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 435 章 更赖主人明眼
    仔仔细细地捏过了那条明显开始萎缩的断腿,辛洄抬起身来,冲着眼巴巴看着自己的韩枢笑了笑,安慰道“不严重。”

    韩枢顿时喜形于色。

    然而接下来,辛洄却踱出了他的卧室,走到了外间。

    韩震立即便跟了出去。

    “小三郎的这腿的确算不得严重。治愈也不难。只是,琐碎,受罪。”

    辛洄坦白地看着韩震,拱手道,“小老儿敢拍胸脯,只要小三郎受得了这个罪,听得进小老儿的话,好生吃药、好生休养,必然有重新立起、抛去拐杖的那一天。”

    顿一顿,含笑道“只是,这一场罪,至少要受三个月半年。不知小三郎可愿意一试?”

    韩震看了他一眼,略微有一丝犹豫。

    辛洄眨了眨眼,下意识地瞥了一眼自己身边的婢女。

    婢女垂首而立,恭顺安静,甚至让人根本就看不到她的眉眼。

    “我跟三郎商议一下。”韩震说着,进了内室。

    旁边家人忙请了辛洄坐下,又给他上了热饮子。

    见旁人不注意,辛洄便想对着那婢女张嘴说话,婢女疾忙使个眼色,摇头拒绝。辛洄只得低下头喝着瓷白碗中热气腾腾的奶茶。

    嗯,曾经在边疆呆过的人,到了冬天,看来都很喜欢钟郎的这个小发明啊!

    隔壁传来韩震温和的询问声“……会很受罪。而且,至少要半年。你觉得如何?”

    接着便是一阵倒吸冷气,却伴随着一个女子咬着唇轻唤韩枢的声音“三郎……”

    最后,韩枢咬着牙自己狠狠答应“哪怕三年!我都要治!”

    辛洄垂眸看向手中的碗,唇角露出了一丝笑。

    夜先生,小老儿成功了一半了。

    婢女看了他一眼,眉心轻轻蹙了蹙,再度低头下去。

    西齐来的名医顺利地住进了韩府。

    韩家三郎腿上的旧伤会被完全治愈。

    正式的治疗将在冬至节后进行。

    回到永泰坊沈宅,痛痛快快泡了个热水澡,然后安安闲闲地吃了厨下精心调制的汤水,正要往床上躺倒的钟幻,看着董一表情怪异地走了进来,递过来一张短笺。

    钟幻好奇地拿过来一看,乃是辛洄光明正大给他在平安客栈留下的消息。

    甚至,结尾还模模糊糊地写了这么一行“日后多有求教,还望钟郎宽忍。”

    求教?

    还多有?!

    凭什么竟然还要宽忍?!!

    钟幻满面诡异地用两根手指拎着那张笺子的一个角,怪模怪样地问董一“他这是想干嘛?给我传递消息?还是想让我指导他如何能在韩家内部做点儿啥?”

    董一被他问得都忍不住笑,自从见到辛洄就开始的满面阴霾终于破出一道亮光,道“看来此人并不完全是为了韩氏而来。小郎不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先看看再说嘛。”

    “哼。韩家有什么好看的。”钟幻不屑地说着,手一松,那张笺子飘落在地,而他本人则倒回了床上。

    董一沉默地看着那张笺子,过了好一会儿,方低声道“小郎,董三死了,死在韩家。”

    屋里陷入沉默。

    过了许久,钟幻坐了起来,面沉似水,死死地盯着董一“事前你知不知道?”

    “小人不知道!”董一抗声大喊,虎目含泪,“小人昨晚回来后便想出去打探究竟是谁在暗害小郎。可是才换了夜行衣,寇连便来寻我,让我赶紧出来看京城的冲天火光……”

    说着,狠狠抹一把泪,“那火光出自韩府。那个时节,再没有一家的人敢在外头街上走动,生怕被韩府当成假想之敌。

    “可我却越想越慌张。从家主进京,我们这一队的动作便十分频繁。尤其是董二董三,连我都很少能抓住他们的影子。

    “这回陪着小郎来沈家。分明董二过来传大娘子的话,却连见都不敢见小郎一面,我当时心里只觉好笑。可事后想来,只怕是因为他很难面对小郎……”

    说着说着,董一的声音低沉了下去,低着头,又擦了一把泪。

    钟幻的脸色难看无比,深吸一口气,沉声道“董一,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来选你究竟是要做钱大省的人,还是要做我的人。”

    “小人誓死追随小郎。”董一干脆地下跪,一个头磕在了地上。

    钟幻盯着他的头顶,过了好一会儿,才低声道“那你站起来。我有件事要交给你去做。”

    董一答应一声,起身。

    钟幻轻轻地交待,董一表情变幻。

    “能做到么?”

    “……能!”

    “很好,那你现在回去吧。”钟幻躺回了床上,却再也没有一丝睡意。

    钱大省到底想做什么,在进韩府这件事情之前,他不清楚。但是这之后,他已经能猜个七七八八了。

    虽然,对于钱大省这种草菅人命的狂热、执着、疯癫举动,他实在是很难苟同、甚至厌恶到了十分。但有一点,钱大省看得很准他绝对不会浪费董三和他曾经的那些手下用性命换回来的机会。

    他和莲王等人,对韩震的设想和计划,如今,都要随之调整了。

    钱大省做出来的这一口黑锅,哪怕他再不情愿,也只有背上身。

    然而一想到要跟二傻子那个时不时便犯一下圣母病的家伙解释此事……

    钟幻头疼。

    翻身坐起,叹口气,喊人“金二!”

    “小人在!”就好似一辈子都如影随形一般,永泰坊沈宅如今的大管家金二推门便笑嘻嘻地走了进来,“小郎有什么吩咐?”

    “去莲王府和息王府都送个信儿,就说我已经出宫歇过来了。他们谁不忙就过来陪我喝个茶,忙就算了。”

    钟幻觉得吧,两兄帮不能白叫。若是能加上息王,变成三兄帮,是最好的。

    毕竟压力这种东西,越分担越少。

    “是了。小人这就去。哦,今晨余家二小郎君遣人来问,宫里是不是有什么大事。问您回来没有。小人答应等您回来会给他回话。正好小人出门,小郎看怎么回他?”

    金二乐乐呵呵的,却紧紧地盯住了钟幻。

    他得知道,钟幻到底把沈沉当成什么人——是不是真的半点都不尊重沈沉的血脉亲人!

    钟幻笑了笑,刚要开口,忽地反应了过来,怪异地歪着头看金二“我说,你是不是忘了,你可是我挑了出来去投奔我师妹的。底根儿上说,你是我的人。”

    “小郎差了。打您让我去服侍郡主起,小人其实就已经是郡主的人了。”

    金二低下头去,毕恭毕敬,话锋,却半寸不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