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战和之争定乾坤【四更】
    安和桥淡然的看着黄龙,沉默一瞬后,开口:“看他来信,太初将有一场恶战。纵然我被困狱中多年,毕竟还是太初教弟子,当大战来临,我愿为太初教而战。你放心,此战之后,我会重回狱中,不会逃跑的。”

    黄龙没有说话。

    安和桥轻声一笑:“怎么,你不信我?我说了在这里等他,就一定会等到他来接我,我不会一个人走的。”

    黄龙摇了摇头:“孩子啊,太初还没到你看的这般不中用的地步。为师,可是黄龙啊!”

    “也对……您是黄龙……”清幽的声音传出,带着令人不捉不住的怅然。

    秦浩轩说不出自己的感觉到底是如何,只是为眼前这对师徒不值,明明师徒情深……可教规……为什么不能废除那条教规?若自己是掌教,遇到此等情况,又会如何?

    黄龙叹息一声:“这么多年了……”

    声音一顿,黄龙再次开口:“此战虽然凶险,但是我黄龙却是不惧的。如果最后,太初真的扛不住了,你走便是,本座也不会拦你。”

    安和桥没有说话,她眸光悠悠,与清和一起离开太初教,是她坚持到现在的寄托,但如果要以太初教存亡为代价,她心中没有一丝喜悦。

    多说无益,黄龙明确了安和桥的心思,便没有停留,带着秦浩轩出了桀狱。

    与来时不同,一出桀狱,黄龙御风而行,速度极快,几个呼吸间,便回到了主峰,秦浩轩紧随其后。

    此时的主殿中,高层人员已经全部到齐。

    八大护法,五大堂主,外加各堂长老、管事,徐羽、张狂并带孟笃也立在一旁,连老祖也赶到了,坐在一旁。慕容超明显是急急赶来,才刚刚知晓了情况。

    黄龙一出现,原本各自说话,有些嘈杂的主殿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黄龙身上。

    黄龙大步迈入,龙行虎步,不怒自威,他身上带着令人心安的强势。

    “想必大家已经知道了,霄云阁将会对我们太初教宣战,你们都有什么想法吗?”黄龙落座后,没有废话,直奔主题。

    “打。”

    张狂一如既往的言简意赅,一个字吐出,表明他的意思后,便不再说话。

    张狂身后的孟笃,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这几日被张狂苦训,虽然过程有些惨烈,但是效果却出奇的好,几日下来,比孟笃几年的收获都要多。而且他也明白了,张狂师叔绝不像表面那样冷傲到让人无法亲近。

    只是,在这么多长辈面前多说一个字会死吗?这也太拽了!会不会让老祖跟各位太上长老印象不好啊?

    “弟子也赞成张狂师叔的话。”孟笃在张狂说完之后,紧接着跟上。

    赤练子哈哈一笑:“你这个乖宝宝也跟着张狂学的想打架了?你都说要打了,我们自然更得要打啊。哈哈……”

    在众人印象中,孟笃就是一个初入修仙界,身上带着很浓书生气的弟子,从来都是与人为善的无害模样,现在一开口就是主战,的确令很多人都意外。

    孟笃本来就很谦恭,脸皮也薄,被赤练子一打趣,立刻有些说不出话。

    本来很紧张的氛围,被这么一打岔,也缓和了一些。

    “掌教,老夫认为,此战,能不打,就不打。”在一片喊打声中,太初教长老甘为突然开口。

    黄龙目光深邃,令人看不出喜怒,只是淡淡的问道:“哦?为什么?”

    甘为拱手道:“现在我们太初教虽然资源良多,门下弟子也斗志昂扬,但是霄云阁毕竟是万载大教,身为盟主掌管此域,也有数百年的时间,他们实力之雄厚,不是我太初教能够正面抗衡的,与其打,倒不如带着全部的家当避开这一战,到别处壮大自己。”

    甘为这一番话说出,赤练子已经不满之极,可是他一个好战分子,平日里也都是做的打打杀杀的事情,哪里会在唇角上辩驳?满腔话填在胸口,愣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直把自己憋得脸都红了。

    “甘长老此话差矣。”徐羽此时一身利落的深色衣袍,褪去了长袖尾袍,将满头乌发尽数扎在脑后,少了一份女儿家的娇柔,多了一股英姿飒飒之气。

    徐羽声音清脆,仿佛珠落玉盘:“天大地大,你说我们应该退,那又能退到哪里去?霄云阁来者不善,贪念极强,他们想要的就是太初教丰厚的资源,就算我们退,他们也会紧追不舍,难道要等退无可退再作战?恐怕那时候,我们太初教的战意都被消磨光了。”

    “好!徐羽说的好!”赤练子只觉得徐羽一番话也道尽了他心中所想,不由大声道,“退什么?他们来打,我们就战,来多少人杀多少人,看他们还敢轻视我们太初教不!”

