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九百零二章 你好,心上人137
    陆景琳原本还想问少年有没有微信的,但后来又一想自己还是矜持一点吧,这一晚上她又是套路他电话又是要微信的,万一他察觉到了自己居心不良怎么办?万一他察觉到了她的居心不良从而厌烦她了怎么办?

    她可亲眼看到了他对贾圆圆这个爱慕者的冷漠无情。

    所以就没再说什么,简单跟少年道了句晚安就挂了电话。

    只是随后她靠在床上准备看一眼朋友圈就睡觉的时候,忽然发现通讯录有一个新的好友申请。

    她纳闷地点开,在看到那人的名字之后她捏着手机轻声笑了起来,这种心有灵犀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啊。

    她想要他的微信,他正巧就主动发了过来。

    是的,申请加她好友的人,就是她也想要加的那个人。

    少年的头像是一副蓝天绿草地的风景画,看得出来极其不走心。

    少年的微信名就是他自己的名字,简简单单的周臣两个字,此时陆景琳看着那个名字,只觉得这两个字莫名的有力量。

    像他的人,无论任何境遇下都永远挺拔坚韧,让人臣服。wavv

    深呼吸了一口气,压下心里的那些雀跃欢喜,她连忙同意了添加少年为好友。

    原来,他若是不喜,那她就是居心不良。

    他若是纵容,那她就是如愿以偿。

    陆景琳虽然极力压制着自己的雀跃,但心里那些甜蜜还是不受控制地一丝一丝地往外冒泡。

    少年先发来了第一句话“头像很漂亮。”

    陆景琳唇角勾着笑回复“是我外婆绣的。”

    她的头像是顾惜时帮她亲手刺绣做的一个精致的小荷包,小荷包上绣了她的名字琳。

    她把这个小荷包拍了照片做头像,正好衬她的名字。

    不像景天娇,微信头像是她自己臭美的照片,而且还经常换来换去。

    顾惜时这些年退休不再管理工作室事务之后,就将更多的精力致力于推广中国的刺绣手艺上了,给他们每个孩子都亲手刺绣了古色古香的小荷包,用不同的绣法绣了他们各自的名字。

    陆景琳很喜欢这个荷包,也很喜欢自己名字里的这个琳字,所以就用来做头像了。

    给少年解释完了之后这回换她主动问少年“明天早晨你去湖边吗?”

    “去。”少年原本只回了这么一个字,后来又发过来一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都会去。”

    无论刮风还是下雨,无论天寒还是地冻,也无论是不是烈日炎炎酷暑灼灼,每天都会去。

    这也是他从小习武以来锻炼出来的一种品质坚韧且永远都不会放弃,无论在任何的困境之下。

    他的练武生涯是从四岁开始的,四岁到八岁之前因为骨骼发育还不够完整,所以师父也只是教他练一些武术套路,到了八岁以后才算是正式练武。

    最初的时候他也吃不了这份苦,哭着喊着闹着不肯练想放弃,可师父极其严厉,甚至是严苛。

    师父曾经对他说的那番话,他这辈子都会铭记于心。

    师父说“小臣,你的人生从一出生就注定比别人低了很多,你若是不努力的话,以后将永远活在这个社会的最底层,永远没有尊严。而武术,是我这个年过半百的人唯一能教授给你的技艺,你若是不学,以后真的没有翻身的机会了,毕竟我们没钱也没权。”

    后来慢慢地他自己懂了师父的那些良苦用心,对练武这件事不再哭闹地排斥,而是用功去练,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陆景琳盯着少年发的那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都会去”,心里隐隐发疼。

    她完全能够想象出少年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练武有多苦多累,想必每个人都知道。

    从稚嫩的孩童到如今挺拔的少年,他必然是用功极了的,若是不用功,怎么可能会有现在的身手,又怎么可能会让小镇上那些暴戾的小混混俯首称臣喊他哥?

    不知不觉间,她就轻轻回了少年一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也都会早起跑步。”

    发完这句话之后,陆景琳觉得脸上微微有些红。

    毕竟,她这番话等于暗搓搓地宣告,以后的每一天,她都会去湖边陪他。

    少年没多久就回了过来“明天见。”

    陆景琳咬唇忍着笑回了少年一句晚安,然后将自己滑进了舒适的被窝。

    明天见?明天见。

    感觉像是要去约会了怎么办?

