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百一十六章
    遇见那个男人,随即就放弃了,在市场里面买了点特产之后,直接叫车去了机场,买了机票返回到了京城。小镇的夜晚特别的安静,宾馆的住客很少,秦阳一夜无梦,睡的十分的深沉。

    早上六点多,他被外面早起感激的喇叭声给吵醒,一夜睡到天亮,他感觉自己浑身舒爽,充满能量。

    挤了牙膏,趴在窗台上,看着下面热闹的大街,小贩们在路边售卖着各种商品,各种农副产品。

    他很惬意的看着底下的场景,心情十分的好。

    正准备回浴室漱口,他转身的时候,瞄到了一辆黑色的轿车从底下的路口走过,车子开过宾馆门口的时候,他看到了车子后座窗口露出的半张脸。

    “是他!”秦阳立刻扔下牙刷,一抹嘴巴上的泡沫,直接甩门就往下跑。

    他住在四楼,楼梯有点多,他三步并做两部的往下跑。

    等他冲出宾馆门口的时候,黑色轿车的已经拐弯,就留给他一个车屁股,随即就消失不见了。

    “妈的,”秦阳忍不住爆了粗口,这个男人就在这个小镇上,但是他根本就无法追踪到对方的身影。

    庆幸的是,他记住了哪辆车的车牌,然后不断的在脑海里面背几次,记下来。

    “滴滴”他身后传来喇叭声,他转头看到一辆三轮车,车上堆满了一个个草垛子,被捆着的草他也不认识,叶子细长细长的。

    “哎,让让。”骑车的是个大爷,对着秦阳挥挥手。

    秦阳下意识的退了一步,大爷骑着三轮车慢悠悠的往前,还忍不住摇摇头“这小后生大清早的挡在路中间,一点儿眼力劲也没有。”

    秦阳没有听见大爷说了什么,就算听见了,他也听不清楚,毕竟当地的口音太重了,很难听清楚。

    他知道自己很难在

    这次一飞,他觉得自己在这一方面的实力太弱了,他必须找人去做这件事,而且保密效果要好的。

    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去哪里找可靠的人去委托这件事情。

    昨晚生产出来的货全部不合格,他直接停掉了加工,也没有睡,一直在思考着原因。

    一大早,他直接往种植基地那边开车,想从原料上面来寻找问题。

    所有的设备,材料都是没有任何的改变,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原料上面,毕竟原料的种植地区分了好几块。

    这极有可能是造成成品不合格的原因。

    他必须要找出这个原因,否则接下来的生产全部都要停了。

    他这里本来是有一个化学系的高材生,他可以分析出成品里面的成分,但是他从马征手上搞到的货物上研究出成品之后,就离开了,去了墨西哥,短时间内无法返回。

    当然,也可以等对方回来,但是时间方面等不起,就算他回来,研究分析再找原因还是需要时间的。

    蔡凛一夜没睡,但是精神看起来挺好的,一点儿也没有熬夜过后的颓废样。

    他们昨晚使用的原材料,是来自宾马道隔壁镇上,大概有十公里,开车二十分多分钟就到了。

    “老板,到了,”司机恭敬的说到。

    “嗯!”闭目养神的蔡凛睁开眼睛,看着窗外一大片的麻草,农民们正在收割。

    他看了一会儿之后,就下了车,带着保镖去看。

    当地的种植户,并不认识蔡凛,更不好说雇来收割的小工了。

    小工好奇的看了几眼蔡凛,十分好奇这个男人是什么来头,还带着两个保镖,不过随即就低头勤快的收割着麻草,毕竟他们都是按照每日收割的分量来结算工资的。

    割的越多,赚的越多,每天吃饭都跟打仗似的,自然不愿意再无关紧要的人身上浪费时间。

    蔡凛穿着拖鞋,沿着麻草种植区域绕了一圈。

    麻草的长得十分的茂密,虽然收割了很大一片区域,但是剩余的还有很多。

    他看了一圈,这些麻草的长势十分的好,也很健康,没有出现什么特别的地方。

    他甚至拔了一颗麻草,掰断,然后去问味道,味道很正常,没有什么不同。

    观察了好一会儿,他就大道回府了。

    他一上车,车子一起动,小工们就忍不住围在一起议论纷纷。

    “这男人干吗的,绕了一圈,也不说话?”

    “你们说这个是不是大老板啊!看着这个架势有点像,还带着两保镖。”

    “谁知道呢?都是吃饱了撑着,来这儿消消食的。”

    “别管他,赶紧干活,到时候钱拿少了,看你回家你家婆娘不骂你。”

    “幸好我们喷药了,不然的话,这麻草都被虫子吃掉了,虽然晒干看不出来,但是现在新鲜的一看就看出来了。”

    “是啊,要是大老板就惨了。”

    说完,大家面面相觑,然后便分散,埋头苦干着。

    这一大片的麻草都是被承包去的,他们从播种到照料再到收割,一直在这儿干活。

    上个月,也不知道怎么会是,麻草地里面出现了一堆的虫子,啃食麻草。

    要知道以前麻草都是拿来当柴火烧的,而且长势很快,一两个月就长得老高,种庄稼的时候,最烦麻草了,除草剂都不知道的话多少钱。

    也不知道现在老板是不是哪里有毛病,包了这上百亩的田地来种这个东西,还要求他们好生照料。

    怕被骂,更怕被扣工资,他们就偷偷从隔壁小镇买了几包除虫剂喷了上去。

    效果还挺好的,喷了之后,就没有那种黑色绿豆大的虫子了。

    他们自作主张怕被骂,就谁也没有告诉,谁也不知道这麻草还喷过药。

    当然,蔡凛也无从得知。

    他又去其他几个种植的地方看了看,也带了一根麻草回来比对,结果找不出任何的问题。

    “这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他直接打电话,让人从墨西哥赶回来,否则的话,这个月就无法交货,所有的渠道都白白浪费了,损失好几千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