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时间到了奈何奈何【三更】
    在一片各怀心思的沉默之中,慕容超微微低垂下的脸色一片铁青。

    老祖这是什么意思?!这是告诉众人,秦浩轩已经是太初教下一任掌教的继承人了吗?

    秦浩轩!

    又是秦浩轩!!!

    慕容超攥起的双拳青筋暴起,这种满心憋火却无处诉说的感觉快要将他撑爆!

    那我算什么?!为什么就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我?!

    这么多年,我为太初教做了多少?一整个别院都是我独自撑起来的!

    可是谁记得?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秦浩轩身上,有他在,我就永远没有出头之日!

    慕容超深深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的时候,里面全是挣扎,他甚至有些惶恐的想到,一旦秦浩轩坐上掌教,以他对我的成见,我在太初教的日子一定会非常难过!甚至有可能被他刻意打击报复!

    不,我绝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

    慕容超看着仙土之中的秦浩轩,眼眸中浮现出对仙土的贪婪与对秦浩疯狂的嫉妒!

    秦浩轩不过是一介弱种!他有什么值得你们这么关注的?不就是运气好得到的东西多吗?

    那个仙土,那个仙土!慕容超眼中的贪婪之色愈浓!

    如果我能够拥有这样一份仙土该多好!慕容超只是想想就觉得全身血液沸腾!

    这样的宝贝,能够暂留时间,让修道者永存,是多少寿元无多的大能所渴望的东西!

    如果我拥有,如果我拥有!慕容超呼吸有些急切,那我就可以结识很多很多的大能,能够得到很多人的喜欢!

    慕容超死死盯住仙土之中,华一真人被灵气环绕,有些模糊的身影,心中有个声音在狂吼:“你这么看重秦浩轩,甚至想要将下一任掌教的位置给他,不就是因为他有这样一个能够延长你的寿元,让你继续活下去的宝贝吗?!你们这么看重秦浩轩,不就是因为他拿出的东西多吗女?!”

    慕容超心中升起扭曲的恨意:“说到底,你们也不过是为了自己!我恨,我恨!我是灰种,天资卓越,哪里不比秦浩轩好?!可是你们,却因为我没有那些东西,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

    秦浩轩听了华一真人的话,沉默了一瞬,其实他对于掌教之位并不在意,他想要的是一心修仙,成就大道,不过,如果门派需要他,他也绝对义不容辞。

    “老祖,您能够活下来,是因为您仙缘身后,弟子不过顺应天时罢了,日后的事情谁也无法确定,您好好闭关,弟子等您再次突破的那一天。”秦浩轩认真的说道。

    华一真人纵然心中知道自己再次突破难如登天,却还是朝秦浩轩笑着点头。

    将慕青仙子置放在仙土中后,黄龙就将上官凌风等人也安排在这山洞之中。

    而秦浩轩,则开始抓紧时间炼制那上古丹简之中的丹药。

    慕青仙子的事情,只是惊动了太初教很多高层人员,大部分弟子心中所想,还是那擂台比赛。

    随着日子的逼近,很多人除了自身努力修炼之外,也开始去寻求门派内修为高深之人的教导。

    百花堂的弟子基本都去找了徐羽,因为人数太多,徐羽便学秦浩轩,干脆在堂内开课,每日定时教导她们。

    而在所有弟子中,祁玥是进步最惊人的,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到她身上那种若有若无的气势,明明只是仙叶境,可是那些仙树境的弟子在她的面前,都有种会被打的感觉。

    有了祁玥变化在前,很多弟子都开始眼热,有仙树境,甚至是仙轮境的弟子去找张狂,希望能够接受张狂的指点。

    只不过,无一例外的都失败了。

    张狂只是将他们扫了一眼,冷冷的留下一句话:“你们不符合我的标准,去找秦浩轩吧。”

    这直接导致,每天去找秦浩轩,希望秦浩轩能够指导他们一下的门派弟子越来越多。

    一开始还只是仙树境的弟子去,后来连仙轮境弟子都上门求教。

    要知道,仙轮境在太初教已经是长老级别了,平日里都是很高高在上的,可是这一次,为了擂台比赛,他们将自己放在普通弟子的位置上,去请教秦浩轩,只这一点,就需要很大的勇气。

