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紫种不做藏地鼠【八更】
    “掌教!弟子慕容超拜见掌教。”慕容超来到主殿,直接对黄龙道,“掌教,弟子已经有四天没见过秦师兄了,眼下大战在即,弟子实在担心他的安危,请掌教赐给弟子令牌,弟子出门去寻。”

    黄龙看着低着头的慕容超,眉头轻轻一皱,这孩子自从万教仙遗回来之后,便越发的积极,虽然积极是好事情,但过度的关注秦浩轩……李靖同张扬也曾过度的关注秦浩轩。

    “浩轩正随老祖洞府闭关,并未下山。”

    黄龙的一句话令慕容超身子顿时一僵,自己的猜错全错了!可……秦浩轩凭什么可以跟随老祖闭关?难道掌教是打算将秦浩轩作为下一任掌教培养不成?

    “慕容啊,眼光放远一点,浩轩虽然出色,却远不如仙道更加浩瀚……”黄龙真人谆谆教导的说道:“你也是罕见天才,眼光应该更加远大。”

    “掌教说的是……”慕容超顿时明白黄龙的提点含义,连忙抱拳弯腰低头说道:“弟子在万教仙遗之中,便仰慕秦师兄的威名同威能,弟子确实将其当做目标,那只是追赶的目标,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像秦师兄那般为我太初尽力。”

    黄龙缓缓点头,慕容超将别院打理的井井有条,为人虽有时候会略微急躁,却也并非像张扬同李靖一般,万教仙遗之中刚刚脱出,因为秦浩轩的势头,同为天骄的他,心态上若是没有半分波动,反而要值得怀疑一下,是不是隐藏太深。

    “慕容啊,大战在即也抓紧时间修炼吧,还有别院的事务,多需要你来操持。”

    黄龙一句话丢出,慕容超知道自己想开口一起跟随老祖修行的提议是没机会说出来了,只能抱拳弯腰离开,同时心中很是懊悔为何要做别院院主,虽然也能立功,同时让人看到自己的能耐,可……同时也要担很多的事物,比如现在这般……便无法像没有真正职务在身的秦浩轩那样专心在老祖身旁清修。

    “不甘心啊!”慕容超心中叹息,当日看秦浩轩做堂主时,自己心中无比羡慕,好容易自己也熬成了院主,结果人家卸任了!如今看来,真是事事比这秦浩轩慢一步!真的不甘心啊!只要秦浩轩死了!只要秦浩轩死了……一切就会都不同了!

    就在慕容超满身愤懑难以消散的时候,两道人影如同流光般从远方疾驰而来,瞬间来到主殿前。

    慕容超瞬间僵住。

    是徐羽!

    数日不见,徐羽愈发清丽出尘,乌发垂肩,皓首蛾眉,五官仿佛仙人的手笔,绝美到令人心惊,她不过是一身素衣打扮,但是身姿绰约,御风而行发,恍若仙子临尘。

    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徐羽同张狂便进入了主殿中。

    慕容超有些失魂落魄的立在原地,眼前仿佛还有徐羽对自己娇俏笑着的模样。一颗心,扑腾扑腾的完全不受控制的动了起来。

    “我喜欢你啊……”慕容超喃喃的说道,“我从一开始就喜欢你啊……”

    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副样子?为什么你再也不对我笑了?为什么你眼里永远都看不到我?

    我们也有过很开心的曾经,但是,什么时候全都变了呢?

    你的眼里只有他,只有他!无论我做什么你都看不到!

    “啊!”慕容超痛苦的低吼,就算到了现在,他也不敢放声发泄自己心中苦闷,只能死死憋在心里。

    是秦浩轩!是他是他!都被他毁了,一切都被他毁了!

    我喜欢的女人,我的前途,都被他抢走了!!

    慕容超目光中露出决绝的狠辣:“秦浩轩,我要你死,要你死!”

    一道疯狂的声音,在慕容超的身体里狂吼!

    “山门被封,就算是法影也根本穿透不出去,我没有办法为霄云阁透风报信,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只有等,等霄云阁的人攻来!”

    秦浩轩,你的死期,就要到了!霄云阁大军一到,就算是太初教,也护不住你!

    慕容超最后阴沉怨毒的看了一眼主殿,然后疾速下山!

