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50 围剿三爷,把人照顾到床上(2更)
    乔望北一说此刻就要去找傅沉,乔西延倒是有点犹豫。y。Z5。a.COM

    他也恨不能抽死那丫的,可他爸这脾气,这样冲过去,傅沉是讨不了半点好处的。

    “你还愣着干嘛?开车啊。”乔望北忽然想到了什么,又冲回屋里,拾掇了放在桌上的刻刀。

    乔西延急忙冲进去,“爸,您冷静点。”

    “你让我冷静什么……”乔望北收拾着东西,“我只要一想到这些日子,他陪着我,全部都是为了拐走你妹妹,我就冷静不下来。”

    “这是怎么了?”老太太一脸懵。

    “这是要出门?不吃早饭?”傅老看着乔望北神色冷肃,也是诧异。

    乔望北此刻也顾不得许多,拾掇了东西就往外面跑。

    乔西延愣了下,“傅爷爷,傅奶奶,那个……”

    此刻喊傅沉三爷,他都叫不出口了,这特么都变成自己妹夫了,还怎么喊三爷啊。

    “傅沉和晚晚在一起了,我爸要去他那边找晚晚……”

    “乔西延!”乔望北人已经到了外面,看到乔西延没出来,还吼了一嗓子。

    乔西延急忙追出去。

    留下傅家二老风中凌乱……

    老太太手中正拿着筷子,“老头子,西延刚才说了什么?我是不是有点耳背。”

    “他说老三和晚晚在一起了。”傅老活了这把岁数,第一次觉得有点惊悚。

    “忠伯,你听清了吗?”老太太捏紧筷子,还是觉得难以置信,僵硬的扭着脖子。

    忠伯方才回过神,“乔少爷说三爷和宋小姐好上了……”

    此刻外面已经传来车子引擎发动的声音。

    傅老一拍大腿,“坏事了!这混小子,怎么和晚晚就……”

    “这其实……”老太太反而一乐,“其实也不错啊,晚晚兜兜转转还是我们家的媳妇儿,你也知道我一直都喜欢她。”

    “忠伯,去楼上把我的戒尺拿来。”

    “老爷子?”忠伯脸色发青,“戒尺?”

    “快点!让人备车,立刻去老三那儿!”

    “老傅,你这是干嘛啊!”老太太一看要拿戒尺,就知道是要上家法了,“晚晚不好吗?两人虽然辈分年纪差的有点多,但也不是不能在一块儿的。”

    “这当年老三出国,我说要给你带个洋媳妇儿回来怎么办?你说他喜欢就好!”

    “你不是也很喜欢晚晚?现在要拿戒尺做什么?”

    “你……”傅老气得咬牙,“西延方才不是去学校接晚晚吗?人没接到,现在这个点,乔家父子冲到老三那儿,八成这两人还在一起,这是在一块儿过夜了啊。”

    “你觉得乔家人会怎么想?晚晚毕竟是女孩,这两人藏着掖着,连我们都瞒着。”

    “望北有个急脾气,老三把人家外甥女拐到床上,会给他好脸色,连刀子都带去了!”

    “老三这次要是不脱层皮,怕是难逃一劫。”

    老太太方才光顾着高兴了,压根把这件事给忘了,“那现在……”

    “还能怎么办,赶紧过去看看啊!”

    “要不要给老三打个电话啊?”老太太一想到自己儿子会被打,心里着急啊。

    “他今天在劫难逃,你现在通知他,他还能带着晚晚跑了?横竖都是一死,这小子也是胆大!居然瞒了我们这么久!”

    忠伯已经去楼上取了戒尺,傅老手持戒尺就往外冲。

    “老傅啊!”老太太急得直拍大腿,赶紧追出去,“那你带这东西干嘛啊,乔家人要是上手,难不成你还想帮着一起揍儿子啊。”

    “瞧你说的这话,待会儿我要是不上手,乔家人要是揍他,只会打得更狠,倒不如我先来。”

    “最起码还能留着那小子一条狗命!”

    “这混账东西,怎么能一直瞒着我们。”

    ……

    此刻傅家二老已经上了车,老太太咬着唇,催着司机赶紧追上乔家的车,“其实他俩关系有点尴尬,许是还没想好如何和我们开口吧。”

    “这都在一起过夜,他俩交往能是一天两天的?”

    “我生日之前,不少人来打听晚晚的情况,那小子当时直接甩脸子跑了,现在看来,那是醋大了,又不好发作!”

    老太太此刻也逐渐冷静下来,“老三去年信誓旦旦和我说,今年会给我带媳妇儿回来,难不成那时候这两人就……”

    傅老没作声。

    冰山露出一角,许多事就藏不住了,都是有迹可循的。

    很多事都均看出点苗头,只是大家没敢往那方面想罢了。

    傅老捏紧手中的戒尺,“这小子,真是……”

    “我们能想到这层,乔家肯定也能想到,那时候晚晚才上高三,他就把人小姑娘,这……”

    老太太也能理解乔家人为何如此暴躁。

    他们把小姑娘托付给自己儿子照顾,那是长辈之间的交托,这小子却把人照顾到床上去了?

    这不是找打嘛!

    “这晚晚虽然成年了,但是在长辈心里还是个孩子,这件事要是换做傅妧,我也能打断那小子狗腿。”傅老就一个闺女,当年傅妧带沈侗文回来见家长,他都觉得不爽。

    “乔家父子又都是暴脾气的,老三……”老太太急不可耐,“再开得快点啊,赶紧的。”

    “老太太,已经很快了,乔少爷的车子就在我们前面,您别急。”司机指着前方。

    这会儿正好是上班高峰期,京城道路很拥堵,车子走走停停,这乔少爷的车子是很好,但是在京城,飙不出速度啊。

    “他们之间……”老太太此刻逐渐冷静下来,“这事儿知道的人应该不多吧?”

