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千九百七十三章 金潘双姝
    眼下也不是教训人的时候,林梦雅知道文景怕是已经丢了魂,招了招手,让人先把他送回镇子。

    浑浑噩噩的文景被人请上了马,但是最后,他还是忍不住问道。

    “夫人,在你看来,什么是善,什么又是恶?”

    眯起眼睛,她笑得有几分迷离。

    “我所恶者即为恶,我所善者即为善。善恶这种事情,本就是立场不同,看法也不同。文景,你是个聪明人,别被那些表象迷惑了双眼。”

    文景有些震惊的看着她,最后被人带走。

    林梦雅知道他在想什么。

    像是他们这样的人,恐怕一辈子都难以做到如自己一般,善恶随心。

    摇了摇头,希望这愣头青不要钻牛角尖才好。

    她正想着盘问一下村民的事情,却见派出去拦截的寒鸦卫匆匆赶来回禀。

    “主人,那些村民都消失了。”

    “消失?”

    她心里头“咯噔”一下。

    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应该,忙追问道:“是跑了,还是躲起来了?”

    “属下无能,那些村民进入林子之后,就消失不见了。属下找遍了整个林子,也不见踪影。”

    寒鸦卫的能力她心里有数,恐怕,是这些村民们另有能进入的通道。

    此时的林梦雅并不知道,她家男人已经在暗中断绝了这些后患,但她不过忐忑片刻,就安然的放下了一颗心。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对方有什么招数,她接招便是了。

    “暂时不用管,先叫人来封锁这里所有的进出口。还有,他们种植极乐花的地方,你可找到了?”

    那人再次摇了摇头,这一次林梦雅反而没那么担心了。

    想来是已经被人毁掉了,那东西留在世上,不管是对她还是对于别人来说,都是个后患。

    只是,极乐花这种东西,虽然非常容易上瘾,但因为有很大致死的风险,种它还不如的种植罂粟。

    这里的村民如此大规模的种植,很显然是受了医师堂的指使。

    可刚才那三个人,却死活没说出这些东西的用处。

    看来,这医师堂内的秘密,也不算少呢。

    本来这边的事情林梦雅大致已经了解了,就准备及早启程回非叶城。

    有些事情需要她来布置,她大概猜到对方,肯定会拿她毒医的身份做文章。

    但对方如果以为,用此可以煽动封地内的平民的话,那他们可就打错算盘了。

    医师堂本就跟宫家不对付,再加上宫家封地内的大夫,也很少跟医师堂有关系。

    自然,那些平民们对医师堂就没有奉若神明的那般崇拜。

    打舆论战,她可不怕。

    却不想第二日她刚起,就听得有人找她。

    “是谁?”

    她看向了贴身保护她的女侍卫采茹。

    后者抿了抿嘴,压低了声音回答道:“是金瑶小姐跟曦殿下的王妃。”

    “哦?她们来干吗?”

    这两个情敌,还让林梦雅记忆犹新。

    尤其是金瑶,当初仙城攻城之时,可差点要了她的命。

    前阵子她忙着没空理会她们,今日居然主动送上门来,这可是稀奇景儿。

    “她们没说,只说要见主人您。如果您不想见的话,属下是去把她们给打发了。”

    “不用,我亲自去会会她们。”

    客栈的大堂临时改成了收容所,是以金瑶跟那位潘王妃,都在外面的那个临街的小茶摊上等着。

    林梦雅出去的时候,倒是看着她们两个有说有笑,倒是相处的如同姐妹一般。

    看到她之后,两人一同起身,欢欢喜喜的迎了上来。

    “可算是见到先生了,先生怎么不声不响的就来了这里,可让妹妹好找呢。”

    经过上次的事情,潘小姐面上是不用王妃的名头招摇了,但终归是有后尊的旨意在,她行事也变得规矩了不少,还是有不少人都认为,她早晚是要嫁给曦殿下的。

    如今这人穿着一身嫩粉色的衣裙,打扮得跟朵雨后新荷似的,又笑容腼腆羞涩,很容易就博得旁人的好感。

    倒是林梦雅是个铁石心肠,半点心软都不曾有,只礼貌疏离的回应。

    “哦,家里有点事,所以过来看看,两位小姐来这,所为何事?”

    “虽然你我之间有些龃龉,但终归这里的百姓是无辜的。我跟潘妹妹来此,是想要尽自己的一份心力。”

    金瑶的态度倒是落落大方。

    林梦雅也不知她是哪里来的脸面,但面上却依旧滴水不漏。

    “就然如此,那我就先行谢过了。不知二位来,带了多少药材跟粮食?”

