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出卖之心付行动【一更】
    慕容超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对方,等待着对方的卖关子。

    邪修双眸中有令人看了极为不舒服的光芒闪过,就好像一条毒蛇的眼睛,滑腻而令人心寒,却带着一种蛊惑人心的味道:“你是否觉得自己还是不够强?无法压制秦浩轩?我可以将这套法影传授给你,好方便你做事。”

    慕容超面色沉静如水,心中暗暗猜测这邪修到底想要自己做什么!这世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好处,他的目的到底又是什么?自己会付出什么代价!他又知道自己多少秘密跟想法呢?

    “想学吗?”邪修笑着。

    “开出你的价码。”慕容超笑了起来:“我可并非出道一天两日的新人。”

    “比你杀秦浩轩,做太初掌教简单太多了。”邪修耸动着肩膀:“你学这道法,已然是在帮我了。”

    慕容超拿捏不准邪修的意图到底是什么,转念一想不论对方想做什么,那又如何?我慕容超天纵奇才,来日定会登上巅峰!

    “学!为什么不学?”慕容超长眉高挑露出骄傲:“虽不知你目的为何,但对我来说都是一样。”

    ……

    无边的黑云将月色笼罩,大地漆黑一片。

    慕容超全身都融进了黑暗中,带着眼中露骨的杀意,来到了万载大教霄云阁的主峰。

    因为法影的缘故,他几乎是畅通无阻的进入了霄云阁掌教裴清真人的房间。

    在他进入的一瞬间,一道道法猛然劈出,快到慕容超心中大惊!纵然知道这只是自己的法影,不是真身,慕容超还是背着突如其来的道法骇的脊背发凉。

    “你是谁?”裴清真人睁开眼睛,眼中是不加遮掩的惊讶。

    慕容超做足了准备而来,他法影全身被光芒笼罩,这是他在万教仙遗中寻得的大机缘,纵然是道目也无法看透。

    裴清真人眼睛眯缝着打量慕容超:“年轻人,你便是万教仙遗中那四海盟从不露面的盟主吧?能入我霄云阁,确实有些手段,只是这般炫技……很容易死的!”

    刹那间,裴清真人周身光芒大涨,灵气流动由四方汇聚,整个云霄阁的阵法在这一刻都开始动了起来。

    霄云阁!万载大教!被人如此入侵!身为掌教,堪称被人**裸的打脸了!若是没有点反应,那真的是被人当笑话看了。

    慕容超看到霄云阁的反应只是轻笑:“掌教真人何必如此这般吓唬我一个晚辈?我是来谈生意的,并非来炫技。至于咱们大教,若非有我的内应,我怕也是进不来的。”

    裴清真人面色冷凝如铁,教中出了叛徒,自己居然完全不知道!眼前这人……敢出现在此,怕来的都并非什么真身,而是特殊道法前来,将其斩杀并不能得到什么好处。

    慕容超看到裴清真人沉默嘴角挂起笑意,对方显然将自己真正认真对待了,这不由让他越发感慨万教仙遗的那段日子,那是他最得意的一段时光,隐蔽了身份与容貌,身边汇集了大量的追随者,让他尝到了不受秦浩轩压制一头,身为领袖的尊荣感,也彻底唤醒了他心中对于权力的渴望。

    “说出你的诉求。”裴清真人的养气功夫并不差,只是这些日子霄云阁的日子并不是太顺利,才让他情绪起伏略大,当想明白一切,再次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跟智慧:“年轻人,你这般藏头露尾的来找本座,应该是有求于本座,说出你的请求。”

    慕容超发现自己有点小看了霄云阁的掌教,这些年来霄云阁掌教在黄龙真人手中连连吃亏,本以为不是什么人物,没想到对方极短的时间便看穿了自己。

    “掌教真人……“你难道不对前几天那突然而现的光华感到惊讶吗?”慕容超没有直接说,反而抛出了一个问题。

    裴清真人脸色僵了僵,他怎么会不惊讶?

    只不过他与普光阁以及其他几大教派追杀过太初教一行人,没怎么出手,却损失惨重,尤其是他们门派内一个长老,一条胳膊都被黄龙砍断,令他恨得心头发痒却无可奈何!

    至于前几天的光华,裴清真人自然注意到时太初教传来的,他纵然心中有觊觎之意,有前一段时间的事情作为例子,又怎么敢轻易动手?

