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把六十八章:死前放放风
    这世间,人朝窜转,岁月浮沉,许多事情一眼望不到头,等你一眼望到头的时候,已经为时过晚。银子五A网 小说最新最快

    在往后的近三十年时光中,苏幕想,若是时光能倒流,她这辈子,定然不愿认识陆琛这号人物。

    这夜间,总统府的的日子看了出来,陆翎说;“下月12号是个好日子。”

    而陆琛,拧紧的眉头无疑不再是告诉众人,他不满这个时间,之所以不满,无非是因为等太久,从一月十九号,到二月十二号近乎一月时间。

    何澜此时在一旁规劝;“总统府的婚礼,你娶的又是市长的女儿,若是草草办了,你是想外人说慕慕还是想外人说我们陆家?”

    在父母的极力要求下,陆琛不得不点头应允。

    日子送到苏军手上时,这个选择在正常上偏出一隅之地的男人捂着脸面异常难受。

    那悲戚的情绪从周身散发开来。

    在这个难点,人们的思想尚未开发到可以接受婚前性行为的地步,陆琛与苏幕生米已经煮成熟饭,在来是天家,他有何可以拒绝的理由?

    似乎没有。

    若是旁人,权势压得住。

    可对于陆家来说,整个国都是他们的。

    任何人在她们面前都要俯首称臣。

    他为人谦恭厚道,非高粱轻薄仕宦之流。

    妄以为自己可以在这场政治的洪流中独善其身,却不想,他偏出了一隅之地,结果是,他的女儿整个都陷进去了。

    苏钦回来,见自家父亲坐在屋檐下抽烟,那满身的孤寂与悲沧丝毫未掩饰。

    中华历代文化几千年,人人都知晓皇亲国戚不好做。

    而此时,她们却走上了这条道路。

    苏钦放下手中军装,踏在一旁屋檐下的石凳上,撑着手,同自家父亲比肩坐在屋檐下。

    他伸手,朝苏军开口道;“老苏,给我一支烟。”

    后者白眼都没有赏给他,一包烟扔过来。

    苏军接过,拢手点烟。

    这父子二人都是人中之龙,一人身穿得体的西装,一人穿着军绿色的军装,比肩坐在无言下,吹着这一月的寒风,拢手点烟。

    那模样,也着实是让路过之人不免多看了两眼。

    邻里之间见了,摇下车窗笑问道;“苏市长,你们跟苏钦这是进不了门了?”

    “家里婆娘太厉害了,”苏军抽了口烟,漫不经心开口,那人坐在车里哈哈大笑,笑了一阵儿才驱车离去。

    “爸、冷不?”苏军问。

    “冷你就进去,别再我这儿碍眼,”苏军开口,轻嗤了人一声。

    此时的他,是恨不得能捏死苏钦的。

    一个哥哥,护不了妹妹。

    不打死难道留着过节吗?

    苏钦吸了口烟,为自己这几日受到的不平开始伸冤;“那晚陆颖跟陆琛绝对是达成了共识,把我和慕慕都灌醉了,这兄妹两就是个乌漆嘛黑的蜂窝煤。”

    苏军闻言,一脚踹过去,冷怒开口;“知道人家是个乌漆嘛黑的蜂窝煤你不知道带着妹妹离他们远点?你脑子被猪拱了?”

    他是气的,儿子儿子是个蠢得,女儿女儿也是个蠢得。

    这二人在陆家兄妹两面前,那就是开胃菜。

    兴许连开胃菜都不够。

    北风呼啸,吹的树上零零散散的树叶哗哗作响,苏钦坐在门口。满身寒凉却不无所动弹。

    一根烟结束,在来第二根。

    直至第三根燃起,他话语沉浸开口;“我不想慕慕嫁给陆琛。”

    “权力之巅的人看起来光鲜亮丽,但谁知晓她们手中到底沾染了多少人的鲜血,身处在最高位的人,哪个不是心狠手辣?慕慕嫁给陆琛,不会幸福。”

    他吸了口烟,眯着眼看着远方。

    紧眯的眸子中,看着远方,有一种智者的超脱。

    这是苏军,他平常不喜同儿女们将政场上的心狠手辣与血腥事迹,但此时,他似乎在为自己以往做过的事情赎罪。

    如果从小他就给女儿灌输政场上的毒辣,那么成年后,她是否会对那个地方敬而远之?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会一头扎进去?

