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张狂也来凑热闹【五更】
    而葛毅,因为对剑术的无比喜爱,一直拿着自己那把木剑,来来回回的比划秦浩轩教授的那十招,不仅半点不耐烦都没有,甚至越练心中喜悦越大。

    秦浩轩说完之后,就对葛毅招了招手,其他人见了这样,纷纷看向他们。

    葛毅其实是有点得意的,走到秦浩轩身边:“秦长老,请问有什么事?”

    秦浩轩似笑非笑的说道:“你就不用练了。”

    此话一出,大厅内的那些弟子全都低声惊呼。

    “肯定是因为葛毅进步速度快才不用练得。”

    “葛毅虽然只是饱满仙种,但是表现一点也不比灰种差。”

    “真羡慕他。”

    ……

    葛毅高兴的下巴都扬了起来,可是还没等他说什么,秦浩轩接着道:“下午你就去后山灵田挑粪吧。”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震惊了,震惊到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葛毅瞪大了眼睛:“秦长老,您说笑的吧?”

    “我从不说笑。”秦浩轩认真的说道。

    葛毅当场就炸了,他脸色通红的问道:“凭什么啊?为什么要我去挑粪!弟子又没有做错什么!秦长老你……”

    就在葛毅咋呼的时候,一个人影走进了大厅,葛毅原本喧哗大吵的声音也一下子低了下去。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孟笃。

    孟笃自从移植了李靖的紫种,修为可谓日进千尺,再加上他自己又刻苦努力,他那一辈的门内弟子,已经没人能够望其项背。

    而新入门的弟子,却是从不知道太初教内有紫种的。

    在那些弟子看来,孟笃修为高深,待人和善,而且隐隐能够感觉到他身份很高,一直是很多人心目中的崇拜对象。

    崇拜孟笃的弟子中,葛毅就算一个。

    葛毅自从进了太初教,一直是心高气傲,连灰种都不服,但是却对这个平日里非常关照自己的小师叔非常崇拜,这种崇拜甚至比对黄龙掌教更甚!已经到了孟笃说什么他就信什么的地步。

    看到孟笃出现,葛毅一下子收了声,把满心的不忿怒意全都压下,因为他不希望自己在孟笃师叔面前失态。

    孟笃进来之后,正好听到了葛毅说出的话,他没有做任何询问,而是直接厉声对葛毅道:“让你去挑你就挑,哪那么多废话?”

    “师叔……”葛毅直接愣住了,呆呆的看着平日里对自己很好的师叔,一下子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师叔一见到我就对我这么凶?

    孟笃没有去管葛毅的心里活动,走到秦浩轩面前,非常恭敬的拱手道:“老堂主。”

    葛毅见到孟笃面对秦浩轩之时,满脸尊敬的样子,心中更是惊诧,在他们这些弟子的眼中,孟笃的身份一直是很超然,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大家都有一种共识,就是,如果孟笃愿意,整个太初教,他可以只对掌教老祖那种身份的人恭敬。

    可是孟笃一向有礼谦虚。

    可是对别人的谦虚与发自内心的尊敬是不一样的,葛毅一下子就看出,自己平日里最崇拜的师叔孟笃,对着秦浩轩的时候,是发自内心的尊敬与拜服。

    为什么……

    大大的问号在孟笃脑子中形成。

    “恩,你来了。”秦浩轩对孟笃点点头,然后眼睛一撇呆在一旁的葛毅,问孟笃,“这个小家伙你认识?”

    孟笃笑了笑,道:“平日里教导过,弟子见他资质悟性都高,就多多指导了一下。”

    秦浩轩嗯了一声:“他的悟性的确很高,但是这脾气也是犟了点,而且心性还需要打磨,有些浮躁。”

    孟笃连连点头:“老堂主说得对,以后弟子会让葛毅每天挑粪,修养身心。”

    葛毅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靠!我没听错吧?每天挑粪?!

    极度的诧异让葛毅一下子呆在原地,可是他虽然震惊以及觉得有点荒唐,却没有一开始听到秦浩轩所说之时的愤怒。

    因为孟笃是他一直以来最崇拜的长辈,既然孟笃说了,他心中再不愿意,也要去做的。

    “那就好,现在就去吧。”秦浩轩笑眯眯的对葛毅说道。

    孟笃拱手道:“那葛毅这几天我就看着了,一定不会让他偷懒的。”

    等秦浩轩点了头,孟笃转身对葛毅道:“走了,挑粪去。”

    葛毅非常无语,立在原地不想动。

    孟笃一挑眉毛,直接伸手揪着葛毅的耳朵就往外走。

    “哎哟,哎哟,小师叔,疼疼疼,我走我走。”葛毅疼的五官都皱了起来,步步紧跟的出了自然堂。

    走在往后山去的路上,葛毅一边揉着自己红彤彤的耳朵,一边带着埋怨的说道:“孟师叔,您真的要我去挑粪啊?”

