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五年光阴转瞬消【二更】
    祁玥、葛毅等人的奖励之丰厚,却是门内很多长老都无法想象的。

    慕容超看着百花堂中人的动作,脸上寒冰弥补,精心算计,谁承想,到头来却是一场空!

    “慕容啊……”黄龙的注意力放在了慕容超的身上,大厅所有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到了慕容超的身上,这次门内的比斗,李康山的战力虽然强大,但是……那近乎魔族一样的杀戮方式,更是让众人记在了脑海中。

    此次教内比斗,虽然是新人之间的比斗,但秦浩轩一代的这批人,除了徐羽没有出手外,其他最出色的人可都是出手教人的,大家也将这次的事情,看成是未来太初领导人之间的一次教技。

    所以,众人对三名弟子背后的人,也都更加的关注。

    “掌教,慕容有错!”

    慕容超抢先起身抱拳跪地:“弟子自请除去院主之位,弟子太想赢了!也太喜欢康山,不只是在思考这场比赛,而是希望他日后上魔渊战场多点保命杀敌的本领……都是弟子的错!”

    黄龙打量着慕容超,陷入了沉默。

    慕容超这次确实有问题,心魔显然是有了!只是,换谁去呢?老一代的人,如今都该好好修炼冲击境界了!

    其他人?选谁呢?黄龙陷入了头疼,太初虽然欣欣向荣,可底蕴实在太少了!张扬若是跟李靖还活着,或许还有人能换人……现在呢?其他人怕是镇不住西极……秦浩轩倒是可以……秦浩轩去?他做过堂主,现在也需要冲击境界了,不该再由这些事情来骚扰他了。

    秦浩轩知道黄龙在想什么,他想要起身主动领下院主的位置,却被黄龙一个眼神制止了。

    哎……

    秦浩轩内心叹了口气,还是迎着黄龙的眼神起身:“掌教,不然换我替慕容去做几天院主……”

    拿我辛辛苦苦的西极别院?慕容超心头火再起,自己刚刚不过是以退为进,整个太初能真正拿的出手管理西极别院的人,没几个!只是没想到……秦浩轩会冒出头来!

    黄龙抬起胳膊将手压了压,让秦浩轩先坐下。

    秦浩轩去西极?开什么玩笑!黄龙心中坚决不同意,哪怕将西极撤销了,也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来烦秦浩轩。若是真的没人换,哪怕日后慕容超真的心魔更盛,也不能去干扰秦浩轩的修炼。

    慕容超是很出色……只是……黄龙心中叹了口气,绝对不能让秦浩轩去接西极!

    “慕容,好好练我给你的秘法……过些日子,本座都会考较你一次。”黄龙叹了口气:“院主,你还是继续暂时坚持下吧。”

    慕容超那吊着的心终于平了下去……

    黄龙也很无奈……可其他人更加不适合……张狂?徐羽?虽然战力比慕容超强,但是做院主的事情……还是慕容超更合适。

    “就这样吧……”黄龙挥挥手表示自己累了,秦浩轩也只能探口气,太初的人才还是太少了,虽然这些日子连战连胜,但是还是不够!远远不够!

    慕容超带着对秦浩轩的怨恨,回到了属于自己的西极别院。

    至此,新任这一片地域盟主的太初教,终于走上了正轨,门内弟子蒸蒸日上,潜心修道,一走进太初教的山门,就能够感受到门内那种生机与奋发。

    原本还有些蠢蠢欲动的周边教派,感受到太初教的这种气机之后,经过多方思考,也再次臣服。

    太初教,自然堂内。

    秦浩轩已经闭关三天,他的房间仿佛都被一种玄而又玄的气息环绕,灵气盘桓在整间屋子中,随着秦浩轩的一呼一吸,而与他相互交融。

    在秦浩轩的面前,那一鼎炼制出夺魂丹的丹炉都被秦浩轩气息所吸引,丝丝缕缕的丹道从丹炉之中溢出,缠绕在秦浩轩背后那颗高可达天的仙树之上。

    在秦浩轩的仙树上,无数道果都散发着不同样色的光芒,它们彼此环绕,各种道法在道果内,随着秦浩轩吐纳而时隐时现,当秦浩轩彻底静下心,环顾自己这数十年的经历,他的仙树之上,白色的道花骤然盛开。

    万教仙遗中的种种,出来之后的门派之战,甚至是前几天的擂台赛都在秦浩轩脑中飞速的闪过。

    空间之道,轮回之道,剑道……

    大道三千,秦浩轩在追寻自己仙途的路上,从未停息,一路向前,他知道自己所想,明白自己想得,那种想要与天斗,甚至是凌驾于天的目标从未改变!

