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二十七章不能就这么算了
    医院之中,我并没有马上出院,我之前有跟刘老道说过我已经好得差不多的事情,不过刘老道依旧是建议我继续在医院住着。y z 5 a . c o m

    原因很简单,避风头,阴魔这件事并没有那么的简单,现在叶文斌他们追查得很紧,如果对方没跑掉,绝对会爆发出一场极其厉害的冲突。

    而对方实力不明,我们贸然冲上去那就得我们承受了,这一点是不符合我们利益的,我们可以见义勇为,但决不能盲目的出头,必须要先避开这个风头。

    “昨晚我们已经查到那个人了,可是他跑了”

    叶文斌就坐在我们的对面,胡子拉碴,神情憔悴,整个人看起来老了不止十岁,这让他看起来格外的可怜,就像是一个孤独无助的老人一样。

    “能在你们手上跑掉,必然有所原因,为什么”

    “叛徒,我们之中出现了叛徒,关键时刻倒戈一击,放走了那个人”

    “那么叛徒呢”

    “跑了”

    刘老道的脸色也慢慢僵硬起来了,难怪叶文斌笑不出来了,这也太倒霉了,先是羊城出现大乱,他们保护不力,然后就是追查没线索,等到有线索了,突然又出现了叛徒,而且这个叛徒绝对是他们核心骨干的那种。

    不仅如此,连叛徒都没有抓到,简直是一错再错,虽然这些错误不能怪他们,可是他们的上级领导肯定不会这么想的,他们只会想到叶文斌等人太无能了,捅了大篓子,所以叶文斌麻烦了。

    “你的下场是什么,不会是去大西北吧”

    “没那么惨,最多就是解甲归田,去终南山吧,也好,这些年来多次路过终南山,却未曾在那边静修过,要是能在那边隐居,也算是一件美事”

    叶文斌回答道,大西北地区有着全国最为严格的监狱,很多重刑犯都是关押在那边,不过一般上了年纪的人才能听懂。

    他当然不至于被关押在那边,不过一个处分或者开除是极有可能的,而且开除之后他也会受到监管,所以一般都会安排他们去终南山这种明川大山去隐修,这也是一般退休人员的待遇,如果隐修之时取得了重大突破,他们还能再得一个供奉的待遇,等到有强敌出现的时候,需要他们出手帮忙。

    “终南山天寒地冷的,其实并不适于隐修,尤其是老年人”

    “生死都看淡了,更何况区区的寒冷”

    “叶兄似乎过于丧气了”

    “不是我丧气,而是这一次的敌人实在是太过狡诈了,对方有高人指点,不是一般的邪道,匆忙遇到如此对手,哎,不说了”

    叶文斌叹口气说道,他心里自然是不服气的,这一次的确是他们大意了,可关键是他们之前并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对手,以往那些邪道什么的,虽然厉害,可是性格特征之类的也很突出,很容易抓捕,而这一次呢,是进行了组织化的,贸然相遇他们自然是吃亏了,可要是等到他们回过神来,他们绝对能赢的,

    可也跟他没关系了,因为之前的失误必须要有人承担责任,叶文斌这个高层是最合适的人选,可以让各方都闭嘴。

    “刘兄,你放心,我已经跟上面····”

    叶文斌随后又告诉我们,他已经上面说清楚了,我们是他们的重点合作对象,就算是他的继任者也会对我们很客气,并且他的继任者绝对是不会比他的水平更低,以前怎么样,以后就怎么样。

    说完之后,叶文斌离开了,看着他那落寞的背影,让我不胜唏嘘。

    “叶文斌此人虽然屡次算计我们,但不得不说,他是一个好人,好官,他一心扑在事业上,全身心都奉献给了人民,却得来这么一个下场,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没什么不舒服的,这就是体制,有利也有弊,不可能任何事情都是完美无缺的,他上任的第一天就该有这种觉悟,要不然,他就是不合格的”

    “希望他的下一任也是如此,要不然,我们也不好做”

    我点点头,就是啊,这就是体制啊,有利也有弊,虽然叶文斌一直算计我们,但到底没有害过人,所以此时还真有些心疼他。

    “不管他的继任者如何,我们都要做好自己的事情,那些家伙要跑了”

    “是啊,新官上任三把火,叶文斌的继任者如果不把这些家伙拿下,他如何服众,那些人也绝对会出去避风头,老头,看来我们应该出手了,老头,你不觉得我们漏了一个人吗”

