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 老祖仙去太初哀【一更】
    秦浩轩立在老祖身后,安静的看着,任由心中那股不安如海啸般扩大,却总是无能为力,生命……不论活了多久,在接近死亡的那一刻,都是这么脆弱。

    老祖转头去跟另一座墓碑说话,声音苍老而带着回忆:“当初,你说我们要一起守护太初,可是你却先走了,一晃这么多年了啊。”

    华一真人慢慢说着,眼睛缓缓闭上:“浩轩,可惜老夫没看到你成亲,可惜啊……老夫累了……休息一会……”

    在一刹那,华一真人身后的额道宫蓦然直冲天际,无比浩大的力量在天际炸裂,虚空连连颤抖,所有人都被震惊!

    而……老祖,在他道宫炸裂的瞬间,身上的被压制了一个月之久的天人五衰气息也消弭于无形,他安静的坐在那里,双目闭合,就好像凡世一个睡着了的老人,祥和而平静。

    这一瞬间,整个太初教都震惊!

    主殿中,黄龙身子僵住,他猛然站起,保持着僵直的身子一动不动,张了张嘴巴,最后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整个太初教内,所有的弟子弟子蓦然跪下,一片哀鸣响彻太初。

    华一真人离世前道宫炸裂,那惊天之势将太初教周围数十个教派惊动!

    他们几乎在同一时间得知了这个消息:太初教道宫境老祖,去了……

    秦浩轩走近好似睡去的老祖身旁,轻声的说道:“老祖,那您先睡一会,太初有浩轩看着呢,没事的……没事的……”

    毕竟太初是盟主教派,根本不需要告之,他周围的教派便已经准备动身,来太初教参加他们大能的葬礼。

    云雾缭绕处,一座山头时隐时现,仿佛融合进虚无的半空中。

    “掌教,弟子已经得到确切的消息,太初教老祖华一,于半日前陨落。”

    普光阁的大殿中,没有丝毫华丽的摆设,但是每一处都透露出无上大教的韵味,气势俨然,令人心生敬意。

    “真没想到。”普光阁掌教付空真人的声音传出,仿佛绕过了耳朵,直接落入了人的心中。

    “是啊掌教,几位长老也没想到,华一真人才突破道宫境几十年,竟然就陨落了。”传音弟子恭敬的回答。

    付空真人轻轻一笑,淡漠的说道:“华一真人百年前就是个死人,能够活到今天也是他的大造化,死了也好,避免了诸多麻烦。”

    大殿内的普光阁长老,哪一个不是修炼多少年的老狐狸,一听付空真人这话,也是目露精光,频频点头。

    “是啊,太初教现在势头这么猛,前几日竟然以一介千年教派的底蕴,灭掉了霄云阁,已经是修仙界的奇谈了。”

    “如果华一他真的存活下去,或者再次突破,对我们而言才不是什么好消息。”

    “对,所以他这次陨落的恰到好处,不仅仅是对我们,就算是对太初教也是一件幸事。”

    有些弟子看着掌教跟长老们的表情,也是暗自心惊,他们也明白,如果太初教再壮大下去,一旦危机普光阁的利益,就会被铲除,而华一真人的陨落,无异于让太初教失去了一座靠山,但是却让太初教免了一件祸事。

    “不过,掌教。”普光阁的副掌教西岳真人眉头轻轻一皱,道,“太初教前些日子,有三人突破仙婴境,这件事也传的沸沸扬扬,华一真人陨落后,他们的实力其实并没有削弱多少。”

    付空真人眼眸看向虚空,沉默一瞬,然后对西岳真人道:“师弟,太初教现在怎么说也是一域的盟主,他们老祖陨落,我们无上大教不能没有表示,这样,你带几个门内精英弟子,前去哀悼一番,顺便……”

    付空真人话语并没有说完,最后只是拿眼睛看了西岳真人一眼。

    西岳真人回视付空真人,然后了然的点了点头。

    ……

    西岳真人修为已经达到九丈仙婴,是仙婴境巅峰,他年岁久远,一头白发,面上也堆积着皱纹,但是一双眼睛清亮如同孩童,只是眸中神色深沉复杂,是岁月的痕迹。

    西岳真人已经很久不出山门,这一次付空真人派他前去太初教哀悼,足以看出付空真人对太初教的重视。

    一艘长达上百丈的巨船,如同大鹏一般疾速驶过虚空,在日落之前就来到了太初教的山门,如此世间疾速,令人震惊。

    无上大教前来,太初教早已得到消息,待普光阁的大船来到太初教域内的时候,黄龙便已经知晓,当西岳真人一行人刚刚来到太初教山门之际,还未曾通报,一扇无形的阵法之门就已经开启。

