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85章、守株待兔
    常三死了,脑袋被丁修用拳头开了瓢。Y。Z5*a.cOm

    丁修从他身上站起来,回望了一眼仓库,接着在外面找了辆车子朝着和顾北陌以及沈悠约定的汇合地点驶去。

    ……

    顾北陌和沈悠在这里等了丁修许久,两人越等越担心。

    “老顾,你说丁修会不会有事啊?”沈悠忧心忡忡地问道。

    “别担心,丁修不是喜欢逞强的人。”顾北陌摇了摇头,安抚他道:“事不可为,他应该就会回来。”

    “可是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沈悠仍担心着丁修。

    “没事的,他会没事的。”顾北陌连声说道,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仍不停地朝四周张望,心里迫切地希望能够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小丁,可千万别出事啊!”顾北陌嘴上安抚着沈悠,心里却在为丁修祈祷。

    “老顾,有车子过来了!”沈悠指着远处亮起的车灯,面露惊喜之色,“是丁修。”

    她正要跑过去,却被顾北陌一把拉住。

    “先隐蔽下,别急。”顾北陌说着和他一起隐在墙后,“可能是丁修,也可能是敌人。”

    车子开近了,顾北陌和沈悠看到从车上下来一个身影,两人打量了几秒,才认出那人是丁修。

    “丁修,你终于回来了。”沈悠早已按捺不住,冲过抱住丁修道:“这么久都没回来,可把我们吓死了。”

    “老弟,你这脸咋回事?还有脖子上这……”顾北陌看到丁修脸上浮肿,身上尽是灰土,而且脖子的部位青一块紫一块的甚是吓人。

    “受了点伤。”丁修说道,“你们没事吧?”

    “我们好着呢,倒是你要不要紧?”顾北陌问道。

    “还行。”丁修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无恙,“仓库那边有几个好手,他娘的,差点折在那了。”

    “咱们赶紧回旅馆吧,不然晚了的话,车子和东西就都没了。”沈悠见丁修没事,放下心后又担忧起财物。

    “不,我们不去旅馆。”丁修在过来的路上就改变了主意:“我们回仓库那里。”

    “为什么?你刚不是说在那里遇到了几个好手,差点出了意外吗?”顾北陌愣了一下,一脸诧异地问道。

    “仓库那的人都被我杀了,不过我过去之前,他们已经派了一拨人到旅馆去拿我们的东西。” 丁修揉了揉脸和脖子,继续说道:“我估摸着这会那些人已经在回来的路上,咱们现在跑去旅馆只会扑个空,不如回仓库守株待兔去。” “

    “有道理。”顾北陌略一思考,便认同了丁修的打算。

    “旅馆的住宿费还没结呢。”沈悠说道。

    “不结了。”丁修和顾北陌异口同声地回答了她的顾虑。

    三人回到车上,丁修调转车头朝着仓库的方向而去,一路上他将自己了解的一些情况告诉了顾北陌和沈悠二人。

    “你是说,下午咱们在拍卖大会外面惹到的是常兴社的人?而且打咱们主意的还有温鹏展?”顾北陌惊讶地问道。

    “那个温鹏展,竞价竞不过我们,居然找人来抢!哼,我看他这是找死。”沈悠气呼呼地嘟起嘴来,一脸愤愤之色,“亏你还和他认识呢,他居然就是这样一个人。”

    “如果他只是在四方材料店外冷落我们几句,我可以不作计较,但他找人来抢我们的东西……那你刚才这句话就没有说错,他的确是在找死。”丁修想到温鹏展对自己的算计,脸也沉了下来。

    刚才他只顾着去考虑常兴社的问题,还没想过温鹏展的事要如何去处理。

    听到丁修冷冷地声音,顾北陌朝他望了一眼,想说什么,又因为犹豫而没有开口。

    三人来到仓库附近,那里仍旧一片漆黑。

    “看来去旅馆的人还没回来。”丁修从车里下来,在附近那些尸体身上找了几把枪分给顾北陌和沈悠。

    “在这等他们?”沈悠问道。

    “对,等他们。”丁修点了点头,在车旁坐下来开始休息。

    “小悠,把迪蜂放出去,让它们再辛苦一下。”顾北陌想了想,朝沈悠说道:“仓库漆黑一片,那些人回来势必会起疑心,我们要抢占先手的机会,就要提前知晓他们的动向。”

    “老顾说得对。”丁修刚没想到这一点,不过有顾北陌拾遗补缺,他守株待兔的计划就变得更加完善起来。

    沈悠放出迪蜂,和顾北陌一起挨着丁修坐在地上,附近的血腥味有点浓,但此刻三人丝毫没有任何介意的情绪。

    “你今天杀了不少人嘛。”顾北陌望着月光下那一具具尸体,不禁多问了一句:“接下来你还打算杀温鹏展?”

