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绝不让你爹娘为难
    三个月里,南原皇宫来了三位部落公主,又走了两位,还有一位把命留下了。

    闹得沸沸扬扬的立后事件就此落下帷幕。

    百姓们众说纷纭,有的说部落公主太野蛮,不讨皇帝喜欢,有的说三位公主为了争皇后,打得头破血流,谁也没落着好,还有的说皇帝不喜女色……尉迟景容听着周围百姓七嘴八舌的议论,沉默的看着尉迟不易,尉迟不易面色有些尴尬,执壶给她三哥添水。

    尉迟景容压低了声音,“你一直跟我说,他是位心地善良仁慈的皇帝,现在呢?

    不动声色解决了三位公主,你在这样的人身边,我不放心。”

    “三哥,”尉迟不易嗔道:“他对我不会的。”

    尉迟景容哼了一声,“帝王心难测,他或许是喜欢你,但在皇权面前,什么都可以牺牲。”

    “他绝对不会牺牲我的。”

    “现在不会,将来呢?

    将来他遇到一个可以让他巩固皇权的女人,他就会牺牲你了。”

    “他不喜欢当皇帝,”尉迟不易辩驳,“他对皇权一点都不感兴趣,他喜欢仗剑走天涯,他说如果他不是皇帝,就和我一起闯荡江湖。”

    尉迟景容不屑一顾,“鬼话。”

    “真的,三哥,他说过要娶我的。”

    “纳你为妃?”

    “不是,”尉迟不易微微红了脸,有点不好意思,“他说要立我为后。”

    尉迟景容愣愣的看着她,突然在她头上拍了一下,“你傻呀,这种话也相信,别说这不可能,便是他真要娶你,你能嫁他?

    你爹娘能同意,尉迟一族的人能同意?

    就算你不吭声,悄摸摸嫁了,世上可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要传回东越,族人怎么看你爹娘,他们怎么做人?”

    尉迟不易倒是没想那么长远的事,听到三哥急急的吐出一长串话,顿时觉得自己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她中了蛊毒,今日不知明日事,可以狠下心来不回东越,不再见爹娘,免得死在家中让爹娘难过,但是这事传回去,爹娘的日子不好过,这就有点麻烦了。

    她原本还在憧憬成亲后和蓝霁华蜜里调油的好日子,现在看来,有点悬……回到宫里,她闷闷不乐,看到蓝霁华带着康岩龙从另一头过来,脸色有些凝重,看到她的瞬间,他才展颜一笑,快走几步迎上去,“回来了。”

    “嗯,”尉迟不易问,“陛下刚从议事堂回来?”

    蓝霁

    华点点头,显然不太愿意聊这个,转了话题,“吃过饭了?”

    “吃过了,三哥请我在外头吃的。”

    蓝霁华有些奇怪,“为何在外头吃,你不是喜欢吃他家阿妈做的菜吗?”

    尉迟不易搪塞过去,“三哥大概怕我吃腻了,所以才请我在外头吃。”

    其实是尉迟景容有话跟她话,不想让罕香和阿妈听到,才特意避到外头去的。

    蓝霁华哦了一声,很自然的牵起她的手,一起往正殿走去。

    因为尉迟景容的那番话,导致不易胃口不佳,并没吃多少,瞧着桌上那些漂亮精致的菜,尉迟不易又忍不住拿起了筷子。

    蓝霁华打趣道:“刚吃过又饿了?

    得亏是跟了我,换了第二个哪养得起啊。”

    尉迟不易用手抓着一只烤得香喷喷的野鸡翅膀,吃得满嘴是油,含糊的道:“连媳妇也养不起的男人,我才不嫁。”

    蓝霁华宠溺的看着她,又夹了一只野鸡翅膀放在她面前,细胳膊细腿的,瞧着就心酸,还是多吃一点吧。

    吃完饭,趁蓝霁华去书房的时侯,尉迟不易偷偷问康岩龙,“陛下今日是不是和长老们闹不愉快了?”

    康岩龙叹了一口气,“你看出来了?”

    尉迟不易当然看出来了,她太了解蓝霁华了,稍有不对,立马能看出来。

    “为了何事?”

    康岩龙摇了摇头,不吭声。

    “是不是为了立我为后的事?”

    康岩龙有些诧异,却也没否认,点了点头。

    这时,宫女端着茶,准备送到书房里去,尉迟不易拦住她,“给我吧。”

    蓝霁华坐在椅子上沉思,他知道长老们会反对他与尉迟不易的亲事,但没想到他们反对得如此激烈。

    把江山社稷搬出来不说,还把祖宗家法也拿出来说事,说到慷慨激昂的时侯,恨不得拿手指着他痛骂一番才好,完全忘了他们指责的这个人是他们的君主,简直岂有此理!有人进来,把一杯热茶放在桌上,却没有退下去,他心有郁气,正要喝斥,余光一瞟,瞟到熟悉的身影,顿时咧嘴一笑,“这些事让下头的人做,万一烫到你怎么办?”

    “端杯茶还能让烫着?

    那我不成废物了?”

    尉迟不易倚在桌边,打量着蓝霁华,“陛下有心事?”

    “没有。”

    “睁眼说瞎话,以为我看不出来么?”

    蓝霁华逗她“你看出来什么了?”

    “陛下为了立后的事,和长老们闹了意见,对么?”

    蓝霁华没想到她还真知道,笑了笑,“这些事,你不用操心,朕自会解决的。”

    “陛下怎么解决?”

    尉迟不易说,“就算陛下说服了长老们,可有问过我的意见?”

    蓝霁华愣了一下,“你有意见?

    你不是早就答应了吗?”

    “我那时只想着不辜负陛下一片深情,没有往深了想,现在想来,这件事……可能行不通。”

    蓝霁华有些急了,长老们和女帝不同意,他总有法子可想,尉迟不易要是不同意嫁他,那可有点不妙。

    “不易,”他握住她的手,“这个时侯,你可不能打退膛鼓。”

    “如果只是我自己,陪着陛下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惜,可这事要传回东越

    ,让尉迟族人知道了,我爹娘的日子就难过了,”她低下头,“我偷跑出来已经是不孝,若再置爹娘于不义,便是不仁,这种不孝不仁的姑娘,陛下还要娶么?”

    蓝霁华心里一磕,他光想着让女帝和长老们妥协,却忘了两家的血海深仇,忘了尉迟不易的难处。

    他把她的小手合在掌心里,“怪朕,是朕考虑得不周到,你别犯愁,都交给朕,朕会处理好的,绝不让你爹娘为难。”

    尉迟不易眼睛一亮,“陛下有法子?”

    蓝霁华高深莫测一笑,“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