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面具再现恐怖力【一更】
    万教仙遗之外,黄龙神色也变了,他没想到,那个紫种温布,竟然敢那么张扬的站出来亮出自己的身份。

    “唉,这一次的小仙王,定然就是这个紫种了!”

    “无上紫种,是天道真正的宠儿,在紫种的面前,谁又敢说胜利?”

    “呵呵,秦浩轩,这一次是遇到对手了。”

    “太初教的人赶紧祈祷你们这宝贝弟子不被无上紫种杀了吧。”裴清真人带着恶意的看向黄龙。

    面对众人的议论,黄龙不置一词,一双眼睛,安静的落在光幕中秦浩轩的身上,谁都无法看透他心中到底在想什么。

    “掌教放心!就算面对紫种又如何,秦浩轩那小子绝不会输的!”赤练子面色端凝,一字一句的说道。

    黄龙听后,也只是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呵,真是痴心妄想!说什么猖狂话?这个世上何曾有人打败过紫种?更何况,秦浩轩也不过一介弱种!紫种万古不败!这是铁律!”霄云阁长老冷笑着说道。

    裴清真人接着说道:“紫种,自从修仙界有史可查以来,就是无敌的存在。若非无敌,又怎么会出现有紫种,必定能够成无上大教的这种说法?”

    一直高坐自己位置的付空真人,轻叹一声,也说道:“这一次,我们的确要败给天荒海了。”

    秦浩轩输定了,这是所有人,在见到温布紫种身份的瞬间,下的结论。

    紫种!万古不败!

    ……

    万教仙遗内,温布背后日月遥遥升起,碧海青天,无比浩大,他如同天上谪仙,身边光华流转,不染凡尘之气,一双眼睛轻灵淡漠,缓缓越过秦浩轩,看向由天际突然而至的一人。

    那人脚踩符龙,衣袂翩飞,黑发狂舞,眉眼之间,说不尽的肆意狂霸,令人见之心惊。

    张狂!

    万教仙遗之外,见到来人的黄龙,眸中光华一闪而过。

    秦浩轩感受到张狂的气息,也没有回头,依旧安静的站着,仿佛已经于这片天地融为一体。

    张狂跋涉千里而来,等他真正来到擂台之时,一切都即将结束。他看着遍体华光,将紫色仙树无比嚣张露在人前的温布,看着温布透体而出的战意,全身热血也禁不住沸腾!

    强者,遍寻天下,为的不就是另一个与之匹敌的人,为的不就是惊天一战吗?

    张狂体内热血奔流,双目之中光芒骤出,他盯着温布,胸中蓦地生出一丝沉郁。

    为大局着想,他的身份无法暴露在人前,从踏入修仙之道至今,除了数年前与入魔的秦浩轩一战,从未有过酣畅淋漓的战斗,这也是他心中剑不甘,心中战意不歇的原因。

    初见温布,被他身上战意感染的张狂,体内紫色仙树轻轻晃动了一瞬,纵然他已经小心克制,却还是在那瞬间,与温布的紫种之姿,有了一次微弱的共鸣。

    就是这微弱的共鸣,引起了温布的注意。

    紫种之间微妙的联系,令温布瞬间抬头,眸中情绪复杂,有些诧异的看向了张狂。

    温布认出了张狂的身份!黄龙没有放过张狂眸中的惊诧,他一下子就明白了。

    张狂也在温布抬眸的瞬间,就明白了自己紫种的身份被识破了,他面色如常,没有一丝的变化,双眸平静无波,很淡然的回望过去:“你不用看我。你的对手在擂台上,你可不见得能够摆平他。”

    张狂此话一出,众人哗然。

    “这谁啊?情况已经明了,一个紫种怎么可能败?”

    “不过是太初教挣扎着不肯认输的人罢了!等结果出来,他们就等着被打脸吧。”

    张狂听到议论之声,眼睛淡淡扫过众人,说话之人风,仿佛瞬间被浸在寒潭之中,全身一僵,没想到来人气势竟然如此之盛,瞬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温布听了张狂的话,却什么反应都没有,只是突然之间动了!

    一根成人手臂粗大,通体烈日金光之色的大棒蓦然出现,被温布拿在手中,天地风云骤起,灵气如同河海一般涌入他的身体,三颗带着淡淡紫色,光华流转如同琉璃一般的道果从温布身后飞升而起,无边的道法全都倾灌在他身后的日月之上!

    温布背后大如车轮的日月猛然一震,日轮透射出万丈金光,犹如世间最刚强绝硬之物,每一道光芒化成利剑破空直逼秦浩轩!

    月轮之力直冲九霄,犹如水雾,却疾猛异常,伴随日轮之光,兵分左右,顷刻而出!

    而他手中的大棒随之而来,将虚空贯穿,力大势沉,威压难敌!

    秦浩轩在温布身动的瞬间,就已经祭出仙树,仙树之上,寒光凛冽,他大手一挥,寒月之力倾巢而出,那是上古之时,能够冰封世间万物的极寒之力,纵然他没有将寒息全部从寒月琉璃灯上取走,也已经足够令世人惊颤!

