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此等结局难接受【三更】
    滴答,滴答,一滴又一滴,与地面上已经汇成长河的血液融汇到了一起!

    被围困的秦浩轩朝天一声怒吼,太初教四周蓦然升起四个光影!而正中央的秦浩轩早已化成了一片金影,分别涌入四只巨兽之中!

    “吼!”

    四只巨兽分立太初教四个方向,牢牢挡在了入侵者身前!

    “杀!”

    秦浩轩仿佛能够听到画面中那些入侵者的狂吼之声,极其强烈的力量从外面轰然之间涌了进来,连虚空都被挤压的处处变形!

    是谁?!

    秦浩轩抬眸,眸孔骤然一缩,他看到,那画面之上,出现了三位道宫境的强者!

    他们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这么强?为什么!为什么要来攻击太初教?!

    原本被秦浩轩幻化出四只巨兽挡住去路的入侵者,有了三位道宫境强者援手之后,一挽对持之势,继续猛烈的攻了进去!

    秦浩轩再逆天,也不过是道果境的修为,又如何能够与道宫境强者对抗?!

    不!

    墓室之中,神龟之前,死死瞪着身前画面的秦浩轩,眼中一片通红!

    他眼睁睁看着道宫境强者以碾压的姿态将四只巨兽击碎,眼看着那些入侵太初教的禽兽长驱直入,完全的占领了太初教!

    暗沉沉的乌云堆积在太初教的上空,乌云之中雷霆闪现,一个又一个划破天际的闪电,照亮了太初教血流成河,尸体遍山的惨烈场景!

    为什么?

    虽然身处画面之外,但是秦浩轩知道,太初教中除了自己,再没有一个活着的太初教弟子。

    当入侵者打破了守山大阵,所有的太初教弟子都用自己的身体当做了盾牌,想要阻挡入侵者的脚步,山路山太初教弟子的尸体越多越多,又被那些入侵者粗暴的横剑劈开,尸体被劈散,断肢残臂散落在荒凉的地面上。

    画面外,看着一派荒芜,被死亡气息弥漫的太初教,魔纹在不经意间爬上了秦浩轩的脖颈,红色的面具在他的脸上若隐若现,秦浩轩的双眸中,两朵十瓣黄金道花瞬间变成了红色,而又转瞬再次恢复金色,血红与金色在不断地交替,他的神情癫狂而狰狞,好像一个即将入魔的疯子!

    秦浩轩已经彻底分不清现实与棺材的画面,他觉得,自己就是那画面中守着太初教累累尸体,孤身奋战,却再也无力回天的秦浩轩!

    一切都完了。

    漫天的大雨浇在遍地的尸体上,秦浩轩神情麻木,手中龙鳞剑处处出现裂痕,他的眼中第一次出现了绝望。

    棺材上的画面一个个跳转,全身淌血的秦浩轩身后,是太初教弟子至死都没有瞑目的尸体。

    秦浩轩看到了百花堂堂主苏百花与百花堂弟子的尸体,她们护在太初教的山门前,没有一个人后退,他们用自己的尸体,代替太初教被打碎的山门,成为了最令人心中惊骇的城墙!

    一个残破的手臂还紧紧的握着一把遍体通红的宝剑,暴起的青筋昭示着主人在最后一刻还在拼杀的样子,秦浩轩认得那手,也认得那剑,那是赤练子……

    不远处,还躺着眼睛瞪得已经撕裂眼眶,直直望着天空的太初教弟子的头颅,仿佛在死前最后一瞬,用尽了全身力气,来向老天诉说自己满满的悲愤不甘。

    风越来越大,雨越下越急,主棺之上,一幅幅惨烈的画面突然消失,只剩下秦浩轩!

    蓦然出现的自己的面容,让秦浩轩猝不及防之下,看清楚了那时自己脸上的血泪,看到了自己狂吼的狰狞的面容,看到了完全的,无法摆脱的,浓到将人溺死的绝望!

    一切都完了。

    黄龙死了,老祖死了,堂主、长老,以及太初教所有的弟子,全都死了!!

    还在奋战的秦浩轩,一下子被沉重的快要无法呼吸的悲怆敲得全身剧痛!

    为什么!我为什么这么没用?!我的身后是我太初教啊!为什么我没有把他保护好?!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我不服,我不服!!!

    时间一下子变得缓慢,每一个动作都好像慢了几拍,秦浩轩看到一杆遍体镶嵌着强悍力量的符文将他身体贯穿,透心而过,他甚至看到那杆长枪从自己身体上带出的血珠,听到了血珠落到地面上,发出了啪嗒的声音。

    刷!

    又一条铁链将他琵琶骨打穿!

    那些长枪与铁链之上,都带着极强的束缚符文,将秦浩轩瞬间定在了原地!

    秦浩轩眼睛微微睁大,感受着血液疾速离开身体的晕眩,他还站着,却再也无法动一下手指。

    “去死吧!”

    在最后一刻,秦浩轩体内道心种魔运转的越来越快,天魔解体在顷刻间祭出!

