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百六十四章 因祸得福
    第五百六十四章因祸得福

    “夫君,你对煜儿要求也太严格了吧!”

    “慈母多败儿!煜儿身为本府唯一的儿子,若是不刻苦用功,日后这诺大基业迟早被败光的!”庄弈辰淡淡的说道。

    “哼,我才不要儿子这样受苦!要不然你找陈贝儿那个小狐狸精再生一个吧!”林思琴大发雌威,庄弈辰只好抱头就跑。

    几个俏婢捂嘴偷笑,府主大人如此威严,但是看到夫人还要退让三分。

    庄弈辰与陈贝儿的事情林思琴当然知道,而人家一个女子帮你打天下,又迟迟不嫁人,肯定是要有一个名份的。

    虽然林思琴也没有反对,不过时不时的总是要借机发挥吃醋一番。

    “府主大人,我们抓到一个奸细,但他自称是信使!”一名心腹忽然出现禀告。

    “嗯?带他进来!”庄弈辰眼神一凛,挥手说道。

    很快,就有个面目平凡的中年男子被押着进来了。不过庄弈辰从他的眼眸中却没有发现此人有什么畏惧之色。

    这不是忠勇之士便是死士,所以才会如此的镇定。

    “给他松绑,你们退下吧!”庄弈辰吩咐道。

    “多谢庄府主了!小人乃是陈府主的信使,冒死前来送信!”中年男子也没有绕圈子。

    “陈元澄?”庄弈辰接过信,一看署名果然是他。

    信写的很简单,主要是意思是陈元澄希望庄弈辰能够助他一臂之力,击败陈贝儿。

    当然,这等于要求庄弈辰提前退出进士大考,和七国第一状元无缘。

    不过陈元澄给出的条件确实令他心脏都慢了一拍!条件只有一样,一滴圣血。

    圣血,乃是半圣流下的血液,其中蕴含了精纯无比的圣力,可以令他的体质甚至神魂都发生飞跃。

    更重要的是,圣血里面还蕴含了一丝天地法则的意念,如果能够领悟的话,非常惊人。

    “陈元澄真是是舍得下血本啊!看来进入圣地之中能够获得好处绝对是在一滴圣血之上!”庄弈辰喃喃的说道。

    不过他连圣地都可以让给谢明秀去,圣血虽然珍贵,但是也并非那么不可缺少。

    “本府回信一封,你带回去吧!”庄弈辰微微一笑,很快便书写了简单的书信。

    燕州岩府之内,陈元澄面露威严坐在府衙之内,堂下官员上百,都恭敬的听着他的吩咐。

    身为六府共主,他每天都要花许多的时间在政务上面,许多事情更是亲力亲为!

    按道理而言,以这样的勤勉统一燕州很正常的!可事实却是完全相反,一名虚境中人居然能够席卷十府,简直是匪夷所思。

    而更令他想不明白的是,为何陈贝儿可以容忍庄弈辰在她大后方占据一府,而不派兵剿灭。

    他思来想去都想不出原因!但是此时他已经是没有退路,如果不击败陈贝儿,便无法统一燕州。

    所以,尽管不希望接触庄弈辰,他还是派出了信使,而且开出了极大的代价。

    六府对十府,这悬殊有些太大!但如果庄弈辰能够帮助他,那这一府起码等于两府的作用。

    如果是八府对十府,陈元澄还是很有信心击败虚境中的陈贝儿。

    府衙小朝会散去,那中年男子很突兀的现身,对着他行礼之后,将一封书信放在桌上,而后便悄然消失。

    陈元澄有些迫不及待的拆开信封,取出详细查看一番,脸上露出了失望之色:“他居然拒绝了?一滴圣血做为报酬,他都能忍得住,这意志还真是坚毅得可怕呢!”

    “可惜,既然如此,我或许只能行险拿下南宁府了!”陈元澄眼中露出了肃然之色。

    他和庄弈辰谈不上私交,但是对他也是带着欣赏的眼光。不过在这虚境十多年,掌控六府之地,整个心态都变得成熟了。

    当然,出了虚境大部分的记忆都会被圣力封锁,只留下很模糊的残念。

    这主要是怕这些新科进士们思维混乱,走火入魔的缘故。所以就算是在这虚境中如何行事对敌,出去之后也不会因此而敌对。

    否则人族这么多的举人进士,都因为虚境考核而心生隔阂,不等魔族打过来,自己就先自相残杀了。

    陈元澄无疑是个很骄傲的人,他曾经乃是燕国第一秀才,甚至他认为自己如果当年用心一心,七国第一秀才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而现在,他成为举人之后又是燕国文状元,可以说在燕国年轻一辈之中,乃是极为耀眼的。

    如果没有庄弈辰的话,他便是最耀眼的存在。

    所以此时他比任何人都渴望击败庄弈辰,起码能够压他一头,让世人知道他陈元澄有资格与庄弈辰并驾齐驱。

    当然,从战略角度来说,六府对十府的差距很大,主动进攻是不明智的。

    但是要能以奇袭的方式拿下南宁府,这等于就扼了陈贝儿的大后方,形成两头夹击之势。

    而且南宁府易守难攻,乃是天然的防御堡垒,具有很高的战略意义。

    “只是,要如何才能拿下南宁府呢?”陈元澄不禁沉思了起来。

    “我现在很好奇的是,陈元澄会以什么办法来消灭我们!”南宁府书房之内,庄弈辰召集了谢明秀与方子林开会。

    “陈贝儿掌握十府之地,他现在断然不可能主动主攻,两败俱伤等于是便宜了你!所以,唯一的可能便是陈元澄会奇袭南宁府!”谢明秀微微一笑,说道。

    她成为举人的资历比陈元澄强了三年,眼光格局犹有过之。

    “谢兄说的很有道理,我也认同!”方子林思考了一番,点头。

    “所谓的奇袭,无非就是召集高阶战力实行斩首行动!只要我一死,陈元澄就达成目的了!”庄弈辰微微一笑,说道。

    “不过陈元澄如果要奇袭的话,恐怕召集的进士级强者不会少于二十人,如果都折损在这里的话,燕州就与他无缘了!”谢明秀笑道。

    “不错!只要能达成这个目的,我们就能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成功!”庄弈辰含笑道。

    他忽然长身而立,肃然说道:“从现在开始,情报部门将对陈元澄所属六府进行严密监视,不要放过任何线索。”

    “是!”谢明秀与方子林很快领命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