    寒月之力铺散开来,一瞬间,天地如坠隆冬!不,那种寒冷,无孔不入,直刺骨髓,刹那间,秦浩轩身前的空气都被冻僵,连时间都在这无边的寒意中变得缓慢!

    温布身后日轮射出的金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冰封起来!

    而此刻,秦浩轩腾空而起,手中龙鳞剑,划破虚空,一剑劈下,竟然引动九天雷霆之力,将虚空都斩碎,顷刻间,温布的日月之力,在秦浩轩一剑之威下,化成齑粉!

    而就在此时,温布那根大棒已经来到,带着浩瀚如海波涛狂涌无比骇人的力量,以必杀的战意朝秦浩轩当头打下!

    轰!

    秦浩轩长着两双翅膀的道果刷的一亮,他整个人速度快到了极致,瞬间消失在原地,围观之众,甚至都看不出秦浩轩是如何移动,他就不见了!

    温布大棒落下的那一瞬间,虚空破裂,道道黑色的纹路,如同蛛网一般在空中散开,虽然很快又消失,但是那撕裂虚空好像能够粉碎天地的力量却惊得所有人失去了言语!

    这就是紫种的力量?如此可怕,撼天动地,撕裂虚空,令人胆颤心惊!

    秦浩轩躲避的虽然快,但是右臂还是被大棒的夹带的疾风蹭到,火辣辣的疼痛,他又岂是能够吃亏的主?

    敢伤我,就见血吧!

    秦浩轩如同鬼魅一般,那边的他刚刚消失,所有人再次看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温布的左侧方!

    秦浩轩面上没有一丝表情,仿佛来自修罗场的死神,手中龙鳞剑高高举起,刹那间金光大作,一剑未出,剑意已经如同怒海狂涛般涌出!

    温布感受到秦浩轩那一剑将会带来的威力,眼眸蓦然一亮!

    刷!

    秦浩轩的剑骤然劈下,无边的力量呼啸而出,围观之人只觉得这片天空都要被劈成两半了!一瞬间,天地失色,狂风乱吼,黑云压境,一片末日来临之景!

    天荒海的人虽然相信自己的天之骄子不会有事,但是秦浩轩一剑劈出之时,却还是不由自主的提起了心,万分紧张的看着擂台!

    就在秦浩轩一剑劈下之时,温布紫色仙树上,代表空间的道果蓦然一亮,温布整个人就仿佛嵌入了虚空之中,在众人眼前消失了!

    那一剑,重重的落到了擂台之上,整座擂台突然爆发出强光,竟然用了天地之力,才能够保证秦浩轩的剑,不把整个擂台毁掉!

    秦浩轩持剑立在虚空,他整个人无比冷厉,如同一般出鞘的宝剑,带着神佛无惧的战意,锐不可当!

    刷!

    秦浩轩面上艳红色的光芒一闪,一面红白相间的面具已经被他带上,血红色的魔纹,顷刻间爬满他的全身!

    红白相间的面具在带上的瞬间,顷刻间燃烧起来,随着艳红色火焰的燃起,秦浩轩修为战力暴增,整个人仿佛来自地狱的恶魔,无比危险,无比恐怖,他的眼睛刹那间变成了血红色!

    秦浩轩裸露在外面的肌肤,全都是诡异古怪而繁奥莫测的符文,看的围观众人,眼睛都是一跳!

    “他,他又带上那个面具了!”

    “简直就是恶魔!”

    围观之众,大声议论起来。

    而万教仙遗之外的反应更加剧烈!

    秦浩轩带着那副面具,杀过无数的人,两年中,几乎将万教仙遗的地面都染红了,那些人中,有的罪大恶极,也有的非常无辜。

    那些人死了,却不代表他们的门派,他们的亲人会就此罢过!

    不戴面具的秦浩轩可以用强大来形容!戴上面具的秦浩轩,只能用恐怖来形容!

    古怪的面具,对秦浩轩的战力,有着极强的战力增幅!

    时至今日,已然没有人能认出那面具到底是什么来头!

    现在看着秦浩轩又带上面具,很多人激愤无比,大声责骂,其中更有早就看秦浩轩不顺眼想要除之而后快小人的鼓动,场面一时有些失控!

    “秦浩轩他就是个魔头,甚至将那个入魔的面具都随身带着,谁知道他下一次入魔是什么时候?!”

    “想想惨死在他手上的师兄弟们,他就是个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决不能放过他!”

    “我要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他,为我徒儿报仇!”

    “可是秦浩轩只不过是入魔了!”华万谷听不得那些话,出来为秦浩轩辩解。

    “入魔就是他杀人的理由吗?他现在又戴上那面具是什么意思?”

    “谁能够保证他不会再次入魔?”

    “这么危险的人,一定要铲除!除魔卫道,我辈本分!”

    “对,杀了他!”

    华万谷等人,终究难以支撑,叹息几声,也不再做那些无谓的辩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