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仙坟危机血成河【九更】
    安景行皱眉。

    段启方则如同看傻子一样看着王春:“你觉得我们聚星阁有人能够动的了秦浩轩?”

    王春一愣,还想说什么,却被段启方制止了:“再者,何必呢?何必为自己结下这样一个大敌,更何况秦浩轩的身后,是堂堂的仙人会第一巨头。”

    前行了一段路,段启方感叹的对垂头丧气的王春说:“王春啊,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总会有人惊艳天下,总会有人能够达到一个触不可及的高度。既然我们身边就有一个这样的人,那我们为什么要去阻止他变得更强呢?”

    王春微微皱眉。

    “如果阻止不了,就相当于为自己结下了大仇,甚至可能因此平添心魔。就算真的阻止的了,那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呢?”段启方负手而立,一股浑然天成的霸气从他身上流露出来,“我不如去认识他,结交他,说不定,他那通畅的仙途能够带上我们一程。”

    “对了,那个于超华不就是沾过秦浩轩的光吗?从一个普通的佼佼者,变成了一个九瓣黄金道花的强者!只不过他的运气不好,过早的死了罢了。”段启方淡淡的说。

    安景行脸色微微一变,他与于超华的朋友关系,除了相熟之人,并没多少人知道,他也没有宣传的习惯,这下子听到段启方提起于超华,安景行心中也黯然一伤。

    “修仙这一条路,漫长无尽头,而且世事多变,很难真正看清会发生什么。我没想到,他竟然就这样陨落在这里面了。”安景行低声道,“还以为,他会大展拳脚,带着一身荣光回去。”

    段启方不知道安景行为什么有这么大的感叹,只以为他只是觉得世事无常,便笑着安慰了几句。

    而仙人塔中,秦浩轩看着消失的聚星阁众人,微微颔首道:“那个段启方眼界很广,而且我能够感受到,他是真的重义气。还有那个安景行,我倒觉得很合我眼缘。”

    “咦?”众人没想到,秦浩轩被挑战了一番,最后对安景行的评价竟然是合他眼缘。

    秦浩轩笑了笑,然后坐回原位开始与众人商讨起进入仙坟的事情。

    半个多月的时间匆匆而过,到了出发的日子。

    秦浩轩依旧没有凝聚出自己的第三朵黄金道花,随着仙坟开启时间的接近,他反而不着急了,一切顺应自然。

    仙人星上留下了部分人守护星球,也算当作一个外援,更多的人,跟着秦浩轩几个巨头,一起出发,朝仙坟赶去。

    他们行了两天,在接近仙坟的不远处,碰上了一群四处逃散的人!

    仔细观察,却发现,这群狼狈不堪,被打的连一只队伍都凑不齐的势力,正是平天会的人!

    秦浩轩眉头微皱。

    那群人见到秦浩轩他们,先是一惊,全身紧绷,然后下意识的祭起武器,但是看清楚来人后,顿时又放松了!

    “不是敌人,是仙人会的人,是仙人会的人!”有人在大喊。

    “仙人会的人?”

    那群人又惊又喜的围过来,平天会首领路佳满面悲戚之色朝秦浩轩他们走了过来。

    秦浩轩与凤潇潇面上都满是惊疑。

    苏白山沉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怎么,怎么如此狼狈?”

    路佳满面恨色的说道:“我们带着平天会的弟兄朝仙坟而去,在路上遇到了极道魔修的人,那群极道魔修疯了一般,上来就杀,我们就展开了血战。”

    像是回忆起什么不好的事情,平天会首领路佳满眼痛苦之色:“我们整个平天会的人,被那群极道魔修杀的七零八落,很多高层都战死了……”

    “极道魔修?”秦浩轩皱眉,“极道魔修的实力有这么强?竟然连段兄都陨落了?”

    路佳面上带着不甘与无奈:“只能怪我们时运不济,遇到的不是普通的极道魔修,而是有无渊小魔尊之称凌破空!”

    “是他?”凤潇潇诧异。

    “他很强?”秦浩轩这几年不仅自己低调,连外面的很多事情也都不太清楚。

    路佳满脸颓色:“强已经不能描述这个魔头了!他是由道入魔,为极道魔修,专走歪门邪路,早就舍弃本身,修出了三头六臂,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但是战力却鬼神难敌!令人惊骇!”

