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 尔等不如一起上【六更】
    不只是西岳真人,正在战斗中的汪鹏都是满满惊讶,他从未想过,这太初教中,竟然能有人与他缠斗这么久!

    汪鹏出手越发狠厉,每一道灵法都带着杀意,整个人如同一头狂怒的雄狮!

    李山康也是面上紧绷,出手好不留情,两人灵法带起的罡风,将院落中的两棵巨树都搅成齑粉!

    等到二百多招已过,李山康与汪鹏二人身上多多少少都带了伤,但是彼此攻势却越发迅猛!

    “天青诀!”

    汪鹏怒吼一声,使出了无上大教普光阁的杀招,原本阴云翻滚的天际,仿佛被定住一般,而后阴云刹那炸碎,露出青蓝色的天空,而这晴天露出的瞬间,天地灵气疯了一般涌向汪鹏,汪鹏整个人都仿佛镀上了一层青色,将他战力瞬间拔高!

    轰!

    一道灵法劈出,竟是朝李山康心脏而去!

    李山康反应不可谓不疾速,电光石火间甚至骤然而动,同时接触灵宝!

    但是汪鹏这一招着实令人心惊,力量浩大无比,这根本不是仙叶境能够拥有的力量!

    砰!

    李山康从半空被击落地面,喷出一口鲜血,他输了!

    汪鹏也是踉跄落地,但是很快站好身子。

    这一局他赢了,但是赢得艰难。

    “哼,这就是太初教所谓的精英吗?不过如此!”汪鹏嘶哑着嗓子说道,面上神情高高在上,一副傲慢嚣张之色。

    李山康神色黯然,强撑着身子站了起来。

    汪鹏一脸傲色,西岳真人面上却不是很轻松,因为他能够看出汪鹏赢得不易。

    看来,太初教这年轻一辈,还是有很出色的弟子的,有这样的弟子在,他的发展前景的确不错。

    “真是英雄出少年,慕容院主带的这位小弟子很不错,太初教前景无限,这是要大兴啊。”西岳真人毕竟是经过大风浪的,等两人比完,便带起几分笑意的说道,“太初教一定会在你们手上发扬光大的。”

    慕容超心头不喜,秦浩轩这些年都是怎么教的这李康山!刚刚若是他够狠!现在站着的该是他!这李康山不是被送到太初那条人魔战场去锻炼过吗?经验不是很丰富吗?怎么刚刚选择了最保守的打法?若是换我来!对方十条命都不够死的!秦浩轩啊秦浩轩!你这是在害太初!

    “真人谬赞了。”慕容超抱拳拱手。

    的话,心头又是一松,连忙行礼道:“西岳真人谬赞了,真是不敢当不敢当。”

    因为围观的弟子已经很多了,秦浩轩来了之后也没有特意现身,一直在人群后面看着,刚刚李山康那一战,他也是心中暗叹:“这孩子,戾气还是这么重,刚刚那一击不需要去拼,自由之翼退避便是……”

    因为擂台比赛之后,老祖就仙逝,教派中有太多事务,让秦浩轩还没来得及太多的去教导李山康,看到李山康这样,秦浩轩不由得皱了皱眉。

    这场比赛结束,无上大教普光阁的弟子获胜,汪鹏等人自然得意非常,而在座的一些万载大教掌教也乐得去恭维他们。

    “大盟主的弟子果然不是一些小门小派能够比的。厉害厉害啊。”

    “是啊,这一战足以看出很多事。”

    “汪小道友前途无限啊……”

    围观的太初教弟子听着那些人夹棒带枪的话,一个个气得不行,更有忍不了的直接吼道:“谁说我们太初教弟子不如别人?!刚刚那李山康根本不是我们太初教最强的弟子!”

    “是!李山康根本不是我们太初教最强的!你们就算赢了他,也不代表能够赢其他人!”

    顿时,太初教弟子爆发出一阵吼声。

    慕容超跟李山康的脸色都是一变。

    西岳真人喝茶的手也是微微一顿,他慢慢的抬头,看着殿门外的太初教弟子,露出一个令人看不出深浅笑容,问道:“那你们最强的弟子是谁?”

    朱春早就看不惯这群人的嚣张傲慢,闻言立即上前一步,神色倔强的说道:“我们太初教最强的弟子,是秦副掌教教导的弟子葛毅,跟张副掌教教导的弟子祁玥!他们教导出的弟子更强!”

    慕容超的脸色一下子黑到底,这李康山若是用自己曾经教他的东西,至于被人这么说吗?不停的一个个被人打败只能再派出其他人……太初的面子上就真的好看吗?为了太初的面子,这李康山刚刚也不该败!

    “哦?”西岳真人将手中的茶杯放下,面上带着感兴趣的样子,转头看了看慕容超,道,“是吗?没想到太初教真是藏龙卧虎啊,哈哈。”

    慕容超怎么听怎么觉得这西岳真人最后两个哈哈不怀好意,他也没办法,只能尴尬的笑了笑:“本座的弟子确实不是最好的……”

    还没等慕容超说完,西岳真人又笑了:“既然这样,那我还真想见识一下。”

    朱春这时候眉眼带着得意的冲西岳真人一拱手,道:“启禀西岳真人,弟子已经派人去请祁玥祁师姐,跟葛毅葛师兄了。”

    “哦,那我们就再等等。”

    秦浩轩听的太阳穴都疼……这些孩子在想什么呢?太初的面子是重要……但没必要在这里搞这些……现在再阻止会显得我太初心虚,反而只能看下去了。

    场面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在座众人各怀心思,偶尔对视一眼,也很快的分开。

    不一会,祁玥就来了。

    秦浩轩站在人群中,没有特意的表露身份,只是往外面一看,发现来人只有祁玥,并没有葛毅,他微微挑了挑眉毛:“那孩子怎么没来?”