    一朵又一朵白色的道花在他仙树之上绽开,然后悄然凋零,化成一颗颗颜色各异,迥然不同的道果……

    整个太初教的弟子都在修炼,随着弟子的修炼,一点点光芒从他们身上散开,凝聚在太初教的半空,汇成一道道很难被人发现的道韵,烙印在整个太初教上。

    ……

    回到了西极教别院,慕容超思考数天之后,心中那股不甘怨恨不仅没有消弭,反而因为心中无处发泄的怒火而越发阴沉。

    看着遥遥的东边,慕容超数日不曾合上的眼睛散发着血丝,他神情阴沉,五官几度扭曲,终于,他阴狠的一扯嘴角,暗自咬牙道:“好你个秦浩轩,好一个太初教!既然你们如此待我,那就不要怪我慕容超不顾及师门情谊!”

    “既然万载大教灭不了秦浩轩,那无上大教呢?”慕容超缓缓闭上干涩的眼睛,再睁开的时候,里面一片狠绝,“我就不信,无上大教还灭不了你秦浩轩!”

    数十年甚至是上百年的怨仇,终于在这一刻全部爆发,慕容超甚至是不惜以牺牲整个太初教为代价,也要将秦浩轩杀掉。

    秦浩轩的存在,已经是慕容超心中无法去除的心魔。

    只不过,无上大教的存在历来神秘,一般人根本无法知道它的山门在哪。

    每次有人去,都是提前有弟子引荐,除非是无上大教的门内弟子,外人根本不知道它们到底在哪。

    而慕容超不过是一个门派的别院院主,自然也没有资格知道任何一个无上大教的门派山门,但是慕容超决心已定,他发狠的想:“不就是山门吗?难道我去找,还找不到一个山门?对,我要自己去找,就算是能够遇上一个无上大教的弟子都可以!”

    慕容超越想心中觉得越可行,他对于秦浩轩的怨念已经深的无以复加,打定了主意,慕容超直接在第二日对别院中的弟子说要出门远游。

    慕容超这一走,就是五年。

    五年间,慕容超为了寻找无上大教的山门,去过很多地方,几乎每天都在寻找无上大教山门与弟子的路上,好像入魔一般,连修炼都已经荒废,他脑子中只剩下一个念头,找到无上大教,然后挑唆他们,杀掉秦浩轩。

    可是,五年了,慕容超不要说无上大教的山门,五年内,甚至连无上大教的弟子都没有看到一个。

    无奈之下,慕容超只得重回太初。

    经过五年的建设,此时的太初教道韵愈发浓厚,门内弟子比之五年前要多上一倍,各种楼阁鳞次栉比,灵气浓郁,大片大片的灵田散发着清香,偶尔山间还会有灵兽清啸之音传来,门内气势徒然而升。

    五年一次的钟声想起,远游在外的弟子也回来了,黄龙高坐在主殿中,看着弟子们一个个从外面归来,面上不自觉的带了几分笑意,就如同凡世的长辈看到自己的孩子回来一样。

    不过五年的时间,却在黄龙的身上留下了深深的岁月的痕迹,他是真的老了,皱纹爬上了眼角,头发已经全白,一生嚣张好战的气息都仿佛弱了很多,增添了一份沉稳与安然,门派能够发展成今天的样子,他心中是无比欣慰的,就算是真的离世,也能够像太初的列祖列宗做个交代。

    秦浩轩、张狂、徐羽等人也依次而来。

    五年的潜心修炼,秦浩轩修为暴涨,如今已经是道果境巅峰,九十九颗道果悬挂仙树之上,道韵流转,令人很难侧目!至于曾经出现的仙婴,被他自己斩去!他要完美!真正的完美再晋级!

    张狂徐羽一样如此,两人也在半年前达到道果境巅峰的修为,他们站在那里,一个如高山,一个如深海,不一样的气势,却是一样的令人心惊。

    听到钟声之后,慕容超风尘仆仆的赶来,甚至都没去别院,直接来了太初。

    大殿内众人都在闲谈,有个周长老看到了慕容超,眼睛都诧异的瞪大了。

    “慕容院主,这几年,你的修为变化不大啊,跟浩轩他们真是拉开差距了。”有个周长老长老一向是心直口快,有什么说什么,看到慕容的修为没有变化后,就直接说道。

    慕容超自然也看出秦浩轩等人的修为,心里早就憋了一口气,现在听到周长老的问话,更是胸闷的不行。

    慕容超紧了紧拳头,这五年来,他日夜不停的寻找无上大教的踪影,将修炼都完全荒废,自然是比不得秦浩轩他们五年的闭关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