    看着眼前太初教的守山大阵,西岳真人面色淡然,只是一双眼睛深处却也隐隐有些波动,他从来都没有小看太初,但是真正来到太初山门,见识到太初教的守山大阵的时候,西岳真人才发现,太初教的底蕴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深厚。

    无上大教来人,太初教自然不会怠慢,黄龙派了秦浩轩前来迎接。

    秦浩轩带着五大堂堂主守在山门前,阵法一开,就迎了上去。

    无上大教普光阁这一次来人,除了掌教之下地位最高的副掌教西岳真人外,还有二十三个弟子,这些弟子中,又有五人是门内的精英人才,七人是近年来收录的资质过人弟子,他们身上带着无上大教弟子特有的傲气,似乎除了古派或者同为无上大教的弟子,其他修仙者都入不得他们的眼睛。

    这些弟子中,有一人是在万教仙遗中遇到过秦浩轩,并且并肩作战过的,正是钰莹仙子。

    数年不见,钰莹仙子修为更上一层,俨然也是仙婴境修为,她容姿过人,肤白如雪,黑发如瀑,便是站在一群天才弟子中,而是极为惹人注目的。

    “太初秦浩轩,见过西岳真人。”秦浩轩一身素裹,让向来都是深色衣服着身的他,看起来少了那份沉稳厚重,多了一份文人的仪态风流,他眉如剑,目如星,鼻梁挺拔面容刚毅,上百年的岁月如同清泉在他身上流淌而过,却只留下了一股宠辱不惊的泰然。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太初教有浩轩这样的人才,是大幸啊。”西岳真人嘴角噙着笑意,面上一副慈爱之色,仿佛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在对年轻的孩子加以称赞。

    秦浩轩礼貌得当的抱拳拱手:“真人过奖了。”

    “秦道兄就不要谦虚了。”钰莹仙子轻轻一笑,面如芙蓉,娇艳无比,虽然只是一身素色一群,但是刹那的芳华,也令很多普光阁弟子为之神迷,“秦道兄在万教仙遗中的雷霆风姿,令小妹一直记忆犹新,现在谁人不知,太初教的秦小仙王,乃是当今修仙界的第一人。得升仙之路而不去,就这种胸襟气度,又有谁能够比肩?”

    秦浩轩叹了口气,自从由万教仙遗出来之后,小仙王的称号不胫而走,他有时出去历练,被人认出来,也都会这般的称呼自己,可这个称号实在有点大了。

    钰莹仙子一说话,跟在西岳真人身后的普光阁弟子,本就是一脸傲然之态,现在看向秦浩轩的目光更是带着一层隐约的敌意。

    钰莹仙子玉手一指,指着自己身后几个十七八岁样子的弟子,道:“这是我们普光阁近年来新选的弟子,这次来,一是为了哀悼华一真人仙逝,二呢,就是想让这些弟子多多向秦道兄学习学习。”

    秦浩轩的眼睛略过钰莹仙子指的那些弟子,那些弟子,资质最差的也是灰种,甚至有赤色仙种,他心中暗道无上大教底蕴就是不一样,面上也淡笑着:“不愧是无上大教的弟子,个个都是人中龙凤,前途不可限量。”

    这几日来,秦浩轩代表黄龙招待了不少大教派的弟子,那些敷衍应承的话,也是越说越顺口。

    听到秦浩轩的话语评价,钰莹仙子身后的那些弟子,眼眸中也流露出自得之色。

    西岳真人却轻轻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浩轩你也是过誉了,我们这些小弟子还欠打磨,他们若是能够有浩轩你的一半,老夫就能够欣慰了。”

    那些新入门的弟子中,也有谦逊的,弟子孙晨当下朝西岳真人跟秦浩轩一拱手,他双目清亮,直直看着秦浩轩道:“既然副掌教发话,那弟子自然是要与秦小仙王学习,只是希望秦小仙王不要不耐烦才是。”

    秦浩轩听出对方话中的刺味,若是换了平日,少不得要教训教训对方,只是老祖仙逝,自己真没有什么好心情跟对方在这地方纠结,很是应付的说道:“有什么能够帮上的地方,我自然不会推辞。”

    “呵呵,那就好……”

    这无上大教的弟子中,有生性谦和的,自然也有态度傲慢了。汪鹏等人本就因为资质高脑子灵活而备受门内长辈喜爱,自认为比之门内其他弟子都要位高一筹,更何况是千年教派的弟子。

    汪鹏打量着秦浩轩,小仙王这个称号实在是太大了!历届小仙王都飞升仙界了,唯独有这届小仙王放弃了成仙之路,留在了人间!小仙王到底有多强?击败小仙王,在修仙界立刻便会扬名立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