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6章:孽缘
    远在英国的顾宵接到家里的电话,听到贴在自己身上的未婚夫标签被摘掉,也是大大的送了一口气。y。z5。a.coM

    “顾宵,你什么时候回来?”陈月瑶真的很想念儿子,都接连几个春节没见到她了,身为母亲心里特别挂念。

    顾宵长得眉目飞扬,俊美绝伦,虽说比不得宴策,可作为男主角,真的可以说是傲视群伦了。

    他自然也挂念着陈月瑶,可碍于当年离开家时,和爷爷闹得很厉害,再加上自己心里也憋着一口气,这才很少回家。

    如今自己一身轻松,自然也没有继续驻留在国外的必要。

    “昨晚中秋节前就回去了,我总得在这边结束学业才行。”

    “那好,这次一定别再骗妈了,要回来记得吗?回来后别忘记和你爷爷道个歉,这次的事情没有你爷爷,恐怕谁都不好看。”

    “知道了。”

    只要婚事退了,让他道歉这有何难。

    上午八点半,收拾妥当的姜烟姐弟准备骑着自行车出门购物。

    没有几天就是开学日了,他们想趁着今天有时间去买两件衣服,自家带来的衣服或多或少都有补丁,在这年代其实算不得什么,可还是想穿的整齐一些。

    而且趁着开学前,姜瑜还想去拜访一下自己的几位老师,他们目前都在京城生活,走动起来倒也方便。

    按理说刚来就应该去看看,可当时家里没有收拾妥当,姜瑜的意思是想把几位老师请到家里来吃顿饭。

    在河西村的时候因为某些因素,并不能请他们来家里做客,如今却没有那方面的顾忌了。

    “咱真的要去买衣服吗?”姜川还觉得难以置信,他都好几年没添新衣服了。

    姜瑜就喜欢秃噜弟弟的脑门,抬手撸了一把,“真的,今天给你买两套新衣服,过几天你就要在京城上学了,可要好好读书呀。”

    “二姐放心吧,我以后肯定比你学的而还要好。”他可不服气自家二姐了,以前明明是他读书厉害。

    既然现在二姐这么牛,那是不是说明,以后他会更加的牛气冲天?

    “有志气,你要加油。”

    推着自行车,姜川跳到了姜烟的车后座,三人慢悠悠的往百货商场去了。

    如今经济开始复苏,已经有成衣店开张了,据说现在开张的店铺,一般都是有点背景的,毕竟没点底子,现在也开不起店面来。

    人民百货商场,在以前是作为另外的场所,这还是在去年秋天收拾出来,今年正月里开始陆续营业,都是私人店面。

    不过店铺的房租不怎么便宜,也不是寻常人家能租得起的。

    此时的人民广场到处都是行人,进出商场的顾客摩肩擦踵,毕竟孩子们快开学了,不少家长都带着孩子出来买东西,为开学做准备。

    把自行车锁在商场外面的车棚里,姐弟三人走了进去。

    因为个体经济刚刚萌芽,偌大的商场内开业的铺面并不多,其中多以服装类居多,毕竟在之前的几年里,也是存在着倒爷,如今个体经济一张开口子,这些人也成了第一批开设铺面的人。

    只是款式在姜瑜看来有些惨不忍睹。

    可是如今的年代,后期的款式非但不会走红,反而会被当成是女盲流的典型。

    对于那种后世的露背晚礼服,紧身的皮衣皮裤,甚至是哪怕领口稍微开的大一点,都要面临无数人的指指点点,夏天都几乎很少见到露胳膊大腿的。

    即便如此,姜瑜还是想在这些“落伍”的衣服里面找几件相对满意的款式。

    她苛刻,姜烟却非常的容易满足,只要能穿就行,哪里管什么款式或者是颜色,这里毕竟是京城,再土的款式,在河西村都不定能见到。

    但是逛了三层楼,姜瑜死心了。

    这里最时髦的衣服,居然就只是普通的对襟外套,再洋气点的估计得等夏天了,她可以穿个小白褂,粗布裙。

    姐弟三人长得好看,即便是穿这样的衣裳,颜值还是能带动的。

    各自买了两套衣裳,三个人就骑上自行车回家去了。

    到家后姜瑜就把所有的衣服泡在水里洗了一遍,不洗没法穿,本身布料就算不得多软和,洗一洗还能缓解一下,再说衣服虽说放包装袋里,可从制作到出厂,再到个体户手里,经过层层人手,怎么可能干净。

    当晚饭桌上,姜烟接到了贺勋的电话,明天他们一块去首都饭店吃顿饭,让他们三人见见房屋的主人。

    姜瑜听到可以见见宴策,不免有些期待。

    她只是单纯的好奇而已,并没有多余的想法。

    姜瑜知道自己其实很奇怪,她心里是挂念着姜烟和姜川的,可有时候思维总是游离于这些剧情之外,冷眼旁观。

    这样并没有什么不好的,至少能让自己时刻保持理智,不至于为了旁人扰乱心神。

    十五日这天,阳光明媚。

    宴策换上外出的衣服走出自己位于市中心河畔的一套别墅,上了停在院子里的一辆车。

    今天贺勋请客,说是让他见一下姜家的人,他对此并没有多少兴趣。

    平日里的工作繁忙,余下的时间他更愿意留给自己,看看书或者是骑骑马。

    风景在车窗急速倒退,向首都饭店疾驰而去。

    他和贺勋相识,在宴策看来纯熟孽缘。

    当年宴策三岁多点,在一场长辈的宴会上遇到了同龄的贺勋。

    贺勋当时背着长辈喝了不少的水果酒,大概是喝的有点多,以至于尿了裤子,正被宴策看个正着。

    作为太早懂事的宴策,当时直接说了一句“这么大还尿裤子,就是个小屁孩”,以至于这句话让贺勋炸了毛,张牙舞爪的就要来揍他,若非被长辈给拦住,估计两人真的要打起来。

    自那以后,两人算是“不打不相识”,开始了二十多年的缘分。

    若是可以穿越回年幼时光,宴策一定要远离贺勋,绝对不想和他有什么太深的交情。

    毕竟对他来说除了数不清的麻烦,没有任何好处。

    虽然知道姜瑜的名字,也知道她是全国高考理科状元,还是郭老以及程老的学生。

    可那又如何,与他宴策没有任何关系。

    这次能把自己的别墅让出去,那也是被贺勋缠的没办法。

    现在还要去见姜家姐妹,并且要在贺勋不在京城期间关照他们,不喜麻烦的宴策似乎也认命了。

    前有贺勋,都随便吧。

    ------题外话------

    宴策我没这么想,我对我媳妇很有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