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十九章故意来探虚实的
    这丫的什么意思老娘的东西还需要他替自己收着。

    啊这家伙那欠揍的面目表情真想替他掰正过来,奈何技不如人

    只能先压制自己的怒火。

    真是好憋屈啊

    君兮夜见阿狸敢怒不敢言的模样。顿时起了戏弄的心,他装成一副很担心阿狸说道,“丫头,你住的地方离在还有些许的距离,我怕你独回有危险,那我与你同回好了。”

    危险,和你一起才更有危险吧。

    不行,得让他离自己远些安全些。阿狸心生了一计,老娘就不相信你能受得住。

    阿狸抬头扬起了是麻子的脸,冲笑君兮夜盈盈一笑,捏起嗓子嗲声嗲气的说道。“谢谢公子这么为小女子着想,但公子若与小女子一同走,不小心被有心人看见了,怕是会给公子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我想公子也不想莫名的添入些烦恼。”

    阿狸一边说一边观察着君兮夜的表情。却发现他眼里的戏虐,这厮怕是没有感官吧,老娘自己听到自己的说话声,都有点受不了,全身起鸡皮疙瘩,想要吐,而这厮半点多余的表情都没有。确定是个狠角色,自己是惹不起,惹不起,还是先溜再说。

    君兮夜时刻的观察着阿狸,发现她想要开溜,这么好的机会,自己怎么让它在眼前开溜。

    君兮夜轻飘飘的挥了挥衣袖,阿狸就又被定住了,老娘自己可没有惹他,可他欺人太甚了吧

    “要说被人看到后,增添烦恼的可是丫头你。”君兮夜凤眼一转,“我有办法不让小姐徒添烦恼。”

    阿狸闻言,暗叫,这厮说这样的话,准没安好心。自己还是离他远一点安全些。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眼见君兮夜离自己越来越近,阿狸本能的想往后退,奈何身体动不了。

    就在阿狸脑子里正在进行天人交战的时候,君兮夜却搂住了她的腰,阿狸的脸顿时红了又白。

    咳咳,自己活了两世了,还没有牵过小手,更别提被人搂腰了。

    虽然不想被他搂,但是这感觉好像还不错。

    但不错归不错,让他搂着腰,让被那些好事的人看见了,那自己不得给他绑一块儿呀。

    阿狸只是身体动不了,但能说话,她急急的喝斥道,“公子,你这样做可是不馁。”老娘可不想和你绑在一起。

    “你不是怕被人看见嘛,这样我以最快的速度带你飞回去,也不容易被人看见了你要觉得不行,我倒可以勉为其难抱你回去。”

    君兮夜嘴上说着是为了阿狸好,但心里却希望让人看见,到时候自己就能不找借囗的留下,也更方便自己找到记忆里的那人。

    闻言,阿狸“呃〇呃”

    阿狸脑子短路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家伙是在赤裸裸的威胁呢她用仅能动的嘴口咬在了君兮夜的脸上,我就算摔下去难堪,也不会让你这样搂着腰飞回去。

    君兮夜“”

    一言不合就开咬,怕不是属狗的吧不过就算你属狼的,本爷也得给你拿下,谁让你做的吃食与那人做的很相似。

    要不是自己要找那人,自己又何必出此下策。

    不过以后想必是乐趣多多。

    思及此,君兮夜的嘴角不住的上扬。

    待青,斯加俩人“”呆若木鸡,这主子莫不是脑子烧坏了,被人咬了还在笑。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斯奇嫌弃的离他俩远了一点儿的,“麻烦你俩把自己的眼珠子收收。不然小心主子又把你们俩派到红坊去。

    红坊那地方可是斯加的最爱,自己还是离远些,免得被误牵,到头送了菊花可就不好了。

    斯加愤愤的看着前面两个远去的身影,呦,你们两个这是什么态度呀,好歹我们是一起的吧,怎么把我一个人晾在这,什么回事儿不知道我是路盲吗

    唉唉你们俩等等我啊。

    斯加追随着俩人的身影左闪右闪,连过了几道弯,才终于追上了两人,却看见了两人站在树上,可是并没有自家主子的身影。

    呦,这俩人把主子跟丢了,他上前把手搭在待青的肩上,“主子人呢你们俩不是好称千里追踪的能手么。还会把人给追丢了。”

    斯奇看都不看他冷喝道,“不想被人发现,最好闭嘴。”

    我也没说错什么,他就上火了果然是缺爱了。

    斯加转头看着待青,一副我很了解的样子道,“老大,你看他火气儿很大,你作为老大也不知多关心关心他。”他可是你未来的妹夫啊

    “闭嘴”待青与斯奇俩人一起道。顺带着俩人的拳头。

    斯加忙躲开,“你俩连说话打我的动作都如出一辙,可真是天生的一对牛脾气。”

    找抽

    斯奇与待青相视一眼,便将手里的暗器通通打向斯加,可暗器在射向斯加的一瞬间就被一股气给拦了下来。同时一道声音随之传来,“你们自行去红坊领罚。”

    “是,主子”

    斯加和待青俩撇了眼斯奇,“你嘴可真是够灵的。”

    斯奇二话不讲直接放药,药哑了他俩的嗓子,这下清静多了,待久的药真管用回去得好好的谢谢她。

    倆人这可不愿意了,我们只是演给人看,可你也太认真了吧。动不动就扔药,当即决定合作弄斯奇,三人你追我赶的领罚去了。

    见他们离开,暗中观察三人的人这才稍稍的松口气。这仨兔崽子多年不见,咋还是这样子,刚才自己差点就崩不住动手了,还好他们总算是走了。

    君兮夜此刻正在等着阿狸给他做吃食,他也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看看阿狸的闺房,一边看一边不住的摇头,屋子里什么摆设都没有,可真穷,要不是怕那人发现消失,自己现在就把那小丫头撸走。

    怕这样一来,终是一辈子也见不到了。

    阿狸进门就看到君兮夜眼眸里冒精光,这人又想算计老娘啥

    现在想来以前他接近无颜的自己,多半是无聊而找的乐子。

    而这会子怕是察觉些什么。

    故意来探虚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