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千九百零八章 命人打探
    掌柜的慎重的接过药方,细细看去果真都是一些人参、灵芝之类的补药。

    但后面的计量,却只有他才能看出来,到底有什么门道。

    确定这份药方之后,也就确定了眼前的人,是个什么身份。

    掌柜的站起身来,脸上也多了几许恭敬。

    “姑娘要的东西小店都有,只是有些年份上差一些,请姑娘跟我来。”

    侍女点头,跟着掌柜的一起去了后院。

    伙计立刻接替了掌柜的位置,那双暗藏着精明的双眼,却是不动声色的,扫了扫堂中的客人。

    药铺的后院,到处都陈列着还未炮制好的半成品药材。

    两人没有任何交谈,一直走到后院的正房,那掌柜的立刻跟侍女抱拳行礼。

    “不知是大小姐大驾光临,属下是镇龙堂奉远城分堂齐远达,有失远迎,还望您能原谅。”

    听着这颇为雷人的称呼,林梦雅只能无力的挥挥手。

    当初她离开的时候,就跟谢晗商量过这事。

    之前她是假充使者,不过后来为了增强神秘感,除了谢晗跟一批骨干之外,无人知道她的身份来历。

    但她又不能算是堂主,无奈之下,只能让整个镇龙堂上下,不管年纪大小、职位高低,都尊她一声大小姐就是了。

    眼前的掌柜,跟这家药铺,都是镇龙堂旗下的生意。

    就连林梦雅都有些意外,想不到谢晗他们在自己都发展到这种程度了。

    不过,有他们在,自己的情报网也就详细得多了。

    毕竟谢晗他们,老本行就是情报贩子。

    这业务想要捡起来,一点也不难。

    自我介绍完,齐远达就恭顺的站在一旁。

    他是从总堂那边出来的,对这位大小姐也有所耳闻。

    大家私下里都传,说是这人是药王菩萨的徒弟下凡,经过她手的药,那都是灵丹妙药了。

    更有甚者,说她能让人起死回生,甚至还可以让人长生不老。

    要是让林梦雅本人听到这些议论,她肯定是哭笑不得。

    但身为堂主的谢晗,却有意让这些传言肆意的传播,甚至于,还有意无意的,在暗中推波助澜。

    他就是希望大家伙,都能像是供着神佛一般,对林梦雅心存静养与畏惧之心。

    林梦雅倒是不知他的用意,却知道他们能对自己毕恭毕敬,那都是谢晗的功劳。

    “无妨,我这次来,是希望你能帮我办一件事。”

    “大小姐请说,奉远城分堂,一定会为您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倒是没有那么严重,我希望你能给我调查一下,这一年来白家白淳安,究竟跟谁交往过迷。此人必定是凭空出现,亦或是对外面的情况比较了解。而且,白淳安跟他的交往,应该不是那么光明正大。”

    白淳安分明是被人利用了。

    而且此人一定十分了解宫家的状况,不然,也不能半真半假的,把他给蒙骗了去。

    但是宫家差点被人灭族,此事知道的人可不多。

    当晚那些被她迷晕了的世家子弟,都心有怀疑却因为没得到任何有用的线索,尚且心里头还糊涂着。

    怎么就有人那么笃定,宫家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呢?

    除非,此人知道什么内情。

    她心里头倒也不是完全没有怀疑的人选,只不过,她需要验证。

    “是,属下一定竭尽所能,大小姐可还有别的吩咐?”

    其实,如果不是白淳安那死心眼子,说什么也不肯把幕后之人供出来,她也没想动用镇龙堂的力量。

    毕竟,镇龙堂只能算是新兴的势力,能在原有的势力分布中存活下来,已然十分不易了。

    但现在,他们又是她最好的选择,衡量再三,她才用了堂内联络的方法,跟他们相认了。

    “对了,护卫营的那位大统领,你可熟悉?”

    齐远达立刻点头,忙着说道:“熟倒是没有那么熟,只不过他每个月都会固定的来咱们店里头拿药。”

    “哦?可是那大统领,有什么病症不成?”

    齐远达摇头道:“倒也不是,大统领来拿药,是因为护卫营内,总是有人因为训练而受伤。但是许多护卫的出身都不太好,除非是不能忍的重伤,否则就只能用一些跌打酒来凑合事。不过,有些暗伤也就因此留了下来。那些护卫们到了年老的时候,身体上多多少少都会有些问题。大统领看中咱们家店里头的保真,价格又公道,所以每个月都会买一批药,给这些伤病员用。”

    怪不得,白麓对那位大统领推崇备至,如此说来,这倒是个难道的好人了。

    心思一转,辛亏她多问了一句,不然之前准备的礼物,怕是难以送入大统领的心坎里去呢。

    “多谢了。”

    事情办完,她起身欲走。

    齐远达一路把她送到了外面,然后取出几个小药包来,双手递给了她。

    “这些药都是一些补养身体的,请大小姐拿好。”

    林梦雅一闻,就知道里面装的都是好东西。

    这掌柜的,倒是个会办事的人。

    微微颔首,她谢过对方之后,就提着药离开了。

    外面那些跟着她的尾巴,此刻还不知道在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唯独齐远达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掌柜的,那一位,是谁呀?”

