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千九百七十九章 针锋相对
    林梦雅看也没看,低头喝茶。

    对于敌人来说,她是一个足够讨厌且棘手的对手。

    看着宴会差一点就变成了她的表彰大会,金瑶心中冷笑一声,但心中的妒恨,却压抑不住。

    不过就是一个空有美貌的花瓶而已,不然也不会离开那么久,把丰厚的家业跟男人,都拱手让给了另外一个女人。

    金瑶的目光越发的阴冷,转了转眼珠儿,笑着说道:“我看大家兴致颇高,正巧了,我有一样好东西,想要给大家品鉴品鉴。”

    裴烟作为主人,也忽然记起此事,跟着帮腔。

    “是了,知道宫家主见多识广,想来定然是知道这东西的来历。金小姐,您可快点拿上来,给大家看看。”

    金瑶勾着唇,哪怕极力掩饰,但林梦雅还是感觉到了对方眼中的恶意。

    放下茶杯,她慵懒的靠在椅子上,显出一副兴致盎然样子来。

    直到,金瑶的侍女,拿上来一套嫁衣。

    金瑶起身,目光一直没有离开林梦雅。

    “这套嫁衣,可是我花高价购得。据说,是来自海外之国的一位王妃的府中。”

    林梦雅心中微微一凛,上次的事情她就怀疑金瑶知道她从前的经历。

    现在,她几乎可以肯定,金瑶一定是想要拿从前的事情做文章。

    当下,便只是浅浅一笑道:“哦?”

    “虽说海外之国远不如我卫国强盛,这些东西也粗糙得很。但这绣娘却是有心,你们来看看,这上面宫绣了九十九朵牡丹。还有那凤纹,可当真是精巧极了。”

    金瑶嘴角噙着一丝玩味的笑,命人将这件嫁衣展开。

    艳丽的大红张扬,上面的牡丹朵朵都不同,缀在衣饰上,竟似带着那醉人的芬芳。

    凤纹都是用最顶级的金线绣成,不管是远近高低,都似能漾出别样的光彩。

    在场的少女无不赞叹,若是出嫁之时能够穿得这一袭精美的嫁衣,也许会惊艳夫君余下的所有时光。

    “真是巧夺天工,只是那位王妃怎舍得割爱呢?”

    裴烟也是第一次看到,不由得有些惋惜。

    金瑶却颇有深意的看了林梦雅一眼后,说道:“听闻这位王妃为人不检点,所以已经被夫君休了。这嫁衣么,则是这位王妃为再嫁所准备的。”

    一时间,众人世家小姐的表情,便有些不好了。

    有些规矩礼教极严的,已然变了一张脸。

    “真是不知羞耻!下堂之妇还敢如此招摇,也难怪被夫家休了!”

    诸如此类的话,都尽数的入了林梦雅的耳朵。

    金瑶更是得意极了,她轻蔑的看着眼前的女子,只觉得自己根本不用比,就能把她踩在脚底。

    一个被厌弃过的女子,怎么可能争得过她?

    “宫家主,您觉得呢?”

    她不怀好意的,把问题踢向了林梦雅。

    她就是要让其自惭形秽,以后再也不敢跟她争!

    但林梦雅却托着下巴,脸上一点羞愧的表情都没有。

    “我倒是觉得,这嫁衣不错。”

    厅内的贵女都看向了她,眼中都带着几分不赞同。

    这嫁衣好是好,可却是那王妃不知羞耻的证明。

    当下,便有人沉不住气,痛心疾首的说道:“宫家主怎地如此短视?那下堂妇不知悔改自身,反而如此招摇,可见根本就是个不知廉耻的女子!这东西,我看不如扔了!”

    林梦雅淡淡的看了那女子一眼,后者突然间觉得后脊一凉。

    “下堂妇又能如何?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怎么男子休妻之后可以再娶,女子就得孤苦一生呢?”

    瞧得她振振有词,仿佛一点也不觉得这事不光彩,在座的一些女子,都有些不赞同。

    原本她们就对女子掌家颇有微词,现在看来,更是觉得这女子果然还是要教养在深闺之中才比较妥当。

    金瑶看了看众人的反应,只觉得心中痛快极了。

    她只想看到宫雅更加难堪,当下便说道:“也难怪宫家主如此豁达,听闻你在外修养之时,就曾嫁了人,还生了孩子。看来,宫家主跟这位王妃,还真是有几分相似呢。”

    此话一出,震住了整个屋子里的贵女。

    她们可从未听过宫雅嫁人生子,人人都羡慕她的好出身跟好夫君,却不想她竟然是二嫁!

    林梦雅的眸光冷冽,她可以不在乎任何人说她什么,但想要踩她的娃,绝对不行!