    孟笃斜着眼看葛毅:“你可知足吧,能够被老堂主亲自教导,能够得到老堂主的指点,那可是大造化,多少人一辈子都得不到老堂主这么用心的指导。”

    葛毅皱着眉头,还是一脸不甘心的样子,想说什么,结果孟笃更快一步,揪着他耳朵就走了。

    秦浩轩立在院门前,看着孟笃与葛毅离开的身影,不自觉的笑了笑,眸中现出追忆的神色,他也想起了自己初入教派的样子。

    二百多年过去了,存在记忆里的画面,都好像有些泛黄。

    良久,秦浩轩回过神,然后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我怎么这么愿意去回忆啊,莫非我老了?”

    这个想法一出现,秦浩轩整个人都是一哆嗦,然后他摇了摇脑袋:“不不不,只是最近被这些孩子们感染了罢了,一定是这样的。”

    就在葛毅开始挑粪的时候,慕容超带着李山康已经来到了他在太初教的院落。

    慕容超回过身,从上到下打量了李山康一遍,然后正色开口:“你的资质很高,悟性不错,便是放在灰种中,也是非常优秀的。我可以教你最强的,只是我要问你,这次的比赛,你想不想赢?”

    李山康眸中现出强烈想要赢的光芒,他紧紧的盯着慕容超,大声道:“弟子当然想赢!而且弟子一定要赢!”

    慕容超笑了,他从这李山康身上看到了太多。

    他仿佛看到李山康赢得了大量资源,看到了所有人都知道,在太初教内,他慕容超教出的弟子是最强的!

    “灰种被压制了太久,是时候爆发一下属于灰种的力量!”慕容超双眸一眯,压压低了声音道,“秦浩轩因为运气,一直得到掌教的青睐,这么长时间以来,大家好像都忘了,我们灰种才是真正的天骄,才是一个门派发展的希望,所以,这一次的擂台战,你不是为自己而战,而是为了我们灰种的荣誉而战!”

    慕容超说的慷慨激昂,李山康听得更是热血沸腾,一股属于灰种的荣誉感在这一瞬间达到了最强!

    他觉得全身战力都在沸腾!

    李山康握紧了拳头,双颊因为兴奋而通红,他大声的说道:“为了灰种的荣耀,弟子也一定会赢!”

    “好!”

    慕容超看着李山康的眼睛过于深沉,让李山康都有一瞬的胆颤,但是想到能赢,能够在整个教派面前出彩,他就兴奋难当,也将那一瞬间的胆颤忽略了过去。

    此时的李山康因为激动,并没有察觉到,慕容超看他的眼神,根本不是在看一个活人,而是看一个为他争名争利的工具!

    慕容超非常满意李山康的状态,他负手而立:“我这里有一套功法,天下罕见,能够在一个月内,将你的修为提升到四十叶境!”

    李山康听了这话,呼吸都是一窒,然后他急促的问道:“真的吗?慕容长老真的吗?我的修为真的能够暴涨?”

    一个月内,连生九叶,这是修仙者想都不敢想的!

    可是,李山康此刻就信了!

    如果真的能够在一个月内,将实力提升那么多,那么,仙叶境这一层次,谁能够是他的对手!

    慕容超微微一笑,非常淡然的说道:“我这术法,是从上古遗迹中取出,威力非常,而且我也不会骗你的。”

    李山康看向慕容超的眼中,全身感动与崇拜,他猛地跪下,非常虔诚的说道:“请慕容长老教我。”

    慕容超面上笑意越大,只是他立在原地,对李山康道:“只是,修炼我这功法,会非常苦,你能够忍受吗?”

    李山康挺直了胸口,一字一字的说道:“能,弟子能。”

    慕容超一点头,然后随手一拂,就将李尚康托了起来,率先往院子外面走去:“既然这样,那这一个月你跟我回别院,我会好好教导你的。”

    李山康赶忙跟上。

    一连几天,葛毅都会按时去自然堂报道,教派中的人也渐渐传言,说秦浩轩收了一个记名弟子,每天指导,很是上心。

    原本因为秦浩轩不参加比赛而有些失望的张狂,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坐着思索了几瞬,然后就决定,他也要培养一个弟子,等到了擂台赛那天,与秦浩轩的弟子进行比试!

    你不跟我比?行,那我让我的弟子跟你比,总也能分出个高下吧?

    做出这个决定的下一瞬,张狂就让他身边的道童去门派发布了这个消息,要收一个参加比赛的记名弟子,要求就是仙叶境三十叶境左右,不能差太多,至于资质就无所谓了。

    张狂其实也不看重仙种资质。

    这个消息发出了一下午,张狂的门前就拥满了人。

    为什么呢?

    虽然新入门的弟子不知道门派内有紫种的事,而且张狂只是一个挂名的长老,其他门派事务几乎一个都不碰,但是那些新弟子却都知道,张狂长老很强,是能够跟秦长老一较高下,更知道,张长老在门派内地位特殊,虽然没有任何的官衔,在教派内走着,很多地位很高的人都对他客客气气的,不敢有丝毫逾矩。

    不过

    虽然很多弟子都围在张狂的门口,一直到太阳都要下山了,还是没人敢进去。

    要知道,张狂平日里出现都是冷着一张脸,他本身气势就非常的足,从来都是沉默的样子,让很多弟子都在心里升起一种这个张狂长老很凶,很吓人,很难接触的感觉。

    其实,仔细想想,那些弟子们的感觉好像也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