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818章 嘴炮强者
    朴昌继不解的道:“我们事务所开展的业务和准它企划社几乎是差不多,而且对王国的贡献要远远高于准它,为什么裁判所唯独针对我们?”

    “我们不仅将王国废弃的场地重新修缮利用,省去王国的维护费用,而且上交租金为王国其他方面的建设添砖加瓦。我们不仅丰富了首都以及其它城市市民的娱乐生活,还为王国宣传正能量,促进整个王国和谐进步。”

    “我们还和卡普拉公司联手,开创了交易所。不仅为王国失业人群创造了大量就业岗位,而且分担了首都南门因无序摆摊形成的脏、乱、差局面,这样让商品聚集到一个平台,并且实名登记,可以有效的遏制诈骗交易,为人们创造一个公平、公正、公开的交易平台,让他们买的放心,买的舒心,有效便捷。”

    “更重要的是,我们将盗贼这个职业合理的利用起来,做一个正确的导向,使其发挥职业的特性,去向人们展现他们平时注意不到的事情。譬如知名冒险者的精彩的冒险生活、艺术者吟游诗人的动人篇章、一些重要魔物集中区的攻略……”

    “原本被人们视为流氓的盗贼,如今因为人们的认同感,渐渐开始为自己的职业而感到自豪。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去看看今天的梦罗克,那里和普隆德拉一样的祥和。人们不再对盗贼避之如蛇蝎,盗贼不再是秩序的破坏者,他们反而成为了秩序的守护者,这已经很接近盗贼公会建立的初衷。”

    “就在现在,还有无数的盗贼正奋战在王国各个最危险的地方,为我们带来第一手的资讯,譬如教国僧侣团在梦罗克的行踪是我们提供给修罗之拳雷德·穆,从而发现了教国在发乐斯灯塔岛对王国进行渗透,斯芬克斯事件中也是因为盗贼奥布里的揭发而挽救了数十名孩童,里希塔乐镇的变故是我们先公布出来的,深渊之湖的消息也是我们通知给了所有冒险者……”

    “时空裂隙就在梦罗克,面对梦罗克魔王的复苏,盗贼们在执政官曼宁的指示下,也做出了死战的决心,坚守梦罗克城成为王国对抗梦罗克魔王的第一线。哪怕是最后难逃一劫,盗贼公会和事务所的所有成员也不惜杀身成仁!”

    “多么悲壮……”朴昌继的情绪一直在攀升,他的嘴唇此刻甚至都在微微颤抖,“在这种时刻,你却问我对于剑士公会旧址的使用问题,难道你对我以上的叙述还有质疑吗?”

    两名神罚者哑口无言。朴昌继的一通长篇大论还在他们脑海里激扬回荡,很多词语或语句他们甚至只是一知半解。不过直觉上好像他说的没错……

    这问询,没法继续下去了。

    这时,铁门缓缓打开,一名身着十字军服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他对两名神罚者摆头示意了一下,神罚者们立即退出了这个房间。

    “大裁判长艾利欧特大人,很久不见!”朴昌继立即收起激动的神态,从容的打了个招呼。

    艾利欧特缓缓走到朴昌继对面坐下,淡淡的道:“似乎也没有多久,上次教皇封圣仪式中也曾见过。”

    “没想到大裁判长阁下最近事务这么繁忙,还能记得。”朴昌继笑嘻嘻的道。只是他这句话语带双关,一层意思是指艾利欧特还记得他,另一层意思是艾利欧特还能记得教皇才刚刚去世,竟然搞出这么多事来。

    艾利欧特毕竟在权力圈中混迹多年,自然听懂朴昌继的话外音,但他并不打算和他就这个问题讨论下去。不然就得和加洛韦地一样,陷入了他的谈话节奏。

    “这次请你来,是为了协助我们调查首都第一快讯事务所进行情报活动的事实。”他缓缓的道:“我明白,朴昌继先生早就晋阶成为刺客,如今也突破到了十字刺客这样的巅峰高度,已经从盗贼公会和事务所脱离出来。请问这是事实吗?”

    “没错。”朴昌继扬了扬眉头,“我偶尔会回去看望一下老朋友,但不敢插手他们的事务。但关于进行情报活动的问题,我需要向你申明一下。”

    艾利欧特微微皱眉,摊手道:“哦?请说。”

    朴昌继坐直了身躯,郑重的道:“盗贼公会自成立那天以来,就是为王国扮演耳目的角色。虽说盗贼们一度迷失了自己,但所幸已经回到正轨,所以,他们应该做回他们该做的事来。”接着他一字一顿的道:“扎罗所带领盗贼公会以及事务所,的确是在进行情报活动,而且,是为了王国!”

    艾利欧特眉头大皱。对方虽然承认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隐隐有一种不对劲的感觉。

    “所以,你问我,盗贼公会和事务所是否在进行情报活动,我作为他们的前首领完全不必否认。”朴昌继冷笑道:“但这似乎不需要向裁判所解释,毕竟他们只服务于铁荆棘王,只对铁荆棘王负责。如今,准它企划社不知道从哪里捕风捉影,将整个消息弄得整个王国人尽皆知。这极大的威胁到了盗贼们的人身安全,要知道,还有很多盗贼被派遣到其它两个国家……”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语气已经十分强硬,倒不像是在被问询,反而是他在质问艾利欧特,直指是裁判所将消息透露给准它企划社,然后通过准它世界观公布于众。

    艾利欧特直视了朴昌继一会后道:“没有查明的事,我们裁判所不会妄下定论。”

    “那就是准它企划社妄作猜测,目的是什么,我想就不用我来向大裁判长阁下说明了。”朴昌继靠在了椅背上,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道:“毕竟,大裁判长阁下刚才说过,没有查明的事,不可妄下定论。你说,对吗?”

    “这件事,我会查明。”艾利欧特手指在桌面画着圈,似乎在考虑着什么,“至于朴昌继先生今天所有的陈述,我们都会记录在案,并且一一核实。”

    “如果还有什么需要协助的地方,我还可以再来。”朴昌继又恢复了笑嘻嘻的模样,“我约了朋友,时间快要到了,你看……”

    “请便!”艾利欧特面无表情的敲了敲桌面,然后一名年轻的十字军走了进来。他吩咐道:“送朴昌继先生出去。”

    十字军点头应诺,然后带着朴昌继离开了这个房间。

    “砰!”思索了许久之后,艾利欧特突然一拳砸在了桌面上。桌子顿时四分五裂……

    我从一开头挖了一个很深的坑,现在有点迹象,不知道各位看得出来吗。

    穆是梦罗克分身,斯沃德经过改造,那朴昌继还是普通人吗?_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