜子白一挥手,几道光芒落地,耀目的金光过后,便是一排排宽大舒适的房子。

    “好了,都回房吧,别在这杵着了。”

    人三三两两的散了,秦父秦母也被太初教弟子扶进了一所大院子里。

    只剩下秦浩轩跟徐羽了。

    秦浩轩看了看徐羽,说道:“我们,也聊聊吧。”

    徐羽笑了笑,说:“好。”

    带着徐羽来到房屋,两人就坐。

    “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秦浩轩率先开口,带着关心的问道。

    “很好。”徐羽顿了顿,说道,“姜前辈真的是一个大能,令我在大道上很多地方都有所顿悟,受益良多。”

    徐羽说完,张了张口,想问你呢?你过得快乐吗?

    可是她不敢问,害怕秦浩轩说他那二十年的凡人过的不快乐,她会心疼;更怕秦浩轩说他那二十年过的很快乐,她将不知如何自处。

    看了看身边的秦浩轩,徐羽在心中叹了一口气,想:“浩轩哥哥一定过的很开心吧?有父母在身边,又有她,还有儿子相伴……”

    将有些烦恼的想法逐出脑中,徐羽强打着精神说道:“这次,还是太初教的弟子送信过去,我才知道浩轩哥哥被困镇仙山,这才跟姜前辈急急赶来,然后……”

    两人又陷入了沉默。

    秦浩轩看着徐羽,只觉得心中又万千话想说,可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想告诉她,自己这二十年里,很想她,也很担心她,但是,话到嘴边,又一个字也说不出了。

    就在这时,秦父秦母敲门进来了,他们看到坐着的秦浩轩与徐羽,眼中都是一愣,明显没想到徐羽还在自己儿子的房子中。

    徐羽笑了笑,立刻起身,说道:“你跟伯父伯母聊吧,我先出去了。”

    走到秦父秦母身边,徐羽朝两个老人笑了笑,就低头出去了。

    秦父秦母相互搀扶着,坐下,彼此看了看,然后秦父对秦浩轩说道:“娃啊,我跟你娘商量过了,还是想要被封起来。”

    秦母也笑着道:“是啊,虽然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但是我们两个也都舍不得对方,也舍不得你还有忆蓝啊。”

    “是啊,我跟你娘就想着再试一次,成!咱们一家便能永远在一起!就算不成,我跟你娘这辈子也不亏。”秦父拉着秦母的手,面上表情平静。

    秦浩轩听到爹娘这么说,心中高兴,连忙说道:“好,爹娘,你们一定要信儿子。”

    秦母责怪的看了秦浩轩一眼:“当然信你。只不过,你要保证好,我们被冰封之后,把忆蓝给我们两个老头子老婆子照顾好了。”

    秦浩轩笑了:“不用您说,我也会照顾好他的。”

    秦母又道:“今天我跟你爹还有点事,咱们明天封印吧?”

    秦浩轩点头:“好。”

    又跟秦浩轩说了一会话,秦父秦母这才离开,也没让秦浩轩送。

    来到徐羽的房间前,秦父秦母看了看对方,然后轻轻的敲了敲门。

    徐羽倚靠在床头,万千思绪理不出一个所以然,杂乱无边,她一个人发着呆,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

    听到敲门声,徐羽愣了一下,才赶忙去开门,看到了秦父秦母,徐羽心中也很诧异。

    徐羽将秦父秦母让到座位上,又把灵茶送上,秦母拉住还要忙着什么的徐羽,慈爱的说道:“孩子别忙了,坐下跟我们说说话吧。”

    徐羽承认自己有些紧张了,连连点点头,这才坐了下来。

    秦母面上带笑的看着徐羽,说道:“孩子,我一个老婆子,也不会说那些虚的,就直接问了,你跟我们家浩轩,是不是有过一段感情啊?”

