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十八章送饭被撞见
    “你们说,咱们这日子多久才能到头啊?”吃饱喝足后,李科手上揪着身下的稻草,神色有些迷蒙的问道。www。y。z。5a。c o m

    “或许三年,或许五年,又或许更久,但是黎明终会到来,咱们只要坚持下去就行。”秦勇靠着土炕坐着,语气坚定的说道。

    “没错,秦老哥说的对,国家才成立没多久,正是百废待兴的时候,各行各业都很缺乏人才,现在的混乱不过是一时的。”前南盟大学副校长陈文清点头赞同。

    陈文清应该是这五人里面最冤枉的一个,虽然是南盟大学的副校长,但是一直以来都不参合派系争权夺利,也是难得的以教书育人为信仰的高级知识分子。

    可即使如此低调的一个人,却也因为在和学生讨论学术的过程中,说错了一句话,结果就被那个学生上纲上线的举报了。

    紧接着没多久,就被扣上了反动分子的帽子,直接给撸了副校长的职位,在被整整批斗了三个月后,人都快折腾断气的情况下,才被下放到了花顶村改造。

    不过这些对于性格坚毅的陈文清都不算什么,最关键的是,儿女在形势的纷扰下与他断绝关系这件事,最是打击陈文清了。

    好在后来随着下放到花顶村的人越多,身边有人开导他,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才将陈文清从这个打击中走出来。

    “嗯,听说城里早就已经开课了,不过高考还是有限制。”张武把自己知道的消息小声的对众人说道。

    “从前上大学看的是学识,如今看的却是身份。”陈文清语气略带嘲讽。

    “身份高低永远不是靠贫富来做定论的。”被以有海外关系下放到花顶村的刘岩方,骨子里有属于贵族的傲气,即使被批斗折腾至今,也依旧没有让他因此低头折腰。

    “小刘啊,这个时代,很多东西都和过去不一样了。”张武拍了拍刘岩方的肩膀。

    刘岩方低着头,眼角微红,他知道,这个时代很多事情都说不清楚,可是也正是因为这种有些病态的认知,才让他成为一个家破人亡改造分子。

    刘岩方的低落情绪很快也感染了另外四人,在这个屋子里的,每一个人都遭受了从未想过的不公,也都为了心底的那点期盼所坚持着。

    当夜,五人难得没有多聊什么,便相继睡下。

    次日一早,秦易函又偷偷过来送了早饭。

    不偷偷的送不行,这几日也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村里的那支除异队又开始闹腾了,把整个村子的人都搞的大气不敢出。

    只是谨慎如秦易函这样的,还是不小心被洛慧看了正着。

    实际上秦易函和他奶奶搬到村里后,除了村长和洛琼祖孙知道他们和秦勇的关系,整个村子都不是很清楚突然搬来的祖孙俩是什么来路。

    不过,如果是有心人想要查证,倒也是能发现他们之间的关系的,毕竟在红岩县的时候,秦易函祖孙三人就没有掩饰过。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每次秦易函去洛琼家帮忙,都会避开外人,也是担心万一哪天这层关系被捅破,到时候会连累了洛琼家。

    而这次秦易函来送早饭,本来是算计好这个时候不会有村人出来行走的,却不成想,正巧遇到了心里憋闷出来遛弯的洛慧。

    要说洛慧为什么会这么早出门,也是因为周家相认干亲的原因,比起洛琼备受姬奶奶的宠爱,洛慧一直觉得姬奶奶很不喜欢她。

    只要一想到以后姬奶奶和周家认了干亲,而洛琼的身份也会跟着水涨船高,洛慧心里就很不爽,可是那周家指明了要和姬奶奶认干亲。

    如果不是周家指定了姬奶奶,洛慧更希望是她姥姥和周家结干亲,最起码在姥姥家,洛慧也是唯一的女孩子,还是很受宠的。

    “秦易函,他怎么会跟那些坏分子有关系。”洛慧并不知道秦易函就是秦勇的孙子,所以在看到秦易函拎着饭盒从茅草屋里走出来的时候,下意识的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只是一时之间,洛慧倒也想不到太深,若是她知道秦勇的的名字,或许能猜出来秦易函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可惜,洛慧一直觉得这些被下放到他们村的改造分子,都不是好人,所以从来都不会多加关注。

    今天要不是心情郁闷随意乱走走到了这里,恐怕洛慧也不可能会出现在这个地方的,也就不会恰好看到了这一幕。

    可能是平日里对秦易函就颇有些异样的好感,洛慧默默的把这件事记在了心里,同时还打算回去找她爸好好打听秦易函的消息。

    此时的秦易函,回家的路已经走了快一半了,压根不知道自己今天的送饭行为会被洛慧看到。

    更加想不到,这个从未被秦易函记住的女孩,会在以后给他带来那么大的麻烦。

    时至九月,恰逢冯宝宝的周岁生日,姬奶奶在得知今天是什么日子后,便开始为中午的午饭做准备。

    天气虽然依旧很炎热,不过有洛琼在,早就偷偷的在院子里埋了一个清凉阵,非常简单的小阵法,即使是她这样的阵法小白,也会随手布置。

    在洛琼这里,防御杀敌,或者克敌制胜的阵法或许不是很熟悉,但是一些简单的生活小阵,洛琼却是能够信手拈来。

    毕竟比起炼丹和炼器来说,制符和阵法的入门对妖修来说不算太高,而且学成率还不错,所以洛琼一直以来,都很偏爱学习这些,可以应用到生活上的阵法知识。

    因为只是冯宝宝的一个散生,再加上洛琼一家在村里也没有什么特别交好的,所以最后也就洛琼祖孙,外加一个半人的洛青峰,来给冯宝宝庆生。

    不过对于秦易函祖孙,虽然没有邀请他们一起吃午饭,但是在之后,姬奶奶特意让洛琼送来饭菜到隔壁,也让他们沾沾喜气。

    对此,秦易函祖孙也是万般感激,倒是不会觉得人家没请他们有什么不对,如果今天是姬奶奶或者洛琼的生日,祖孙俩肯定会想办法去道贺的。

    倒不是看不上冯宝宝,而是单纯的因为冯宝宝还小,再加上又是散生,所以见姬奶奶和洛琼没做邀请,便知道对方就想自家人庆祝,秦易函祖孙自然也不会那么不懂眼色非得参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