    陆景琳觉得心跳莫名加速,又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

    才来小镇一天,心就丢了。

    这可是她从来都没有想到过的事情,因为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性格,矜持又被动,所以她曾经百分之百地肯定,她在爱情里肯定是被男主主动追求的那一方。

    可现在……

    人家都没追求她自己就心动了,这脸打得她自己有点疼。

    果然,计划不如变化快。

    又果然,就像莎士比亚说过的那样,爱是一场疯。

    遇见了那个让自己倾心的人,什么矜持什么被动,都见鬼去吧。

    疯了又如何?

    在自己最好的年华遇到最好的那个人,难道不应该好好把握好好去爱吗?

    只不过,此时她性格里像父亲陆南城的那一部分因子又冒了出来。

    那就是,她要么不去爱,要么爱了,就是一辈子。

    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好几回,微信又有提示音响起。

    不过这次是景天娇发来的,景天娇发了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外加几个字“美女,求补课。”

    陆景琳忍不住笑了起来回她“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勤奋好学了?”

    他们这几个孩子学习都很不错,基本上在班里都是学霸级别的,只除了景天娇。

    其实景天娇也不是不聪明,她只是不爱学习,心思不在学习上,加上他们几个又太优秀,所以生生把景天娇给比成了学渣。

    景天娇又回她“刚刚我爸松口了,他说只要我下次考试考得让他满意了,他就考虑一下让我报电影学院的事。”

    景天娇能歌善舞且极其热爱表演,所以跟他们这些人的理想大学是世界各大名校不一样,景天娇的梦想是电影学院。

    姨妈乔荞人在娱乐圈,可姨妈的两个孩子纪堂跟纪正却完全不喜欢娱乐圈,姐弟两人一个爱好中医一个爱好西医,目标坚定且一致那就是将来要致力于自家医院的发展。

    反倒是跟姨妈乔荞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的景天娇很喜欢娱乐圈,有次母亲乔妤故作吃醋地控诉景天娇“不是说侄女随姑吗,为什么你一点都没随我反倒随了乔荞?她才是你亲姑吧!”

    景天娇当时就抱住乔妤嘴甜地回“我怎么没随您?我这张脸蛋随了您啊,漂亮又大气!”

    母亲乔妤当时一本正经地点了点景天娇光洁的额头“我觉得你随了我的厚脸皮。”

    两个人随即没心没肺地笑成一团。

    只是,景天娇对表演事业热爱得很,但舅舅景贤胜却完全不同意景天娇进娱乐圈,毕竟谁都知道娱乐圈的水很深,即便景天娇有景家这样雄厚的家族支持,也未免不被波及。

    最重要的是,极有可能因为景天娇出身这样的名门,她在娱乐圈的路反而会愈发得不好走。

    毕竟无论她接什么戏,想必都会有人喷她是靠钱。

    如果景天娇仅仅是去娱乐圈玩玩也就罢了,可她是真的喜欢乃至乃至热爱。

    因为热爱,所以日后她凭实力得来地却被说是靠钱靠父母,她必然会受伤。

    舅舅心疼景天娇,所以强势要求她不准接触这个圈子。

    舅舅的理论是,不接触这个圈子,就不会受伤。

    虽然有些说不通,但能看得出来舅舅对景天娇的疼爱。

    但景天娇一直不气馁地跟舅舅做着斗争,尤其现在到了高三马上就是决定命运的时候了,景天娇就更拼命为自己争取考电影学院的机会了。

    现在她说的这话,估计就是跟舅舅交涉的结果。

    陆景琳问着景天娇“那舅舅有给你规定你必须考到的分数线吗?”

    景天娇回“没有,只说让他满意就行。”

    陆景琳叹了口气,舅舅景贤胜老奸巨猾得很呢,用这样的方式逼着景天娇好好学习,他没规定分数,谁知道多少分他能满意啊,就算景天娇考了个高分,但舅舅大手一挥来个不满意,那她依然没法报电影学院。

    景天娇又发了过来“我知道他在套路我,我答应下来也不过是图个让他老人家开心,毕竟以后必然有一场大战。”

    陆景琳秒懂景天娇的坚持“这么说你是打定主意要进娱乐圈?”

    景天娇回得轻松“当然,他要是真的不同意,我也只能离家出走了。”

    陆景琳“……”

    拿景天娇没有办法,陆景琳只能答应了下来“好吧好吧,我能做的好像也只有帮你努力补课了。”

    陆景琳又说“每天晚上八点我们视频,你有不会的可以来问我。”

    景天娇给她发了句肉麻得掉鸡皮疙瘩的语音“爱你哦景琳,以后我离家出走没地方去的话你可要收留我。”

    陆景琳毫不客气地打击她“到时候我就出国了,你还是早点另寻他人吧。”

    景天娇随后回了她一个吐血的表情,陆景琳轻声笑了起来,然后收起手机来睡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