    “谁,你是指云宣吗,他当时未必在羊城”

    “不,他一定在羊城,我有这个预感,而且当时阴魔爆发的前一瞬间,外面有长啸响起,随即就阴魔爆发,你不觉得是那一声长啸把我们都耍了吗,包括那两个暴露的家伙”

    “的确是有这种感觉,不过这就算是事实又如何,你打得过云宣吗”

    刘老道的话让我一噎,是啊,就算是事实又如何,打得过云宣吗,打不过,你就算是说破天也没用。

    “老头,你说,把云宣捅出去怎么样,叶文斌这些人绝对不会允许有这么一个人存在的”

    我想了想,咬咬牙说道,云宣的水平已经超过了普通大众太多了,他要是作恶,恐怕全世界能够阻止他的没多少,这种危险份子,叶文斌他们要么收编,要么监控,要么消灭,总之,绝对不会放任自由。

    “如果你这样做了,我保证,你绝对是第一个死掉的,而他,还能活得好好的,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好吧,那我们怎么办”

    “天无绝人之路,这一条路不行,那就走另一条路,云宣,阴魔,幕后者,这就是三条路,云宣我们打不过,放弃,阴魔已经消失,相信叶文斌他们从没放弃过,他们没找到,我们未必找得到,那么就剩下幕后者这一条了。

    当初他们两人暴露,一死一逃,逃跑的那个会如何,会记恨我们吗,真正的幕后者是当年当初香江那位姓修的吗,既然如此,何不就此试一试”

    “怎么试”

    “龙牙剑”

    “龙牙剑乃是无上至宝,与之能够相比的只有那些名门正派的镇山之宝,镇山之宝不可得,所以龙牙剑就足以让人动心了,老头,你准备如何做”

    我点点头,其实刘老道的话和我不谋而合的,如果幕后之人是当初香江那个姓修的,那么他必然是冲着我们而来的,龙牙剑绝对是他们觊觎的东西。

    “金洋,你说,如果此时传出消息,说是龙牙剑失窃了,会是如何”

    “失窃”

    我惊呼一声,然后连忙拍了一下头,我怎么连这个都没有想到。

    “老头,这一招虽然好,可这么做,叶文斌和他接任者都要恨死我们了”

    然而,我又立马说了一句,这一招固然是好,可却会加乱此时的混乱,一旦消息传出去,必定会有更多的牛鬼蛇神出现,甚至香江那个石明都会来掺一手,叶文斌和他的接任者头都要两个大的。

    “混乱又怎么样,正好一锅端了,要我说,叶文斌他们就是胆子太小了,要是几十年前发生这种事情,立马军队锁城,高手铺天盖地的一寸寸搜查,什么狗屁高手,能厉害的过飞机大炮吗,这次咱把水搅乱,要是石明也来了,那就一锅端收拾了,正好”

    刘老道冷冷的说道,说实话他对叶文斌的一些做法是很看不上的,缺少魄力,如果中元节那一天,他敢下令锁城,甚至封锁一些交通要道,那些个人还能跑掉吗。

    当然,这么做后果也很严重就是了,庞大的经济损失照样能够把叶文斌拉下马,但好歹也做了点事不是吗,总比现在好。

    “老头,这,会不会玩得太大了”

    “怎么,你怕了”

    “老头,你对我用激将法干嘛啊,咱可是自己人”

    “趁着年轻多见识见识大场面也好,免得到时候手足无措”

    “那就干?”

    “干”

    刘老道斩钉截铁的说道,他已经很恼怒我们现在的场景了,被各方压制得死死的,云宣我们打不过就算了,那些个幕后之人算什么牛鬼蛇神,也敢算计我们,要玩就玩大一些,一锅端算了。

    刘老道都有这个豪气,我自然是不能落下,既然答应了下来,那就立马执行,于是我和刘老道自导自演,当晚,就袭击了这个医院,然后趁乱抢走了龙牙剑,随即,我们通知了叶文斌,龙牙剑失窃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叶文斌,顿时差点吐血三升,他已经在交接事情了,马上就要去总部报告,然后去深山隐修了,临走时还要整出这么一个事情来?

    叶文斌反应过来之后第一时间就是封锁消息,可是有我们在,他怎么可能能够封锁消息呢,这个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播到大江南北之中,但凡有点江湖地位的人都接到了消息。

    一时间,无数人泛起了心思,如果说龙牙剑在我们身上,他们不敢有任何的心思,可现在,那就未必了,毕竟物不在主手上不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