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似我非我不是我【四更】
    李山康在一旁听的着急,一想到自己堂堂灰种要去挑粪,整个人就很暴躁很愤怒。

    “哎。”慕容超抬手打断了郑清明的话,然后拍了拍郑清明的肩膀,“放心放心,我跟浩轩什么关系啊?这事就我说了算。”

    “走。”安抚完郑清明,慕容超直接对李山康一挥手,两人便疾速飞走了。

    李山康整个人也兴奋起来,看向慕容超的眼睛中全是崇拜,心中暗道,这才是灰种的风范啊!他还是别院的院主,地位比堂主都要高!

    我这也算是受到他的青睐了,哈哈。

    郑清明在原地呆了呆,然后看着李山康与慕容超的身影消失在天际,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立刻转头朝自然堂方向走去了。

    自然堂大厅内的弟子已经完全陷入了感悟之中,秦浩轩与郑清明并立在院子之中,听完郑清明的话,秦浩轩眉头,轻轻皱起。

    “慕容这做法,不对啊。”秦浩轩叹息说道,他还想说点什么,但是思索片刻之后,道,“不过,每个弟子都有每个弟子的缘法,慕容毕竟也是灰种,灰种教导灰种,也许更加适合一些。”

    郑清明看着秦浩轩若有所思的样子,一路上惴惴不安的心也平缓了一下,他原本是担心这个秦师弟会真的大动干戈,可是现在看来,是自己想错了。

    秦浩轩看了看郑清明:“只不过,这个孩子心态还是有些问题,如果不修心,恐怕他在仙道一途上,走不远。”

    郑清明点点头:“秦长老说的是,这个孩子就是太骄傲了,眼里也容不得沙子,是该多教训教训。”

    秦浩轩微微摇头,然后从袖口中取出一张泛着金光的法纸,并指如笔,以天地灵气为墨,在这纸上刷刷刷写了起来。

    “既然那弟子被慕容师弟带走,也说明他们之间有这半师之谊,这样,我修书一封,送给慕容,告诉他让他多练练那个孩子的性子。修道先修心,否则的话,恐怕那么一个好苗子,也会废了。”

    写完之后,秦浩轩食指一点,眼前的法纸便化成一只纸鹤,随着秦浩轩手指一抬,在空中化作一道流光,飞走了。

    见秦浩轩的作态,郑清明心中的石头也放下了,他眼中露出真诚的感激:“真是给秦长老添麻烦了,这孩子能够得到秦长老与慕容长老的指点,是他的大造化啊。”

    送离郑清明之后,秦浩轩重回大厅,观察这些弟子的修炼。

    秦浩轩开设这个讲堂,是为了让弟子去悟,而在悟的过程中,还要时刻观察他们,以免有弟子心神不稳,误入歧途。

    观察之下,秦浩轩发现,自从将李山康打发走之后,之前与李山康起争执的葛毅便一脸得意的样子,下巴都要抬到天上去了。

    秦浩轩暗中挑眉,这小子,这是要得意忘形?

    这还了得。

    靠在门口,秦浩轩对葛毅招了招手。

    葛毅先是一愣,然后低下头,微微皱起眉头,虽然不清楚这个秦长老找自己什么事,葛毅还是带着不情愿的走过去了。

    “秦长老。”

    看着自己身前拱手的葛毅,秦浩轩心中好笑:“这小子倒是会做人,表面上的礼貌一点不少,就是心里想什么,别人却不知道了。”

    秦浩轩轻抬眼皮,看似随意的说道:“我怎么看你这一脸得意的样子?来,跟我说说,你得意什么。”

    葛毅明显顿了一下,然后带着刻意的恭敬说道:“弟子只是觉得秦长老刚刚的做法非常公正,为弟子伸冤的同时,也教训了那目中无人的李山康,弟子心中高兴。”

    秦浩轩微微凑近了问:“怎么,你高兴不是我收拾了李山康而没有动你吗?”

    葛毅诧异的抬头看了秦浩轩一眼。

    秦浩轩又靠回门上,眉毛轻轻一抬:“你觉得,我不会收拾你?”

    秦浩轩看到了葛毅眼中流露出的一分紧张。

    葛毅抿了抿唇,低头道:“弟子自认为没有做错,秦长老这样公正的人,应该不会为难弟子。”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秦浩轩都要笑了,多少年没人敢在他面前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哦,是吗?你觉得你做得对?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跟自己堂的弟子动手,你还有理了?门派里有门派里的规矩,我还不记得有哪一条规矩还纵容弟子们斗殴的!”

    葛毅一脸的不服气:“可是是李山康那个家伙要插队抢弟子位置的!”

