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一剑九天山震动【四更】
    张狂不知何时回来,收起了符文,立在秦浩轩身边,看着他从失去理智的疯狂,重新找回清明,一言未发。

    “难道,你就是想要我看那最后一剑?”秦浩轩立在棺材之前,静静的看着身前的巨棺,他想起在里面看到的徐羽的仙尸,眉头轻轻皱起,“一定会有什么意义的,难道,我的仙缘,就是那最后一剑……”

    刚刚画面之中,自己最后一剑,浑然天成,引动天地大道,融合了本心剑诀战的锋锐与自己对于杀的感悟,真真正正的劈出了自己的剑道。

    “那是我的剑道……”

    纷乱的剑光一下子涌入秦浩轩的脑中,天地万物都已经远离,他的世界只剩下那惊天一剑。

    盘膝而坐,秦浩轩双目紧闭,汹涌的剑气如潮,在他身边起起伏伏,明明灭灭,虽然无形,却胜似有形,凌厉起来,竟然能够将这片墓室中的虚空都切割成碎片!

    张狂负手立在秦浩轩身前,为闭目悟道的他护法。

    刷!

    一片安静中,一个身披七彩流光,行走间能够引动天地道韵之人突然飞身而入。

    张狂脚步微移,向前迈了一步。

    来人脚踏七彩流光,完全不辨样貌,他气势浑然,仿如真仙,一步一步踏入这座墓室。

    来人正是天荒海海无涯!

    海无涯眼睛分别在墓室正中的棺材与身边的九口金色巨棺之上停留一瞬,然后落到了墓室中的其他人身上。

    “你是谁?”

    海无涯朝张狂开口,语气中带着毫不遮掩的轻蔑,如同对着蝼蚁讲话一般。

    张狂立在原地,微微闭目,连半分眼神都没有分给他。

    “你小子又是谁?”蟾蜍老祖从一旁走了过来,没好气的说道。

    他刚刚在棺材旁瞪着大眼睛瞪了半天,那棺材却连半分波动都没有分给他,正憋了一肚子火没出发,就见到墓室中来了这么个家伙。

    海无涯轻笑一声:“弱法之地的蝼蚁,没有资格知道我是谁。”

    蟾蜍老祖面色微微一变,皱着眉道:“你是天荒海的人?”

    海无涯没有回答,只是身上气势更盛:“如果想活命,就立刻滚,不要脏了我的手。”

    张狂立在秦浩轩身前,面色如平时一样,冷得如同冰块,脸上没有半分表情,根本就没有将海无涯放在心上,权当一直畜生在耳边吠了几句,但是蟾蜍老祖却忍不了,火气一下子就冒上来了!

    蟾蜍老祖眼睛滴溜溜的在墓室中转了一圈,然后单手一指秦浩轩,斜着眼看海无涯道:“小子,你知道打坐的这个是谁吗?他可是秦浩轩!将整个万教仙遗搅得天翻地覆的秦浩轩!你再嚣张,一会被打成狗那可就是自找的!”

    蟾蜍老祖其实是有恃无恐的,这个墓室中,除了他自己,无论是姜子白还是秦浩轩都能将那个天荒海的人给揍哭,至于护在秦浩轩身边的那个张狂……

    蟾蜍老祖打了个哆嗦,觉得那张狂应该不比秦浩轩差。

    而他之所以抬出秦浩轩的名头,无非是这些人中,也就秦浩轩名头响的震天,能够只用名字就将绝大多数人给吓趴下!

    “秦浩轩?他是秦浩轩?”海无涯的声音愈发低沉冰冷,仿佛淬了毒的寒冰。

    蟾蜍老祖轻轻皱着眉头:“对!识相的赶紧滚。”

    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海无涯冷笑一声,身体不退反进,向前迈了一步,丝丝杀意从他身上弥漫而出:“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法啊,我找他,已经找了很久了。”

    蟾蜍老祖愣了愣,明白了海无涯话中意思之后,扯了扯嘴角,原本想要秦浩轩名头吓人,这下好了,来的竟然是仇人。

    秦浩轩这小子,仇家还真遍地都是,摇了摇头,蟾蜍老祖看了张狂一眼,然后往后退了两步。

    海无涯嗤笑一声,身上的杀意不再收敛:“我可以只杀秦浩轩……”

    “滚。”

    海无涯话还没有说完,张狂已然睁开了眼睛,口中轻轻吐出一个字,他神情神色漠然,连看都没看海无涯。

    海无涯身子一僵,猛然朝张狂看去,全身七彩的霞光光芒愈盛,莫大的威压瞬间铺散而下!

    但是只一瞬间,他感受到这墓室中的气息,又微微收敛:“你就这么想死?”

    张狂是连一个字也不分给他了,如一尊石像般立在原地。

    “那我先杀你,再杀秦浩轩!”海无涯披覆全身的光芒,猛然绽开一道激荡之力,他扫视了身旁九口巨棺,皱了皱眉,然后对张狂一抬下巴:“出去打!”

