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6章 琴声凝物
    “不愧为七圣院名师争抢的学生,这天赋简直堪称妖孽。银子5A网”赵明睿双眸中绽放出别样的神采,他望着苏道醒宛若望着一件稀世奇宝。

    得到赵师的称赞,苏道醒面色一红,他这算是作弊了吧,刚才弹琴的那一刻,他宛若化作了妖圣,那一曲《风行》就像是别人在弹奏一般。

    “一朵,二朵,七十三朵九十八朵苏道醒,你要是能让花骨朵绽放出一百朵,你的琴艺就可以与雷彪有的一比了。”方雪琴查了一下刚才苏道醒弹奏的时候花骨朵绽放的数量,再一次的惊讶出声。

    “苏道醒在琴的境界上已经远超雷彪,只是在指法,琴曲的熟练度,琴艺的技巧的运用上面远远落后雷彪。雪琴,以后你好好的教他弹琴。”赵明睿交待一番,起身朝琴堂走去。

    方雪琴收好琴,跟在赵师身后朝琴堂走去。

    苏道醒跟着赵师,方雪琴朝琴堂走去。

    艺圣院是七院占地面积颇大的一座学院,这里开设有百堂,琴堂,书堂,棋堂,画堂,百艺对应百堂。

    琴堂就在花海边缘的一块巨石上面。

    琴堂以巨石为地基,倒是大手笔。

    琴堂四周是一座座错落有致的楼阁,每座楼阁上面都有琴台,琴台被隔音阵法笼罩,在琴台上弹琴,声音不会传到外面。

    楼阁围着一所别院,别院就是琴院,琴院里有上千座琴台。

    赵明睿领着方雪琴,苏道醒走到琴院。

    一个个学生朝赵师这里走来。

    学生自觉的排成两队走来。

    一队为首的是一位青衣女子,她正是琴堂的天才学生赵怡,也是赵师的女儿,冰山美人。

    另一队为首的是一个满脸横肉的雷彪,在琴堂学生中的地位仅次于赵怡。

    苏道醒扫了赵怡一眼,这样的气质不俗的女子他见得多了,倒是看到雷彪这种满脸横肉的凶狠学生颇为意外,弹琴是件文雅的事情,看到雷彪,他都没有听琴的兴趣了。

    方雪琴像是知道苏道醒怎么想的,低声说道:“雷彪修的是琴杀艺。琴艺不仅能娱乐民众,也可以杀敌。音律杀人的事情在大陆上很常见,雷彪修的就是杀人的琴艺。琴堂的琴艺两个发展方向,一个就是赵怡为首的琴艺派,另一个就是雷彪为首的琴杀艺派。”

    苏道醒点头,表示了解了。

    “怡儿,这位是百年来为父见过的天赋最超绝的学生,苏道醒。”赵明睿手指向苏道醒,对赵怡介绍道,“以后你们多亲近亲近。”

    说罢,赵明睿朝自己的住所走去。

    琴堂的学生们听赵师称苏道醒为百年天赋最超绝的学生,个个脸色难看起来,苏道醒天赋最超绝,难不成他们天赋就不超绝?

    雷彪听到赵师让赵怡和苏道醒多亲近亲近,他的眸中已经喷出了怒焰,他盯着苏道醒,恨不得生吞活剥了苏道醒。

    整个琴堂的人都知道,他雷彪爱慕赵怡,为了赵怡,他雷彪可以上九天揽月,下九洋捉鳖。

    见赵师回了楼阁,雷彪向前踏一步,高大的身影罩住了苏道醒,他俯视着苏道醒,道:“苏道醒,欢迎加入琴堂。赵师都夸赞你琴艺天赋超绝,不如这样,你我比试一番,也让琴堂的学生们见识一下琴艺天赋百年内第一人苏道醒的风采。”

    学生们都听出来了,雷彪这是在挖苦苏道醒。

    苏道醒早就料到来到琴堂,琴堂的那些学生肯定会为难他,只是没想到来的那么快,应道:“请!”

    “苏道醒,你眼前的可是琴堂琴艺第二的雷彪,你才一个新人,就如此有底气挑战雷彪?”赵怡好奇的打量着苏道醒。

    苏道醒闻言,朝赵怡一笑,道:“只是一场比试而已,又不是生死对决,胜败对我来说无所谓。”

    “你倒是洒脱。”闻言,赵怡再不劝说苏道醒拒绝和雷彪的比试。

    “这个傻帽,他不知道雷彪的厉害,等一会被虐惨的时候,看他怎么哭。”

    琴堂的学生们都露出一幅幸灾乐祸的表情。

    雷彪手指向了琴院中央的一座水池,说道:“我们就用水池中的池水进行比试。”

    苏道醒点头,他从琴字圣符上获得的不止是琴艺,更是妖圣的经历,对雷彪所说的用池水进行比试比较了解,那就是用琴声控制池水凝物进行比拼。

    雷彪前往离水池十丈开外的一座琴台,在琴台上落座。

    “雷学长,苏道醒琴艺才入门,你们的比拼应该在离水池三丈内的距离进行,在十丈开外比试不合适。”方雪琴看到雷彪要在十丈外弹琴比试,立即说道。

    雷彪面色阴冷起来,盯着方雪琴说道:“苏道醒是赵师都称赞的琴艺天才,在三丈内比琴那是在侮辱他,就这么定了,在十丈外用琴比试。”

    学生们都露出一丝讥笑之色,他们不相信苏道醒能在十丈外弹琴和雷彪进行比试,只有老琴师,历经岁月的磨练,才能在十丈外用琴声凝物对决。

    “雷彪这一手真高。就看苏道醒敢不敢应战了。”

    “苏道醒现在估计都不敢应战了。”

    雷彪开口说道:“如果苏道醒自认琴力不行,他可以在三丈内找个琴台和我对决。”

    雷彪这一句话更狠,简直是在侮辱苏道醒的琴艺。

    苏道醒神色如常,完全不在乎雷彪的挑衅,走到了十丈外的一座琴台,端坐下来,凌厉的目光与对面的雷彪对视。

    “不知死活。今日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琴杀艺。”雷彪开始拨动琴弦。

    琴弦一动,一股肃杀之意弥漫琴院。

    第一道琴声,让众人的心神一颤。

    雷彪的琴声是杀人的琴声。

    雷彪运指如飞,在琴上弹奏一曲《将军行》。

    琴院水池中被雷彪的琴声带起,凝成了一只只水蛇,水蛇探出头,阴毒的目光盯着苏道醒所在的方向。

    苏道醒看雷彪将要发动攻击,立即弹琴。

    那指法,让琴堂的学生们大跌眼镜。

    “苏道醒确定是在弹琴,不是在弹棉花?”

    “如此低劣的指法,简直是污了我们琴师的眼睛。”

    琴堂的学生们都有种把苏道醒轰下琴台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