    秦浩轩淡淡的看着葛毅,声音毫无起伏的说道:“他要插队你让他插队就是了,事后你不会来找我?你来找我,我能不为你做主吗?还是你的脑子里除了打架,就没有其他思考的地方了吗?”

    葛毅根本没想到这秦长老嘴巴这么毒,连番发问,可是自己却一个字都回答不出。

    看着葛毅哑口无言,却还是满心不服的样子,秦浩轩眼睛微微一眯,问道:“怎么,不服?你倒是动手了,不过,你觉得你能打得过他吗?”

    葛毅有心强硬一番,可是脸上被揍的青一块紫一块,衣袍也破破烂烂的样子,实在没有说服力,他置气一样的把头瞥向另一旁,硬邦邦的说道:“是,我打不过。”

    秦浩轩嗤笑一声:“打不过你还打。”

    葛毅梗着脖子道:“对,打不过我也要打!”

    秦浩轩不说话的看了葛毅一眼。当秦浩轩沉默的时候,周围的空气好像都变得粘稠了,让葛毅心中惴惴,甚至有些惶惶不安。

    这些感觉,是他进入太初教这几年都没有过的。

    虽然只是饱满仙种,但是葛毅头脑转得快,悟性又高,不过仙叶境,却对仙途有了自己的理解感悟,平日里也是自持甚高,甚至连被誉为他们这一辈中,灰种资质最高的李山康都没有放在眼里。

    可是现在,面对瞬间沉默的秦长老,葛毅却是从心里有些惧怕。

    不过三息的时间,秦浩轩再次开口:“知道会输会被揍还上去打,这是莽夫的行为,我现在怀疑你是不是傻。”

    秦浩轩一开口,那股令人窒息的沉默没有了,但是葛毅听明白之后,脸一下子红了,虽然对秦浩轩心存忌惮,但是他还是低声说道:“那事关我的尊严,我不能白白看着我的位置被别人抢了,就算打不过,我也要打!”

    秦浩轩这次是真笑了,心中一阵感叹,这个孩子,某些方面倒是跟我很像,但是,如果是我遇到他的这种情况,明知道打不过,我不会去硬打。

    “还敢犟嘴?你跟李山康就不该动手,无论是从门派还是你个人的方面去说,都不应该。”秦浩轩道。

    葛毅抬头看了秦浩轩一眼,想说什么,但是一想到被撤销了比赛资格,还被罚去挑粪的李山康,便把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下去了,很是不甘愿的低下头:“是,秦长老教训的是,弟子知错了。”

    秦浩轩还能看不出葛毅心中的小想法,不过也没跟他计较,一摆手道:“行了,回去吧,我给你们。”

    秦浩轩散开神识,通过神识来传授一些修道感悟。

    这些弟子领悟到之后,会自己练习。

    然后秦浩轩发现了一件事,就是这葛毅的悟性极高,而且非常认真聪颖,在对于灵气的掌握上,已经达到了一种境界。

    比如说同样的一道法术,葛毅打出来所用的灵力远比其他人要少,但是威势却达到了最大。

    这是极其震撼的一件事,多少人达到道果境都无法很好的控制自己使用道法的灵力,可是这葛毅,在小小仙叶境就能做到这一点,怎么能不让人惊讶!

    而使得秦浩轩对葛毅兴趣更大的是,当他教授这些弟子一些剑术的时候,葛毅表现出的天赋更加惊人,有关剑术的术法,葛毅从来都是一点就透,甚至能够举一反三自己创新,增添剑术的威势。

    要知道,秦浩轩教授这些小弟子的剑术,不会太高深,大多只是比凡世那些剑客们的剑术强一些,可是在葛毅的手里,这里最简单的剑术,却能够发挥一个仙叶境大圆满境界之时的战力!

    一次两次也许是葛毅运气好,可是秦浩轩为了测试他,一连教了十招,在别人连第三招甚至第二招都没搞明白的时候,葛毅已经能够从这十招中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东西。

    秦浩轩发现了这一点,面上神色越来越和缓,心中对葛毅的满意度也越来越高。

    秦浩轩态度的转变,葛毅也能感觉得到,年少心性的他还不会玩深沉,高兴就是高兴,得意就是得意,全都表现在脸上,让人能够一眼看穿。

    享受着周围人对自己的羡慕与崇拜,葛毅整个人也都有些飘飘然,早上因为李山康而糟糕到极点的心情也完全变了。

    今天教导碧竹堂,秦浩轩用了比平日里更多的时间,一直到教授到了中午。

    “好了,今天传授的内容就这些,你们都在这好好感悟吧。”秦浩轩起身对众人道。

    “是,秦长老。”

    大厅内,打坐的打坐,钻研术法的钻研术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