    很多人看到这这一幕,也都是很震惊的,能够让仙轮境弟子都恭恭敬敬去请教的,从来都是老祖那样级别的才能做到,可是,现在秦浩轩就做到了。

    原本只需要抽出一个时辰教导弟子,人多了之后,秦浩轩就减短了自己修炼的时间,多多教导这些弟子,只是每日里单独教导葛毅的时间却一点都不少。

    与秦浩轩、张狂等人类似,也有很多弟子去请教慕容超,与张狂不同,无论来人是谁,慕容超都一并收下。

    顿时,慕容超的名声也从跟着他学习的弟子中传出。

    只不过,后来跟着慕容超学习的弟子一直没有见过李山康,因为慕容超都是单独指导,让李山康在独自的地方进行练习。

    时间一天天缓缓的流淌,因为擂台比赛的缘故,太初教一如既往的紧张忙碌,所有人来去匆匆,钻研术法,希望能在这剩余不多的时间里,好好的提升一下自己,最起码比赛的时候,能够多进一个名次。

    秦浩轩现在白天的时间,基本都用来教导弟子,而晚上,则沉浸在炼丹之中。

    因为有丹方,秦浩轩需要做的就是将药草找齐,然后修炼,药草,秦浩轩有整个绝仙毒谷,乾坤袋中也有数不尽的世间珍惜,他需要做的,是按照丹方所言,发挥出每一个药草的最适合的功效。

    夜幕覆盖整片天空,秦浩轩将自己至纯的灵气输入眼前巨大的丹炉之中,然后一脸浓重的将自己刚刚从绝仙毒谷中取得的天灵草放入,巨大的丹炉,顿时云腾雾绕,顿顿刺目的光华闪出,将他的房屋照的如同白昼一般!

    与此同时,在西极教别院,一座仿佛万年都未曾见过阳光的山洞内,同样有一座丹炉。

    只是与秦浩轩的丹炉相比较,这一鼎丹炉遍体漆黑,散发着黑暗中都能够让人心悸的幽光。

    山洞之内,燃着一道昏黄的油灯,将丹炉前慕容超的人影在墙壁之上拽出很长很长。

    慕容超双眼泛着血丝,他五官狰狞,被油灯一照,更如鬼魅一般骇人。

    他身前的丹炉周围,翻滚着漆黑的浓雾,阴森不详的气息萦绕不去。

    “哈哈,哈哈哈。”将一个散发着浓浓血腥气的暗红色药丸置入丹炉之中,看着再次翻滚不息的黑色浓雾,慕容超发出一声如同夜枭般的笑声。

    “这是我从魔族手中夺来的毒丹噬魂!秦浩轩,这次看你还不死!”

    日子一天天过去。

    秦浩轩也渐渐的适应了这种白天教学晚上炼丹的日子,虽然他不再自己单独修炼,可是当他教导弟子的时候,也在从仙叶境、仙树境、仙轮境这些境界中提升自己。

    二十天过去,秦浩轩房间中的丹炉已经隐隐有了龙凤的虚影,祥云堆叠,浓郁的药香散发开来,将整片自然堂都笼罩在内。

    如果得了闲空,秦浩轩还会时不时的去绝仙毒谷中走一走,寻找一些药性奇佳的药草。

    二十多天之后,秦浩轩的丹炉中异象频生,尤其是黑夜当中,光芒四射,比之天上明月都要耀眼,更有龙凤虚影呼啸而出,直奔九霄。

    这日,徐羽教导完弟子,又见秦浩轩房中异象,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便走了过来。

    “浩轩哥哥,你在炼制什么丹药?竟然有这么大动静。”徐羽好奇的看着那鼎丹炉,一双如水的眸子中全是惊奇,“这就是那上古丹方?”

    秦浩轩也是无奈的一笑,他在炼制之前根本不知道每日每夜都会有这么大的动静,而且看这架势,离丹药出炉之日越近,动静会越大。

    “对,这就是那丹药。”秦浩轩柔柔的笑道。

    徐羽脑袋一歪:“真的能够让人脱离天人五衰?”

    秦浩轩目中现出思索,他沉默了一瞬才道:“我运气比较好,曾经看过很多仙人的东西,他们对于生死轮回都有自己的见解,而且我曾经得过一枚丹简。根据我所知道的,天人五衰是不可以压制的,想要脱离天人五衰只能再次提升修为,而我只一炉丹药,正是能够让人突破道果境巅峰的瓶颈,直接跨入仙婴境的。”

    徐羽皱眉道:“可是我听说上官紫的母亲已经在道果境巅峰很多年,一直没有突破,你……”

    “这就是此丹的霸道之处,也是此丹的凶险之处。”秦浩轩眼中深沉的说道,“这丹药,可以强行将人体经脉拓宽,以此丹的霸道之力,强行将一个人的修为提高到下一个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