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0章 剩下的问题
    “我洗耳恭听,你尽管说便是。Y z 5A.com不活有一点我要再三申明一下,就是关于你所说的恐吓跟威胁。

    我只想说一声,这是绝无仅有的事情。按照人类的规则来讲,你这是属于污蔑的行径,我可以申诉告你的,哼。”

    “哈?这算什么冷笑话吗?一点都不好笑啊!”

    闻声,看着眼下那是一副调侃意味的赫尔阿克帝,在听听它嘴里的吐槽,神秘存在度直接表示自己很冷。

    不过对此,赫尔阿克帝它难得的来兴致打趣一下,自然不会因此就放弃,甚至是变本加厉下,只听赫尔阿克帝它笑着道:

    “冷吗?我感觉还好啊!而且不说别的,这里可是孕育生命的容器,就像是存放着胚胎的子宫一样。

    按理说应该很温暖才对。咳,我的意思是,我只是因为对现在的这个灵体身躯不太熟悉罢了。

    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流露。不然的话,我可不至于那么傻,会把自己的心态暴露给别人知道。”

    话音刚落,不顾那是脸色诡异的神秘存在度他。那是随便找了个理由糊弄过去的赫尔阿克帝,对于眼下神秘存在度他的质疑跟不爽。

    尽管心里头很开心,但是表面上绝无可能表露出来的赫尔阿克帝它,是在难得的微微一笑之下。

    显然先前自己这一番针对神秘存在度他的行径也是让自己挺开心的,不然也不会难得一见的开启了玩笑跟吐槽来。

    只不过这样的举动在神秘存在度他的眼里,就像是被小觑了一样,让他不爽。

    毕竟,被它者当做磨刀石一样示威恐吓却无法反抗,反而是只有靠着一张嘴皮子跟赫尔阿克帝它在这里做无用功下。

    如此狼狈的,就跟丧家之犬一样的行径,自然是惹得神秘存在度他的不快来。

    尤其是在听了眼下那是刻意装作一副人畜无害,好似自己才是个受害者模样的赫尔阿克帝的话语之后,更是郁闷的不行的神秘存在度。

    什么叫做不熟悉?什么叫做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有什么不满就直说,不爽的话直接冲着他去呗。

    还搞这么一套睁眼说瞎话的套路,正当他是个软柿子好捏嘛!

    对此,心中略微不快的神秘存在度,自然也是态度好不到哪里去,不过好在并不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完全闲的蛋疼的神秘存在度他。

    因为有着兽灵灵识没有被彻底消化掉这一“内忧”的缘故,所以眼下那是急着赶紧回答完赫尔阿克帝它的问题的神秘存在度他。

    看着眼前那是一副惬意模样的赫尔阿克帝它,是忍不住寒着一张脸冷冷地说道:

    “有完没完了,你到底还问不问了?不问的话我可就要撤退了。我可没有多余的时间在这里陪你戏耍!”

    “啧,我想了想,能够问到的问题都问了,你的目的,来历,包括身份,甚至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对于你,我也是差不多有了一定的了解,所以我暂时没有兴趣再深究别的,你接下来就直接回答我刚才提出的那最后一个问题好了。

    我记得你刚才说过了,你打算回到那个特殊地方的目的,似乎也是跟我的第二个问题,你跟石榴他之间的关系有关?对吧?”

    闻声,看着眼下那确实有一丝恼羞成怒的焦急意味的神秘存在度他,虽然不了解这家伙突然之间怎么了?

    难不成自己怼了他几句,还真的把他给怼的生气了吗?

