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存在感
    很快,凯冯再度离开旅店,出门去了。银子5A网wwW.yz5a.com

    留下伊恩五人一起讨论如何应对此事。

    “你怎么想?”尤菲米娅问向伊恩。

    “……我信不过这人。可疑的要死。”伊恩皱了皱眉,表达了对凯冯的厌恶:“跟他组队?算了吧。谁知道那孙子在打着什么主意要坑我们?说不定他想靠我们拿到号角,然后背地捅我们刀子。”

    “还可能是号角根本不存在,只是他为了骗我们过去送死的幌子。”卡洛斯则更不乐观:“这种人总有的,我就见过——骗你掉进陷阱或者被魔物包围,然后他待会儿再来捡尸体发死人财。”

    “我觉得凯冯就是那种人。”伊恩颇为赞同。

    “但这风险未必不值得冒。”纳撒尼尔虽然也不信任凯冯,却显得充满想要一试的意愿:“如果凯冯这小子想坑我们,宰了他就行了。如果魔法号角确实存在,我们不去不是亏大钱了?”

    “就算如此,我也不建议去。”库尔特考虑片刻,也就此发言:“要进邪兽人巢穴抢号角,实在是找死。他们可不好对付。我们没法肯定能全身而退。为了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宝物搭上性命不合算吧?凯冯这人绝对隐瞒了情报的来源,意图不明。”

    “我也是一个意思。”尤菲米娅说到这里,话锋突然一转:“不过,正面冲突虽然危险,要潜入进去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那不是魔物巢穴吗?怎么潜入?”伊恩听得很是困惑:“敌人那么多,也不知道宝物的位置。根本没办法直接偷出来吧。”

    “确实很难,但总比正面冲突好。”尤菲想了想,最后还是说道:“正面上的莽夫行为太愚蠢了。要么不跟他去,要么就潜行进去。”

    “我觉得还是算了。”库尔特一如既往的谨慎,表示这个风险不该冒:“你们想清楚,这和前天咱们去下水道的任务性质可完全不同,没有实打实的报酬。而且被发现后会被所有的邪兽人围攻,生还概率很低。值得冒这个险吗?”

    “那倒是……”纳撒尼尔显然还是很想冒险一次的,所以语气怎么也显得有些不甘心:“所以我们不去了吗?如果担心凯冯的话,虽然不怎么地道,我们还是可以自己去嘛。真有宝贝的话,拿了回来再跟他分钱就好。”

    “问题就在于那地方太危险。我们又没有潜行专家——”

    “几位好像在说什么很有趣的事嘛。”突然,库尔特的话被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打断了。

    不知何时起,已经有个银(白)发女生坐在角落的桌子上,手里拿着杯蜜酒,微笑着望向大家。

    根本没人发现她何时坐在那儿的,简直一点存在感都没有。

    她的外表年龄大致十二三岁的样子,当然实际年龄完全无法计算。

    从耳朵来看,应该是位精灵。

    “呃……你听到了啊。那又怎么样?”伊恩尴尬的望向她,觉得十分不可思议。

    别说她什么时候进来得了,就俩什么时候点的酒都不知道。

    “小姐,你什么时候在的?”卡洛斯显得更为惊讶:“之前我明明看了周围啊,客人只有我们……”

    “什么时候嘛……大概几分钟前吧。”女孩狡黠的笑了笑:“你们要找潜行专家是吧?或许我能帮你们拿那个号角。”

    “……”难以置信的盯着她,尤菲开口提问:“你开什么价,又怎么证明你的实力?”

    “那个叫凯冯的人要三成,对吧?我要二成。然后剩下的五成你们五个一人一成。”银发女精灵微微露出笑容,再次补充说明道:“你们不接受这个条件的话,我就自己去跟那家伙谈。然后这七成都是我的了。”

    “哦,很精明嘛。”尤菲米娅点点头,觉得开的条件并没有什么问题:“那你既然不去直接跟他说,就意味着还需要我们帮忙咯?你去拿号角,我们做什么?”

    “我需要你们假装攻打邪兽人巢穴,把他们引出来越多越好。不必动真格的,做做样子就行,保住小命就好。邪兽人被引出足够多后,我就潜进去,剩下的情况我能处理。十分钟后,你们直接撤退,不用管我。咱们回酒馆见面。”女精灵不假思索的说完了作战计划,又悠闲的喝了口酒,接着补充提道:“我知道你们肯定要问为什么相信我,但你们没别的选择。你们确实会担心我拿号角后自己走掉,但如果不跟我合作,你们就没机会平安拿到号角。考虑下这个概率,这样说可以理解吗?”

    “……才十分钟,够吗?”纳撒尼尔听着觉得很不安:“你也不知道号角在哪吧。”

    “哦,我确实不知道——但我总有办法让他们开口、拿到我想要的东西的。”银发萝莉灌了一大口酒,又静静的盯着几人:眼神中写满了笑意:“我想你们已经见识到我的潜行能力了吧?如果我想的话,能把存在感消除到让你们在客厅待上一天都注意不到。”

    “那还不够。”库尔特对此显得十分谨慎:“再给我们展示下你的能力。”

    “好啊?那我要怎么证明呢?”白发精灵女孩从兜里掏出一样东西,在空中抛了一下,又带着狡黠的笑容一把接住:“这个够不够?”

    “呃……啊?!”库尔特盯着那包物品,愣了一下,慌忙下意识的摸向腰间,惊叫起来:“我的钱包!你什么时候拿走的?”

    “嗯……谢谢夸奖!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