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仙路开黄金手现【五更】
    紫种就已经是无上天骄,若是再加上秦浩轩那么变态的战力,放眼整个修仙界,谁还有与这个无上紫种一战的实力?

    温布十指翻飞,十方灵气汹涌而来,全都没入他的仙树之中,紫色的仙树在疯狂的摇动,仙树之上的道果刹那间全都绽放无边的光华,无数光影从仙树道果中流泻而出,频频没入困住秦浩轩的那颗道果之中!

    整片天地都被温布的紫色仙树照亮,璀璨的光华流转,铺满了整片仙王争霸的擂台!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温布在炼化秦浩轩,一旦秦浩轩被炼化,最终的小仙王也就被确定了。

    被困的秦浩轩,只觉得自己被一股大力碾压,短暂的昏沉过后,自己就来到了这个果实之中!

    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面对危险的本能,却让他频频挥剑,无数剑光纷飞,整片果实都被汹涌的剑意笼罩!

    秦浩轩使出的剑法全都是本命剑诀,每一剑都能在碎云裂石,但是打在围困他的果实,却仿佛比顽石都要刚硬无数倍!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更令秦浩轩心惊的是,他能够感觉到,自己好像再被腐蚀溶解!这一整片空间中,仿佛连空气都带了剧毒,令秦浩轩的身体骨骼都在不断地消弭!

    秦浩轩突然停下了攻击,外面的人,心也随着秦浩轩的动作高高悬起,只有温布,面色平静,十指飞快翻动,不浪费一息一瞬的炼化秦浩轩!

    “原来你想炼化我?”停下的秦浩轩,嘴角一勾,“不过正好,我也可以拿你试一下我第三剑的力量!”

    本心剑诀第三招,秦浩轩自从练成之后,因为战斗起来,每一瞬都极其的紧要,他一直没有机会施展,不过现在,倒是有时间施展了。

    秦浩轩挺拔而立,手中龙鳞剑缓缓而动,划过虚空,龙鳞剑轨迹很慢,看起来无比沉重,仿佛终于万斤!

    秦浩轩全身灵气环绕,身后仙树绽放出无边的圣辉,他气血如同狂潮翻涌,将全部的力气运于龙鳞剑之上,这片天地中,竟然随着龙鳞剑剑尖所指,氤氲出一片道韵!

    那是属于秦浩轩的剑道!

    虽然还无比的模糊,却已然成型!

    轰!

    九天之上,雷云翻滚,九重雷霆,竟然被困在道果中秦浩轩剑意吸引,雷霆似蛟龙,在黑云之中霹雳闪过!

    秦浩轩全身心附着在龙鳞剑上,他的眉心突然绽开道目,道目之中,那曾经被秦浩轩捕获的雷霆之剑横扫一切,无边的剑意喷薄而出!

    “去!”

    秦浩轩长啸一声,凝集天地剑意的本心剑诀第三招终于被他以摧枯拉朽之势大力劈出!

    天地突然变色,就是温布的紫色仙树都在那一瞬间暗淡下去!

    无边的黑暗中,只有那一剑,疾速而出,如同苍穹中的永恒之光,迅猛,锋锐,无可阻挡!

    刷!

    剑光劈杀而出,带着秦浩轩无边的战意与滔天的杀气,似彗星坠落,华光四射,徇烂非常,又无比可怕,令人胆寒!

    一剑破苍穹!

    温布的道果,在刹那间被秦浩轩一剑劈的支离破碎!同时剑意不减,横冲而出,浩大如海的剑芒铺射开来,将温布紫色的仙树都劈出裂痕!

    秦浩轩黑发黑眸,如同一道电光,骤然而出,同时手中龙鳞剑高高举起,朝擂台之上盘膝而坐,嘴角滴出血迹的温布,又是一剑!

    温布完全没有想到,被自己黑洞吸收,困在道果中的人竟然还能够从中逃出,猝不及防之下,整个人遭受重创,同时从眉心到胸膛,生生受了秦浩轩惊天一剑!

    那一剑迅猛非常,竟然将一个紫种天骄,瞬间劈成了两半!

    温布反应不可谓不迅疾,身体中剑的瞬间,血影神功顷刻间祭出,整个人化成一滩血雾,想要逃过这致命一击!

    即将到手的胜利,秦浩轩怎么会放弃,他背后仙树突然大涨,根本就是早有防备,本命阵法瞬间绽放出无边的光华,轮回之力倾泻而出,全都射在那一团血雾之上!

    温布只觉得时空都被扭转,自己身体内的力量在疾速流逝,同时整个人在瞬间缩小,再回神之时,他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七八岁的小娃娃!

    就是现在!

    秦浩轩手中龙鳞剑划过天际,九霄雷霆被牵引而出,从八方落下,骇人无比!

    一剑劈出,横贯虚空,卷动九天,雷光不住闪过天际,力量之大惊天动地,那一剑如同一道极光,势沉力猛,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将七八岁小娃娃模样的温布的脑袋,直接斩成了碎片!

    万籁俱静!无边暴雨突然之间倾盆而下!像是上苍在为一个无上紫种天道宠儿的逝去而悲鸣。

    狂风暴雨之中,所有人都呆了!

    谁都没有预料到最后竟然是这种情况!

    ……

    天荒海一座直冲霄汉的山巅,一个满头华发,面如老树之皮的老人,突然睁开眼睛,他人如枯骨老树,但是一双眼睛却蕴含精光,仿若两道雷电!

