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07 真正的万神宫
    李羡鱼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身处一片诡异的空间里,前后都是一望无垠的宽阔空间,无花草,无土石,什么都没有,所以很诡异。yZ5a.com

    脚下的地面是赤红色的某种未知晶体铺设,空气中弥漫着浓雾,以及一股硫磺的味道。

    “鸡你太美,鸡你太美”李羡鱼大吼着唱了几句,几秒后,模糊的回音传来。

    他迅速判断出自己身处一个广阔但封闭的空间里,只有这样的空间才会形成回音。

    “可惜我不是学霸,不然就能根据声音在空气中传播的速度以及回音反射回来的时间,以此推断出这片空间的大小。”李羡鱼遗憾的想。

    怪不得总有人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李羡鱼也很想学好数理化,成为一名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学霸,然而智商限制了梦想

    他在万神宫!

    这点是可以确定的。

    他进入了真正的万神宫,过程很简单,进入青铜巨门之后,他带领宝泽众人一路向东,李羡鱼尝试着扶摇直上九万里(其实就是纵身一跃),然后就进入这片空间里来了。

    宝泽曾经把军用直升机运进万神宫,直升机飞到数千米的高空,飞行员因缺氧险些昏迷,观测人员在几千米的高空仰头看去,神宫依然悬浮在头顶,触不可及。

    他们得到的唯一信息就是万神宫里的含氧量比外界稀薄很多倍。

    养父说得对,万神宫的钥匙真的在他身上,只不过他自己不知道而已,即便是现在,李羡鱼仍然不知道钥匙在哪里。

    “祖奶奶,出来吧!”李羡鱼拍了拍自己小腹。

    丹田位置,幽幽黑光燃起,火焰似的晃动摇曳,俄顷,一道光束投射出来,像是高端的3d打印机,娇俏精致的少女出现,顾盼生辉,泪痣俏媚。

    她环首四顾,“这里就是万神宫?”

    其他人留在了外面,跟不进来,但祖奶奶可以,祖奶奶只要缩回黑水灵珠里,而黑水灵珠又已经与李羡鱼灵肉交融,所以她能跟着李羡鱼一起进来。

    倘若不能带祖奶奶一起进来,李羡鱼是不会独自探索万神宫的,哪怕知道钥匙在自己身上。咱不能踏入半步极道后就飘了,万神宫之主的神宫,谁知道会留什么后手,玄幻小说里都这么写的,那些诸天大佬的神宫、遗迹,处处都是杀机无形的陷阱。

    李羡鱼估摸了一下万神宫之主和自己的段位差距,冒不起这个风险。

    “瞧你怂的嘞,你爸当年进这里也是半步极道。”祖奶奶轻易看穿李羡鱼的顾虑,一撇小嘴,表示不屑。

    “所以我爸死的早啊。”李羡鱼回复。

    这话可不是皮,是心里话,生父也好,养父也罢,在李羡鱼看来都是莽夫糙汉,养父稍好点,李无相性格像极了九十年代的傻白甜男主。

    换位思考,李羡鱼觉得如果是他的话,当初就不会进万神宫。当年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时代,如今是众生皆苦我自独善其身的时代。

    而如果真的要掺和的话,他还有其他操作,绝不会像李无相这样,被逼上死路。

    “你”祖奶奶无言以对,跺了跺脚,娇哼一声,正要发大招。

    “你这个不肖子孙。”李羡鱼作死抢答。

    祖奶奶的脾性他摸的清楚,无话可说,或者自知理亏又不愿意承认时,就会蹦出这么一句,企图用自己老祖宗的身份来欺压他。但往往都是被李羡鱼嗤之以鼻的怼回去。

    然后就会变成祖奶奶拽着不肖子孙的胳膊,用脚丫子踹他小腿。

    “咦,好像不太痛了。”李羡鱼一边承受,一边躲避的时候,诧异的说了一声。

    以前被她踹,得疼的龇牙咧嘴。现在感觉就像寻常的情侣之间打闹,十八岁的小女友生气踹人,瞧着凶猛,其实不疼。

    祖奶奶立刻加大劲头。

    “疼疼疼,祖奶奶饶命。”这回是真的疼。

    教训完不肖子孙,祖奶奶雄赳赳气昂昂的前方带路,她总觉得这样的打闹是略施小戒,既没有打疼曾孙,又宣扬了自己老祖宗威严不可侵犯的目的。

    但其实就因为她这种过于亲昵的打闹,给李羡鱼造成了很多心理负担。本来就很难把她当老祖宗,有这般相处

    走了片刻,他们看见一根粗大的青铜立柱,没有雕刻精美的花纹或盘龙飞凤,很朴实的一根铜柱子。

    “看着像是承重柱。”李羡鱼说着,拉起祖奶奶的小手往相对的方向走“我们去看看另一边有没有。”

    祖奶奶“嗯”了一声,不动声色的挣开他的手。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看来当初酒后的冲动,对她造成了极大的心理阴影。

    我把你当曾孙,你却想让我当媳妇。

    很快,他们在另一边也看到了一根青铜立柱,依照李羡鱼的猜想,他们此时身处一座宫殿里。因为浓雾的关系,所以看不太清四周的景象。

    “这座宫殿很大,依规模来看,与外面的青铜门是一个风格。”李羡鱼感慨着“万神宫之主的体型很夸张。”

