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0章 我有了
    “燕儿,燕儿啊,这三更半夜的你不睡觉,在那坐着干啥呀?”高书记一觉醒来,看到他的小心肝儿坐在窗下看月亮呢,就爬起来想要拉她回被窝睡觉。yZ5a.com

    韩明燕听到高书记叫她,脸上立刻闪过一抹厌恶的神色。

    讲真,她都要膈应死这个老头子了,可是没办法,老头子威胁她,要是她不跟他在一起,他就把他们之间的关系宣扬到她的学校去,让大伙都知道知道她韩明燕这个大学是怎么上的。

    韩明燕害怕极了,要是让学校知道自己是靠爬床上的大学,她肯定会被学校开除的,那她这个大学就白念了,往后也不能有什么指望了。

    惶恐之下,她只能服软了,便又遂了老头子的心愿,跟他姘居在了一起。

    不过,韩明燕留了个心眼儿,她要求老头子要以父女的名义跟她住在一起,不然的话,她情愿鱼死网破也不会顺从他的。

    高书记见韩明燕态度坚决,就暂时答应了。

    虽然韩明燕现在不愿意承认跟他的关系,不过高书记很有信心,只要他加把劲,让韩明燕怀上孩子,就不怕她能飞到天上去。

    而韩明燕的心里也有自己的小九九。跟高书记在一起时,她也跟刘洪东在一起时一样,偷偷地服用避孕药,所以根本不可能有身孕。

    只要怀不上孩子,那她随时可以寻找机会跟这个糟老头子脱离关系,就算实在找不着机会,她还有最后一招狠棋呢。

    只是,不到实在没辙的时候,她是不会用那个法子的,毕竟杀人是犯法的,她可不想坐牢去。

    不过,要是这个死老头子一直纠缠,怎么甩都甩不掉的话,她还是会那么做的,总之,她是不会把自己的未来跟这个老头子绑在一起的。

    “来吧,睡觉吧,明天不是还得去教育局吗?不养足精神咋办事儿啊?”

    高书记体贴地拉着韩明燕躺了下来,他还以为韩明燕是在为工作的事担心呢。于是就安慰他说“工作的事儿别着急!要是首都实在留不下,咱们就回农安去,我虽然没有本事把你留在首都,但是把你留在农安县的能力还是有的,咱们县的两所高中四所初中,你想上哪儿随便你选!”

    韩明燕根本就不想回东北去,她已经习惯了首都的繁华,也习惯了做大城市人,谁愿意回到那么闭塞的小县城去呢?

    小县城没有首都这么宽的大街,没有这些豪华的大商场,没有这么多驰名中外的名胜古迹,也没有……小周……

    或者说,也没有她看得上眼的男人。

    她好不容易上的大学,好容易才有麻雀变凤凰的希望,才不要再回到那个鬼地方呢!

    韩明燕躺了下来,勉强地笑了笑,说“放心吧,我会留在首都的,我那个同学的爸爸已经帮我找人了,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信儿了……”

    “那个同学的爸爸”,指的当然就是刘洪东了。

    进入九月份,全国各大院校陆续开学了,韩明燕也开始抓紧办理她工作的事儿了。

    要是按照上级对口分配的原则,她本应该分回到农安县城去的。但是,韩明燕不甘心回到那个小地方去,所以早就跟刘洪东商定好了,刘洪东给她在首都办工作,算是赔偿她的青春损失。

    前几天,韩明燕就给刘洪东打过电话了,催促他快点给自己办工作。

    不过,可能是分开久了,感情淡了的缘故,刘洪东对这件事并不怎么上心。电话打过去好几天了,工作的事还一点信儿都没有呢。

    所以,韩明燕打算明天早上到刘洪东那儿看看,怕老头子多想,她就撒谎说是去教育局,免得生事。

    这边儿,韩明燕在这边正躺着琢磨着咋去逼刘洪东给她使劲儿办事儿呢,那边儿高书记却有点蠢蠢欲动了……

    这夜深人静花好月圆的夜晚,又有美人在侧,做点儿有益身心的运动该多好啊!

    这样想着,他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燕儿……”

    他腻腻地叫了一声,随后,一双老干干的爪子搭在了韩明燕的胸前,目的不言而喻……

    那双爪子抓住韩明燕的那一刻,韩明燕就知道他要干什么了,心里顿时一阵恶心,她一把推开了那双爪子,身子往边上挪了挪,淡淡地说道“我困了,快睡吧,明个还得早起呢。”

    高书记见韩明燕兴致索然的样子,还妄想挑逗她,引起她的兴致,然而,不管他怎么做,韩明燕就是没兴致,老头子忙活了半天,累得呼哧带喘的,韩明燕还跟一条死鱼似的,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只好无奈地叹了口气,翻过身闷闷地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韩明燕早早地起来,六点多就赶到了军区大院的门口,站在那儿等刘洪东了。

    许久不来军区大院,大院门口的警卫都换了,韩明燕再想自由地进出,已经不可能了。

    再说,就算能进去的话韩明燕也不想进去,万一碰上毕素敏那个泼妇,肯定又得过来为难自己。

    她打也打不过毕素敏,又不想自己受委屈,就只能偷偷地跟刘洪东见面了。

    站在门口等了不大会儿,刘洪东就从大院里走出来了。韩明燕远远地看见刘洪东出来了,赶紧跑过去,低声叫道“洪东!”

