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非不甘心实无奈【二更】
    “汪大护法此言差矣。”一个年轻弟子走了出来,面上全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锐意之气,他朗声道,“掌教,弟子不才,窃以为汪护法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太初教再怎么样发展,也不过是一个千载教派,我们身为盟主,想打他们竟然还要顾虑再三,岂不是让门内弟子寒心?”

    “韩师兄说的对,难道我们堂堂盟主,还会怕一个几千年教派不成?”

    “对,要打就打,不过是区区一个太初教罢了。”

    ……

    韩平的话引起了很多年轻气盛弟子的好战心态。

    裴清真人眼带赞许的点了点头,他的态度再明白不过。

    “掌教,此事还需三思。”又一个长老走出,比之汪治平护法更年轻,只是头发也是一片斑驳,他走上前几步,朝裴清真人拱了拱手。

    “宁武长老的意思是?”裴清真人淡淡的开口。

    宁武抬头,眉宇间带着一抹忧色:“我赞同汪护法的立场,现在的太初教经历了五千年教劫,正是门内弟子刚健奋发的时候,他们老祖华一真人,不仅被活着找回,更是已经进入道宫境,他们掌教黄龙,经我猜测,恐怕也已经迈入了道宫境,有这两座大山在,太初教已经很难攻破。再加上万教仙遗一行,太初教弟子秦浩轩寻得宝物无数,此时他们的虽然只是几千年教派,但是守山阵法已经不容小觑。”

    “是啊,这一仗肯定不容易啊。”

    “掌教还是要慎思慎行才对。”

    ……

    宁武话音刚落,大殿内部分人也已经对这一战动摇了心思。

    裴清真人面色沉了沉。

    “弟子认为,宁长老所忧虑的,也正是我们要朝太初教开战的理由。”韩平一脸桀骜之色。

    自从盛瑞死后,他这个拥有两颗纯金道果的弟子,俨然已经成为了年轻弟子中的风云人物,大有接替盛瑞,成为未来掌教接班人的劲头。

    “哦?说说。”裴清真人当即道。

    “宁长老汪护法都说现在的太初教,风头正盛,我们不能轻易去动,那弟子想问,什么时候去动他们才是适合的时候?”韩平一开口就有咄咄逼人的气势,“要等多少年呢?等太初教真的发展起来?等他们成为万载大教?等他们真的威胁到我们霄云阁的时候吗?”

    “现在不除去太初,日后才会真的成为大患。”韩平最后说道。

    汪治平眉头微皱,很不喜欢这个后辈的语气,他拱手对裴清真人道:“掌教,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真的开战,纵然我们胜利了,也一定是惨胜!用极大的代价去灭一个太初教真的值得吗?我们毫无缘故的开战,到时候外界局势会怎么样?外面的人会怎么看待这一战?”

    “外面的人会以为我们霄云阁是忌惮太初教,才先下手为强,他们会以为我们霄云阁身为盟主心虚了!一旦这种心理形成,他们难道不会有滋生出轻视我们霄云阁之心?难道不会蠢蠢欲动,趁我们元气大伤之际,打着为太初教出头的名义,再来偷袭我们?到时候,我们又该如何应对?”

    汪治平声音越说越高,一字一句,振聋发聩:“我们霄云阁已经是万载大教,一域盟主,现在需要的是稳定的提高自己的实力,而非到处树敌!”

    “是啊,汪护法说得对。”

    “对太初教开战,实在太心急了一些。”

    很多人都变得忧心。

    “老夫以为,汪护法此言完全是危言耸听,懦夫之论!”霄云阁长老季危楼长袖一甩,上前一步。

    “太初教在汪护法眼中竟然已经如此强悍?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汪护法说我们会惨胜,老夫完全不敢苟同。”季危楼面上横肉纵生,声音更是带着蛮横霸道之意,令他整个人不像修仙者,更像山野间的绿林强盗。

    “只要我们倾全教之力,以雷霆之势,压境太初教,再以闪电速度将他们全教歼灭,此战之后,我们不仅会收回无数资源珍宝,外界其他教派看到我们的战力,也只会更加敬畏从,从而永远臣服我们,不敢乱动!”

    季危楼声如洪雷,将大殿内年轻一派弟子的热血全部点燃:“我们霄云阁难道要满足于现状吗?一个盟主之位就足够了吗?掌教,现状普光阁元气大伤,试问整个大域之内,又有谁比我们霄云阁更有资格坐上大盟主之位?此刻,太初教就是我们霄云阁成为大盟主的试炼石!”

    裴清真人双目之中,神彩湛湛,季危楼这一番话,完全猜中了他心头所想,他不甘心于只局限于盟主,他更加向往大盟主的位置!

    看到裴清真人的神色,长老宁武心中大急:“掌教还需要三思啊!现在开战太初教,不仅出师无名,更有可能激怒其他教派,一旦他们组成联盟来打我们到时候怎么办?”

