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千零一十三章 宫斌被甩
    在她的左边,白苏捧着大红酸枝木的攒盒,右边,采茹则是端着一杯可口凉茶。

    林梦雅顺手从攒盒里抓出一把炒制好的香瓜子,最近老吃炒货,搞得她有点上火。

    顺着采茹的手喝了一口凉茶,林梦雅不由得感叹。

    这日子过的,可当真是奢侈。

    “你们说,一会儿他们会不会打起来?”

    她吐出嘴里头的瓜子,不怀好意的问道。

    白苏一贯清冷,好歹采茹是个伶俐的,想了想摇了摇头。

    “难说,毕竟大少爷武功不行。”

    林梦雅也赞同采茹的想法。

    三人继续端坐在一家酒楼的二层,在她们对面的巷子内,寻到柳倩蓉踪迹的宫斌,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对于柳倩蓉,他心中满是悔意。

    人总是这样,只有在失去之后,才知道珍惜。

    他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那么从现在开始,他会把之前的错误,一一改正。

    “大公子请回吧,我们府上没有您要找的柳姑娘。”

    门房客客气气,任由宫斌好话说尽,也不肯让一步。

    宫斌当然知道,对方是在胡诌。

    因为他的人亲眼看到,柳倩蓉出现在温玉阁。

    不过她只是去收拾东西,并且跟故人辞别的。

    虽然她做得很隐蔽,可自从宫斌回来后,就有意无意的,让人暗中守住了温玉阁。

    直到前些日子,被妹妹当头棒喝之时,他才一下子明白过来。

    他之所以会如此,都是因为放不下柳倩蓉而已。

    是他,亲手把人弄丢了。

    “我只是想要见她一面,求你通融下,只一面即可。”

    为了见到柳倩蓉,宫斌毫不犹豫的,抛弃了自己的自尊。

    门房也显得有些为难,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上。

    刚想要说些什么,却听得身后,有人叹了一口气。

    回头一看,竟然是府内的柳姑娘。

    顿时,浑身都紧绷了起来。

    他可是十分清楚,自家少爷对这位姑娘的用心。

    要是没什么意外,这位主儿可是他们家以后当家少夫人。

    不管怎么样,他也不能让少夫人被别的男人抢走不是?

    当下,就快步的走到柳倩蓉的身边,恭敬的说道:“小姐不必为难,宫家还是会给咱们家一个面子的。”

    言下之意,便是她想不见,就不见。

    但柳倩蓉却只是笑着,谢过了他的好意。

    “没事。”

    门房还想再劝,而此时的柳倩蓉,已经走到了大门口。

    “大公子想要见我,是有什么事么?”

    宫斌看着眼前的女子,张口欲言。

    可最终,却只能干巴巴的挤出来一句。

    “我想知道你过得好不好。”

    “尚可。”

    “那,那你......”

    “大公子,既然你已经见到我了,那就请回吧。”

    冷淡又疏离的语气,将他们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推得好远。

    宫斌觉得自己像是离水的鱼,似乎下一刻,就会因为窒息而死。

    “我知道我错了,倩蓉,你能不能原谅我?我们,能不能重新开始?”

    他问得有些急切,眼中满是真挚。

    但柳倩蓉却只是平静的看着他,良久之后,才灿然一笑。

    “我们从来没开始过,以后更不会开始。宫斌,我跟你之间的缘分,已经耗尽了。”

    她爱过、付出过、伤心过、也失望过。

    从小,她就守着那句约定。

    跟娘亲一样,禁锢了自己。

    而现在,她终于可以解脱出来,重获新生。

    宫斌难言的看着她,那双总是灵动的笑眼,此刻只有淡

    淡的礼貌。

    他捂住胸口,听着那里,有偏偏碎裂的声音。

    他知道,自己失去的东西,恐怕永远都找不回来了。

    “对不起。”

    除这三个字之外,其他的,他早已没了资格去说。

    柳倩蓉摇了摇头。

    “这都是我自愿的,与你无关。”

    一句话,说尽了她的洒脱。

    看着宫斌愣愣的站在原地,柳倩蓉有些于心不忍。

    最终,她还是忍不住轻轻的说道:“如果你真的喜欢一个人,你就不会怀疑她,让她伤心难过。宫斌,之前的事情我也曾怨过你,但我不恨你。”

    因爱,才能生恨。

    若是连炽烈爱意都没有,又哪里来彻骨的恨意呢?

    转过身,她毫不犹豫的离开。

    却在拐角,看到那个大冷天摇着折扇,明明眼珠子乱转,在看到她之后,却假装望天的男人。

    “你,你看我干嘛?”

    马北辰有些别别扭扭的,故意冷着脸质问了一句,可惜,明显有些底气不足。

    柳倩蓉扬了扬眉尾。

    “我哪里在看你。我分明,是在看你身后的那棵树。”

    马北辰一下子收拢了自己的折扇,目光不善的看着自己身后的树。

    回头,就对自己身边的小厮命令道:“风水先生说我今年命里犯木,一定是这棵树克得我,给我砍了!”

    小厮只能唯唯诺诺的称是,暗自腹诽自家公子近来越发不正常。

    马北辰的心里刚刚好过一点,就看到那女人,居然再度往大门口走去。

    一次不够,还想再来第二次!

    马大少爷气冲冲的走到柳倩蓉的面前,横过身子,把人给拦住了。

    “你还想要去哪?”

    “你不是命里犯木么?我名中带木,生怕克了马大少爷。”

    她冷冷说道,而瞬间,马北辰就想要咬了自己的舌头。

    他怎么把这茬给忘了,旋即,他却笑得贼贼的,定定的看着眼前的女子。

    “只有有亲缘的人,才会被克。难道,你想当我的娘子了?”

    柳倩蓉面色一红,正想骂他几句痴心妄想什么的。

    却见那人脸上带着狂喜,扯着她的走,就往外走。

    “你干嘛?”

    “我答应你了!走,咱们这就去见我家老头!我可告诉你,说过的话就不能变!”

    柳倩蓉失笑,这人风风火火,总是一副耐不住的性子。

    但是,她并不讨厌。

    心窝里,渐渐漾出暖意。

    大概,这才是情爱的滋味吧。

    结局,以宫斌失魂落魄而收场。

    林梦雅深表同情之余,却没有其他的表示。

    不管从情理,还是道义,她都觉得大哥哥是该受到一些教训。

    渣男,人人都可唾弃!

    “小姐,大公子走了,咱们要不要也跟着回去?”

    白苏单纯的以为,她们只是来看宫斌吃瘪的。

    却不想林梦雅放下了凉茶盖子,拍打了一下衣襟上落下的果皮碎渣。

    “暂时还不能回去,走吧,我们去趟学院。”

    白苏跟采茹虽然不知道她要干嘛,可对她的命令却执行到底。

    三人赶往学院,在门口,见到了一辆陌生的马车。

    “小姐,是陆家公子陆九重。”

    采茹早就去打探,回禀道。

    林梦雅略微思索了一下,不动声色的进了学院。

    作为宫雅的身份来说,学院里的任何人,看她都是陌生的。

    但林梦雅并不在乎,一路上只是对跟她打招呼的人,报以礼貌的笑容后,就径直来到了儒馨苑。

    却不想,在这里偶遇了那位文质彬彬的陆家公子,陆九重。

    后者正站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