    不过看起来并不像是这样啊。那是看起来更像是因为某些身外之事给弄得有点个火冒三丈的神秘存在度。

    因为早就清楚的探清楚了眼下自己所面对的这个身影,不过只是一个空壳子分身罢了。

    所以倒是挺好奇神秘存在度他到底是被何种事物所拖,居然会露出这样的表情下,甚至是还威胁起来了自己。

    对此,虽然不清楚,不过赫尔阿克帝它可以肯定的是,那么急于回到本体之中的神秘存在他,要呢是自己的本体出了什么难以应对的问题来。

    要么就是他自己所寄宿的石榴他的身体内部出来什么问题来。

    而对此,虽然对于眼下神秘存在他这堪称灾难的情况,不爽对方的赫尔尔阿克帝自然是抱以幸灾乐祸的态度的。

    可是在一想想,那是所寄宿在了石榴他的本体之中的神秘存在度,他是出了什么问题无所谓,可要是石榴他的本体因此而落下了什么毛病来。

    明显就是一件坏事情了,因而倒是没有任何的犹豫,为了石榴他这位自己的新主人,不得不说还是很上心的赫尔阿克帝它。

    直接是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什么叫做主人的安危才是第一位来。

    因此没有继续的调戏跟戏弄,很直白的说出了自己接下来的问题,并没有像是之前神秘存在他问问题时候的那么仔细深入,抽丝剥茧来。

    这显然不是因为赫尔阿克帝它不愿意,而实在是因为对石榴他的牵挂跟顾忌,导致了赫尔阿克帝它不得不选择放弃了深入追就来。

    而对此,神秘存在度他特没搞明白为什么突然之间那是就跟转性了一样。

    变得好直白好容易说话,没有任何再要继续戏弄自己意思存在的赫尔阿克帝,不过大概也是已经在这一场短暂且曲折不已的交锋之下。

    是跟赫尔阿克帝它这个乖戾奇特的家伙接触多了,倒是没有觉得多么奇怪。

    毕竟眼前这个家伙莫名其妙的地方不止这一个,跟个疯子似的,谁也预料不到这家伙会有何种的反应来,是讽刺还是真的挑拨离间。

    这一点神秘存在度也不好说是怎么一回事,不过只有几点神秘存在度倒是挺确定的,就是赫尔阿克帝它这家伙是真的看自己不爽。

    想要找自己的麻烦,还有就是自己也很不喜欢这个家伙。

    没有原因,就是单纯的不爽而已。

    不过,这种情绪绝对不会暴露出来的神秘存在度,是在眼下听到了赫尔阿克帝它因为忌惮自己对石榴他不利的缘故。

    而直白所说出来的问题下,那闻声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的赫尔阿克帝,不为别的,只是单纯的因为知道自己很快就可以解放了。

    再也不用跟眼前这么个麻烦的家伙继续胡搅蛮缠下去了。

    还有就是因为赫尔阿克帝它出乎神秘存在度他的意料之外,没有继续刚才上一个话题追根究底下。

    那是心底里感觉很疑惑的神秘存在度他,明明还有很多的地方可以继续挖掘出来。

    可是为什么突然之间赫尔阿克帝它居然就白白的放弃这么一个大好良机呢?

