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天人五衰旧人来【一更】
    张狂就坐在院子中,淡淡的看着那扇门,看了一下午。

    终于,他摇了摇头,决定转身回屋的时候,一下午都没有动静的门,被打开了。

    “百花堂弟子祁玥拜见张长老。”

    清脆宛如黄鹂鸟啼鸣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张狂也有些意外,他转过身,看向来人。

    半跪在地上的果然是一个女弟子。

    惊讶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张狂重新坐回位置,然后冷冷的说道:“起来吧。”

    祁玥利落的起身,她身姿修长,一头乌黑的发全都高高束在脑后,柳眉弯弯,双目清亮,鼻梁高挺,比之一般的女修少了一丝娇媚,多了一份飒爽,再配上一身短打的服侍,让人一眼看去,就感觉到眼前一亮。

    张狂打量了祁玥一瞬,能够看出她灰种的资质以及仙叶境三十叶的修为。

    想了想,张狂开口问道:“你要跟我学?”

    祁玥很坚定的点了点头。

    “为什么?”张狂问。

    祁玥直直的看着张狂,完全没有被他一脸冰山的样子吓到,反而口齿伶俐的开口:“弟子能够看出张长老是灰种,而且能够与秦长老在教派内平起平坐,战力一定很强,弟子想要在擂台赛上赢,所以想张长老教我。”

    张狂沉默一瞬:“我以为,你们百花堂的弟子可以去找徐羽徐长老,那岂不是更方便?”

    祁玥微微抬头,一身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朝气与锐气,她道:“张长老,弟子听说,修仙界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弟子能够感觉到,弟子的道与张长老更接近。”

    张狂从来都不是多话的问,问清楚了,心里就有了决定。

    “从明天开始,每日太阳出现前来我这里,我教你。”

    祁玥的眼中绽放出光芒,她拱手道:“弟子遵命。”

    祁玥很努力,她是灰种,却没有灰种普遍的傲慢,甚至比一般的弟子更加努力,她心中对于仙途也有自己的渴望。

    这一次擂台比赛的奖励众多,令祁玥不能不心动,一个修士,只有资源够多,才能够走的更远,她要冲击仙叶境大圆满,要冲击仙树境,这些现实的问题,都让她不得不拼。

    可是,自从第一次踏入这个院门,已经过去了五天,祁玥却一天比一天怀疑,自己是不是拜错了人。

    这五天里,张狂的教学方式无比简单粗暴,只有一个字:打!

    而且是真的不留情面,实打实的打!

    五天里的每一时刻,祁玥都觉得自己处于挨打之中,一天教学完毕,她都会拖着一身伤回自己的房间,虽然每次张狂都会给足量甚至大量的灵药灵液,可是却也阻止不了委屈在祁玥心头泛滥。

    我是来向他学习术法的,为什么我每天都在挨打?这样真的能够变强吗?

    在又一次被击飞倒地,口中吐出鲜血的时候,祁玥单手扶地,心中的不懂,焦虑,不满与愤怒已经达到了一个极点!

    总是挨打总是挨打!

    这张长老难道是对我有意见?!一个灵法讲述一遍就打,有哪个弟子能够跟上?

    用力扶住大地,祁玥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她眼前发昏,身体没有一处不疼,她甚至都还没有站稳,又一道刁钻的灵法呼啸而来,祁玥眼睛瞬间瞪大,身体几乎是超过反应的捏起术法来抵挡,但是,那道灵法太快也太猛,她根本挡不住!

    砰!

    祁玥重重跌落地上,脸颊都被地面的碎石划出血痕,她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忍者胸口的剧痛,深深呼吸了两下,然后猛地抬头:“为什么……”

    自从进入太初教,祁玥从来都是被师兄弟是姐妹捧在手里,就连堂主都赞她努力,有灵性,根本就没有受过委屈。

    可是这五天来,面对张狂这个连话都不多说一句,只知道教学,然后就是开打的冰山,祁玥真的憋了满肚子的火!

    这一句为什么耗费了祁玥太多的力气,可是就好像心中的不满找到了一个发泄口,祁玥说的声音逐渐变大:“张长老,我是灰种,天资自认不差,难道不应该得到更好的教育方式吗?为什么五天来,你的教育,就是让我挨打,让我吃苦?!”

    面对祁玥几乎是质问的话,张狂侧头看过来,眸中光芒之盛,令祁玥都为之一惊:“为什么?”

    “因为你的天资好,你就应该比别人更吃苦!”

    张狂的话落入祁玥的耳中,一字一句都仿佛惊雷般炸响,让她整个人都处于一种轰鸣的状态!

    心中好像有一扇一直以来阻隔在修道路上的障碍被粉碎!