    啪!

    他身旁的一个木偶小人突然碎裂,化成一片齑粉。

    老人看着那一滩随风消散的齑粉,双目蓦然瞪大,仿佛看到了什么令他无比惊骇的事情!

    突然之间,老人全身爆发出一阵滔天之力,罡风骤起,他单手一拍,直冲入云霄,狂吼一声,声音中饱含无尽的悲伤与满满的愤怒!

    “我的徒儿!我的徒儿!徒儿!”

    “是谁?!是谁杀了我的徒儿!”

    老人身下的一座山峰,竟然在他的狂吼之中,顷刻间化成了平地!

    “太上长老!发生了什么事!”一个头戴九龙冠,身形高大,面色威严的男子,以光影之身突然出现在老人身旁。

    老人双目通红,满面癫狂,一身杀意,他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阿布死了!”

    “什么?!”男子满面骇然,不敢置信的失声问道!

    老人袖口一甩,虚空震荡,他蓦然看向天荒海的另一边,沉声道:“去查一下,谁害死的我的徒儿!我要屠他满门,我要灭他全族,我要他永生不得超生!”

    男子仿佛被老人怒火波及,连光影都差点维持不住,赶忙叠声道:“是,是!”

    老人看着天荒海滔滔海水的另一边,双眼中浓厚的杀意,令天地都在颤抖。

    ……

    “死了?紫种真的死了?!”

    围观之众,久久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切,仿佛呆了一般看着仙王擂台。

    ……

    “这么可能……”

    万教仙遗之外,霄云阁的掌教裴清真人,一屁股坐在座椅上,满脸骇然,不敢置信的喃喃出声:“怎么可能……那可是无上紫种……是无上紫种……”

    “秦浩轩竟然强到了这种地步!简直令人心惊!”

    “以一介弱种之姿,强杀紫种,骇人听闻,这将会是修仙者史册上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

    清辉教的掌教清寒真人,拂了拂自己的衣袖,叹息道:“紫种温布与秦浩轩的修为相当,战力也不相上下,如果二人徐徐而战,胜负还不可分。但是紫种急于求成,竟然将秦浩轩强行收入自己的仙树之中,反而将自己送上了死路。”

    “他毕竟是棋差一招,没有料到秦浩轩最后竟然还有惊天一剑!”白羽派掌教接着说道。

    “这也算是命了。”看着秦浩轩无事,华万谷也松了口气,摇着脑袋说道,“不论是命,还是运,都得认啊。”

    秦浩轩从半空中跌落擂台,那一剑,几乎耗尽了他全部的力气,将他体内的灵气都瞬间抽干!如果一剑之后温布还不死,最终结果如何,就无法想象了。

    在擂台上大声喘息几口,突然一个果子砸在了他的头上,砸的秦浩轩也一阵头晕眼花,定睛看去,竟然是道果。

    秦浩轩蓦然抬头,就看到温布那一株紫色的大树,在瓢泼的暴雨中,分崩离析,但是有十数个果子没有随着仙树的消失而消失风,反而一个个从上面脱离出来,掉到了擂台之上。

    秦浩轩:“……”

    秦浩轩看着那些果子,大雨滂沱中,果子脱离仙树,流光不再,但是里面的场景却看得非常清楚,离他最近的一个果子中,有人影在不断的打出道法,他的身影在无边的道法中逐渐变化,最后竟然生出了无数手臂!

    “这是千手千眼功法?”

    秦浩轩将那枚果子拿在手中,果然能够感受到里面汹涌的道法在澎湃。

    而散落在不远处的地方,有的道果中有人影在施展血影神功,有的在实战横破虚空,甚至连那日月双轮都有!

    这就是那些被温布吞噬的功法?秦浩轩撑着还在流血的身体,把那些果子一个个的捡了起来,笑意终于止不住的从嘴角裂开!

    “这一战还真是值了!把这些东西拿回去好好研究一下,我可真是发了。”秦浩轩看着满地的果子,心中直乐。

    看着擂台上笑的合不拢嘴的秦浩轩,围观之众全都傻了!

    谁能想到还有这么一出!秦浩轩斩了紫种不算,竟然还抢了人家的道果!

    “这特么也行……”

    “人比人,气死人啊……”

    就在秦浩轩刚刚将最后一个果子捡完之际,无边暴雨戛然而止,停止的就如同它出现那样的突兀!

    无边的阴云退去,滚滚雷声汹涌而来,几道惊雷降落,大地崩裂!无边的滚雷声中,九重云霄之上,突然炸裂,如同刀刃一般的罡风平地而起!

    围观之众惊骇莫名,就连秦浩轩都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这不是飞升之路吗?怎么感觉,好像是地狱门开一样的恐怖啊……”

    “我也觉得有点吓人……”

    ……

    仙王擂台上,秦浩轩挺身而立,散乱的黑发在身后舞动,一双黝黑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天际。

    无边的罡风中,青天突然连连炸裂,伴随着骇人的雷鸣,一条道路从九霄之上铺散而来,那是一条无比沧桑古老的道路,青铜铺就,锈迹斑斑,仿佛亘古的时光在上面刻下了永恒的痕迹。

    突然之间,青白的九天之上出现一只黄金色的大手!

    ps:有人问我到底叫长生天还是斗千山……长生天是教派的名字,那个教派便是叫长生天,斗千山是天骄的名字,长生天的斗千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