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五章
    80公里路,司机不打表,要了五百块钱,直接给他送到了宾马道这个小镇上面,秦阳也没有计较,到地方之后,直接给了五百块钱给司机,顺便留了一下他的电话。

    这个小镇不算很小,看起来还是挺热闹的,人来人往,不过镇中心的房子没有超过三层楼的。基本的设施还算是挺完善的,有超市,银行,菜市场,杂货店,书店,小学,还有老旧的宾馆。

    不少三轮车就停在前方的路口,好像是等到拉活的,一个个慵懒的坐在阴凉的屋檐下,抽烟打牌玩手机侃大山。

    反正就是闲着也会给自己找的是事情做。

    因为小镇边上有一个非常著名的花卉基地,所以来往的外人还是挺多的,秦阳走了一段路之后,发现有不少三轮车拉着货,卸下来往大卡车上装。

    这些货有些是花卉,有些是蔬菜水果,都是最基本的农副产品。

    秦阳的到来并没有引起注意,再加上他除了皮肤白了一些,穿的衣服就是当地人的风格,也不突兀,大家都忙着,顶多好奇的看一眼便不再关注。

    再加上大家要么忙着干活,要么慵懒的玩着手机刷着短视频,根本没工夫去看他。

    他甚至在路上看到了拿着自拍杆的主播,目不斜视的从自己身边走过去,他还忍不住挡了一下脸,怕被手机那头的网友们察觉。

    要知道网友一个个都是火眼金睛的,一点点细枝末节的都能让他们抽丝拔茧,全部扒出来。

    他将小镇逛了一圈之后,发现小镇就一个宾馆,也不嫌弃这个宾馆的装修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风格,就直接开了一个房间。

    宾馆挺小的,约莫就二十几间房间,每个房间也就十几二十屏幕的,设施齐全,看起来还是挺干净的。

    他将自己手中的衣服袋子扔在房间之后,就出去,找了一辆拉人的三轮车,询问了对方这附近哪里比较好玩的,给了两百块钱,让他带着自己附近溜达一圈。

    这边的消费很低,大部分人一天赚的钱差不多也就是五六十块钱。

    二百块钱算是一笔大钱了,司机拿到钱,心里乐开了花,十分敬职的带着他绕着镇上的外圈开出去。

    “这一大片都是花田,春天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来这里玩,车都没地方挺,现在人就很少了,你可以下来拍照。”

    司机大哥热情的介绍着。

    “不用了,”秦阳看了一眼之后,摇摇头,四周张望着。

    司机大哥见他没兴趣,想着男人对花不感兴趣,就带他绕到了另外的地方,这里有山有水,风景十分的怡人,除了露面有些坑坑洼洼之外,都很完美。

    一路上,秦阳就四处看着,没有任何蔡先生的踪迹,知道自己撞见的可能性太低了。

    这次只能当做自己出来透个风,晚上住一晚,明天再回去。

    待到太阳落山,司机大哥把他带到了镇上宾馆门口。

    “多谢大哥,”

    “时间太短了,很多地方都没有带你去,要不我明天过来再带你去其他的地方?”大哥还想多赚个两百块,毕竟赚这钱太容易了,下次再遇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不用了,今天谢谢了,”秦阳还有工作,不能久待,明天就要回去了,就算让自己在这里多逛一圈,估计也不会有太大的收获。

    “那好吧!”司机大哥讪讪的笑着,颇有些不好意思。

    “对了,你没吃饭吧,那边哪家面馆,是我们这里最好吃的,你可以去尝尝看。”

    “好的,我会的。”秦阳点点头,就走进了宾馆之中。

    蔡凛并不知道有人跟踪自己到镇上,他也在宾马道这个小镇,但是离镇上还是挺远的,在一片树林之中,这边树林是被人承包的,外面都有栅栏,阻挡无关人员的进入。

    还有散养的猎犬,随意的在树木下乱窜,吐着舌头,时不时的露出自己洁白而又尖利的牙齿,一旦有外人闯入,一定能直接咬上去。

    在树林的隐蔽处,有一排小木屋,小木屋都两层楼高,看起来有些简陋,但在户外也算是不错的。

    小木屋里面堆放着各种晒干的植物,这些植物大约半米高,晒的叶子有些焦黄色,密密麻麻的压在一起系成一捆一捆的,数量很多。

    而在木屋的下面,别有洞天。

    木屋的底下,有将近一千多平方的空间,排满了各种金属制的仪器,但此时十分的安静,完全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为什么会出现这个问题?”蔡凛尝了一口刚提炼出来的白色粉末,立刻“呸”的吐在了垃圾桶里面,然后用湿巾擦了擦嘴唇和舌尖。

    他冷着脸,眼神锐利的看着面前的几个人,气势压人,让他们忍不住瑟瑟发抖。

    “老板,我们也不知道,都是按照要求一步步来的。”站在最前面,穿着白大褂的男人鼓起勇气说到。

    他们本来都是半路出家的,没啥本事,都是照本宣科的来做着,哪知道这次出来的品质怎么差。

    “现在立刻,按照平时做的,现在一步步的在我眼前操作一遍。”蔡凛语气阴冷,让人仿佛置身寒窖似的。

    “是!”

    他们慌张的跑去把仪器全部开了起来,然后娶了一捆小木屋里面的晒干的植物,直接扔进了粉碎机之中。

    蔡凛坐在椅子上面,眸光冷冽的看着面前工作着的人,脸上看不出喜怒。

    等到一个流程下来,差不过应过去了五个小时,五个小时候之后,成品大约就只有一个10村的汤碗平铺铺满。

    他看着面前这只白色的汤碗里面的微黄的粉末,不由的蹙起了眉头。

    他对整个操作的流程十分的烂熟,他们刚才这一系列的操作,都是符合要求了的,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但是为什么出来的东西,和上一批的不一样呢?

    蔡凛有些不明白,他站了一来,一步步的从头过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怎么会?”他有些难以置信,这些仪器也没有任何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