    ……

    “弟子张狂拜见掌教。”

    “弟子徐羽拜见掌教。”

    张狂徐羽一同迈进了主殿。

    张狂一身玄色长袍,身姿高大挺拔,面容也早已褪去了少年的稚嫩,长成了一个堂堂男儿的样子,他双眉入鬓,目如朗星,神情张狂而矜傲,霸气非常,

    徐羽一身白色素衣,容颜清丽绝美,灼若芙蕖出绿波,远而望之,真如仙子临尘,不是世俗中人。

    黄龙从座椅上起身,看着大殿中的两个人,眸中神色复杂,有赞许、欣慰,也有担心无奈,心中不由得感叹:“这是太初教未来的希望,他们都长大了,可是,却还不够大……”

    唉,所有的感叹化成一声叹息。

    黄龙冲二人点点头,道:“来了。”

    张狂抬眸看向掌教,与徐羽一样面上都带着几分疑惑:“不知道掌教唤我们来有什么吩咐。”

    “再等等。”黄龙没再看他们,而是望向了殿门处。

    张狂微微皱眉,心中已经猜到了几分。

    不多一会,一个人影急匆匆赶来:“弟子孟笃拜见掌教。”

    黄龙点了点头。

    见到孟笃的瞬间,原本只是心中有些猜测的张狂与徐羽,瞬间就明白了!随着明白的那一刻!两人的心也高速下沉了下去!又要被隐藏!又要不能出战!又一次要只能看着同门浴血奋战!

    “这次让你们来,是想告诉你们,教派的藏天阵已经建好,现在,你们就可以进去了。”黄龙声音平淡,却带着一分不容拒绝,他双眼看着三人,眸中是少有的慈爱。

    不过,张狂徐羽二人,却不是那么容易接受的。

    掌教话刚刚说完,张狂面上神色冷了三分,他抬眸看向黄龙,面上带着年轻人特有的朝气与霸道:“掌教,多少次了……还要多少次啊!每一次大战,我都要像废物一样的躲起来?是想要我们如同上次教劫一般,如同废物一样待在阵法中?看着修为不如自己的师兄弟为了保护我们而血染大地?看着门派的前辈们在外面奋战到死!您知道吗!每次遇到这种情况,我都希望自己是一颗弱种!弱种还能为太初出力!而我这颗紫种……呵呵……还他妈不如一个弱种!只能如同废物一样的藏起来!”

    张狂一直以来,话都不多,有时候几天都可能不说一个字。

    等张狂开口的时候,黄龙才发现,原来他不是嘴拙,只是不说,一旦开口,字字句句都令人无法招架。

    “你们是紫种,是我们……”

    “是太初教的未来,是太初教所有人的希望!”徐羽俏脸含霜,接过黄龙的话头,继续道,“掌教……这些话,弟子真已经听得够多了,你也说……师傅也好……太初人人都这样对我们说!可是直到现在,弟子都根本没发现我们身为所谓的无上紫种为教派做过什么,反而为了我们,在很多的战斗中,无数同门之人惨死!如果身为紫种就是为了被人保护,弟子宁愿不是!”

    张狂与徐羽全都一脸倔强的看着黄龙,没有丝毫的让步。

    数十年前的教劫,已经是个血淋淋的回忆,他们不想,也不愿再成为那个被保护的一方,那种亲眼看着门内弟子死在自己身前,却连出手相救的机会都没有,太痛苦了了!

    孟笃局促的站在一侧,看着掌教与自己的前辈,默默的低下了头,没有说话。

    他心中,也是不愿意被如同毫无自保能力的孩童般被众人保护的,在他的印象中,身为紫种,就应该扛得起教派的安危,那是紫种的职责。

    “你们……”孟笃虽然没有说话,但是那副样子,态度也很明朗了,黄龙看着他们,叹息一声,“你们知道不知道,一旦你们紫种身份被发现,将会引来多大的祸事?”

    “掌教根本不用怕弟子们的身份被人发现,弟子其实早有准备。”张狂说着上前一步,手腕一番,一个紫黑色的一瓶就出现在手中,“掌教大可放心。”

    手腕轻轻一用力,那紫黑色的玉瓶,就飞到了黄龙身前。

    黄龙眉头轻轻一皱,取过玉瓶。

    那玉瓶流光遍体,看着如同暖玉般温润,入手才发觉冰凉如水,比想象中要沉,它的材质非金非玉,竟然令黄龙都一时分辨不出这是什么瓶子。

    带着几分惊诧,黄龙探入神识一看,顿时睁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张狂,问:“这莫非是偷天丸?!”

    张狂从来都是冰山一样的脸上,露出一点笑意,好似一阵春风拂过寒霜遍地的草原,他很简单的回答道:“是。”

    “这怎么可能?你怎么会有这个?!”黄龙震惊的问道。

    张狂道:“弟子在万教仙遗的一处遗迹中得到了一份古丹配方,后来又花费了一些功夫,才炼成三颗。”

    徐羽与孟笃二人是从未听过偷天丸的,但是见掌教都十分震惊的样子,面上也带了好奇之心。

    黄龙震惊之后,面上表情几遍,最后哈哈大笑,以手指遥遥点了点张狂:“你小子,行啊,闷声不吭的把这东西都给炼化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