    思及此,苏军叹息了声,有些苍凉悲哀。

    “陆琛是爱慕慕的,”苏钦此时,及其小声的未陆琛做了句辩解。

    得来的却是自家父亲的一声轻嘲。

    “情情爱爱终究比不过权力地位,苏钦你要知道,帝王,只需要臣服者,不需要其他。”

    寒风岁月中的风总是呼啸的令人感到心寒。

    傍晚时分,苏幕从外面回来,见自家父兄二人坐在门口,满地烟头,心有疑惑。

    但却未曾询问,而是走过去,跟她们一起,排排坐。

    苏军见此,笑了。

    伸手将苏幕揽到胸前;“我的慕慕,你怎就如此单纯的可爱。”

    苏幕觉得,这话,兴许是夸奖。

    而苏钦听这话,却有些不是滋味。

    她这种单纯还能维持多久?

    一旦踏入了漩涡中,有几个人能依旧单纯的?

    “g市那边去收个尾,顺带出去旅个游,”苏军温和的话语同苏幕开口。

    后者稍有诧异;“不应该在家待嫁?”

    “结了婚有的是时间在家,现在是一个人,能玩就玩儿,”苏军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那满是宠溺的话语都快溢出来了。

    次日,苏幕南下,回了g市,将工作上的事情收尾,陆琛那日,打电话给苏幕,想带她去试婚纱,电话过去才发现,人已经在g市了。

    难免话语有些冷凉。

    询问她何时回来,苏幕道了句;“十号。”

    她们十二号结婚,她十号回来?

    饶是换成谁都会有些情绪的。

    陆琛想,他的哈脾气也不是时时都好的。

    “不应该是待嫁闺中?你还出去瞎跑什么?”他问,话语冷飕飕的。

    “马上就要踏入婚姻的坟墓了,你还不许我死前放放风?”

    “你能不能说点吉利话?”倘若说此前陆琛只是不悦,那此时是彻底的不高兴了。

    他对这场婚姻充满向往之情,更是满心欢喜想要给她一个铭记一生的婚礼,而苏幕,却在想着这是坟墓,踏入婚姻就好似要了她的命似的。

    如此一来,陆琛若是能高兴,今儿这天只怕都该黑了。

    被他这么一凶,苏幕在那侧嘀咕了那句,但也只敢嘀咕而已。

    随后,陆琛稳了稳性子开口规劝道;“待两日便回来,婚纱什么的都得你回来试才行,我又不能代劳,屋子里的摆设装修不都得你来挑选?我若是挑选的你不喜欢,回头又要折腾一回,你说是不是?”

    “慕慕、、、、、、”陆琛开口,话语正在唇瓣盘旋,只听苏幕道了句;“住公寓行不行?”

    “什么?”陆琛尚有些未曾反应古来。

    “住公寓,”苏幕再说。

    这是苏军给的提议,且提议时,他将所有的好与不好都明了了一番,苏幕觉得可行,便就着这个关节眼儿同陆琛开了口。

    而后者,显然是有片刻呆愣。

    这新媳妇儿还没进门,就想着要分居了?

    在她们那个年代,纯属是不多见。

    一时间,陆琛也有些呆愣了。

    思忖了半天,没思忖出个所以然来。

    而后问道;“为何?”

    “同父母住在一起,肯定是有诸多不便的,我性子跳脱,回头住在一起矛盾丛生,该怨谁?”

    这是一句及其敷衍的理由,陆琛不会听不出来。

    他思忖着此事的可行度,最终却用这件事情同苏幕谈起了条件,用苏钦的话来说,这人就是吃蜂窝煤长大的,一水儿的坏心眼。

    “你这两天回来,我应允你的要求,”他话语温温,没有其他情绪。

    苏幕想了想,有些不愿。

    记着苏军的教导,而后开口道;“随你吧!”

    说完,撩了电话。

    且陆琛再打,无人接听。

    隔着上千公里,陆琛即便是心有千千结,也不可能将人抓回来审查不是?

    只能拿着电话干瞪眼,干生气。

    他固然不信这是苏幕自己想出来的馊主意。

    要么是苏钦,要么是苏军。

    可为何,实在是想不通,就单单的是因为苏幕性子跳脱?

    他怕不是的。

    于是乎,这日的检察院办公室,同事们只见这陆琛满面阴寒,拿着手机坐在原地,半晌都无言无语。

    也不敢近身去招惹他。

    最终,在苏幕的冷战当中,陆琛应允了苏幕这个要求。

    只是夜间回家同何澜说这话时,对方明显是不高兴了。

    话语冷冷;“怎么?这还没结婚呢?你就嫌我烦了?”

