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75章 想要你死的人真多
    “你、我~”断一条手臂?

    陈涛明显怕了,他怕疼、他不是废龙那种狠人,忍不了那种痛。

    但是、林羽的眼神让他更加害怕,不用怀疑、如果此刻他敢说一个不字,就不是断臂这么简单了。

    “好~这位兄弟,你的棍子借我用一下~”陈涛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提着电棍的酒吧保安。

    保安也不多说,走过去将棍子递到陈涛手中。

    “啊~”陈涛一咬牙,将手臂垫在桌子上、一棍子干了下去。

    杀猪般的惨叫声响起。

    但是~

    手臂没断!

    “我去~”王仁猛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特么是猴子请来的逗比么?

    这种事情,越怕疼就越受罪。

    “啧啧、我说陈大少,你用点力、嘎嘣利落脆,像你这样、完全是在自虐啊!”

    “喝啊!”陈涛一咬牙,全力一棍~

    “啊~”

    这次断了……

    扔下棍子,畏畏缩缩的看了林羽一眼,见林羽没有再看他、才松了一口气,然后转身离开了。

    诸事了了,激荡的音乐重新响起,不过酒吧里的气氛却再也回不到之前的热烈了。

    陈家大少跪了,废龙也废了,妖精姐也成了别人的妖精姐了,很多宾客带着遗憾和失望悄悄的离开了酒吧。

    “喝你一杯酒、替你挡一场灾,你说我是不是天生欠你的?”芳华美酒喝完,林羽缓缓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很是无奈的看了“苏妲己”一眼。

    妖精姐的情绪明显有些低落,美眸中含着心事。

    “你这人,真会强词夺理、明明是你招惹的是非,却来怪我。”“苏妲己”的眼中多了一丝笑意。

    “是吗?”林羽不置可否的一笑,“算了,喝了你的酒,算我欠你一个人情,晚点你可以来找我!”

    “林羽,你啥意思?”身旁的云浅雪不干了。

    晚点来找他?

    这都几点了,再晚点?孤男寡女的、想干什么?

    “我警告你,不许做对不起我姐……我的事儿!”

    林羽淡然一笑,根本不解释。

    气的云浅雪直跺脚。

    狐狸姐嘴角泛起一丝笑容,媚眼一挑林羽:“好啊,你在家洗白白了等我!”

    “哼!”云浅雪冷哼一声,下定决心、今晚上一定要把渣渣姐夫给看好了,绝对不能让他给狐狸精偷了。

    “对了,林羽、龙湖山庄的那位、不是一般人,你还是小心为妙。”狐狸姐语气忽然变得有些凝重。

    林羽浑不在意的说道:“多谢提醒!”

    “走了,该回家了!”扫了一眼冷清的浪里催酒吧,气氛没了、也没有再玩下去的兴致了。

    一行四人离开酒吧之后,狐狸姐也悄然离开了自己的吧台。

    酒吧后台包房内,聂冲一脸担忧的站在狐狸姐面前。

    “妲己、这龙湖山庄不好惹,你还是赶紧离开临海吧。”聂冲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惧怕。

    狐狸姐没有正面回应,只是看着他:“聂冲,你跟了我有三年了吧?”

    “是的,有三年了。要不是三年前你救了我、我可能早就死了。”聂冲一脸认真的说道。

    狐狸姐叹息了一声:“其实,我不叫苏妲己。”

    聂冲点了点头:“我知道!”

    苏妲己和狐狸姐一样,只是这个神秘女人的外号,但在聂冲眼里、她就是妲己。

    狐狸姐看看聂冲,轻声道:“你走吧,你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用在跟着我了!”

    “啊?”聂冲双眸满是失落的看着诸葛芸。

    沉默了两三秒之后,才微微点头道:“嗯,好吧,林公子很优秀,有他在、有我没我一个样。你自己多保重。”

    说完,拖着落寞的背影离开了。

    聂冲走后,狐狸姐缓缓摘下了脸上的银狐面具,露出了绝美倾世的容颜。

    “龙湖山庄,还真是阴魂不散呐!”

    ----

    出得酒吧,王仁猛和柳玉便离开了。林羽挽着小脸红扑扑的云浅雪走到了浪里催酒吧后面的停车场。

    狐狸姐的酒的确不错,一杯红尘下去、云浅雪已经是半醉半醒了。

    进入停车场,林羽忽然停下了脚步。

    “两位,等了这么久,累了吧,该出来了吧?”

    声音刚落,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分别出现在林羽的面前和背后。

    林羽当面一人,穿着黑色的中山装,冰冷的眸子宛如死神一般看着林羽、一双手藏在衣袖内、在暗夜的灯光映照下,显得阴森无比。而身后的那位却是一名穿着黑色西装,只有着二十七八岁的青年,气势同样不弱。

    “小孽种,没想到想你死的人还真不少啊!”中年男子嘴角勾起了一丝冷冽的笑容,很显然、他们不是一伙的。

    “小孽种?”林羽眼中闪过了一丝杀意,“你是谁?”

    中年男子咧开一口泛黄的大牙,阴森的说道:“索你命的人!”

    “哦?藏头露尾是吗?”林羽摇了摇头,“那么、你呢?”

    “小子,明人不做暗事,你敢亵渎我师姐、废了我师姐的亲弟弟,今天、我要就要替我师姐教训一下你,让你识敬畏!”西装青年一脸愤怒的说道。

    “哦,一个要杀我,一个要教训我、让我识敬畏?”林羽脸上多了一丝戏虐的笑容,“你师姐,落云仙子白素?”

    青年:“没错!”

    “什么?落云仙子白素!”中年男子脸上闪过了一丝惊骇,这小孽种,还真能惹事儿啊,连落云仙子那样的人物都惹上了。

    林羽嘿嘿一笑:“我还是那句话,让你师姐洗白白了来找我,把我服侍高兴了,或许我能饶过白少卿一码。”

    “你找死!”青年大怒,自家师姐何等人物,这小子竟然敢亵渎她~

    当下,一柄断剑从腰间抽出。

    “嗡~”

    人剑合一,一剑宛如虹袭般向林羽胸口刺了过来。

    “落云神剑诀、身剑合一?令狐斩!”中年男子瞪大了眼睛,这一剑、可是落云剑宗的看家绝学,这令狐斩的实力可比他强多了,化劲巅峰、接近于宗师的存在。

    “有点意思!”林羽嘴角一翘,就在中年男子惊愕的目光中他的右手闪电般探出,一把抓住了那银虹一般的剑气!

    “这、这~这怎么可能~”

    一瞬间,令狐斩的身形定格在了半空中,任是他如何努力、剑锋均不能前进一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