    张狂负手而立,看都没有看祁玥,只是冷冷的说道:“这就是我的教学方式,如果你受不了,那么滚就是。”

    祁玥呆愣在地上片刻,然后强忍着身上的疼痛起身,双膝一下子跪地,她直直的看向张狂,大声道:“弟子能够吃苦,请张长老教我!”

    几天下来,整个太初教都处于一种忙碌而紧张的状态,所有人都在紧张备战,无论是仙苗境还是仙轮境,甚至有道果境的弟子也同样在准备。

    这是一次全教的盛会,而且比赛的奖励丰厚到令人心惊,谁都想在这一次的比赛上展露头角。

    就在第九天,秦浩轩还在叫道葛毅术法,太初教中匆匆赶来了数道人影!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擎山派掌教之女上官紫!

    上官紫明显是仓惶赶来,面色憔悴,眉眼间的忧愁悲伤浓到无法划开。

    听到门人传报之后,黄龙几乎是立刻就就来到主殿。

    原本神色还带着恍惚空白的上官紫,见到黄龙的瞬间,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她单膝跪地,哽咽的说道:“黄龙师伯,求您救救我的母亲吧。”

    护着上官紫而来的擎山派三大护法,此时面上也露出不忍的神色,全都学着上官紫单膝跪在地上。

    黄龙眉头紧急皱起,瞬息来到上官紫身边,然后亲自将她搀扶起来,同时手臂一挥,一道霸道不容拒绝的力量出现在那三个护法的身体上,也将他们扶了起来。

    那三个护法眸中都露出惊讶之色,他们本身就是道果境巅峰的,可是刚刚黄龙随手一挥打出的术法,却根本不给他们拒绝的机会。

    “发生什么事情了?什么叫救救你的母亲?”黄龙将双眼通红的上官紫让到一旁的座椅之上,然后对身边的弟子传令下去,让各堂堂主都尽快赶来主殿。

    上官紫一手抹去脸上的泪痕,努力不让自己在流泪,然后急急的说道:“师伯,弟子这一次是想让贵教秦浩轩秦师兄出手帮忙!”

    黄龙点了点头:“放心,我已经派人去将浩轩喊来了。”

    不一会,四大堂的堂主就来到了主殿之中,每个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却也认得上官紫的,现在见上官紫一片悲伤,神情都有些恍惚的样子,眼中都浮现出疑惑。

    “紫儿,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黄龙一向刚毅的脸上也露出了关心。

    上官紫听到黄龙的问话,鼻子一酸,眸中泪水再次浮现,但是她双手拂去,声音带着沙哑的说道:“我母亲,我母亲她,她于三日前,身上便出现了天人五衰的气息……”

    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上官紫就再次哽咽。

    “什么?!”黄龙先是一惊,脸色也沉了下来,“那你母亲她……”

    “母亲,母亲迈入道果境巅峰已经多年,迟迟没有突破,早有寿元将尽的迹象,是父亲一直用各种丹药滋养,本来都好好的,可是谁知道,三日前,母亲身上突然出现了死气,而后天人五衰劫难降临……”

    “这……”

    在场数人听了之后,彼此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沉重之色。

    寿元将尽,天人五衰,永远是一个修士难以跨越的死路。自古至今,这几乎是一个无解的难题,就连仙王也难逃天命,也会有寿元将尽之时。

    而上官紫所说,她母亲的情况更是险恶,道果境巅峰,已经是一个很强的境界,但这也同样说明,对仙树境仙轮境很有用的丹药,用在她的身上,效果甚微,甚至是没有效果的。

    到达道果境巅峰这样的境界,想要继续活下去,想要再增寿元,只有一个出路,那就是突破。

    可是……

    黄龙同样也想到了这些,暗暗叹了口气,眉头轻轻皱起。

    “母亲自从出现了天人五衰,父亲就将母亲安置到绝天洞中,想要躲避天机,可是却几乎没有帮忙,父亲爱母亲至深,几日来,不惜燃烧自己本命道法,都要护住母亲的生机,可是,父亲他……”

    “唉。”主殿中有人轻叹一声。

    燃烧自己本命道法,这也是在折损自己的仙图,上官凌风明明知道,却还是做了,不能不让人动容。

    但是,这样做能够撑住一天两天,往后呢?难道真要两人同时身陨吗?

    纵然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还是义无反顾的去做了。

    黄龙微微闭上眼睛,心中复杂万千。

    相比较于大殿中其他人的悲伤以及无可奈何,上官紫眸中却带着一股奇异的光芒,那是一种信念,她对黄龙道:“我不愿母亲离我而过,很多人都对我说要节哀,但是我不,我知道如果这世上还有人能够救我的母亲,就只有秦浩轩秦师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