    徐羽脸腾地一下子红了,但还是点了点头。

    秦母拍了拍徐羽的手,说道:“那你也看到了,我们浩轩有孩子了。”

    “恩,我知道。”徐羽低声说道。

    秦母与秦父看了一眼,说道:“唉,可是我们儿媳妇死了,也是个可怜的孩子。”

    徐羽轻轻的说道:“蓝烟姐姐……我也知道了,很抱歉。”

    “但是你可以陪浩轩一辈子啊。”秦母看着徐羽道。

    徐羽明显怔愣了一下。

    秦母语重心长的说道:“难道你真的想两个人就这么结束了吗?难道想以后两人就各自孤孤单单的过吗?孩子,你再想想。”

    徐羽脸上红晕未散,心中也已慌乱如麻,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让她真的放下秦浩轩,她心中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她毕竟也是一个女人,对于秦浩轩有了孩子这件事,没办法做到无动于衷。

    “孩子,你一定要想清楚,你的一个决定,可就是两人一辈子的事情了。”秦母叹了口气,说道,“我也知道,让你一个好好地额姑娘当后娘也是为难你,肯定会非常不容易,但是,我都这么老了,不忍心看着自己的孩子孤单一辈子啊,也不忍心看你们就这么结束了啊。”

    “不管怎么样,两个人在一起才是最好的啊。”

    徐羽眉宇中的愁思更多,一时间,也没办法理清自己的思绪。

    秦父秦母知道要给他们时间想想,于是也没有多呆,相互扶持着走了。

    送走秦父秦母后,徐羽透过自己的窗户,遥遥看了对面房屋中的秦浩轩一眼,轻叹一声:“我真的要好好想想了。”

    “秦长老。”唐元带着几个弟子来到秦浩轩房中。

    许久不见,再见门派的弟子,秦浩轩心中也是一阵感慨。

    随意聊了一些,知道了太初教弟子的近况,秦浩轩往人后面看了看,然后疑惑的问道:“自从我出来,怎么没有看到于超华?”

    太初教的几个弟子,全都沉默了。

    秦浩轩眉头皱了起来,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唐元抿了抿唇,说道:“于道兄……于道兄他陨落了。”

    “什么?!”秦浩轩心中一惊,面色一下子沉了下去,“于超华九瓣黄金道花的修仙者,怎么会突然陨落?”

    唐元面色也浮现出一抹痛苦,他低声说道:“于师兄在秦长老进入镇仙山的第二年,找到了一个仙缘,他本想着如果修为能够再增长一些,也许就能救您了,就去了,可是谁知道,于师兄口中的仙缘不是仙缘,而是一个极其凶险的劫难,于师兄……于师兄就,陨落在里面了。”

    秦浩轩怔了怔,于超华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浮在脑海,他有点不敢相信那么一个人,自己竟然连他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就死了。

    “唉。”良久,秦浩轩叹了一口气,面上也带了一丝寂寥,“几年来,我也将于超华当了朋友,可是没想到,他突然这么去了。”

    秦浩轩对于生死的感触更深了,一个人说没就没了,他从来不知道,生命竟然是这样脆弱的一样东西。

    受到屋子里气氛的感染,太初教弟子与秦浩轩心情都有些低落。

    言空眉毛微微皱着,说道:“到现在,我已经有很多年都没见过张狂张长老了,也不知道他在哪,连传音都没回。”

    “还有小刺猬跟慕容超,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自从我们在仙音林外面分开就没再见到他。”有人接口。

    见屋子里气氛低沉,唐元强打精神说道:“这两年也有些好事情发生,咱们太初教有几个资质不错的弟子,在这两年里勤心修炼,已经又有三个凝结出两朵黄金道花了。”

    秦浩轩点了点头,这也算一个好消息了。

    “而且,秦长老,九霄之上的仙王争霸擂台也越发的清晰,很多人都在演化推断到底什么时候仙王争霸能够开始,但是到现在,也没个确切的数字。”

    仙王争霸啊,秦浩轩摇了摇头,自己作为凡人在镇仙山中生活了那么久,都要将这件事忘干净了,被同门弟子一提醒,竟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不管什么时候开启,都必须做好最充分的准备,告诉太初教弟子,从今天开始,要更加的勤奋修炼。”秦浩轩看着他们说道。

    “是!”太初教弟子个个神情激昂。

    无论前方路上有什么,都无所畏惧,勇往直前,这才是太初教弟子才应该拥有的斗志。

    秦浩轩也被感染了,他笑着拍了拍唐元的肩膀,众人由说了一会话,就都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