    金瑶跟潘小姐,都有些震惊,瞪着眼睛盯着她。

    她们本想着先来气一下苏梅,等到对方断然拒绝她们的帮助后,再在镇子的另外一边,弄一个收容舍。

    这样一来,既把好名声给赚了,还能让世人都知道苏梅为了私下的恩怨,竟然不顾镇子里百姓的安危。

    最近,她们听说宫雅回到宫家后,心中就隐隐约约的觉得有些不安。

    但宫雅太过神秘,宫家又防备得极为严密,她们一时半刻的还找不到机会。

    现在,就只能先从苏梅入手了。

    可谁知,这人竟然是这个反应!

    瞬间,那些提前做好的戏码,可就没法演了。

    林梦雅垂下眸子,笑得谦和极了,但语气却透着几分戏谑。

    “两位既然是来帮忙,那终归得有点准备吧?还是说,两位是专程来戏耍我的?”

    “当然不是!”

    金瑶立刻反驳道,但林梦雅是什么人?以为这点小事,就能把她给膈应到么?

    当下,便唤了一个随行的大夫来,吩咐道:“这两位小姐,可都是来行善的,这样你把咱们需要的药材,粮食还有其他的东西都写个单子出来,交给两位小姐。”

    那大夫连连称是退下,林梦雅转头,又去看强撑着笑容的两个人。

    “不瞒二位说,我来的匆忙,手头上还真的不宽裕。你们二位来,可是解了我的燃眉之急。采茹,你一会儿去叫人在镇子外面张贴一个告示。就是金、潘二位小姐菩萨心肠,得知此地有时疫之后,还能亲自前来,实属不易。咱们,可不能辜负了人家的好心。”

    “什么?时疫?”

    潘小姐尖叫一声,顿时吓了个花容失色。

    惶恐的看着她,仿佛下一秒就要逃跑似的。

    林梦雅立刻做出一副无辜的模样,点点头说道:“敢情潘小姐不知道?哎呀,这时疫可厉害了,我听说下游的村子,一夜之间就死光了呢,真是可怜。”

    潘小姐已经吓红了双眼,就连金瑶也好似有些控制不住了情绪了。

    她们才刚刚看过客栈里的那些病人,若是传染上,这可怎么得了?

    很快,那二人都萌生退意。

    潘小姐强撑着自己的身子,哆哆嗦嗦的说道:“我,我就先回去了。这里需要什么,先生派人去拿就好。二位,我先行告辞了。”

    说完,带着侍女转身就跑。

    林梦雅却出声挽留,仿佛不知潘小姐离开的原因。

    “潘小姐,您做了这样大的好事,可不能就这么轻易的走了。那些病人们,还想着要亲自谢谢你呢!”

    她不说还好,说完潘小姐跑得更像是兔子了,一溜烟就不见了踪影。

    倒是金瑶还十分的镇定,但她的脸上,嫌恶的情绪,已经兜不住了。

    “你何必吓唬她。”

    林梦雅回过头来,冲着金瑶露出了一抹完美无缺的假笑。

    “我说的都是实话,难不成金小姐还有别的看法?”

    她盯着金瑶,眼见其眼中划过一抹忌惮,便知道金瑶并不知道小镇上的病人都是中毒的内情。

    她正想着金瑶此次前来,到底跟金家有没有关系。

    却听得金瑶开口,带着几分落寞。

    “她回来了,只怕以后殿下的眼里,就再也没有任何人了。”

    林梦雅转了转,才明白金瑶的意思。

    看来“宫雅”回来的消息,让金瑶有了更多的危机感。

    但她却很好奇,在金瑶的眼中,自己不也是敌人么?

    难不成金瑶觉得,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

    对此,她选择不动声色。

    但金瑶,却觉得苏梅心里头也肯定不好受,不然,她为何要跑到这里来。

    “你跟宫雅是好姐妹,但是殿下的心中,始终是她最重要。也许你比我好一点,但我们终究是比不过她的,不是么?”

    金瑶的话里,多了几分挑拨。

    林梦雅扬了扬眉,觉得这种听着别人挑拨自己跟自己的关系的话,有些怪怪的。

    “这是我们的事,金小姐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的好。潘小姐都走了,金小姐也该早早离开。要是染上时疫,恐怕就晚了。”

    她转身,却被金瑶拦住了。

    那人似乎觉得看透了她似的,脸上带着几分不屑。

    “你不用再我的面前装贤淑装大度,宫雅没回来的时候,你占有了她的家人,夫君。可是她现在回来了,你拥有的一切就都成了泡影。我问你,你可甘心?”

    这有什么不甘心的,但林梦雅却没解释,只是冷冷淡淡的看着金瑶。

    “金小姐的意思我不懂。我只知道,各归其位才是正途。至于我跟家人的关系,就不劳您一个外人费心了。”

    “外人?对于宫雅他们来说,你不也是个外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