    “想什么呢您?”他端起杯子喝了口水,继而在道;“谁不想享受享受二人世界?”

    这是一个大众都如此说的话语,但偏生又让人无法拒绝。

    何澜只好应允。

    只是这几天,少不了她忙碌的。

    陆琛提议搬到公寓,那公寓里作为新房是否应该翻新翻新?

    她带着一干佣人成天在他公寓进进出出,也是忙的不可开交。

    一月底,苏幕将g市工作交接完,跟同事们吃了顿饭,便开始往周边城市浪荡,此行,陶佳不再,仅她一人。

    这年一月,苏军将名下一处产业干过给苏幕。

    这是一处进出口行业,在当年,这个行业火爆的很,苏军在这家公司持有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创办人是他的同学,他投资入股。

    而苏幕,在此之前都不知道苏军原来还有别的产业。

    知晓时,显然是骇了一跳。

    而苏钦呢!显然是知晓的。

    这种知晓是一早就只晓得。

    苏慕二月五号回到首都,而后回到学校处理了些许剩余的事情,整个人算是待嫁闺中的姿态。

    整个首都的风暴就此平底掀起。

    苏慕与陆琛好事将近的消息在整个首都无形之中散播开来,他们当事二人在因为婚礼的事情忙碌着,而首都的平地之风刮的迅猛。

    更甚是有些骇人。

    这年,首都政场尚且还在完善当中。

    如同苏军所言,这首都啊!

    多的是人不希望苏幕与陆琛走到一起去。

    竟然有不想之人,必定有付出行动之人。

    首都的暗潮汹涌平地升起。

    是如此的快速而又不给人任何喘息的机会。

    这日,苏幕从外面与好友闲逛回来,却险些被人掳走,若非她激灵,只怕此时已经惨遭毒手。

    首都大型商场,苏幕被四五名黑衣人拦住了去路。

    她面色平静望着眼前众人,稍有些疑惑,但也算是较为镇定。

    “什么人?”她尚且不觉得苏家与陆家会派人出来保护她。

    “请苏小姐走一趟。”

    对方尚且还在客气。

    “我若是拒绝呢?”她问,话语冷厉。

    “那只能说声不客气了,”那人一招手,身后几人迈步过来欲要伸手抓苏幕,她面色冷了冷,望着眼前人,一颗心急速跳动,但不得不说,心理素质是极佳的。

    “商场人来人往,你们把我带着,是不想活着出去?”她反问,冷笑出声。

    睥睨的眸子就这么直勾勾的望着他们,颇有些苏军在政场中的风范。

    周遭,有人往卫生间这方而来,苏幕趁着对方用怪异的眸子看着他们时,转身,往消防通道开始狂奔,下楼,推开六楼消防通道厚重的门,跑进了商场。

    苏幕别的本事没有,长跑的本事这些年在卫丽的逼迫下已经练出来的。

    她一边跑,且还一边喊着耍流氓非礼。

    一时间,众人纷纷朝他们投来诧异的目光,这一举动,自然是吸引了商场保安。

    苏幕在首都生活二十年,从未享受过如此“待遇”,而今日,在商场狂奔,不免让她怀疑人生。

    陆琛接到电话时,心都是颤的。

    他虽身为总统府太子爷,但出门,从未有过多随从,只因觉得,身在首都,对方即便是在怎么猖狂也不可能在首都动手,而此时,显然是他疏忽了。

    接到苏幕电话,带了几十名警卫出动,不免惊动了陆翎。

    他到时,苏幕依旧是在商场里面跟人耗着。

    她承认自己武力不行,但最起码还有保命的特长。

    直至见了陆琛,才觉得整个人腿脚发软,连站住,都稍有些困难。

    陆琛伸手接住扑过来的苏幕,后者满面冷汗趴在他胸前,气喘吁吁的模样就好似经历过九死一生。

    “认不认识她们?”陆琛话,话语沉静。

    苏幕喘息着,狠狠摇头。

    陆琛紧抿唇,未在言语伸手将苏幕往胸前带了带。

    “没事儿,不怕,”这不怕,不晓得是宽慰自己的还是宽慰苏幕的。

    这日的首都,注定是个阴云密布的天,陆琛也好,苏军也罢,都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

    对方既然如此猖狂,必定是会露出蛛丝马迹的。

    夜间,陆琛将苏幕送回苏家,陪着她吃完饭,同卫丽言语了两句便出门了。

    而同行的,除了苏钦还有苏军。

    首都的天,时黑时白。

    在尚未触及自身利益时,大家都是一副恭敬友爱的面向,可一旦触及利益,他们便会露出坚硬的獠牙,恨不得将你撕咬成碎片。

    让你血流而亡亦或是死无葬身之地。

    苏军说,后悔这些年未曾同苏幕说起首都这阴暗的局势。

    从而让她有了想嫁给陆琛的念头。

    可若是从一开始,她知晓呢?