    苏白山皱眉道:“之前只是听说他修出了双头,这才多久,竟然修出了三头。”

    “唉,我亲眼所见,他一人之力,能瞬间接住我们三大巨头的攻击,并且将他们击退,着实强悍的可怕。”有人说道。

    秦浩轩发现,平天会的成员一听到凌破空的名字,全都如同受惊之鸟,面上神情惶惶。

    秦浩轩看向前路,暗道,看来这一次前来仙坟的势力,都不能小觑了。

    凤潇潇见平天会人员凋零,而且各个负伤,满面颓然,她与平天会首领也有过几分交情,于是开口道:“虽然如此,但是仙坟开启在即,不如你们平天会加入我们,一起去吧。”

    谁知,路佳惨然一笑,朝凤潇潇摇了摇头。

    凤潇潇娥眉紧蹙:“你……”

    “我们不去了。”路佳叹息道,“那个仙坟,凌破空他们也会去的,如果再在里面遇到他们,我们平天会的这几个人一点活命的机会都没有,所以,我们还是去寻找这仙音林中的其他仙缘罢了。”

    “可是,仙坟数十万年难遇,如果错失,仙王擂台上可能就真的一点位置也没有了,难道你要一生遗憾吗?”凤潇潇看着平天会首领,眼中情绪复杂。

    路佳轻笑一声,缓缓说道:“那也不去了。大不了,那个仙王擂台,我不去就是了。”

    “你……”凤潇潇再度无言,心中久久难以平静。

    她认识的平天会首领,具有一方霸主之傲气,最是意气风发,可是现在的他,衣袍染血,发丝凌乱,满眼颓败之色,如同世上最潦倒的乞丐。

    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存在,竟然能够将五大势力之一的首领,打成这副样子,连最起码的斗志都消磨的一干二净!

    所有人都傻掉了。

    平天会首领路佳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跟众人告辞,带着他身边的几人,朝远离仙坟的方向走去了。

    凤潇潇立在原地,收回看平天会零散几人的目光,然后与秦浩轩对视一瞬。

    他们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此行必须去的决心。

    不论前路埋藏了多少凶险,他们都无所畏惧。

    又过了不到半日,他们终于来到了与聚星阁商定的会盟之处。

    可是,等待他们的,却是一片污血,满地尸首!

    怎么会这样?!

    秦浩轩额头隐现青筋,双目死死盯着前方那巨大的,无比惨烈的战场!

    聚星阁的人全都躺在血泊中,浓重的血腥之气,令空气都粘稠,闻之令人作呕!

    满地死尸,断肢残臂,血流成河,战场上有一个又一个巨大的坑穴,坑穴中密密麻麻填满了尸体!

    仙人会所有人都惊呆了,一时间,呆愣在原地,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怎么会这样……”苏白山紧皱着眉头,嘴里喃喃说道,“到底,到底怎么回事……”

    秦浩轩双目中两朵黄金道花迸现,朝身前巨大的战场扫去,然后他目光一顿,猛地飞身而起,窜向前去。

    “你怎么样?!”秦浩轩将精纯的灵气注入他身前满脸血迹之人身上,紧接着又将半颗从从秘境中寻得的回生丹置入那人口中。

    轮回之力,远远不断地从秦浩轩身上输入那人体内,原本气息奄奄,几近命绝之人,剧烈的咳嗽起来。

    凤潇潇等人顷刻而至,面色沉重的看着秦浩轩身旁之人。

    苏白山一怔,道:“是,安景行?!”

    秦浩轩也是一愣,用手将那人脸上满满的血迹抹去,正是安景行!

    “安景行?你们这里发生了什么?”见安景行睁开了眼睛,秦浩轩沉声问道。

    “咳咳,咳咳,天……天荒海……天荒海……”安景行说完这几个字,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陷入了昏厥之中。

    天荒海!

    秦浩轩以寒焰之力将重伤的安景行冰封,然后放入一个乾坤袋中,嘱咐苏白山:“派几个可靠的人将他送回仙人星。”

    苏白山点头。

    在安景行身边不远处,便是聚星阁首领段启方的尸体,他左臂被砍,身上有数道深可见骨的伤痕,满身的血好似流尽了,面上最后的表情,癫狂而狰狞,令人心惊,能够想象出他死前经历了怎样一场悲惨绝伦的战斗。

    秦浩轩还记得段启方那翩翩君子温润如玉的气质,谈笑间又会流露出天下之大舍我其谁霸气的样子。

    在往这边赶的路上,众人也多次讨论过两大势力的联手,畅想过在仙坟中大展拳脚的样子……

    可是,这才半个多月没见,再见之时,对方,已经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天荒海。”凤潇潇声音冰冷至极,“竟然把他们给忘了。”

    “天荒海、无尽海那边的人,自从进入了万教仙遗,就一直很低调,鲜少有他们的消息。”苏白山神情凝重,“没想到,这群人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这么大的手笔。”

    “聚星阁,竟然全都被灭……”第六巨头范伟声音中带了几丝惧意,“这才几天,万教仙遗中五大势力,一个被打散,再无斗志,另一个,另一个直接被灭!这仙坟还未开启,形势就已经如此凶险,我们,我们还去吗?”

    仙人会中很多人看到了平天会与聚星阁的惨状,也开始动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