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209章 那个混蛋抢走了我儿子!
    “没啥,就是多肉土,准备在楼种多肉。”林楠没打算让张小玲知晓太多东西。毕竟人心不可测,谁能保证在末世爆发之后还能保存当初的良善?更何况怀璧其罪,像她这样独居又有物资的女人在末世里可是最佳的杀人越货对象。反正林楠已经见过太多了,力所能及帮一下可以,让自己陷入危险那就真的是白多活一辈子了。

    “哦,多肉啊。我也种过,不好种,一到夏天就黑腐了。”张小玲也就不奇怪大包小包了,毕竟网购的多肉每个箱子都老大老大,里头都是些纸巾棉花填充物。

    “我先化妆,今天就只直播小时,控制一下节奏。”

    林楠轻车熟路地洗干净脸然后往脸上涂抹化妆品。

    化妆加滤镜之后,林楠就是有本事把自己弄得跟现实不是同一个人,所以她不怕在网上高调。

    至于钱这种东西,末世之后就只会成为废纸,所以林楠并不是太在意张小玲此时对她的隐约妒忌。说不定等末世爆发之后就换张小玲在她面前扬眉吐气了,毕竟张小玲家里种田,手里有粮末世不慌。

    “楠姐好漂亮,你也教教我化妆呗。”

    “想学就自己动手试试,那儿有套化妆品,我买多了。”林楠知道年轻女孩的小心思,也没太在意这些。

    所以今年的夏天林楠过得很痛苦,能够尽量避免人群就避免人群。只是没想到都临近冬天了,这高铁居然也会这么多人,实在是有点儿反常。

    农民工夫妻身上挺脏的,那个满脸络腮胡的农民工大胡子哥衣服的袖口都是厚厚一层洗不掉的黑垢,林楠猜测他的职业应该是修车一类。两夫妻大约是没有买到坐票,又被人嫌弃臭一路赶一路赶然后赶到了厕所边,实在站累了只能满脸无奈地坐在地上。

    林楠的注意力落在了妻子的肚子上,圆滚滚的最少都有五六个月了,坐在地上双腿曲起来显得肚子更加的明显。

    大胡子哥心疼媳妇,唯一的包拿来垫着给媳妇坐,可是包还是太薄了,大胡子哥见妻子坐得难受,时不时用黑黝粗糙的大手帮她揉揉腿。

    贫穷却依旧不离不弃的温馨让林楠嘴角线条也柔软了些。

    “大哥,让嫂子坐上来吧。”说话的同时林楠已经站起来给他们让座了。

    林楠心想她一个小时就到站了,与人方便也挺好的,反正她身体健康体力好。

    “不了不了,谢谢谢谢,我们坐这儿就好。”

    大胡子感受到突如其来的善意顿时不知所措起来,连连推辞不肯起来。

    “你没问题,嫂子也没问题啊?大着肚子哪里能坐地上。”

    林楠直接搀着他妻子的胳膊将之从地上拉起来然后按坐在她的座位上。不得不说林楠的力气果然大,拎个人跟拎小猫一样轻松,整个过程只用了不到两秒钟,让两夫妻想推辞都来不及,还没晃过神来就做到舒服柔软的椅子里了。

    “臭死了。”

    林楠原先的座位隔壁是一个中年女人,只见她用涂着猩红指甲油的手捂着鼻子翻白眼嫌弃农民工妻子。

    “我我还是坐地上好了。”感受到旁边女人的明显嫌弃,农民工妻子焦促不安地想要起来。

    “坐着,流产了你赔钱啊?”林楠斜了那个中年女人一眼。果断赔钱这个词触动了中年女人脑袋里有关碰瓷的敏感神经,冷哼了一声继续捂着鼻子挨着列车墙壁坐,仿佛能躲到车外面就躲到车外面,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嫌弃。

    “彩云就坐着吧。姑娘你真是好人啊,你一定会有好报的,谢谢啊,谢谢。”农民工看有高大凶猛的林楠给他们撑腰,他心中的怯意反倒退了。老婆怀孕了他当然心疼,可是买不到坐票他也只能让老婆跟着他吃苦。现在他就厚着脸皮占小姑娘的位置了。

    媳妇的弟弟生病了,媳妇儿又大着肚子,媳妇家没什么人了,他又不能留媳妇一个人在家里,万一出事怎么办,所以他不得不带着小舅子和怀孕的媳妇赶去大城市看病。

    家里的医生都说小舅子的病很罕见估计治不好了,让他们去大城市试试。可人不是还活得挺精神的,没到最后干啥子要放弃呢。

    大胡子下意识地又摸摸胸口的暗袋,确定卡还在,心稍稍安了些。

    为了不给恩人招嫌,自知自己身上臭的大胡子反而退回去原来的地方坐着,眼睛就直盯着自己老婆看,眼神里满是让她放心的安慰。

    渐渐的,大胡子的妻子也敢把腰靠在舒服的椅子里了。

    林楠就站在过道,可是她的鼻子太灵敏了,就算大胡子有心缩在一边,林楠还是闻得到滔天的臭气。

    于是乎,林楠偷偷地运转起空气异能来,将臭气禁锢在农民工两夫妻的身体表面。当然,林楠绕开了他们的鼻孔,省得把人给憋死。

    因为林楠弄了这么一手,渐渐的周围的人都闻不到臭味了,就连像躲瘟神一样躲大胡子妻子的那个邻座中年女人也歪回来坐了。

    时间很快过去,1个小时的异能释放对林楠来说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当广播报站的时候,林楠便跟大胡子夫妇告别了。

