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十一章 彼特拉克(米塔莉娅·克里斯忒)
    圣子降临120年夏,叶月,卢切拉军区安科特

    ----------

    她孤单的行走在黑暗的遗迹下,长袍外衣里的灵魂按照着术法的仪式开始继承和剥夺彼特拉克的一切。

    而这,也是大恶魔的无奈的行径。

    可怕的可怕双生术法,来自于古老的莫伊塞斯的文书的秘密,如非是要大恶魔躲掉命运之下注定湮灭的惩罚,他怎么会在如今成为米塔莉娅。

    能将恶魔的灵魂当作凡人,这种扭曲现实,甚至是跨越深渊与这个世界的谎言,自然也有着办法能将这具躯壳的主人用另一种形式唤醒!

    这不同于一般召唤,实际上却是诅咒,只要是波特拉克接受了自己的存在,遗忘了自己的过去,名为米塔莉娅的灵魂便会真正的苏醒!

    秘法执政者的隐秘要塞,是来自纪元前,甚至是在精灵种出现之前更早的黑暗遗迹,安科特的自由之锁便是如今秘法者隐藏的第三保护锁。

    安科特的曾经,是一座更加辉煌的城市,只可惜这座破落的城市已经彻底的掩埋于岩石的深层。

    幽暗的地道两边,仍然可见的城市广场的废墟中,古老魔法卫士塑像,比之秘法师还要尽职的守卫着这个世界的疑问。

    米塔莉娅是第一次见识到秘法者们所保守的秘密的可怖,然而恶魔心想着这些可悲的人还像妄图解析神的秘密,自己的手却是情不自禁的放在魔法卫士的塑像上。

    这并非是这个时代的傀儡,而这个地下城是也并非是来自于这个纪年,如非是她拿出了同样来自于古老年代的“命运轮刻”的镜子作为交换,的确也没有资格以人类的身份去触摸这份未知。

    紫色吊坠从米塔莉亚白色的衬衣上裹带下轻垂下来,失去了镜子的紫穗像是时间的指针一般在轻晃。

    魔法的盏灯散发着幽光,渐渐照亮的黑色的大理石的石面下奇妙的钻出来一个精灵。

    迎接者的确是用力敲打着石面,推开隐藏在大理石下巨大的石门,然而在石门内的居所,却是灾难后倒塌的神殿隔开的安全锁。

    被坍塌的木梁铺垫出来的横亘上如今也被精灵摆满了书籍和卷轴,干涸的喷泉池的喷头被平稳的架上了一整块用丝绸布包裹的木板,被精灵当作了书桌和床。

    书桌上两份的收录,上面的确书写是同一份秘密,而这也是秘法者的另一份工作。

    用红色书衣包裹的是它们的解释和抄录,而用白色书衣包裹的便是真正的古籍。

    “我不清楚堕落教会是如何教导你们了解秘密和掌握秘密,然而在我们的秘法师学会,身为秘法学徒,你们学习秘法的方法,去守护秘密的第一步就是学会如何整理书籍和将贵重的收录单独挑选出来进行归类!”

    在人类已知的领地上,少见的精灵秘法师对于时间的渴求其实也已经到了苛求的地步,自然,她对于一个自己将要浪费时间教导的新晋的秘法学徒的当然不会存在太大的好感。

    女人很急躁的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精美清单丢给了米塔莉娅,便轻轻吟唱了一小段咒语,而之后也没有去吩咐米塔莉娅应该去干些什么?

    魔法的盏灯倏然熄灭,可怜的少女忽然双眼一黑,头脑昏昏的委靡在冰凉的地上。

    在短暂的黑暗中,她竟然能够奇妙感受到身边的空间再变换。

    这不是魔法,应该藉由机械与齿轮的移动,所造就的移动。

    就像是小巧的配重投石机一般,并没有太多的奥秘,却能在刹那产生比任何复杂的魔法咒语都要黯然失色的破坏力。

    习惯和技巧,这是不同于秘密却也需要和秘密一样需要整理的理论。

    等到米塔莉亚稍微想清楚了机械的科学与秘法之间的关联,她也再次见到了路面尽头的亮光。

    长长的甬道,就像是自己刚刚进入遗迹所走过的那段人工挖掘出来只够一人弯腰走过一般,而在长路的尽头,另一个秘法学徒目瞪口呆的看着凭空出现的米塔莉娅。

    “你怎么会到这里?”

    作为秘法学徒的男孩的确也是有着自己的工作,他双手捧着一根大大的牛油蜡烛,腋下还夹着一份用牛皮包裹的小册子!

    坐在地上的米塔莉亚双手一摊,摆着脑袋打量着男孩,

    “我遵从导师的意见被送到这里,一个有着长长耳朵,脾气又不怎么好的导师!”

    “伊德丽尔?”

    男孩很快明白了那个风闻不太好的导师,他果然是装作一副凶巴巴的样子瞧了米塔莉娅一眼,当作新人的面就把那个精灵的口气学的十足!

    “在我们的秘法师协会,像你这样愚蠢的秘法师学徒怎么能搞得清楚火焰与箭尖的区别。

    自然,弓箭射出来的箭要比你酝酿一个火焰的术式要快得多!

    我教过了两百年的人类,是理所当然没见过比你还蠢的家伙,有着这么厚实的体格,竟然会能剩下脑袋来学习秘法?

    万能的造物主啊,他自然会做出最公平的裁决!

    看看你的两边,这都是我们需要整理的古籍,如果你能从这些书籍里面将关于人类的箭术技巧挑出来看完的话,然后接下来肯定是精灵的箭术技巧!当你知道精灵的箭术技巧该如何的话,你就应该找个树林子去练习一下打猎?

    看你一脸愚蠢的样子,我真的有点不耐烦了!

    你想问我秘法该如何学习?

    嗯......!

    如果肯迪那个小子愿意教你点东西的话,我自然就会来指点你几句!”

    男孩摇头晃脑的模仿的煞有其事,似乎他也是受不了那个珍惜时间的精灵的毒舌。

    “于是呢?肯迪是谁?”

    米塔莉亚小心翼翼的从甬道中站了起来,她顾不上已经压出褶皱的连衣裙,艰难的扶着的两边书架中被摆放的紧紧的牛皮书本,抬头仔细打量了下那个陌生男孩的手心。

    这个世界唯一的亮光只剩下男孩手上的牛油蜡烛,

    所以她应当要小心,小心不要把黑暗撞踏!

    “肯迪是我们第三道保护锁的学者,也是伊德丽尔最早的秘法学徒,不过他的年纪比我们加起来都要大!”

    男孩拿着蜡烛,示意着米塔莉娅跟在他的身后,理所当然这座迷宫的奥妙,也只有这里生活了许久的秘法学徒才能懂得其中的诀窍。

    “他怎么没成为秘法师?”

    米塔莉娅当然不会觉得的秘法会有多么的困难,无论是感知,还是技巧,无论是魔法的隐现,还是冰与火的汇融,可是肯特的确是没有学会秘法,因为他学会了关于精灵的其他一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