    “不可,不可。”陆弘护法摇着脑袋开口,“战争一旦开始,死伤不可计量。还是要以和为贵。”

    “以和为贵?”百花堂堂主罗金花提高了声音道,“别人都欺负到家门口了,还怎么以和为贵?霄云阁那群势利小人,不过是仗着自己盟主的身份,嫉恨我们太初教发展太快,怕日后威胁他们罢了,这次如果不全力以赴,日后咱们教派还不得被欺负死?”

    不得不说,罗金花与她师父苏百花一样,脾气耿直,有什么说什么,带着巾帼不让须眉的豪气。

    “可是霄云阁毕竟是万载大教,至今,我还没听说过那个千年教派能够打压万载大教!”齐长老痛声道,“他们不过是觊觎我们教派的资源罢了,既然如此,我们完全可以以资源换取和平。”

    秦浩轩目光一凛:“以资源换取和平?如果霄云阁得寸进尺不知满足呢?如果他狮子大开口呢?我们给还是不给?齐长老真以为给了之后就能换来和平吗?不会,只会让他们觉得我们太初教软弱可欺,只会让他们勒索我们一次又一次,直到把我们太初榨干!到那时候,不用霄云阁举兵侵犯,我们自己就倒了。”

    “秦长老这话错了,我们现在整体实力处于疾速增长的时候,这时候我们需要的是什么?是时间!只要给我们足够的时间,我们就能够成长的更强大!用一些资源去换取我们成长的时间,这是目前最优的选择。”齐长老大声道。

    “齐长老说得对,现在我们教派最缺的就是时间。只要我们教派有了足够的时间,各方面实力都增强,三位紫种也成长起来,到时候,别说霄云阁,就是无上大教也难奈我何!”陆弘跟着说道。

    慕容超突然出列,对黄龙深深一拱手道:“掌教,弟子以为此战我们必须应战!”

    黄龙看向慕容超的目光中,带了几丝诧异,他原本以为,以慕容超的性子,定然也是主和的。

    慕容超立在大殿之中,稳了稳心神,继而慷慨论述:“弟子认为,霄云阁不顾道义,只为私立,便出战我们太初,首先在公道上就失了先机,而我太初,是为了护卫教派尊严,抗衡来犯的敌人,占据了道德优势,失道寡助得道多助,这是我们必胜原因之一。”

    “再者,霄云阁虽然是万载大教,但是数十年,甚至近百年来,他们的真正的发展却远不及我们太初,我们太初教先是渡过五千年教劫,门派弟子上下一心,斗志无匹,后来又斩退侵犯的西极教众人,灭了西极教,发展了自己的别院,获得的资源无数,至今,在战力上,完全能够与霄云阁一战而不落下风,这是我们必胜原因之二。”

    “最后,老祖、掌教都已经不如道宫境,这是门派重要的依靠,守山大阵今年更是频频加固,早已不是当年的守山大阵,我们以逸待劳,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一旦开战,必胜无疑”

    “这一战,关乎我们太初教名誉未来。所以,为长远计,此战,我们不仅要战,还要战的漂亮。”

    一番话说下来,慕容超整个人神采飞扬,他原本便面容英俊,此时,更令人瞩目,就连黄龙都连连点头。

    “打。”秦浩轩接着道,“霄云阁有备而来,我们退无可退,再者,以资源换取和平无异于饮鸩止渴,不可取。我们有一战之力,那就跟他们打到底。”

    慕容超偷偷看了看黄龙与在场众人的脸色,见主战者多,一颗心终于略略放下。

    这一战,本就是他一手操纵而成,如果太初教不战,秦浩轩跑了,那岂不是白费功夫?

    大厅中,主战主和两派人陷入口腔舌战之中,黄龙眉头轻轻一皱,抬眸看向众人:“这有什么可吵的?”

    “打。”

    本来以黄龙的性子就非打不可,只不过这毕竟是关系门派存亡的大事,他也要走一走过场,让众人把想说的都说了,那这过场也走完了。

    打。

    不论讨论的过程是怎么样的,结果早就在黄龙心中了。

    黄龙一发话,众人也就安静了。

    “我们太初教,自从开派立宗到现在,历史上,就没有过逃这字。就算面对再强大的敌人,也要拿出你的勇气,打!”

    黄龙扫视众人,再次开口:“如果你们谁怕了,想走,可以来跟我说一声,我会给你们足够的资源,让你们离开太初,躲过这次劫难。”

    “但只要我还在一天,太初教就不会向任何敢来侵犯他的势力认输。”

    甘为、齐长老等人深深低下头:“誓与太初教共存亡。”

    虽然他们不主张开战,但是一旦开战,他们也会全力以赴,决不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