    林楠走后,大胡子夫妇才想起小舅子去厕所去了很久。

    “小辉怎么还没从厕所出来?他又在里面玩手机了啊?”彩云可气这个没心没肺的弟弟了,生着大病都还能专注玩手机,真该把他的手机没收了。可医生说小辉已经没多少日子了,能开心点就开心点过吧。

    一想到医生的话,彩云就忍不住抹泪。

    父母早亡,这个弟弟还是她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也亏得她男人不嫌弃她带着个拖油瓶,肯把她和弟弟一起带回家养。

    谁知道小辉又得了这么一个连医生都查不出来的大病。因为忙着照顾小辉,两夫妇身上都被生病的小辉熏臭了。

    “小辉,小辉,你还在拉吗?”大胡子去厕所门口敲门。

    小舅子生病之后一直有便秘的毛病,经常带着手机蹲个厕所蹲一个小时不出来。这次他们也习以为常以为小辉又便秘了。

    “小辉?小辉?”

    “啊……啊……呵……”

    密封的厕所空间里,一个眼睛发白口角流涎的小年轻正头抵着门板,时不时啊啊啊地用额头撞门。整个密闭的空间里弥漫着越来越浓烈的恶臭。

    ……

    “冰冰,冰冰你听我说。是我对不起你们母子,是我王八蛋。”

    早上冰冰挂了和林楠的电话之后,谢明哲跪在陈晓冰面前一边扇自己巴掌一边跟老婆忏悔。

    “滚你的蛋吧!你和欧阳倩是真爱,我不挡你们的道!大学时候就是情侣,我真是瞎了狗眼被你骗到手了!这个婚我离定了!”陈晓冰一手抱着儿子一手往行李箱里丢各种行李准备走人。

    “我们那是喝醉了……冰冰你听我说,我们大学的时候早就分手了!我最爱的是你,我只爱你。”

    “爱我?爱我搞出个7个月的大肚?!”陈晓冰继续砰砰砰地往行李箱里扔东西。

    小胖轩不明白爸爸妈妈发生了什么事,被尖锐的争吵吓得两眼含泪,半点儿也不敢吭声。

    “我们遇到是个意外,我已经好几年没见过面了!”

    “呵呵,又是喝醉了不小心把她当成了我。她对你有小心思陷害你,一次中招怀孕了逼你养她是吧!你当我傻啊!你真喝醉了那玩意儿根本硬不起来!缩得跟个鹌鹑蛋似的!”

    陈晓冰和谢明哲再一次陷入争吵的死循环。

    谢明哲拒不承认自己一直在外面包养欧阳倩,继续跪着扇自己的耳光求陈晓冰原谅。

    “冰冰,我承认我对不起你们母子。只是今天已经约好了给轩轩打预防针,错过了又要重新预约了。咱们先别耽误儿子打针啊。”

    不得不说谢明哲正中陈晓冰的软肋。

    “我自己去!”

    “别,还是我开车载你吧,你开车技术还不太好,别颠着我们儿子了。”谢明哲着满脸的巴掌印非要坚持自己开车送冰冰和儿子去医院。

    “我不会打车啊,靠你,呵!”

    “这个点打不到车的,别吓着轩轩了。”

    陈晓冰低头看到儿子被吓得要哭不哭的样子,顿时心里一阵阵锐痛。

    赶紧抱着儿子下楼,不想再看到谢明哲这个王八蛋。

    只是现在这个上班点的确很难打到计程车,谢明哲那个混蛋开着车就跟在陈晓冰旁边,用儿子这个弱点引诱陈晓冰上车。

    最后陈晓冰还是心疼儿子,只能臭着脸上车。

    陈晓冰心里发狠,她这不是要原谅谢明哲,给儿子打完预防针之后,她就直接去民政局离婚。

    反正在刚刚收拾东西的时候,她就把结婚证等证件都塞到包包里了。

    然而当林楠终于坐着高铁来到g市的时候,正当她想打电话给陈晓冰告诉她这么一个惊喜,陈晓冰却先一步打电话过来告诉了林楠一个惊吓。

    “楠楠,谢明哲那个混蛋把儿子抢走了!那个混蛋抢走了我儿子!”

    陈晓冰在电话里哭得撕心裂肺。

    陈晓冰后悔了,她就该听林楠的,马上带着儿子回y市,而不是继续跟谢明哲纠缠下去,跟这种垃圾多说一句话都是恶心。

    谢明哲这混蛋做人太恶毒,什么打预防针都是为了稳住她,真实目的是为了抢她儿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