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04章 我们这种人
    这一次的死者是一名叫“净鼻”的僧人。Y。Z5*a.cOmY。Z5*a.cOm

    他被人倒挂在大雄宝殿正中的那尊大佛像上,割喉放血,鲜红的血从佛像的基座一直流淌到大殿上。

    洛封闻讯赶来时,一进门就望见了大佛像那副依旧不变的祥和面孔,然而在它的脚下,却是满目的血腥……

    “这次的作案手法和早上一样简单,不过凶手的处理更加果断,连同气管一起切开,再把殿门关上,正常情况下,谁都不会听到死者的呼救。”

    最先到场检查尸体的人还是黑衣男人,他和其他僧人合力把净鼻的尸体搬下来后,蹲在地上查看了一番,又忍不住抬起头,皱眉看向面前这尊安然矗立的佛像。

    “问题是……为什么这一次,那个人要那么麻烦地把尸体挂上去?而且,他绑住死者的打结手法看上去也有些奇特。”

    站在旁边的守林人走上前来瞧了一眼,便沉声说:“这是双环结。”

    “嗯?”

    众人都转头看他。

    “也叫作‘猪蹄扣’,屠夫杀猪的时候会用的打结方法,这种绳结一般会越拽越紧,被倒吊起来的话就很难挣脱。”

    守林人说着,忽然又补充了一句:“我以前倒是用过几次,至于寺里的其他人,应该不熟悉这种打结方法才对。”

    听到他这话后,除去洛封几人神色微妙外,在场的其他人倒是都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黑衣男人意味深长地看了看面色平静的守林人,脱下手套站起身来,嘴里喃喃道:“不管怎么样,这次的情况都有点奇怪。应该有两种可能性。要么凶手的行凶模式并不固定,或者说他正在试图改进自己的杀人方式,要么就是,这事是另一个人做的。”

    “另一个人?”

    黑衣男人回头看去,对上了洛封的眼睛。

    他的目光先在洛封那身洁白如雪的僧衣上扫了扫,接着才继续往下说:“就算是短时间内发生的两桩杀人案,也不一定就是同一个人做的。不过如果这事是另一个人做的,在我看来,他这种做法……更像是在挑衅上一个凶手。”

    随着黑衣男人抬起手的示意动作,众人纷纷望向了殿中那尊脚下淌血的大佛像,神情各异。

    黑衣男人在人群中扫视,很快,他的视线就定格在一道默默站在角落里的佝偻身影上。

    那是一位同样身披袈裟的老僧,光从身形上来看,他的年岁应该比清净寺的住持还要大上不少,但看他的面相,却给人一种童颜之感,面色如孩童般红润,远远地看,不见几丝皱纹,反倒显得年轻了不少。

    这就是清净寺的方丈。

    毕竟净鼻是他院里的僧人,再加上这已经是今天发生的第二桩凶案,于情于理他都该出来一趟。

    不知是不是感受到有人在关注自身,本来正在垂头诵经的清净寺方丈忽地抬起头来,迎上了黑衣男人的审视目光。

    见况,黑衣男人不由一愣。

    在看到这名老僧的双眼时,他一瞬间竟然觉得对方的眼睛分外明亮,丝毫不见老年人的浑浊,显得十分剔透。

    “从今天开始,一日三餐由我去饭堂一起带回来,你们俩就待在后山不要乱走。”

    马面罗刹和唐乔觉正暗自出神,耳边传来的沙哑声音让他们惊讶地转过头去,看着突然就走到他们身边说出这么一句话来的守林人。

    “最近寺里不太平,你们即便要外出,也要两人同行,明白了吗?”

    守林人说这番话时没有任何的避讳,所以周围的不少人都听到了他的声音。

    黑衣男人扭头看了眼,即便是站在不远处的洛封也有些诧异地看来。

    如果按照此前黑衣男人的推断,守林人在上山前的身份很可能是一名逃窜多年的悍匪,这么一个家伙,居然也会关心别人的安危?这似乎不太符合常理。

    大殿中开始收拾起了净鼻和尚的尸体,洛封隐晦地瞄了瞄还在低声诵经的方丈后,还是选择了跟上守林人的脚步,走出了大雄宝殿。

    其实洛封对于清净寺的方丈也很感兴趣,尤其是当他看到方丈的真貌后,一部分与他内心猜测相悖的情况更令他感到惊讶,可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他只能暂时先放弃这一边。

    “呃,那个,请留步。”

    带着唐乔觉两人的守林人听见身后传来的声音就停住了脚步。

    他面无表情地回头看来,那只独眼幽幽注视着追上来的洛封,像在无声地进行询问。

    洛封迅速调整好表情与语气,装模作样地瞧了瞧唐乔觉两人,就对守林人小声说道:“我有事要跟你单独谈谈。”

    闻言,守林人瞅了他一眼,没作声,想了想还是转头看向了唐乔觉两人,两个人也很有眼色,马上退到一边去。

    “我就直说了吧……我想让净悲他们搬到讲经堂那边和净怒一起住,三个人一起住,也可以互相照应。”

    在说这话时,洛封胸腔中的心跳相当强烈,但他仍然努力保持着脸上的淡然,故意对守林人摆出了一副寻常的口吻。

    “不行。”

    谁叫,一听他的建议,守林人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紧跟着,没等洛封再说话,他又听守林人用那副低哑的嗓音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们的事情我不参与,但在上山前你也曾答应过我,会还我一份清净。”

    不知为何,听到这话后,洛封眯起了眼睛,嘴里莫名地说出一句话来:“你和他们认识只有一周时间。”

    “那又怎么样?”守林人看着他,一直没什么表情的阴郁脸庞上居然流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