    “少绕弯子……直说便是了……”裴清真人一句话打断了慕容超那诱惑式的提问,同时暗暗猜着眼前这人到底是谁,为何跟太初过不去?难道是秦浩轩在万教仙遗之中,杀人太多了?也杀过此人的道友?若真是如此,这人为何不在万教仙遗之中通秦浩轩交手?此人能耐看起来,并不比秦浩轩弱,而且这卑鄙的前来,比秦浩轩阴险!想要谋害秦浩轩怕是有机会才是。

    慕容超暗道一声老狐狸:“你可知道何为仙地?”

    什么?仙地!

    裴清真人双目大睁!他曾经在古籍中看过记载,传闻仙界之地,于天地同生,人站在上面,亦可以与天地同寿!

    “难道,难道前一段时间从太初教绽放出的光华,就是仙地之光?”裴清真人急急的问道。

    慕容超没有回答,但是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将这么重要的信息告诉我,你想要什么?”裴清真人到底是活了这么多年的,很快平复了心情。

    慕容超声音冰冷,带着入骨的恨意:“我要一个人头,秦浩轩的人头。”

    “你想秦浩轩死?!”裴清真人笑了,果然!此人跟秦浩轩看起来确实有仇!而且仇怨还不小!

    慕容超讥讽的说道:“难道你不想?”

    “为什么?”裴清真人皱眉问道,“我想他死,是因为他杀了我的爱徒,你呢?”

    “他杀的人还不少吗?你不需要问我,我与他是私人恩怨,不死不休。”慕容超抛下这句话后顿了顿,又道,“我看你也真是心大,到了这种时候竟然也沉得住气。”

    裴清真人猛地抬头:“你什么意思?”

    “你难道不知道秦浩轩这次从万教仙遗中带出来多少好东西吗?如果你去过太初教你就不会有这样的闲情逸致打坐了。”慕容超轻轻的说道。

    “你是说……”裴清真人心头一寒。

    “我言尽于此,剩下的该怎么办就要看你自己了。”慕容超最后道,“日后有什么事情,我还会联系你的。”

    话音未落,慕容超的法影已经完全消失在天地中。

    裴清真人呆愣了一会,回想刚刚的对话,一股寒意从心底猛然窜遍全身!

    “秦浩轩一定是在里面得到了大机缘!不然黄龙的战力怎么会突然高出那么多?不行,不行!我绝不能坐视太初教壮大而不管!”

    裴清真人眸中现出狠辣:“秦浩轩你杀我门派弟子,还想带着太初教超越我们霄云阁吗?!我绝不允许!”

    一股紧迫感令裴清真人再也无法平心静气的打坐修炼。

    这一次的万教仙遗,虽然他们门派得到的好处也不少,但是天才弟子盛瑞陨落,而且与太初教得到肯定相差很多!

    “我要杀了秦浩轩,要抢了他身上的东西,不然,根本不需要几千年,太初教就要压到我们霄云阁的头上了!”

    ……

    霄云阁的大殿中,七大护法,六大堂主,外加各长老全都到齐,但是没人说话。

    从裴清真人宣布要对太初教下手,已经过去一刻钟的时间,这是一件大事,所有人不敢轻易作出表态。

    不过,裴清真人已经等得够久了,他从昨夜到今晨,一直在等这一刻。

    “有什么想法,都说说吧。不然,事情就这么定下了。”裴清真人一身玄色长袍,他已经不年轻了,身为盟主也有上百年,岁月在他身上沉淀出令人信服的领袖魅力。

    不带任何感情的说完,裴清真人微微后靠在高坐上,从上往下俯视着自己门派的弟子。

    “老夫有话要说。”一个身长八尺有余,发须皆白,但是面色光滑如幼子的老者站了出来,他双目蕴含神彩,直视裴清真人。

    裴清真人小幅度的阖首:“汪大护法,有话请直说。”

    “掌教,这一仗,不能打。”霄云阁大护法汪治平一字一顿的说道。

    裴清真人双眸微微一眯,没有说话。

    汪治平没有停下话语,反而更进一步,提高了声音道:“如果是一百年前,掌教想打太初教,我们可以直接将它灭了。但是现在去打,我们没有必胜的可能。”

    “汪大护法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堂堂一个万载大教还打不过区区一个太初教吗?”一个断臂老人站了出来,他眉宇之间全是狠辣戾气。

    此人正是前一段时间随裴清真人追击太初教,却被黄龙一剑斩断胳膊的长老季危楼。

    汪治平看了眼季危楼,然后又朝裴清真人拱手道:“掌教,现在的太初教早已不是当初的太初教!他经历过五千年的教劫,正是蓬勃发展的时期,门内资源无数,弟子又十分勤勉,正是锋芒毕露之际,我们选择这个时候朝他们开战,是不理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