    “修仙界以实力论尊卑,太初教屡屡对我们这个盟主不尊敬,为什么就不能打?打他,就是树威!只要我们将太初教打了下来,拿他们的资源巩固了自身,就凭我们的守山大阵,什么样的攻击守不住?!”季危楼一脸傲色,声音铿锵有力。

    宁武心中也有了怒气,他直视季危楼,提高了声音:“季长老怎么就这么确定我们能够轻易的将太初教打下来?此时太初教不仅有两个道宫境强者坐阵,门下弟子更是各个战力超绝,除了我们熟知的赤练子、秦浩轩之外,他们灰种张狂、徐羽也不能轻视!尤其是张狂,如果你见过他出手,就能够看出,他的战力绝不在秦浩轩之下!”

    “区区几个小辈弟子就让你宁长老害怕了?”季危楼语带讥讽,“修仙界弱肉强食,自古之道,我们今日不灭太初教,就相当于为自己埋下祸患,会贻害后代的!”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也是自古之道!”汪治平冷漠的声音中,暗含怒意,“这一仗,事关重大,决不能逞一时意气!”

    “掌教!”韩平年轻的脸上,带着蓬勃的战意,“弟子赞同季长老之言,此时不出战,难道要坐视太初教壮大吗?我们两派之间向来就有嫌隙,一旦太初教真的成长起来,挨打的人,可能就是我们了?要图霸业,必要先铲除身边一切祸患的可能,养虎为患,不是智者所为,难道掌教甘心被太初教压一头?”

    “掌教!老夫还是认为此战不可……”宁武等人也急声道。

    “好了,不要说了!”裴清真人一拂长袖,猛然站起,他的目光扫过大殿中的众人,眼中一片冷意。

    良久,霄云阁掌教裴清真人,缓缓说道:“我意已决,各位都下去准备,大战在即。”

    “掌教……”宁武面上一片震惊,还想说什么,却被身边的汪治平拉了拉衣袖,二人对视良久,才放弃似的重重叹息一声。

    裴清真人看着宁武的表情,心中也是叹息,自己岂能不知道这不是攻打太初的好时机?可……继续看着太初坐大?再过百年时光……怕是连出手的本钱都没有了!到时候盟主的位置都要相互换一换了!霄云阁不能这般衰落在自己的手上!

    不是最好的开战时机!却也是唯一能打的机会了!再不打……这点机会都没了!为了霄云阁的未来……必须要打了啊!

    ……

    阳光已经高升至中空,太初教内,清泉飞涧,绿树葱翠,低阶弟子与猿猴一起打理灵田,比武场、讲课堂上也都围满了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色。

    秦浩轩刚刚为自然堂的弟子讲完课,出门就遇见了其他四堂的堂主。

    这几日,四大堂堂主时不时的来找秦浩轩论道切磋,已经是常态,黄龙看了也是满脸含笑,整个太初教从原来的四堂相争,到如今五大堂其乐融融共同进步,秦浩轩当属首功。

    “秦师弟,昨日我听了你对时间轮回的道法之论,心头大手触动,只是还有几处不甚明了,今日又来叨扰了。”古云堂弟子吴越率先迎了过来。

    其他三人跟着走来。

    秦浩轩朝众人抱拳:“说什么叨扰,古师兄真是太客气了,来,里面请。”

    进入自然堂大殿,四大堂主熟络的坐下,还没说几句话,便有一只带着道法的传信纸鹤从自然堂外面飞了进来,目标明确的飞到了秦浩轩面前。

    秦浩轩看着眼前平常无异的纸鹤,眉头轻轻一皱。

    “秦师弟,怎么了?莫非门派中有谁找你?”百花堂堂主罗金花看见秦浩轩的表情,眸中也现出疑惑。

    其实,如果是门派中人想要传信,一般都是选择传音的,但是选择纸鹤传信,也不是什么稀有的事情。

    不过,为什么秦浩轩表情却像见到什么不应该的事情呢?

    罗金花与其他三个堂相互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不解。

    秦浩轩单手取过纸鹤,并没有急着打开,而是放在手中把玩了一下,略略摇头,道:“我只是觉得有点奇怪,这纸鹤明显不是门派之人送来,但是上面道法的流转却很像我们太初教道法,而且这一只纸鹤能够穿越守山大阵飞入我的手中,这就很值得让人思量了。”

    秦浩轩这么一说,其他人也觉察出了不妥,气氛顿时变得不太轻松。

    秦浩轩目光落在纸鹤上,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直接将一道带着自己气息的道法打入其中,纸鹤身上光芒一闪,双翅大开,一行金色的字迹,出现在虚空之中。

    “不日,霄云阁将以你为借口,联合附属教派,讨伐太初教,来者不善,望早做准备。”

    一行字龙飞凤舞,带着一股狂傲与妖邪之气,令厅内诸人,脸色瞬间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