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三章
    与叶启礼母亲这个大家闺秀不同,叶卿卿的生母徐洁出身农村,大字不识,除了一张脸,几乎一无是处,曾经做过叶宗国的保姆。

    做着做着,就爬上了叶宗国的床。

    不过那时候叶启礼的母亲已经重病去世了,叶卿卿的生母徐洁就不存在插足别人的婚姻,自然是不带怕的。

    很快,年轻貌美的徐洁就怀孕了,当发现徐洁怀孕了之后,叶宗国就把她娶进了门。

    一个保姆一步登天,成了主人,叶启礼已经十几岁了,自然是不乐意的,闹了很久,也没能让自己的父亲取消这个念头。

    无奈之下,叶启礼回了外婆家,告知了这件事情,叶启礼的外婆家也是有头有脸的,得知叶宗国要娶徐洁,让哪个上的不台面的女人做自家外孙的继母,自然是不肯。

    在徐洁怀孕的时候多次山门,趁着叶宗国不在,甚至辱骂过徐洁。叶启礼还明里暗里的帮着欺负过徐洁。

    徐洁是一个能忍的女人,除了在叶宗国面前楚楚可怜掉过眼泪外,在外都是忍着。哪怕是那些贵妇人的指指点点,指桑骂槐,她都忍了下来。

    直到她进了叶家的户口们,生下叶卿卿。

    生下叶卿卿这个女儿后,反而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叶启礼外婆家一看是个女儿,就没有放在心上,毕竟继承家产的还是儿子,女儿迟早要嫁出去的。

    因为叶卿卿,徐洁的生活一下子好过多了。

    富裕的生活,让她身上的小家子气一点点的褪去,虽然不受圈子里那些贵妇人的喜欢,但是在外面还是挺唬人的。

    叶卿卿从小被宠爱的长大的,但是徐洁一直记着自己受辱的那些事迹,在叶卿卿懂事之后,有意无意的拾掇着她针对叶启礼。

    她从小就长得粉雕玉琢的,十分的漂亮可爱,就连叶宗国这个硬汉都成了女儿奴,她要是卖给什么,一个个宠到不行。

    再加上在徐洁的调教下,嘴巴很甜,一旦犯错,软糯糯的撒个娇,谁也不敢说一句重话。

    就这样子,已经成年的叶启礼,在叶卿卿手下吃过不少亏,而且小打小闹的,他也没办法教训几岁的小孩子,更何况家里人都护着。

    祝裕贞和叶启礼原本就青梅竹马,两个人感情也好,两家原本就打算结为姻亲,亲上加亲。

    但是徐洁知道祝家的情况,就担心祝裕贞进门之后,自己被新媳妇压住,不想要让她进门,于是就让叶卿卿在叶启礼的酒水里面下药。

    并引家世才貌心情都差祝裕贞许多的吴琴音去了叶启礼的房间,然后故意引人去看这一场闹剧。

    祝家和叶家的联姻就此打破。

    祝裕贞也为叶启礼酒后乱性发生了事情,伤了心,不愿意再见叶启礼。

    直到有一天,祝裕贞在酒店,看到叶启礼堵住了年仅十一岁的叶卿卿。

    “是不是你干的,我的酒就你动过。”

    叶启礼一脸颓废,满脸胡渣子,身上的西服也皱巴巴的,看起来十分的狼狈,他眼神狠厉的盯着叶卿卿。

    “哥哥,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爸爸妈妈还等着我过去呢?”叶卿卿穿着红色的连衣裙,黑色的小皮鞋,肤白如雪,像极了童话里面娇俏的公主。

    “就是你做的,你这个恶毒的样子,跟你那不要脸的妈一模一样。”叶启礼咬着后槽牙说到“是你妈指使你做的对不对,还有之前弄坏的投标书。”

    “哥哥,你怎么可以含血喷人呢?”叶卿卿笑眯眯的说到“哥哥的样子好可怕,我不要和哥哥说话,我要去告诉爸爸妈妈。”

    “你给我站住,”叶启礼一把拉住叶卿卿,小小的人儿,根本就挣脱不了叶启礼的手掌,尤其她纤细的手腕,一用力仿佛就能折断似的。

    “哥哥,你弄疼我了。”叶卿卿皱着眉头说到,知道自己挣脱不掉,也就放弃了抵抗,为自己省一些力气。

    “你先回答我,是不是你做的。”

    “哥哥,我能做什么,我可什么都不懂,难不成你要教坏我这个小孩。”她狡黠的看着她。

    “果然是你,你为什么要怎么做?我一定要和爸说,让他和你妈离婚。”叶启礼看着叶卿卿的眼睛,越发确定了这件事。

    果然是这个野种干的,她竟然和她妈做出这样子的事情,看来怎么多年,是他心软了,才能让她们母女在叶家立住脚跟。

    “哥哥,你认为现在,爸爸会相信你说的,我可只有十一岁。”叶卿卿有恃无恐的说到,稚气的语气冷冰冰的没有温度。

    “哼,”叶启礼甩开手,他力气比较大,叶卿卿当即就摔倒了地上,“砰”的发出了声音。

    他很清楚,自己出了这档子丑闻,丢尽了叶家的脸面,现在老爷子们根本对自己没有什么好脸色。

    “哥哥,当年你们是怎么欺负我妈妈的,我一定会一点一滴的要回来。”叶卿卿坐在地上,露出了甜美而又狠毒的笑容,脆生生的话里带着阴冷的气息。

    “对了,还有你的外公家,我也不会放过哦!不知道你的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会发生什么样子的事情呢?”

    出的话像是淬了毒,仿佛随时能给人致命一击。

    “你,”叶启礼当即血冲脑袋,失去了理智,直接上前,掐住了叶卿卿的脖子,面部狰狞的说到“你这个恶毒的野种,我今天就掐死你。”

    “呃,”叶卿卿发出痛苦的声音,可眼睛却直勾勾的看着叶启礼,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叶启礼觉察到不对劲。

    “嗯,”他叶启礼突然松开了她的脖子,低头看着自己腰间插着的一把刀,顿时跪倒在地上。

    “啊!”祝裕贞难以置信的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叫了出来,随即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姐姐,你是看到了什么吗?”听着声音,叶卿卿转过头,看着躲在转角处的祝裕贞,笑嘻嘻的问道。

    她脖子上发红的手指印清晰可见,整个人仿佛就像是被蹂躏过的洋娃娃。

    “啊!”祝裕贞吓得直接逃走了。

    “真胆小,”叶卿卿憋憋嘴。

    “哥哥,好戏这才刚开始哦!”

    随即,她扯开喉咙,大哭大喊大叫着,把人吸引过来,现场顿时一片混乱。

    后续的事情,祝裕贞就不是很清楚,反正叶启礼是救回来了,但也在老爷子哪里失了宠,等到他和吴琴音仓促成婚之后,就打发出叶家,自生自灭了。

    目睹了事情经过的祝裕贞,自然知道了叶启礼和吴琴音遭了算计,而且叶卿卿还故意激怒叶启礼,让他先动手。

    就算徐洁再厉害,也没有办法让一个十岁出头的孩子,做出这样子的事情,叶卿卿做出来的事情还有那引测的表情,都足以证明很多事情。

    从此之后,祝裕贞绕着叶卿卿走,不敢和她多接触。

    后面发生的事情,她不是很清楚,如果不是自家老哥提醒叶卿卿,她都快要忘记曾经让自己做噩梦的小女孩。

    明明只有十一岁,可怕的像个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