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拒道舍道而得道
    这样的迷惑,举棋不定,无从下手,是他进入修仙界来都异常罕见的,罕见到令秦浩轩自己都有些惊奇。

    难以抉择!

    秦浩轩的仙树之上,雕刻的便是对轮回感悟而形成的阵法!从真正接触大道的那一刻,走上的路便是轮回之路。

    可……轮回真的能够破空飞升吗?轮回真的可以寿与天齐吗?秦浩轩没有把握,历代仙王哪个不是惊才绝艳之辈?哪个不是力压同代天骄,人中龙凤的存在?

    可无论是仙王也好,还是魔尊他老人家也罢!两大惊才绝艳的无上人物,在这条大道上走到如今,也未曾见到真正的破空飞升,也未曾见到真正的完成轮回。

    秦浩轩有着应有的自信,却没有自负比的上仙王跟魔尊这两位无上存在!

    剑道?秦浩轩沉默了……自己接触这条路以来,甚至接触的顶点人物连仙王都不是,虽然强势异常,可剑道到底该如何走?只是攻伐杀戮?还是剑道还有其他?

    秦浩轩知道自己对剑道的理解跟窥探,甚至远不如对轮回对时光的理解,只是……自己学习跟感悟的剑威,确实已然成为了自己压箱子底的绝技,便是九十九叶都不能小看自己的剑力。

    可……若是融入剑道……那真的便要走的是,无论眼前是什么,一剑斩却便是!只是……世间一切皆可斩吗?若阻在路上的是太初,该当如何?若是徐羽呢?也是一剑斩去吗?那一剑斩的下吗?剑道的极致,适合自己吗?

    秦浩轩举棋不定越发难以判断,因为虚空之道到底是什么,他更是不甚理解,如果仅仅只是空间上的转换等等,那也太过于简单了!仙王那样的存在,定然有着更高的理解,可自己却全然不能明白。

    “该如何做?”秦浩轩问着自己,若是掌教真人会如何选?掌教真人会选择剑道吧?张狂呢?怕也是剑道吧?徐羽呢?姜子白前辈呢?刑呢……

    ‘去他妈的该怎么做!都是本魔的!都是本魔的!’

    刑会说这句吧?秦浩轩突然笑了起来,是啊……刑那种从来不在乎世间规矩的东西,怕是不会老老实实选择一条吧?不论我选择哪一条,刑都会嘲讽我,都会阻止我吧?如果此时,我还没有看清世间哪条道路适合我,便贸贸然踏上那条路,岂不是自绝了自己真正的道?

    秦浩轩笑的越发开心,是啊!这出现的大道机缘确实是机缘,却何尝又不是考验呢?考验自己的心性?

    得大道是机缘!面对大道敢放弃选择,不去触碰者,是否更是机缘?

    “怪不得看不见张狂……”秦浩轩低声自嘲的笑的越发开心:“不愧是张狂,居然在我之前便看明白了!如今并非我选择大道之时,以身容道,不如用心寻道,拿心证道!”

    一念通达,秦浩轩周身翻腾起无边光华,拒道!舍道!而得道!

    三千光影道韵环绕秦浩轩周身,四周灵气更是朦胧缥缈,秦浩轩头脑从未有这一刻如此清晰,那是天地的赞赏,也是自我的超脱!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斩却贪念!斩断慕仙缘!那是心剑方能做到!

    这一刻,秦浩轩感悟自斩三条大道的心念,剑意剑感反而连连提升,达到了从未有过的高度,那始终无法突破的剑术再一次提升突破!

    朦胧缥缈的灵气之中绽放着属于剑道才有得光芒,它刺目而又明亮,它锋锐到寒可入骨!自斩之剑锋锐!自斩之剑无双!

    秦浩轩眸中剑影纷飞,本命剑诀第一式未衰,第二剑已到,第三剑横空劈出已经完全掌握!

    龙鳞剑在嗡嗡作响,清锐的龙吟之声响彻天地,蜂鸣的剑气呼啸而过,第四剑起手式已经被秦浩轩舞出!

