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鬼心思
    以缠对缠。

    一者是擅长缠剑术的世家绝学,一者是司徒玄空魔改过的青蛇绕。

    拆招,喂招,徐直游走起来没有丝毫的凝滞感,打的极为轻松,游刃有余,完全是大修炼者指点小萌新的较量。

    对方灵动的身形不断在脑海中徘徊播放,这让附近的李多凰看的牙齿直痒痒。

    “藏拙的王八蛋。”

    这句话不知被她在心底念叨了多少次。

    徐直是有藏拙的资本,她则不得不一次次的抛头露面,不断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想要拿到足够多的好处,很多事情便不得不去做。

    带来了无与伦比的收益,也涉足了诸多的危险。

    如果可以,她也希望如徐直这样,至少在她当初成长的阶段可以少遭遇很多或明或暗的算计。

    以晴川石秀的宗师心性,实力打落一个大境界都一蹶不振,何况是她。

    从顶尖的大师修炼者掉下,沦落到一个专家阶段的小透明,被徐直,燕瑾柏和顾雨兮这三个修炼新手按在地上揍。

    若非她从低微之中崛起,属于打不死便不服输的性子,如今也难站在这里。

    如同左青青一样,她亦是被徐直坑过数次,但互坑过来,谁也不知到底是谁占的便宜更多。

    反正最终是她累积深厚了,底蕴更强了,宗师只是咫尺距离。

    只要具备天时地利人和,说不得她便要去走一趟。

    “不能让这小王八蛋轻易追上,那样会很没面子的。”

    她放眼看去,这是徐直第三次重缠左青青,同样的招式,但左青青始终无法走出徐直的缠打。

    对方运转内气和青蛇绕的巧妙在她眼中再无任何奥秘可言。

    “什么时候把他那些诡异的毒术和秘术套到手就好了。”

    想到自己吞食鹦鹉草带来的正面作用,李多凰心满意足。

    副作用可以接受。

    八婆嘴和沉默寡言的冷淡嘴这两种下场可以接受。

    在这种能力生效的期间,她看的越多,通透理解的便越多,若是累积足够多,能再糅合出一门适合自身的战斗绝学。

    李多凰只是想想,心里就美滋滋起来。

    不管岛屿上死了几个人,反正她没亏。

    若是铸造那件大型牛头雕像的黄金能提炼出来,转化成财富,她还能去买点龙虎大还丹,用于冲击宗师的辅助,又或者遭遇凶险时都大有裨益。

    “哈哈哈,哈哈哈,咦。”

    激斗了三十余分钟,左青青终于开始感觉不对了。

    大致是徐直觉得喂招这种事情已经结束,又或者得知了自己想要的结果,直接两巴掌拍了过来。

    “居然不是做梦。”

    捂着脸蛋,左青青大叫道:“徐直你个王八蛋,打人不打脸,你扇我干嘛。”

    徐直看着脑袋恢复正常的左青青,这姑娘终于清醒了过来。

    “总算看到有用的部件了,牛脑应该具备稳固神魂,降低气势威压影响的效果,缺点也很明显,你们应该看到了,可能会有点自信过头。”

    蛮牛具备恐怖到极点的灵魂杀伤力,即便是在瀛国的遗迹之中,这种仅靠几率的生物也会让人敬畏。

    当侥幸变成了必死,迈入现实之中的蛮牛发生了难以想象的变化。

    除了他和阿不罕在中招的那一刻靠击杀了蛮牛活下来,其他人无一存活,直接在眼神之下死亡。

    相对应蛮牛这种强大的能力也残留了一丝效果在躯体之中。

    如同他所具备的金头功一样,可以有效的降低精神带来的威压‘势’,和左青青缠斗时,徐直针对左青青的势是慢慢的提升。

    给予了对方适应的时间,也让左青青这种效果提升到他给予能帮忙的上限内。

    “也不知这种效果是临时还是永久的,若是能降低气势威压带来的影响,我打阿不罕哪会如此被动。”

    “不管临时还是永久,这好处都不会小。”

    对于牛脑带来的效果,众人都甚觉满意,左青青盯着徐直看了好一会,只觉心中也没了怕徐直的那种惧意。

    靠着能源灯的光芒,她看向徐直的时候总是有种心慌慌的感觉,如今这种感觉下去,她觉得彼此总算平等了许多。

    至少对话不用那么憋屈到小心翼翼。

    “还有牛眼和牛欢喜”钱通指指盘子道。

    “可不可以不要吃。”

    左青青看着盘中那黑漆漆的牛眼珠子,还有形状古怪的牛欢喜,胃部翻滚了起来。

    “前者是蛇皮兽瞪死人的利器,后者是它们繁衍能力的体现,两者的效果都可能很强,有我们看护,你应该死不掉的。”

    钱通解释上一句,左青青夹上最后的两件试吃品,烫过后她闭上了双眼。

    这比她连续吃一年的海鱼还难受,左青青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

    当牛眼珠在口腔中咬碎,汁水爆裂出来,左青青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想参与分成的代价不小,人家是玩命杀蛇皮兽,她是玩命吃蛇皮兽试药。

    让众人寄予厚望的牛眼并未带来特殊的效果,这多少有一些失望,除了汁水寡淡,瞳仁厚实难咬,与鱼眼无多少区别。

    “欢喜呢,吃这个有没有什么特殊感觉。”

    最后一块被左青青吞下,众人一脸期盼的看着她,企图找出一点点不同来。

    “春暖花开,万物复苏,又到了快活的季节!公海龟趴在了母海龟的身上,发出了酣畅的声音!”

    左青青念叨叨了一段,才翻着白眼道:“反正跟我没啥关系,以后也别叫我吃这个东西。”

    “行了,我知道了,催情。”

    看着脸色粉红的左青青,使劲在驱除这种忽如其来的效果,钱通最终确定了用途。

    能对大师修炼者有效果,这倒是个强力的用处。

    除了能吃的部件,蛮牛身上的甲片,弯角等物品并不能作为食物。

    “那两头巨蜥要不要试吃?”李多凰问道。

    “那个不能试吃了,我看到有人将那具完整的巨蜥捡走了”左青青急道:“剩下那具血肉模糊的,也不好试吃吧。”

    一头蛮牛的试吃已经是想死了,再多头巨蜥,左青青觉得自己可以躺着回东岳了,以后都不会思念南洋诸岛这种地方。

    “他们逃命快,手脚也不慢”徐直皱眉道。

    “巨蜥的血液中含毒,连皮带肉没多少处地方可以下口”钱通摇头道:“捡走就捡走吧,咱们四个人将这批蛇皮兽尸体运回东岳岛都麻烦,会相当遭人嫉。”

    “为什么要自己运回去,我们可以吃完那些重要部位再让下面的人带回去,到时候随手分他们一点就行。”

    李多凰开始举牌子了。

    “这地方已经完全安全了,咱们可以在这处洞窟中一边演武,一边进食,那岂不是美滋滋。”

    “我还可以免费指导你们的吆。”

    心头打着鬼主意,李多凰眼睛连连朝着三人使劲眨。

    她决定了,鹦鹉草带来的正面能力,就从学习徐直那些邪门歪道秘术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