    “林白,斯年,和寒川肯定知道,整天和老三在一起,他们肯定清楚!”傅老毕竟是老狐狸,许多事一点就透。

    “当初你想给林白介绍对象,晚晚到我们家的时候,他爸还说要不要让晚晚和他处处,那小子当时一副活见鬼的样子,现在看来……呵!”

    “这两人可真是会演戏,在我们面前装得滴水不漏。”

    老太太叹了口气,“不是他俩会装,是我们根本没往那方面想,老三怎么说都是她叔啊……”

    “你说这事儿要是被老二一家知道?”

    “这以后家里一块吃饭什么的,多尴尬啊。”

    傅老轻笑,“刚才你不是挺高兴的,现在觉得尴尬了?”

    “刚才我不是没想到这层嘛。”老太太长舒一口浊气,“待会儿你要是冲在乔家面前教训那小子,下手可得轻点儿,好歹是你儿子。”

    “这是肯定的。”傅老摩挲着手中的戒尺,“我争取……”

    “留他一条小命。”

    另一辆车里

    乔西延一直在观察父亲的神色,此时恰好是京城早高峰,车速提不起来,只能走走停停。

    此时前面有一个路段全线堵车,乔西延摸了摸口袋里的手机。

    “西延,你干嘛呢?”乔望北此时完全是盛怒到了极点,整个人反而冷静下来,精细得擦拭着手中的刻刀。

    就好像将军在磨刀,即将奔赴战场般。

    “我想查一下,哪个路段不堵车。”乔西延是想着早点通知宋风晚,也好让她有点准备。

    今天傅沉就是被他父亲打死,他都不同情,但宋风晚是他妹妹啊。

    “不用查,慢慢走。”乔望北只要想到,傅沉这段日子对自己的讨好和照顾,完全都是有私心的,心潮难平,“他们应该不会挑着这个点出门。”

    乔西延早7点给宋风晚送早点和解酒药,就是为了避开早高峰,而傅沉定在9点送她回学校,同样是为了避开堵车高峰期。

    这时间点,恰好就完全卡在了一起。

    “爸,晚晚谈恋爱其实很正常。”

    “你觉得他俩是最近才在一起?”乔望北也不是傻子,都发展到这一步了,“估计去年就在一块儿了。”

    “那时候她还是高中生,你说这傅沉……”

    “怎么就能对一孩子下手呢?还是个没成年的学生?他对你姑姑那么好,也是怀着目的的。”

    “这糟小子坏得很!”

    乔西延没作声,也只能感慨这两人胆子太大,一想到他还是傅聿修的三叔,这以后两人关系彻底曝光,指不定会惹出什么轩然大波。

    彼时的云锦首府

    宋风晚陪着傅沉抄完佛经,两人正对面坐着吃早餐。

    “中午我陪舅舅和表哥吃了饭,下午我们去看电影吧。”宋风晚已经开始计划着两人约会的事了。

    “还有什么计划?”傅沉看着她,笑得宠溺。

    “在一起吃个饭啊,我们好久没单独吃饭了。”

    “嗯。”

    ……

    这两人在悠哉的吃早餐,压根不知胡心悦和苗雅亭都要急死了,宋风晚电话打不通,傅沉是电话能拨通,却一直无人接听。

    说起来,傅沉以前一直用着老年机,为了和宋风晚用情侣机才换了手机,他对手机不依赖,平素联系胡心悦,也都是为了宋风晚,此时她就在自己面前,自然不会太关注信息。

    手机丢在小书房充电就没带出来。

    胡心悦都要急死了,这两人到底在干嘛啊,关键时候都联系不到人。

    吃了早餐,错开了早高峰,傅沉才起身,准备去拿手机车钥匙,“收拾一下吧,送你回去。”

    “我上楼拿个手机,回学校还得换身衣服,昨天喝了酒,身上还有味儿。”

    此时冬日暖阳升起,京城空气不大好,空气有雾色,万物昏沉,宋风晚从口袋摸出口罩,刚准备戴上……

    傅沉倾身过来,噙着那一张一合的小嘴。

    “三哥……”年叔还在不远处,宋风晚伸手推了推他。

    “就亲一下。”傅沉扶着她的后颈,这一旦亲上了,哪儿还有什么一下两下的问题,完全丢了分寸,只能将她抱得更紧。

    两人压根没注意外面传来车声,知道傅心汉从屋里冲出去,对着外面就是一顿狗吠,“汪汪汪——”这才唤回两人的意识。

    “傅心汉它怎么……”宋风晚扭头看向门口。

    乔望北、乔西延已经到了门口,紧跟着是傅家二老……

    此时他俩还抱在一起,恍惚间,宋风晚只觉得身心剧震,大脑一片空白。

    顿觉眼前一黑,傅沉也注意到了外面的人,同样诧异,他知道纸永远包不住火,只是没想到会以这样的形式被发现,与自己父母对视一眼,老太太伸手捂住脸,这心底说不出什么滋味。

    他和宋风晚还在亲热,这四个人冲过来,分明是来“捉奸”的。

    “舅舅、表哥……”宋风晚哑着嗓子,声音发颤。

    没人应她,她后背僵直,魂不附体。

    “你们在干嘛?”乔望北压着声音,死死盯着傅沉,这知道是一回事,但看到两人这般亲热在一起,又是一道惊雷。

    他浑身紧绷,胸腔震动,瘦削冷厉的脸气得白中带青,很是吓人。

    ------题外话------

    晴天一声雷……

    三爷要被劈“死”了,哈哈

    三爷……

    为毛那么多人想看三爷被家法?你们对三爷是真爱吗?【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