    会如何?

    首都的天,或许因苏幕与陆琛的婚姻,而稍有改变。

    一汪泉水平又平,飞鸟略过惊波起。

    而陆琛与苏幕便是这飞鸟。

    苏家别墅,卫丽全程陪在苏幕身旁,怕她因白日的事情稍有惊吓,而显然,她想多了,她回家确实是呆愣了些许时候,吃了饭,坐了会儿,而后又拿着碗去喂外面的猫猫狗狗。

    而这日,让苏幕觉得万分诧异的,是卫丽这个素来不喜欢这些长毛动物的人,今日竟然出奇的跟她一起了。

    怪、怪、怪、实在是怪。

    “慕慕,”夜幕下,寒风平地起。

    卫丽站在身后看着一圈猫猫狗狗围着她,话语温温响起。

    苏幕“恩”了一声,仰头望了眼卫丽。

    后者问道;“如果嫁给陆琛,他带给你的都是惊涛骇浪你还会嫁给他吗?”

    在今日之前,她是支持陆琛的。

    他优秀,有主见,有手段,在未来不久的一顿时间,他会是国家领导人。

    会是这个国家的掌舵者。

    “嫁便是嫁了,哪有那么多如果?”她漫不经心回答,伸手将半长的头发撩至耳后。

    在笑道;“你不是经常告诉我,人生买有爬不过的山?”

    她始终都是如此艰辛的。

    “陆琛会为我遮风挡雨的,”她在说,这话、却是异常坚信与肯定。

    即便是知晓陆琛对段家的手段之后,她也依旧如此相信。

    她身在这个圈子里,不可能完完全全不知晓这个圈子里的险恶。

    可险恶如何?

    陆琛会为她遮风挡雨的。

    可多年之后,她才明白,能为你遮风挡雨的人也能让你不见天日。

    彼时知晓,已经为时过晚。

    这夜间,暗夜来临的太过迅猛,首都暗处,正在进行一场看不见的厮杀。

    苏钦与陆琛带头行动,而苏军全程指挥。

    在这个分别两派的地方,总会有人流血牺牲。

    次日,首都报纸爆出新闻,昨夜,首都某某官员因酒后驾驶与一辆大卡车相撞,车内三人当场死亡,这三人,包括他的妻儿。

    这是一场简单的车祸吗?

    有人觉得是,有人觉得不是。

    这场车祸一出来,整个首都都静默了。

    首都的权贵都缩起了脑袋,无人在敢去触霉头。

    一人行动,全家付出代价。

    这是一场裸的杀鸡儆猴。

    这日清晨,苏幕拿着报纸在餐厅里随意翻阅着,眼前的一碗清粥过去半刻钟了,依然还在。

    反倒是手中的报纸被她翻了又翻。

    似是有些意犹未尽的意思。

    片刻,苏钦穿着衣服从楼上下来,拉开椅子坐在苏幕对面,她望了眼苏钦,而后道;“你跟爸爸昨晚都不在家。”

    苏钦喝了口豆浆,含糊不清到;“不在家我今晨怎么可能出现在你跟前。”

    这话,有些鄙视。

    苏幕伸手,将手中报纸推过去,而后伸出食指在报纸大版面图上点了点,那意思,明显是让苏钦看看新闻。

    这明晃晃的“出车祸”的新闻。

    苏钦端着豆浆的手微微紧了紧。

    望向苏幕道;“出车祸?”

    苏幕的目光稍稍紧了紧,本是平淡的唇角逐渐抿了抿。

    “我不傻,”她沉声开口,望着苏钦。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有些人时辰到了,也就差不多了,”他坚决不说此是与他有关。

    甚至是在苏幕已经开始怀疑时打起了马虎眼。

    政场险恶,何必让一个即将迈入婚姻殿堂的女孩子知晓呢?

    那血腥的东西,可不见得怎么好。

    这顿早餐,苏幕吃的索然无味,苏钦不说,她心中有所想,但也没在过多询问。

    知晓多问无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