    放心了,这里真的是万神宫,而不是什么奇怪的空间。

    性格多疑的李羡鱼终于松口气。

    他们在宫殿里走了半个小时,浓雾变薄雾,气温在升高。高温会驱散雾气,所以当太阳升起后,雾就会散,雾霾除外。

    再走十几分钟,温度已经达到五十摄氏度。宛如进入了蒸笼,呼吸间,空气都是滚烫的。

    没有浓雾遮挡,视野很清晰,前方似乎是宫殿的尽头,一块巨大的青铜墙壁挡在前路,青铜墙壁上刻着密密麻麻的壁画。

    墙下是一个深渊。

    与其说深渊,倒不是说是一座巨大的方形池子。

    祖孙俩都被青铜墙上的壁画吸引了,远古时代没有文字,想记载些什么,通常是用画画来代替的。

    李羡鱼看到壁画的第一眼,眉头紧皱“咦,不一样啊。”

    “什么不一样?”

    “绘画风格不同,”李羡鱼指着那些壁画“与外面镇压古妖遗蜕的青铜建筑池底的壁画不是同一个人。”

    青铜墙壁上的绘画者是正常人,外头那家伙是灵魂画手。

    擅长以火柴人的简单风格表达事物的演变,却拥有独到的神韵,很不简单。

    祖奶奶“哦”了一下,没太多的感想,她就是这样的,一定要很大的信息量才能让她恍然大悟,这些小细节她听不听都无关紧要,因为不会耗脑力去思考。

    李羡鱼仔细看起青铜墙上的壁画,上面记载了远古时代的一件大事

    在很遥远很遥远的蒙昧时代,生物经过无数年的进化,诞生出了九位主宰世界的超级生命体。根据不同的进化历程,牠们各自掌握着强大的能力,远胜其他物种。

    九位超级生命体共享着世界的王座,有各自的追随者,井水不犯河水。

    然而有一天,大陆板块移动,岩浆喷涌,洪水肆虐,在灾难面前生命微如烛火,无数生物死在这场灾难中。

    就在这时,苍穹降下一道光芒,大地喷涌岩浆响应,在天降的神光中,宝物诞生了。那是天地精华孕育的神物,具备某种神奇的力量,让无数生灵趋之若鹜。

    宝物悬浮在空中,沐浴着神光,以它为中心,九位超级生命体出现在不同的方向,牠们也是来争夺宝物的。

    经过惨烈的大战后,一位超级生命体得到了宝物,那是一只展翼可以遮天蔽日的巨鸟,身上缭绕着熊熊烈焰。

    牠嘴里衔着宝物,冲向天空,天空的尽头是一扇光芒闪闪的门。

    巨鸟没有进入门内,门似乎拒绝了牠,牠在门上撞的头破血流,跌入了一座神宫里。

    八位超级生命体向神宫而去。

    壁画结束。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祖奶奶看的心驰神荡,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你知道什么了?”李羡鱼心里一动。

    “那只鸟就是万神宫之主。”祖奶奶用一种“我发现了大秘密”的表情。

    “我不瞎。”李羡鱼点点头。

    她撇了撇嘴,又指着壁画某处“那扇门是什么意思,天上还有门?”

    “未必是门,壁画记事的核心,是用图像的方式正确的表达某种意思。所以我们不能只看壁画表面,而是代入自己的理解和推测,你那样看壁画是没有灵魂的。”李羡鱼说“天门很可能是那件宝物真正的用途,或者说是古妖们争夺那件宝物的真正原因。”

    “但是那只鸟撞的好惨。”她不承认自己看壁画看的没有灵魂,并坚持用自己的方式看壁画。

    “你能有我这种聪慧过人的后代,足以说明我们的血缘已经浅薄到可以忽略不计了。”李羡鱼给祖奶奶来了一发暗示,这才给出自己的理解“我养父曾经在日记里提过,以及我们后来根据种种线索推测,那件宝物还在,它还没有成熟。那么当时宝物自然也是没成熟的,所以万神宫之主功亏一篑。那副壁画想表达的应该是这个意思。”

    “宝物是什么?”祖奶奶问。

    壁画上描述的宝物很模糊,就是一坨发光体,不比马赛克光明正大多少。

    李羡鱼匪夷所思的看着她。

    “干嘛。”祖奶奶踢了他一脚。

    身为曾孙的他,怎么能用关爱智障老人的眼神看自己。

    “你一直跟着我,我知道的你都知道,你觉得我会知道这玩意?”李羡鱼摆摆手,示意自己不想跟她说话,凝目再看壁画,陷入思考。

    老师们常说,读书百遍其义自见,很多东西看一遍只能看个大概,唯有反复的看,不停的看,才能理解其意,才能看出更多东西。

    万神宫之主,是一只巨大的鸟,浑身缭绕着火焰。

    代表着异能是火焰。

    “你看那只鸟像不像外面青铜门上面的那只?”

    “嗯。”

    “万神宫之主还活着,但不在万神宫里。那牠去了哪里?这里的壁画和外面的壁画出自不同的人之手,意味着当年可以自由出入万神宫的起码有两个。万神宫之主杀死八位古妖之后遭遇了什么?牠为什么不在万神宫。”

    李羡鱼思考着各种问题,听见祖奶奶扯了扯他衣袖,小手指着池底“看,那里有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