    说完,海无涯率先飞身而出。

    “哎,我说……”蟾蜍老祖的话才刚开了个头,张狂便如同一道风般紧跟着冲了出去。

    蟾蜍老祖留在原地,抽了抽嘴角。

    轰轰轰!

    几声巨大的声响从外面传来,夹杂着几声闷哼。

    虽然感觉出张狂异常凶悍,比秦浩轩都不差,可是到底没见过张狂出手,蟾蜍老祖看了看闭目的姜子白与秦浩轩,便扭头也冲了出去!

    来到地面之上,蟾蜍老祖傻了。

    这才三息不到的时间,原本嚣张狂妄不可一世的海无涯,现在灰头土脸,全身冒血的瘫倒在地上,一身七彩的流光被张狂砍得细碎,再也凝结不成形状,将海无涯的样子一下子漏了出来。

    如果不是脸色过于苍白,神情过于仓惶,形态过于狼狈,海无涯也算是一个俊美男人,可是现在的海无涯眼睛瞪大,发丝凌乱,面上全是不敢置信的看着身前。

    张狂手中骨剑直指海无涯,面上依旧一片冷意,双眸中没有半丝感情。

    “真没想到弱法之地竟然还有紫种!”海无涯嘴角血迹汩汩流出,他刚才被张狂三剑砍翻,一身骨头都被大力震碎,连撑起身子的力气都没有。

    除了满脸的震惊与丝丝惊惧,海无涯更多的是不甘!

    弱法之地怎么可能会有紫种?!

    “你不要得意!不要以为这世界上只有你一个紫种!我们天荒海同样有!而且比你资质更强,资源更多!这一次他也来了,他一定会为我报仇的,一定会!”海无涯面上已经现出癫狂,面容扭曲而狰狞,恶狠狠的说道。

    张狂眼皮都没动一下,随手挥出一剑,直接将倒地的海无涯削成了一片齑粉。

    “你连消息都传不出去。”收起骨剑,张狂随意一撇即将消散的海无涯的神魂,淡淡的说道。

    啪!

    海无涯的神魂彻底消弭。

    蟾蜍老祖完全呆住了,最后突然想起什么,急步走了过来,看着海无涯消失的地方,干干净净,连一片衣角都没有,痛心疾首的说:“杀他就杀他,怎么连个尸体都不留下?!败……”

    蟾蜍老祖原本想说败家,可是突然脊背一寒,看着淡淡望向自己的张狂,硬生生的把那个家给憋了回去!

    刷!

    就在此时,一道黑色的影子突然从他们眼前窜入了墓室之中,张狂眉峰一跳,全身杀意迸现!

    秦浩轩还在里面悟道,决不能让别人打扰!

    张狂的身子一动,刚来到墓室入口处,然后感受到什么,猛然将身子错开,露出了墓室的洞口!

    “啊!”

    刚刚窜进去的那个黑影,一下被震飞出来!

    蟾蜍老祖惊得长大了嘴巴,怎么回事?

    刷!

    秦浩轩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洞口,维持着劈出一剑的姿势,劈天裂地的剑光刹那间从他龙鳞剑中迸射而出,千万道剑辉席卷了这片天地,然后从半空中汇成一道,直接劈向那个黑影!

    半空中那道黑影也绝不是普通修仙者,而是一个肉身极其强韧的极道魔修!他反应快到极致,顷刻间祭出数把飞剑挡在身前,同时身后仙树大开,三朵九瓣的黄金道花瞬间绽开,丝丝缕缕的金色神华将他全身包裹!

    但是那一剑之威,绝非他能够阻挡!剑气一拂而过,那极道魔修身前数道法宝瞬间化成了齑粉,剑气如虹,一举将那人身体周围的神华击碎!

    “啊!”

    那极道魔修惨叫一声,身后三朵黄金道花瞬间枯萎,仙树崩裂,整个身体被一剑劈成了两半!

    轰!

    极道魔修的两半尸体被剑气所拂,瞬间燃烧了起来,一息之间化成了一片灰烬!

    极道魔修已死,但是那一剑之威却没有停止,剑意如海潮般汹涌,狂浪滔天,冲霄直上,竟然一举将九天之上属于秦浩轩的劫云劈成了碎片!

    铿!

    九天震动,山川颤栗,整个仙坟都好像发生了地震,在秦浩轩这一剑之威下,猛烈的晃动起来!

    ……

    仙坟内每一个角落,每一个修仙者全都见识到了那一剑,崩裂天地,撼动人心!

    “如此霸道的一剑……”

    “能够使出那样一剑,我,破解不开……”

    “杀意,战意,剑意,合而为一,如何能挡?”

    ……

    一个又一个天骄,面容冷峻,他们能够感受到那一剑之威的巨大,也能够感受到那种令生命受到威胁的巨大力量。

    在真正天骄的眼中,劈出那一剑的人,一定是他们的平生大敌!

    小仙路上,只容一人通过!

    秦浩轩以龙鳞剑撑着身体,他刚刚劈出的那一剑,还是有些勉强,这具身体甚至有些承受不住,处处皲裂,鲜血迸出!

    而那一剑,虽然比不上棺材画面中自己那一剑的威能,但也初具形状,看得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