    只是……他的真身并没有动!

    身未动,意先行!

    无数光影从他身边舞出,一道道剑气直冲天际,却又重归于本身!

    秦浩轩就那样站着……脚下大地在塌陷,虚空都在破裂,无边的死气将仅剩的空间挤压,天人五败的气息已经能够将高山腐蚀。

    什么是世界末日?

    这就是!

    秦浩轩独立在这样的世界中,周身华光四溢,从未停歇。

    天人五败气息永远都停留在他周身五里之外,半步前进不得!

    那……是剑的锋锐!

    破灭!

    秦浩轩眸光突然睁开,他黑发凌乱,全身剑气如海潮般四射而出,在这破灭的天地中奏响了一曲铿锵激扬的战歌!

    那剑气过于霸道,横扫似海,威震天地,穿透无尽的虚空,锋锐无比!天地五败之气被逼的暂时连连后退,剑气所过之处一切化为两半!

    最直接的剑!他人剑气可将人震碎!秦浩轩的剑气在回归本源,只是将其斩成两断!但这展开的两断,却带着斩绝生机的力量!

    本命剑诀第四剑!秦浩轩终于练成!

    将游荡全身的灵气归拢,秦浩轩缓缓吐出一口气:“第四剑竟然能够强悍到这种地步。若非我经脉宽阔异于常人,可能就会因为灵气冲荡,经脉破裂而死。”

    秦浩轩嘴角带着笑意,将身心收拢:“既然是在一片破灭中练就的第四剑,那我就为它命名破灭。”

    秦浩轩身边的剑道光华愈盛,时间轮回之道与虚空之道也浩浩而立,心头感悟未段,秦浩轩再次闭目,重新进入那玄之又玄的世界。

    时间如水般流走,外面的人都等的异常心焦。

    十年了,自从那条通道开启之后,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年的时间,可是还是没有任何一个人从通道中出来!

    很多大教的掌教都是懊悔,早知如此,他们怎么可能会让本教的精英进入?

    时间到了!

    秦浩轩蓦然睁开眼睛,他好像听到了一颗小小心脏跳动的声音,从他仙树之中传出。

    秦浩轩看向自己的仙树,仙树高达千丈,遮天蔽日,上面果实累累,每一颗都光华四射,剔透玲珑,黄金道果硕大无比,仿佛一轮小太阳挂在树梢。

    而在巨大的树干中,秦浩轩隐隐能够感觉到,好像真的蕴含着一个小小的婴儿,正努力的生长,想要破树而出。

    秦浩轩放眼看去,一片焦土,整个万教仙遗再无生机,只有隐约四五道身影还滞留其中。

    不过,时间真的不多了!破灭也罢,其他力量也好……已然都不能阻止天地五败的力量……

    秦浩轩再次将这天地破灭的景象收录眼底,然后蓦然动了!

    与秦浩轩同一时间动的还有其他几人!

    他们从自己的大道中出现,做出了同一个决定:走!

    离开这里!

    刷刷刷!

    数道身影冲天而去,眨眼不到的时间没入了接连外面的通道中!

    秦浩轩的速度极快,进入那通道展开自由之翼高速飞遁,却发现……这通道比来时要远的太多太多,飞遁了数个时辰却未见到尽头。

    这条路并不宽,上下左右飞行不过千丈的宽度,唯一能做的便是向前飞行,若是强行左右冲撞,怕是会在空间界壁上将自己撞死。

    秦浩轩皱了皱眉,再次前冲,然后很快的发现,前面还有人!而且……还有很多很多的人!当日进入这通道的人,如今怕是都在其中飞行,没有人能飞的出去。

    只是……这群人已然飞行许久,为何自己只是飞了几个时辰便追上了?

    秦浩轩对自己的自由之翼还是很知道的,确实比同辈众人速度要快绝很多。

    但!这并非说是飞了十年时间……自己飞个几个时辰便能追上!