    刘洪东一见韩明燕,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四下望了望,见没人注意他们,才压低声音呵斥道“你咋来了?谁叫你来找我的!”

    都说见面三分情,可那也得是基于颜值的基础上。现在,韩明燕原本俊美的小脸儿被毕素敏给挠花了,一条子一逛子的,跟一条条蚯蚓爬在脸上似的,根本没有颜值可言了。

    就这样的脸,刘洪东当然不会动情,更不可能再对她有别的心思了,所以见了她一点儿都没高兴,反倒挺生气的。

    韩明燕见刘洪东对她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心里这个气呀!

    要不差为了办工作,她才不愿意来见他呢,这不都是被工作的事儿逼的吗?

    “你说我来干啥?马上就开始分配工作了,我工作的事你到底给我办啥样了呀?”韩明儿幽怨地说道。

    这时,大门口来来往往的人开始多了起来,有几个路过的熟人看见刘洪东,还向他打了个招呼。

    刘洪东象征性地冲着人家点了点头,连忙把韩明燕带到一边,低声说“这不正办着呢吗!我又不是教育局长,咋分配也不是我说了算的,我还得转弯抹角的托关系找人呢,这托关系找人得一个找一个的,不得需要时间吗,急什么急呢?”

    韩明燕见刘洪东开始和自己玩太极了,就提高声调说道“我能不急吗?给你打电话,没说上两句你就撂了,谁知道你是不是在敷衍我?”

    这句话,一下子说到了刘洪东的心里,她可不就是想跟韩明燕玩太极咋的。

    其实一开始跟韩明燕分开的时候,刘洪东确实想要帮韩明燕办工作,算是给她的补偿了,但是等韩明燕的工作开始分配了,他一打听,想留在首都至少得一千块钱。

    刘洪东可不想在韩明燕身上搭那老些钱,所以就想了个辙,那就是跟她玩太极,把工作的事儿今个推明个,明个推后个,到最后就让工作的事儿不了了之算了…。

    没成想,韩明燕聪明,他刚使出这招,就被她给窥破了,

    刘洪东有点儿恼羞成怒起来“谁敷衍你了?我不正给你使劲儿呢吗?你也知道,我就是个团长,也不是啥大官儿,工作的事儿也不是我说了算的,那不得慢慢办吗?你要是信不着我的话,就去找别人好了,正好我还懒得办呢!”

    韩明燕一听这家伙想提上裤子不认账了,心里更气了!不过,心里再气她也没表现出来,还微微一笑,柔声细雨的说道“看你啊,还急了,这有啥好生气的,再说,我这么着急也不是为了我自己呀。”

    她挺了挺自己的肚子,一只纤纤玉手抚在了肚子上“我着急,还不是为了给咱们孩子个好的生活环境,要是我被分回到东北老家去了,咱们的孩子不就得跟我回去吃苦了吗?再说,让你们父子分离,我也于心不忍啊……”

    孩子!

    父子!

    刘洪东被这两个字眼儿给戳中了,一听韩明燕竟然有了,他顿时瞪大了眼睛,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是说……你有了?几……几个月了?”

    韩明燕低头看着自己平坦的小腹,温柔的说“才两个多月!”

    转而,又眨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含情脉脉地对刘洪东说道“洪东,恭喜你,你又要当爸爸了。”

    儿子!能接户口本、能传宗接代的儿子啊!

    刘洪东听到韩明燕的话后,嘴巴情不自禁的咧开了,人也开心的跟个傻子似的——

    他盼了多年,终于有儿子了,以后,九泉之下,他也能有脸去见他的列祖列宗了……

    毕素敏拎着个菜篮子走出来,刚一出大门,就看见她男人跟韩明燕那个小贱货脸对着脸笑呢,毕素敏一见,顿时气得火冒三丈,蹭蹭蹭跑了过来,厉声对韩明燕道,“你个不要脸的,你又来干啥?”

    韩明燕怕她对自己动粗,急忙道,“我来找刘芳的,正好碰到了刘叔,就跟刘叔打了个招呼。”

    刘洪东也急忙点头附和说“对,对,小燕来找刘芳,正好看见我,就聊两句家常。”

    说着,刘洪东连自己都不信了,尴尬得脸红一阵白一阵地……

    毕素敏听了,轻蔑地冷笑一声,使劲地朝韩明燕的脸上啐了一口“呸!不要脸的东西!撒谎都撒不圆,你找刘芳不上学校去找,跑家里来找啥?这个点儿是她在家的点儿吗?”

    韩明燕猝不及防被腥臭的唾沫啐了一脸。她抬起胳膊,擦了擦脸上的吐沫,羞愤地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粗鲁?我又没招惹你,你凭啥往我脸上吐吐沫?”

    毕素敏冷笑说“没招惹我?你敢说你没招惹我?我问你,你到底来干啥来了?不要脸的东西,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啊,你还不是来勾引我家男人的!贱货,没有男人就活不下去的骚狐狸……”

    毕素敏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韩明燕的鼻子,开始进入泼妇骂街模式。

    韩明燕被毕素敏气得脸都红了,愤怒地说“我都已经不在你家当保姆了,也不跟刘叔联系了,你凭啥还这么说我?”

    毕素敏叉着腰说,理直气壮的说“就凭你又回来勾搭我男人了!贱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鬼主意,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那张脸魂儿画的,跟鬼似的,还想勾引男人呢,别丢人现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