    心中纳闷,秦浩轩便拉着随祁玥一同进来的一个弟子问:“葛毅怎么没来。”

    那个弟子这才发现是秦副掌教站在自己面前,刚要行礼就被秦浩轩止住了,赶忙恭敬的回答道:“副掌教,弟子也去请葛师兄了,只是葛师兄说,说……”

    “说什么?”

    “葛师兄正在修炼,听了弟子的禀告,很平静的说,秦副掌教如果真的想让我去打,就会派人来,既然请副掌教没派人来,说明副掌教有自己的想法,如果我贸然去了,反而可能会不美。然后葛师兄就让我们回来了。”

    秦浩轩啧了一声:“这孩子……”

    将回话的弟子打发走,秦浩轩心中也很复杂,暗自道:“葛毅这孩子倒是识大体,只不过却少了几分锐气。”

    秦浩轩发现自己很矛盾,葛毅若是来了……自己怕是要喷他一顿!可现在不来……自己又想喷他一顿!

    这一刻……秦浩轩越发的理解掌教真人平日里对自己的关切跟想法了。这便是长辈对晚辈的看法吧?

    秦浩轩看着被人团团围住的这片院子以及一脸冷漠之色,却在得到消息之后第一时间赶到的祁玥,叹息道:“这种时候,这种事情,就算我不说,也应该为了太初教而出手,打输打赢是一回事,出不出手又是另一回事。”

    秦浩轩越想眉头就皱的越紧:“如果像我,葛毅应该如同祁玥般在第一时间冲出来才对,这孩子却选择了不出手,不像我,不像我。”

    摇头叹息一瞬,秦浩轩脑中思绪飘起几回,然后他自己又笑了:“唉,秦浩轩啊秦浩轩,怎么可能人人像你,如果这太初教所有人都像你,那还得了。”

    “只不过,葛毅这孩子过于老实持重了,成长起来,也许是个堂主之才,顶破天也就是个护法了,若是再想担重任,却是不合适了……”

    心中对于葛毅的不满意一出,秦浩轩顿了顿,又笑了:“当初我出来太初,又有几人看好我呢?现在我竟然也带着自己的主观观点去看别人了,唉。”

    “算了,算了,日后路还长着,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不清楚,不过葛毅是个好苗子,我会好好培养他的,至于他能够走到哪一步,就看这小子的造化了……”

    秦浩轩脑中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祁玥已经站到了太初教弟子的前面。

    祁玥一身月白色的长袍,乌黑的发依旧是高高挽起,犹如一道黑色的瀑布铺洒在她的身后,她身姿高挑,眉目锋锐而艳丽,令人一见惊艳,再见心寒,因为她的气势太强,已经超过了一个仙叶境弟子的气势,霸气非常。

    来到之后,祁玥如同张狂一般傲然霸道,眼眸扫过身前众人,吐出一句话:“把你们最强的喊出来,我要打。”

    短短一句话,却直接将众人镇住!

    明明同是仙叶境弟子,就连汪鹏等人在内,面对祁玥,都觉得少了一分气势。

    贾会却是强撑着,甚至讥笑一声:“太初教这是没人了吗?竟然派出个娘们来,真是好笑,哈哈哈……”

    祁玥淡淡的看了贾会一眼,犹如看一条狗一般。

    在场任何一个人都能够看出祁玥很强,贾会自己干笑了一会,也讪讪收口。

    汪鹏因为赢了,心中傲气越大,当下就指着祁玥道:“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如此狂妄的说话,先打败我再说!”

    祁玥淡淡的瞥了一眼汪鹏,有些冰冷的开口:“你肯定不是你们当中最强的,而且你身上有伤,你没资格跟我打。”

    汪鹏气的手指发抖:“我没资格跟你打?你特么是什么玩意,敢对我说这种话!”

    祁玥看了看气的满脸通红的汪鹏,撇了撇嘴,道:“如果你真的想打,那这样……”

    说着,祁玥伸出如玉的手指,在身前划出一个大大的弧度,将除太初教弟子外的其他弟子全都拢在内,平淡的说道:“那你们一起来吧。”

    一起来吧……

    别说外面站着被祁玥比划了一圈的那些弟子,就算是殿内那些副掌教、大长老都坐不住了!

    在他们看来,祁玥这是在打他们脸啊!这是裸的侮辱啊!

    在外围看戏的秦浩轩,直接笑出声,看着祁玥的眼中全是赞扬,在秦浩轩看来,这才对嘛,这才是年轻人该有的锐气跟霸气!

    秦浩轩一旁感叹,这还真是什么师傅教什么弟子!李康山的出手歹毒,我教的葛毅虽然刚猛,但有时候有点持重,而这个张狂的弟子……还真是……跟张狂一样啊!狂到没边了!一个人要干一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