    “相似又能如何?我跟这位王妃一样,都是被人八抬大轿的娶了过了门,上了族谱,一辈子都是跟相公平起平坐的正妻。”

    她看向金瑶,眼中之中带着几分挑衅。

    “纵然我曾嫁人生子,但殿下却都知晓。我们本就坦坦荡荡、清清白白,自然没什么好见不得人的。”

    瞧着她说得没有一丝一毫的心虚,在座的女孩子们,都觉得自己长久以来的认知,被震惊得粉粉碎。

    “可,可是你之前有过夫君,便已是残花败柳只身,怎能配得上殿下?”

    她瞥了一眼那个义正言辞的小姐,起身一步步的走向那件嫁衣。

    “身而为人,肉身不过是一副皮囊。若以皮囊就能断一个人的高低贵贱,那又以野兽又何异?”

    她毫不畏惧的与每个人对视,她的眼中,依旧带着骄傲。

    “自贱者,人人可轻贱,自重者,人人重之。我虽是女子,却又跟男子有何不同?”

    她没有慷慨激昂,甚至语气也少有波动。

    但这一番话听到众人的耳中,却是振聋发聩。

    “这......”

    裴烟不错眼珠的看着眼前的宫雅,她明知道宫雅说的不错,却又拿不住什么话来反驳她。

    难道女子,天生就真的该次于男子一等么?

    “你,你这简直是强词夺理!男子为阳,女子为阴,这是世间伦理,岂容你破坏?”

    林梦雅定定的看着说话的女子,毫不留情的说道:“你若想要对男子三从四德,为奴为婢,那是你自家的事情。我宫家向来如此,圣尊皇尊都管不着的事,就不劳小姐操心了。”

    对方给她怼得俏脸通红,只觉得眼前女子如此蛮横,当真是朽木不可雕,当下就气得拂袖而去。

    金瑶眯了眯眼,她根本不在乎那些人如何对待宫雅。

    她要的,是一个人的态度。

    裴烟也是六神无主,正不知该如何收场之时,却看到外面,走进来几个人。

    “本殿的未婚妻,果然是天下一等一的女子,好!”

    那人一身玄色锦袍,更显得眉目俊朗。

    他本就冷峻,但一双黑眸却在落在那女子的身上后,璀璨若万千星光。

    他一步步的靠近他的骄阳烈日,最后,只对她露出了一个柔情的笑。

    “我来接你了,孩子们正吵着要娘亲呢。”

    林梦雅勾唇,主动的挽住了男人的手臂。

    “说的是,不过你这‘后爹’倒也当得不尽职,怎能如此娇惯孩子们呢。”

    被“后爹”两个字给刺激了。

    龙天昱的眼中闪过一丝危险的光。

    “夫人说的对,是为夫的不是。”

    反手,握住了她的小手。

    林梦雅脸红了红,大概比起脸皮,她还真是远远不及这男人的厚。

    稍稍用力挣脱,林梦雅不欲让这里的人再瞎一遍。

    “我还有事,就不陪各位了。”

    她往前走了几步,而后突然停下,回头去看面色铁青的金瑶与一脸娇羞的潘小姐。

    “对了,今日真是多亏了金小姐提醒我。这嫁衣,我也该好好准备一了,多谢金小姐给了我新的灵感。”

    金瑶压根没想到,自己在戳穿了宫雅的真面目后,慕容曦还能对她如此纵容。

    她拼命克制住自己的冲动,硬是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但却依旧不甘心。

    “宫家主自然是要早做准备,只不过,鱼目就是鱼目,永远也不可能变成珍珠!”

    林梦雅点点头,表示赞同。

    “说得对,该是什么,就得是什么。人啊,还是要得认清现实得好。”

    说完,就跟龙天昱一起,走了出去。

    “咣当”一声,金瑶狠狠将嫁衣掀翻。

    为什么?那低贱的女人,到底是用了什么法子迷惑住了他!

    但金瑶却不知,有人为了挑拨她跟林梦雅之间的关系,故意隐瞒了一段慕容曦就是龙天昱的事实。

    “金小姐,莫急。”

    关键时刻,却是潘小姐拦住了几乎被妒忌冲昏了头脑的金瑶。

    “你算是什么东西,敢管我!”

    金瑶一把推开了潘小姐,后者踉跄着跌坐在了地上,但还是咬着牙忍着疼说道:“虽然殿下还是执迷不悟,但是她已经看到了该看到的东西。金小姐,我们还没输!”

    潘小姐的一句话,瞬间点醒了金瑶。

    没错,只要宫雅死了,那么殿下自然而然的,也就不会再受那贱人的蛊惑了。

    深吸了一口气,金瑶压下了胸口翻腾的怒火。

    她走上前去,把潘小姐拉了起来。

    “还是妹妹聪明,是我,险些被那贱人气昏了头,妹妹可别怪我。”

    潘小姐柔柔笑道:“我怎会怪姐姐呢,毕竟比起那个宫雅,我更觉得姐姐是个性情中人,好相处得多了。”

    金瑶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冷笑了一声。

    宫雅,她就等着看她的下场有多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