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千八百六十八章 白家邀请
    白、宫两家之间,所谓的过节也只有两位老人家之间的那些往事。

    但这些事情,想必两家老人也不会拿出来到处嚷嚷,以致于让小辈去背地里做一些不三不四的小动作。

    而且,就算是那想要抹黑她的白家人,是为了浔阳先生出气。

    可也不该,把火力集中在她的身上。

    要知道,浔阳先生跟三哥哥之间的过节,尚且还只是一件小事。

    若是把她拖下水,那就是关系到两家关系的大事了。

    她相信白家家主,肯定不至于那么糊涂。

    故意侮辱一家家主,那便是公开向该世家宣战。

    且不说白家跟宫家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就算是双方交恶,如同百里家一般,不也是只能暗戳戳的,搞一些他们难以察觉的阴谋诡计么?

    所以,她才觉得奇怪。

    “还有其他的消息么?”

    龙天昱不动声色的接着问道。

    暗卫迟疑了一下,方才回道:“属下察觉到,除了白家的人之外,另有一股势力,在暗中推波助澜。只是一时,难以追查到根源。”

    没想到,这里面居然还有旁的事情。

    龙天昱点点头,命令他继续小心探查后,暗卫就离开了。

    倚在窗边,林梦雅梳理着自己已经知道的信息。

    现在很明显的是,白家有人想要针对他们。

    也许从浔阳先生站出来指责他们开始,他们就一头撞进了这个圈套里。

    现在,责怪谁已经毫无意义。

    她只是想知道,白家这样做的原因。

    龙天昱站在她的背后,轻轻的抚摸着她的长发。

    被熟悉的气息所包围的她,繁杂的心情也渐渐平复了下来。

    自然而然的靠在了身后见识的胸膛上,她以苦中作乐的语气开玩笑。

    “你说我们宫家事精儿的属性,是不是遗传下来的?”

    龙天昱挑挑眉头,直觉告诉他,现在还是闭嘴的好。

    林梦雅懒洋洋的蹭了蹭,笑着说道:“我发现,不管卫国发生什么事,这里面啊,总少不了我们宫家的参与。你说我家那些老祖,是不是也跟我一样,一天也没个消停的时候?”

    龙天昱任由她靠着,手臂虚虚的环住了她。

    “宫家先祖,都是聪明人。”

    她点点头,表示赞同。

    “是啊,想也知道,她们能在这种男权社会,拥有一席之地,还能把宫家稳定在十大世家之内,自然是需要劳心劳力。”

    宫家是正经的女性治家。

    每一任的家主,都对宫家上下有着绝对掌控的权利,而并非像是外面猜测的那样,是靠着兄弟夫君,当个傀儡。

    所以当她回来继承家主之位的时候,宫家上下才会没什么反对的声音。

    当然,这也跟宫家当时的情况有关系。

    不过也因为早有先人做出了表率,让宫家的人,受到了潜移默化的影响。

    再加上她渐渐了解到,宫家先祖究竟做了多少,她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之后,她对于那些已经故去的先祖,更多了几分崇敬之心。

    她们,才是有大智慧的人。

    两人静默无言,享受着难得的温馨一刻。

    没过多久,就有人来敲门。

    “苏岩先生可在里面?”

    好像是廉伯。

    两人对视了一眼后,龙天昱把她按在椅子上,转身去开门。

    看到他出来,廉伯立刻说道:“先生,外面有人找您。”

    “是谁?”

    “是...白家的一位小姐。”

    说道这里,廉伯的眼神微微闪烁。

    作为家中极少数知道内情的人之一,他可是清楚,眼前的男子不仅仅是个学院的先生,还是他家小姐的夫君,两个宝宝的亲爹。

    但这人刚到,就有白家小姐之指名道姓的来找,多少有些不妥。

    丝毫不知自己差一点点就被打上“出轨渣男”的烙印的龙天昱,也显得有些意外。

    并没有立刻前往相见,而是继续问道:“白家哪位小姐,找我可有什么事?”

    廉伯迅速的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后,温和的回应道:“是白嘉柔小姐,她说你之前在店里头落了一样东西,她是亲自给你送回来的。我已经把她请到正厅里了,先生要见见么?”

    东西?