    显然!这条通道有着它自己的古怪。

    居然无人出的去?秦浩轩心中暗暗疑惑,能够在这万教仙遗之中存活到今天的人,哪一个不是死人堆中爬出来的?哪一个不是天纵之姿的罕见天骄,谁的手中没有几张特殊的底牌?谁又没有再这万教仙遗之中找到大机缘!

    如此的一群天骄……居然未有一人离开……

    秦浩轩眉头紧锁,几名同他一样在最后时间赶进来的人,刚刚追近他身边之时,这通道突然出现了变化!

    哗啦啦!

    通道碎裂!

    秦浩轩身后的通道在高速碎裂!那碎裂犹如天地五败的天地都在完蛋一般!

    通道碎裂的极快,虽然只是从起点开始溃碎,可……它碎的飞快,秦浩轩已然能够听到那空间隧道碎裂的巨响。

    “妈的!早说过这隧道之中承载的人数量有限……如今又有人进入!怎么办?”

    “相杀?”

    众人一阵沉默,通道之中有天荒海的成员,也有极道魔修更是秦浩轩这般的修仙者,若是换做平日,大家见面自然是疯狂相杀,都不需要什么太多理由。

    可……如今……大难在前!相杀……这隧道怕是也留不住了。

    相杀……?这么多年见面便不需要开口的相互厮杀,加上这大破败的来临,让众人的身心都已经达到了最疲惫的一刻,三四方本该拼杀的势力,在此刻却没有了拼杀的心气。

    逃!飞!

    众人拼了命的开始高速飞行,身后的通道更是仿佛一张会吞噬人的大嘴,不停的向前推进着。

    这么飞?这么逃?到底什么时间是个头?秦浩轩很是怀疑……这条路没有尽头!这是感悟虚空之道的一种本能,对这条通道的判断!

    天地五败开启,怕是不止有一条通道开启!这通道之中……怕是有生路也有死路……而如今这条,并非什么生路……

    秦浩轩快做出判断,自己……走错路了……

    “众人听我法令!”

    人群中突然有人高喊,秦浩轩看去,发现是一群极道魔修,领头的便是魔宗贺安!

    贺安此刻全身魔气暴涨,无数黑金的符文从他翻飞的手指中飞出,他疯狂的掠夺通道中的灵气,魔气如同潮水中从他身上散开,直扑通道的墙壁!

    等魔宗贺安身上魔气尽散,秦浩轩才发现,原来极道魔修的魔宗长得并非如同自己之前见过的那些人一般样貌丑陋不堪,相反他虽然高,却有些羸弱,面色过于苍白,五官也并不突出,甚至有些寡淡,只是那一双狭长的眼睛,波光流转,眼角带着一抹暗红,猝不及防的看过去,谁人不心惊?

    此时的贺安全身魔气尽数祭入通道的墙壁上,浩大的威压将整个通道都压得震颤!

    所有人都被贺安气势所惊,心中只有恐惧,哪有人与秦浩轩一般还有胆量去看那魔宗长什么样!

    极道魔修的弟子全都眼神狂热的看着贺安,在他们心中,只有贺安才能带他们安全离开!

    轰!

    门!

    七彩霞光的墙壁上,竟然被贺安生生刻画出一道大门!

    那道门高达一丈,能容三人并肩而过,无数符文流水中没入其中,黑色的魔气填充了大门的每一个角落!

    每一丝魔气从贺安身上流泻至大门之上,他的脸色就惨白一分,可是他却一直没有住手,彪悍程度令秦浩轩都为之震惊!

    后面的人渐渐跟了上来,看到这一幕全都惊骇的长大了嘴巴!

    “他,他,他竟然能够凭空造门!如此可怕!”

    “这七彩琉璃墙我们全门派轮番上阵都没有在上面留下一丝痕迹,可是这个极道魔修竟然能够在上面开出一道门!”

    “可怕啊,可怕!此人如果出去,恐怕真的能够称霸年轻一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