    神秘存在度他无法理解,毕竟设身处地的想一下的话,把赫尔阿克帝度换成是神秘存在度自己的话。

    估摸着那是以“有利不占是小狗”的态度的神秘存在度,就算是挖地三尺的刨根问底来,神秘存在度他也要拿到自己的东西跟情报。

    可是那是出乎意料的放弃,而且还是毫无留恋之下的赫尔阿克帝它,可谓是无比的超出脱俗下。

    让神秘存在度有点懵的回不过神来,全然不知道真正促使赫尔阿克帝它做这一切事情的缘故。

    是还跟眼下神秘存在度他所表露出来的焦急跟不耐烦有关系,只是在的到了眼下赫尔阿克帝它的回复之后。

    那是明显眼神一亮的神秘存在度,在微微凝神看着眼前那是不知道想要搞什么花样下的赫尔阿克帝它的同时。

    心底里却是很高兴这家伙居然能够那么的合作,真的是没有多追究什么的情况下。

    这分化出来的意识已经是完全绑在了本体的“内忧”问题上的神秘存在度,可谓是在一颗归心似箭的内心下。

    眼下疑惑归疑惑,却是最终没有表现出来什么不正常,甚至是反而在直接开始回答起了眼下赫尔阿克帝它提出来的问题下。

    对于赫尔阿克帝它的这第二问,其实神秘存在度原本还真不打算回答的,毕竟第一次开口询问的时候。

    就神秘存在度他跟石榴之间究竟有何关系这一点,神秘存在度他的回答也是直接选择糊弄过去的。

    而也就是因为这样,把赫尔阿克帝给气的不轻,以至于一场原本应该简单且好好的“交流会”,居然就这么生生的给搅和掉了。

    甚至是由此衍生出来了一系列令人哭笑不得的“争锋对麦芒”,各种争锋相对跟摩擦下,可是眼下这一次再度面临着这么同样的问题后。

    不知为何,却是已经没有第一次得时候那么反感跟抗拒的神秘存在度。

    不仅如此,甚至是在选择知无不尽尽无不言的把这一关乎到石榴他背后家族的秘史直接吐露出来下。

    也不知道是因为察觉并且消除了那一丝来自于兽灵灵识执念影响的缘故,还是说对于先前对赫尔阿克帝它许下的承若。

    神秘存在度他确实是打算实现的,又或者说,因为赫尔阿克帝它已经通过神秘存在他的一些话语跟问题。

    开始多少触及了关于那一片特使地方,以及特护通道的事情,所以觉得解释起来也不是特别麻烦的神秘存在度。

    在眼下,放眼看去,只见那是并没有沉思多久,在几十秒中时间的组织语言后,准备的差不多了的神秘存在度。

    也是直接以最快捷简便的方式,打算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告知赫尔阿克帝它。

    只听神秘存在度他是略微有点个怀念意味的冲着眼前那是竖起了耳朵孝,静心等待着的赫尔阿克帝它娓娓道来。

    “我跟石榴他的关系其实并不重要,因为我跟他并不熟,老实说,如果不是因为有你这家伙横插一脚的缘故,可能这辈子石榴他都不可能见到我……”

    “哦?这么说来的话,反而是我的锅咯?有意思,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呢?我突然之间很好奇了。”

    闻声,自然是不信的赫尔阿克帝,直接是出声冷笑地反问道。

    只不过神秘存在他跟赫尔阿克帝它接触的久了,自然也不会视若无睹,眼下就直接反反击了回去。

    “哼,你的问题是我跟石榴之间的关系,至于我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这两个截然不同的问题可不能混做一谈啊!”

    “行,你就接着回答原本的问题吧,比起你本身的存在,我更加好奇你这么个诡异神秘的家伙,究竟是怎么跟石榴他这个普通人扯上联系的。

    想来应该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吧,而至于你的来历跟真实身份。

    哼,我们以后相处的时间足够多,我并不会急于这一时的,因为总有一天,我会得到我想要的一切来……”

    话语落,对于神秘存在度他的反击直接是不以为事的赫尔阿克帝,在毫不犹豫得选择下,显然也是早已经有所决断。

    甚至足够自信的赫尔阿克帝它在选择的同时,也是不忘对神秘存在度他进行心理施压。

    不过显然也不是个善茬的神秘存在度,闻声也是直接报以一声冷笑,死死地盯着赫尔阿克帝它那犀利的鹰眼,直接毫不掩饰的回道:

    “哦?这样嘛,那么我就敬请期待了,那一天的到来,只不过,提前劝告你一句,我的真实身份就算真的说了,你也根本不会明白的。问了也是徒增烦恼罢了。”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回答吧,我的问题。”

    微微的笑道,心情还不错的赫尔阿克帝它,似乎也不远多纠缠,直接切入了主题来。对此,闻声没有多说什么,开始摆正态度开始做正事的神秘存在度,只听他是正言道:

    “好的。答案也没有什么太过于复杂的,我的存在自当跟石榴他的关系不大,准确的来说,我之所以会出现,这一点跟石榴他的父亲关系很大。

    因为一个巧合,当年我还在石榴他父亲很小,没有成年的时候,偶然之间来到了一颗蓝星上,我本来不想在这壳蓝星上多待。

    奈何运气不好,居然出了事故,为了生存下去我,在偶然之间跟石榴他父亲相遇之下,认识了石榴他的父亲。

    我是寄生体,想要生存下去的方式唯有两种,一是为自己打造出来强大的机械体,二是依附在强大的生物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