    龙天昱立刻想到,之前在金铺的时候,他是忘了拿那顶小金冠。

    但掌柜的也没收他的钱,而且那些东西也都是白送的,他也就没想要再讨回来。

    反正以后,他还能给他的亲亲夫人找到更好的。

    “算了,你让她走吧。就说这金冠,我不要了。”

    廉伯听到他一点也没犹豫的就拒绝了,心情霎时好了不少。

    “好,我这就去回话。”

    屋子里,林梦雅也把俩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这位白小姐,未免也有些太过客气了吧。

    要是按照她这个送法,白家只怕早晚会被掏空。

    但这件事又跟她没关系,心里头也就没再想什么了。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第二日那位白家小姐,竟然给他们下了帖子,上面指明了,要请她跟龙天昱过府。

    林梦雅翻看着手中的帖子,眉头微皱。

    她可以理解当时白嘉柔给他们免单的做法,毕竟,这件事出在白家的铺子里头,要是他们闹起来,只怕损失会更大。

    但她能那么快,就知道他们两个的身份,还亲自来上门送金冠跟名帖,这显然有些不简单。

    难道,对方是借着这个由头,想要跟她谈一些别的事情么?

    要是如此的话,这约,他们还非得赴了不可。

    她把这件事告诉了三哥哥跟曾祖,他们两个,倒是对这位白嘉柔小姐,一点也不陌生。

    “白小姐倒是个极为温柔的人,之前我们在白家被人指责的时候,只有她站出来替我们说了几句话。”

    宫三回忆起当日的场景,对白嘉柔还是有些感谢的。

    关于这一点,林梦雅倒是也不怀疑。

    从那日白嘉柔在珍珑坊里的举动,就能看出来,这位白家小姐,倒不是个浑人。

    所以,她更加觉得,对方有可能是以此事为借口,其实是想要化解双方恩怨的意图了。

    于是二人并没有耽误,稍稍整理了一下之后,就拿着名帖进了城。

    两人到了白家的老宅之后,就看到白嘉柔带着侍女,竟然亲自等在了门口。

    “苏先生,你们可终于来了。”

    白嘉柔的脸上,带着柔美的笑意,语气之中,也带着几分真诚。

    林梦雅稍稍跟她寒暄了几句,就在对方的接引下,进入了白家的老宅。

    白家的院子跟外面的风貌一致,只看得到古朴,难以见到奢华。

    白嘉柔把他们引到了一处小厅,里面布置得倒是精巧,处处可见其心意。

    想来,这应该是白家的小姐们用来会客的地方了。

    三人分主次坐了,白嘉柔又让人上茶。

    “其实这次冒昧请二位前来,主要是为了能化解我们两家的恩怨。”

    果然,如她之前预料到的那样。

    但林梦雅并不着急,此事,只怕白嘉柔说的不算数。

    只不过,她倒是可以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此事,也是我家家主跟老祖的心愿。本来,这其中也有不少的误会。不知白小姐能否代我们引荐,让我能跟贵家主见上一面,也好陈情一番,化干戈为玉帛。”

    白嘉柔双眉微蹙,显然这件事,超出了她的能力范围。

    思考了一番之后,她才开口说道:“现在要见我家家主的话,可能会有些困难。其实我倒是觉得,不如贵府先行道歉,也好让事情,有个转机。”

    让他们道歉,那不就等于坐实了那些罪名了么?

    但她却没生气,白嘉柔到底是白家人,出发点自然是偏向白家。

    “白小姐,实在不是我们不想道歉,而是此事,关系到我家家主的清白。而且您也知道外面的流言,若我们在事情未曾明朗的情况下道歉,岂不是坐实了那些莫须有的罪名?请白小姐谅解,我们恕难从命。”

    白嘉柔咬了咬唇,真诚的说道:“我知道此事肯定是让你们受了一些委屈,但浔阳先生到现在都没有醒过来,我觉得,此事也可以两平了吧?”

    林梦雅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只见白嘉柔眼中带着轻愁,情真意切的劝说他们两个。

    “纵然浔阳先生有千般不是,可他终究也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学生。何况,现在他旧疾复发,缠绵于病榻之上,我看到实在是觉得于心不忍。既然如此,你们两方不如各退一步,万一浔阳先生因此加重了病情,我相信大家也都会良心不安。”

    林梦雅的眼神,一点点的转冷。

    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此事摆明是浔阳先生滋事在先,她宫家受辱在后,怎么听白嘉柔的意思,倒像是他们的错了?

    “白小姐,您的意思是,浔阳先生病了,所以我们就要道歉是么?”

    白嘉柔眼圈一红,急急的摇了摇头。

    “不,我不是说你们错了。而是我觉得,浔阳先生现在也太过可怜了。是谁是非,真的有那么重要么?难道,比别人的生命还要重要么?”

    她说什么了?白嘉柔这是要哭了么?

    好在白嘉柔只是眼眶红了,并没有掉下眼泪,只是这样强忍的模样,倒更加让人看得有些于心不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