    趁着没人,第一次见到从总堂来的“大人物”的伙计,好奇的问道。

    齐远达瞪了对方一眼。

    “问什么问,小心隔墙有耳。”

    伙计被吓得一缩,再也不敢乱说话了。

    倒是那齐远达觉得,在这位大小姐的面前,自己说话做事,都不自觉的加上了了几分小心。

    倒也不是全然,都为了讨好她而已。

    办成侍女从药铺回来,林梦雅立刻换下装束,赶到前院。

    两个宝宝的课业已然上完了,此刻正等着她来呢。

    母子三人亲亲热热的玩闹了一会儿,宫二跟龙天昱,就一起进了家门。

    两个小没良心的听说父亲回来了,就立刻拉着她的手,跑得飞快。

    宫二跟龙天昱一人提着切好的烤鸭,一人提着面饼。

    两个小的口水差点没流下来,直嚷嚷着赶紧开饭。

    难得竟然这几个大忙人能聚齐,宫三也跟人费了这几天的口舌,实在是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一家人酒足饭饱之后,各自回到房间休息。

    龙天昱自然而然的跟在了他的媳妇跟孩子的身后,而宫家的另外三个男人,则不知是认命了还是习惯了,居然连眼睛都没瞪一下就把人给放走了。

    刚吃过饭,两个宝宝自然是要在院子里慢慢溜达一下,免得积食。

    林梦雅坐在屋子里头,看着那两只一会儿去墙角看蚂蚁,一会儿去房檐下看燕子窝的,只觉得心中荡漾着柔柔暖意。

    “等回到宫家,我就搬回去。”

    林梦雅侧着头,看着身畔的爱人。

    一杯热茶在手,温暖了他冷峻的弧度一般,让这人敛去了往日的凌厉。

    “搬回到哪里?”

    “自然是你住在哪里,我就要住在哪里了。”

    那人看着她,眼神之中似是还有些委屈一般。

    “难道,你不愿意跟我住在一起?”

    她只觉得心口一滞,还没等脑子反应,身子就先摇了摇头。

    那人的唇角稍稍弯起,露出一个愉悦的笑来。

    “我就知道你也想我。”

    说着,伸手就想要握住她的手,可惜,却被林梦雅给躲开了。

    “我有时候真的怀疑,你是不是身体里头换了个芯子。”

    她眯起眼睛,略有些不满的看着对方。

    从前的龙天昱可不会说这些情话骚话,那人当初不管干什么都是一本正经的,刚开始她还觉得对方是座不会融化的冰山来着。

    可现在,对外人还是那般冷冽,但对她,几乎犹如岩浆一般,让人毫无抵抗之力。

    龙天昱端起杯子,掩住了自己的表情。

    “夫人是觉得,我这样不好?”

    “也不是不好,难道说,这才是你的本性?”

    后者深深的盯着她,然后缓缓点头。

    “我对夫人的一切,都是发自于本心。哪怕夫人不喜欢,我也会如此。何况我看夫人,还是适应挺良好的嘛。”

    呵,男人。

    林梦雅转过头,不想跟这家伙继续讨论这些没有营养的问题,同时,她也错过了龙天昱,那略微复杂的眼神。

    “对了,你今天下午跟二哥哥出去,不会真的去打架了吧?”

    从两个人回来的那一刻开始,她就紧盯着他们两个,深怕他们真的一时糊涂,受了什么伤。

    龙天昱的手继续往前,最终还是抓住了她的小手,牢牢的捏在了掌心内。

    “架倒是打了,而且我还受了点伤...”

    “二哥哥怎么下手那么重?要不要紧?”

    眉头一皱,林梦雅就想要起身去拿药。

    看她如此紧张自己,龙天昱的心中,也好了不少,但却把她给扣住了。

    “没什么事,都是一些皮外伤。其实二哥拉我出去,是带我去了一趟白家的护卫营。”

    “你们去那做什么?”

    “当然是去看看那边训练、布防的情况。二哥的眼光还是一向那么刁钻,在进城之后,我也看到了那些东西。不过我早就派人打听过了,白家家主,对护卫营大统领有着知遇之恩。他,是不会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