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章 打发时间
    露丝·吉伯特心情愉快的离开了酒店,她时间宝贵,能陪着女儿留宿一晚,已经是极限了!

    这次过来,收获是有的,除了文森之外,弗兰奇·斯派德是个意外之喜……她喜欢惊喜。wWW.yZ5a.cOm

    和女儿告别,露丝·吉伯特笑着坐进了黑色商务车,车子离开了酒店,朝机场行去。

    行至途中,车子停在了路口,一袭黑衣的劳伦,坐进了车里。

    她把手上的银白色盒子递给露丝·吉伯特,冷声道“最好不要耍花招,boss有任何闪失,你们都得死!”

    “知道了。小可爱!”露丝·吉伯特笑着,把盒子接过来,打开之后,她满意的又盖上,“你放心,他不会有事,我怎么会伤害自己的孩子!你可比西雅可爱的多了,竟然会威胁我这个老太婆,咯咯……”

    劳伦哼了一声,直接推门下车离开,她很讨厌这个老太婆,如果可以的话,肯定会在天台就把这老太婆给崩了,可惜……她想不明白,西雅为什么要选择合作。

    目送车子离开,劳伦掏出手机,西雅准时拨打了过来。

    “东西交给她了?”西雅问道。

    “嗯,”劳伦道,“希望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否则……”

    “我知道你的意思,放心吧!”西雅道,“boss不会有事,也不会对我们怎么样的。”

    “你有把握最好!”劳伦淡淡地说道,“我很满意现在的生活,已经没有什么激情陪你玩了!”

    “我想大家都一样!”

    “还有什么事?”劳伦问道。

    “一件小事,我需要你联系梅兰妮,让她帮忙在波士顿物色一个有实力的建筑公司,帮忙制定开发盖洛岛的计划。”西雅电话里道。

    “盖洛岛你都要插手?”劳伦不满道,“你觉得梅兰妮会相信我吗?”

    “她相信蕾娜的话,”西雅道,“我本来想给boss的私人团队打电话的,可惜按照规矩,他们只听boss一个人的。”

    “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劳伦无奈道,“不告诉我计划的话,我很难帮你……现在一切都违背我的意愿。”

    “时机还没到,”西雅顿了一下,“过几天,我会告诉你的!”

    劳伦沉默了一下,“这是最后一次了!我不能让你任性胡来。”

    “好!”西雅轻笑道,“看来,你是真的对老板充满好感。”

    “他值得我追随!”劳伦淡淡的说道,“如果你想背叛,我不介意杀了你……”

    “真是让人感动!”西雅轻笑一声,“放心吧!我不会给你杀我的机会!”

    手机挂断!

    欧洲,瑟琳娜的办公室。

    西雅放下手机,对瑟琳娜笑道,“我本来最担心她,毕竟以她的性格,很难有男人会被认可。”

    “boss虽然年轻,但自身的魅力可不少。”瑟琳娜道,“旁人眼中,花心是缺点,但对我们来说,反而是优点……像劳伦一样的可不止一位,不能厚此薄彼。”

    “最关键的还是年轻,”西雅叹道,“我们这些残花败柳,也早就过了谈情说爱的年龄。”

    “也不适合我们,”瑟琳娜笑了笑,“总之,你现在是在走钢丝,一个不好就会掉入万丈深渊。”

    “我明白的!”西雅道,“为了计划,哪怕被她们误解,被boss猜忌都没关系……一切为了未来!”

    “你心里有数就行!”

    ……

    人长久的处于黑暗的环境里,视力会受到影响,心理和精神上都会出现各种问题。

    孤独、恐惧、害怕、惶恐……随着时间的推移,会逐渐的侵蚀内心,进而影响身体的机能。

    文森并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但他感受到了无聊,内心的烦恼感也猛然增加。

    他已经摸清楚了这里的环境,三面都是实体墙壁,一面两层铁门,一层铁栅栏,一层铁门。

    左边墙壁靠着一张两米的床铺,被子床单都很齐全,床尾就是水龙头,在过去的墙角有马桶。

    没有衣服,没有灯光,就连洗漱用品都是发放一次性的……迄今为止,文森吃了三次饭,得到了一套洗漱用品,听了三次不同的脚步声,也出手了三次被强光照射眼睛三次,被抽了三次。

    这不是毫无意义的,至少文森知道了,出手的人是女性,三人身高相似,且有一定的伸手。

    他有怀疑过,是否是北极星的女人,但最终还是自我否决了!

    接收女派成员以来,文森自认对她们不错,何况劳伦和西雅一直在做洗脑工作。

    负责的说,文森可以被她们睡,不可能被她们抽打,还下手那么狠……完全不像女人。

    魔眼,只能是魔眼的女人!