    “他算计我,我当然要杀他。”丁修说道。

    “你再想想。”顾北陌望了他一眼,目光中似有深意。

    “想什么?”丁修问道。

    “我没办法回答你要想什么,要想的东西得你自己去想清楚。”顾北陌说完便转头望向远方。

    “你希望我放过他吗?”丁修追问道,他对顾北陌突然纠结起杀温鹏展的问题有些惊讶,也有些好奇。

    但顾北陌对他的问题却不置可否,丁修摇了摇头,无奈地笑了笑不再继续追问。

    三人坐那说了会话,丁修又针对守株待兔的计划制定了一个伏击的方案。

    方案刚商定没多久,远处就有一支车队朝着这边驶来。

    ……

    “覃爷,这番收获不小啊。”一名开车的小弟朝着身旁的中年男子说道,脸上带着谄媚之色,“咱们把他们的货物连带着车子一起拉了回来,是不是可以提前分润分润,让兄弟们事后也能去开个荤?”

    “这事我还真不能做主,等会看看三爷的意思。”覃擒虎说道,眼睛瞟向窗外,月色下,他闻到风中有股淡淡地血腥味。

    “那匣子里的武器,你们最好谁也别动,有人花三万布里定了。”覃擒虎说着又叮嘱了一句。

    “三万啊,卧槽!”开车的小弟惊呼道,“哪个阔佬?”

    “温家的二爷。”

    覃擒虎突然将头凑到前挡玻璃旁,眼睛望着远处的仓库眯了眯:“不对劲啊。”“怎么不对劲啊,覃爷?”小弟问道。

    “三爷在仓库等我们,可他怎么都不开灯?”远处的仓库漆黑一片,只有外面的车灯三三两两地亮着,覃擒虎很是意外。

    但仓库是他们的重要据点之一,而且覃擒虎知道,那里除了常三之外,还有张奔雷和吴疾风等好手,人数差不多有三四十左右。

    要说意外,谁有本事在这里制造意外。

    覃擒虎只是略有疑虑,却没怎么产生警惕,他让开车的小弟继续朝前行驶,反正到了仓库跟前一切就会明了。

    丁修辍在车队附近的地方,一直跟着这支队伍行进的速度。等他们来到仓库前,一些车里的人纷纷下车来到外面。

    “怎么回事?!”覃擒虎大声地惊呼道,满脸都是惊愕的神色。

    仓库外隔上不远就有几具尸体,覃擒虎的目光在那些尸体上一一扫过,最后定格在某个地方。

    在他目光的焦点处,一具脑袋蔫扁了的尸体横躺在那。那具尸体身材肥胖,身上的衣服赫然便是常三最喜欢穿的那套。

    “三爷!!!”覃擒虎再次大声地惊叫道。

    他朝尸体奔了过去,但附近突然枪声一响,从暗处射来的一颗子弹瞬间没入了他的身体。

    覃擒虎瘫倒在地上,身体抽搐了几下便不再动弹。和他一起去旅馆的那帮弟兄被突然的变故惊慌了手脚,大家有的愣在原地,机灵点的人则马上缩到车后躲了起来。

    “你们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的。”丁修的声音从附近传了过来。

    “你是谁?!”有人大声喊道。

    回应他的只有枪声。

    刚才有人看到黑暗处闪过的火光,那人率先朝那边开枪,其他的人都已经慌了伸,不自觉地跟着他一起开始射击。

    这些常兴社的成员在覃擒虎死后已是群龙无首的状态,加上刚刚又因为他的惊叫声都注意到了常三躺在地上的尸体,这一下大家都惊得六神无主。

    他们射击的方向已经空无一人,丁修早就绕去了另一侧,而且顾北陌和沈悠也悄悄地从侧翼包抄过来。三人从三个方位同时向车队里的人开火,一瞬间便杀得那些家伙鸡飞狗跳,四处乱窜。

    一名常兴社的成员发动了车子,他朝着过来时的方向准备逃跑。

    丁修快步追了上去,一把抓住车门把手。他扑到车窗旁,接着一拳击碎玻璃,伸手将车里的人扯了出来。

    “呯,呯。”把人摔倒地上之后,丁修补了两枪,枪声还未消失,他的身影就已经蹿进了车里。

    顾北陌藏身于暗处,对付这些乌合之众时几乎是弹无虚发,沈悠的枪法虽然一般,但是个子小而且人机灵,她给敌人造成的伤害可以忽略不计,不过却帮顾北陌吸引了一些对方的注意力。

    当丁修开着车子杀回仓库旁的时候,那些常兴社的人已经没有丝毫反抗之力,剩余的几人丢下武器,从藏身之处钻了出来,纷纷跪在地上。

    丁修看都不看他们一眼,抬手间一枪一个,将这些人全都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