    轰!

    无比巨大的火焰从秦浩轩身上蓦然而起,攫取了天地之力的秦浩轩,在刹那间爆发了令天地崩殂的力量,他身体的每一滴血都在疾速的旋转,凝结出无比诡异的血色符文,然后在刹那间炸裂开来!

    轰!轰!

    突然之间爆发的秦浩轩,将围攻他的数个仙婴境大能瞬间击伤,甚至直接有个大能顷刻间陨落!

    这里实在太大了,搅动的天地都变了颜色!

    就在秦浩轩要凭借身体内的这股力量大开杀戒之时,三个全身笼罩在七彩霞光之中的人影倏忽而至,他们身后,是数座晶莹剔透,撼动长空的道宫。

    “到此为止吧。”

    秦浩轩无法分辨出是哪个人发出的声音,却能够感受到一股铺天盖地的巨力袭来,将他全身的骨头都压得剧痛,好像整个人都要被撕裂一般!

    力量被压制,生命在飞速的流逝,一切都变得扭曲而模糊!死亡的气息将秦浩轩完全包围,他甚至能够感受到指尖冰冷的寒意。

    就这样结束了吗?难道太初教就这样亡了?我就要这样死了?!

    不甘心!我不甘心!!!

    “吼!”

    死亡来临的前夕,秦浩轩怒吼出声,将天上雷云都瞬间震碎!他全身绽放出金色刺目的神芒,手中破损的龙鳞剑竟然突然迸射出无边的剑气,铺天盖地,锋锐无比,神佛不惧,杀意动天!

    无边的杀意,在这一刻如汪洋般从秦浩轩身体内汹涌而出,他周身数十座高山都顷刻间消弭,龙鳞剑之上,一条巨大无比的金龙呼啸而出,卷动九天之力,再次重回剑身!

    “你们,都要死!”

    死字一出,天地崩裂!

    秦浩轩眼眸直直看向围攻自己的人,里面寒意彻骨,恨意滔天,竟然让三个道宫境的强者都为之一颤!

    无边的黑暗顷刻间将天地笼罩,那是吞噬一切的黑,连天上的星辰都完全隐秘,再也没有一丝光亮!

    秦浩轩手中的龙鳞剑,成为了天地间唯一的颜色,刺目,锋锐,令人无法直视,如原始最初,劈散混沌,为世间带来第一道光明的闪电!

    龙鳞剑高高举起,秦浩轩全身都在喷血,杀意化作了实质,带起他全身猎猎作响的衣袍,面容冷绝的脸上,全是想要世界毁灭的疯狂!

    “退!”

    道宫境强者终于感受到了刺骨的危险,大吼一声,疾速退去!

    可是已经晚了。

    秦浩轩如同死神一般,举起了收割世人性命的大剑,一把劈下!

    轰!

    无边的黑暗中,一道锋锐的光芒劈开浓黑,带起一片血色!

    锋锐的剑芒劈天盖地,金色的剑光如滔天狂浪,毁灭的力量在秦浩轩一剑劈出的瞬间,将整个天地全都震碎!

    呼啦啦……

    天地极其剧烈的晃动,随着秦浩轩剑锋所指,万物消亡,生机灭绝,这一剑无坚不摧,如同地狱中死神的大手,用一种绝对的死亡,代替了时间的生机!

    血,喷涌而出,一道道强者的鲜血鲜活了龙鳞剑之上猛烈的恨意!

    一剑过去,所有人都死了,三个道宫境强者神魂俱碎,本应永不磨灭的身体,被剑气一拂,在空中碎成了齑粉!

    轰!

    一剑劈出,秦浩轩的身体瞬间剧烈燃烧起来,这样巨大的火焰,化成千上万条火龙喷吐着火焰袭向四方,整座太初教都顷刻间陷在了一片火焰之中。

    ……

    看着这一切,墓室之中,秦浩轩狂吼一声,汹涌的力量带着骇人的杀意喷薄而出!他身体四周的九口巨棺都微微一震!

    秦浩轩一双眼中通红一片,里面是满满的不甘与深深的痛恨!

    “让我看到那些,难道你就是要告诉我太初教会灭亡,太初教中所有人都要死吗?!”发丝在身后狂舞,秦浩轩整个人既癫狂又狰狞,血色的符文在他身上若隐若现,这是即将入魔的征兆!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是这样的结局!”

    秦浩轩猛然抬头,一双眼睛直直看着身前的棺材,怒吼出声:“这到底有什么意义?!我还没有真正成长起来,难道上天也怕了?!我不甘!我恨!我恨!”

    死死盯着棺材之上,仿佛要将世界万物都烧成灰烬的到货,秦浩轩好像又看到了里面太初教所有人的尸体,他一字一句的:“这个结局,我不接受!”

    狂怒之后,秦浩轩深深吸了一口气,紧紧闭上眼睛,良久,他再次睁开之时,里面通红尽褪,身上血红的魔纹也隐入了身体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