    文森自我认定,毕竟是露丝·吉伯特把他弄晕的,十有是魔眼的人……

    就算答案是正确的,也无济于事,文森越发的苦恼,所以浑身憋闷的他在黑暗之中做运动。

    是真的在做运动,健身那种,千万不要误会,不要胡思乱想,毕竟温妮还没好呢,何况她恢复了清醒,就算文森想要,人也不让啊!

    “一百一!”

    “两百一!”

    “三百一!”

    “四呼百一!”

    五百个俯卧撑即将做完,也不知道是不是环境的影响,文森竟然感到了疲惫,这可真是有些不可置信,他一般做六百个才喘气的。

    “你在做什么?”温妮冷不丁的开口问道,语气很不客气。

    “俯卧撑,锻炼,健身!”

    “有什么用?”温妮嘲讽道,“上帝不会因为你一身肌肉而另眼相看,该打入冥界的不会去天堂。”

    “我不是为了取悦上帝,而是取悦自己。”文森道,“刺激身体能让我不会过于恐慌,还能打发时间,比坐等时间流逝更划算。”

    “瞎折腾!”温妮哼道。

    “别这么说,”文森道,“如果你感觉身体好一点了,我建议你也来运动,简单的舒展身体……”

    “流氓!”

    “黑暗之中,谁都看不见谁,我怎么流氓了,”文森无奈道,“再说,你的身体我又不……”

    “滚!”温妮恼羞成怒,都破音了,顺便还把枕头扔了过来。

    文森听声辨位,伸手一抓……直接抓空了,温妮根本就不知道文森在哪,只通过声音感知方位。

    文森无奈,在地上摸索片刻,这才抓住枕头,“能不能讲道理,不要在闹了?把枕头弄脏了,倒霉的是我们自己……”

    他说着,走到了床边。

    “你想做什么?”温妮全身卷着杯子,低声问道,声音里充满防备。

    “只是把枕头放好罢了,”文森无奈道,“我们用不用这么防备?就算以前不认识,现在总归认识了吧?更有了亲密的关系……能不能出去都不知道,或许我们会在这里囚禁一辈子呢?难道就一直这样下去?”

    温妮不吭声了!

    她才是最难接受的一个,之前崩溃过,又陷入迷茫和自我怀疑……之所以对文森冷嘲热讽,也只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反应罢了。

    被文森这么一说,她反而有些惆怅……文森说的太对了!

    没穿衣服又怎么样?反正文森也没有,两人还坦诚相待过,别说看不见,就算看见了又能怎样?

    文森没有在多说什么,直接在墙壁前做倒立,他知道温妮需要时间接受这一切,他不着急。

    总有一天,温妮会对自己敞开心扉,说出自己的身份和来历,到时候文森就知道,露丝·吉伯特算计自己的真实面目了!

    ……

    酒店里,蕾娜皱着眉头挂了电话。

    文森的失踪,让她惶恐不安,和劳伦一样,她也喜欢现在的生活,没有了黑暗杀戮,没有提心吊胆,日子过的平和安详。

    只是和劳伦不一样,她知道的很少,权限不足……只知道文森的消失,和女派成员们有关。

    这让她忧心忡忡,暗世界不缺野心家,女人更不缺胆识和算计,只是她真的不希望自己一方出问题,据她所知,北京哦行吧不少女人现在都得到了救赎。

    她们……难道想要破坏得来不易的生活吗?

    蕾娜心焦,却又毫无办法。

    唯一能指望的劳伦,却要让她假传文森的意思给梅兰妮打电话……难道劳伦也参与其中吗?

    “蕾娜?”阿佳丽斯叫道。

    “我在这里!”蕾娜整理表情,收起手机,走了出去。

    “快点,逛街时间到了,”阿佳丽斯眉开眼笑,“我联系了柳,她会和我们视频的,她的眼光不错……”

    蕾娜眉头一皱,继而跟着阿佳丽斯走出酒店。

    坐在车上,蕾娜一边应付阿佳丽斯一边给梅兰妮发短信,不管怎么样,劳伦的命令她无法拒绝。

    梅兰妮收到她的信息有些意外,回复短信,确认是蕾娜之后,就没在怀疑。

    只是在办公室里抱怨几句,就找人寻找波士顿的建筑公司……她觉得是时候,要给文森提涨薪水的事了,她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蕾娜不知道梅兰妮的怨念,发完短信之后,她心里松了一口气,而后什么也不想,和阿佳丽斯去逛街,她没注意到理查德一直在观察她,把她的动作尽收眼底。

    劳伦看着蕾娜和阿佳丽斯坐车离开,手指在手机里按动几下,这才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