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014】 谁才是真的魔鬼
    看起来贝亚似乎在秩序审判前求得了一线生机,但说句实话,这波他真的不赚。Y。Z5*a.cOm银%子&5*A!网

    【魔鬼血契】可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契约,这是魔鬼的终极技能,契约签订了之后,它就会直接成为你的一部分,这样一来双方都绝无违逆的可能。

    听起来很不错,但问题在于这种契约需要一个前提——那就是双方都认可的公平。

    双方需要付出的代价是对等的,如果有所偏差,那么魔鬼需要用自己的鲜血去进行弥补,因此契约才会被称为【魔鬼血契】。

    在正常的契约里,魔鬼只需要耍耍小手段、在契约的边边角角里弄点隐藏条款、用未知的文字设下逻辑的陷阱,往往就能够达到目的——但是在【魔鬼血契】之中,以上条件都是不可行的。

    所以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魔鬼血契】都是魔鬼在把目标忽悠瘸了之后,采取的终极手段。

    在没有取得最终胜利之前签订【魔鬼血契】的,十个中凉了八个——之前的卡利亚托斯就倒在了这里。

    而现在,为了让自己免于死亡,贝亚不得不做出承诺,答应和制裁者签订魔鬼血契。

    制裁者是守序的理性构造体,虽然贝亚有着誓约法术欺诈的前科,但对他而言,杀死贝亚和利用契约使得贝亚成为秩序维护者之间,他还是果断地选择了后者。

    也许人会在意欺骗,会因为欺骗而产生愤怒——但作为构装体的制裁者可不会产生这些“多余的情绪”,作为绝对守序的生物,他所考虑的只有“如何更好地维持秩序”。

    诚然,对破坏秩序的人进行惩罚也是维持秩序的手段之一,但在中危区这个小小的区域之中,惩罚本身毫无意义。

    于是,在贝亚提出了签订【魔鬼血契】之后,惩罚者的反应就是“愿闻其详”。

    ……………………

    微微眯起了自己的眼睛,贝亚的大脑告诉运转,与此同时系统也迅速搜索起了卡利亚托斯记忆之中近似的案例。

    制裁者绝对不是一个好忽悠的家伙——虽然说“君子可以欺之以方”,但绝对守序并不意味着绝对迂腐,如果被制裁者察觉到了自己的恶意或者自己可能对中危区秩序造成任何的影响,恐怕自己还是会当场玩完。

    这种情况下,贝亚必须慎之又慎!

    “先说说我们的诉求吧。”贝亚在【巧言令色】给的状态下,开始试图与制裁者拉近距离,“我们可以寻找一个双赢的办法——”

    “只需要考虑我的诉求就行了。”面对着贝亚的巧言令色,制裁者这次却异乎寻常的清醒,“你的诉求就是活着,这一点已经得到了满足。”

    “……是的。”贝亚咬着牙承认了这一点,“你说的很对,保证我的安全就是我的诉求了。”

    虽然制裁者还死咬着逻辑,但贝亚再次使用了【波谲云诡】,混淆了“放自己一马”和“保证自己安全”。

    也许是因为幸运,也许是因为这次混淆的程度比较低,这一次贝亚终于成功了。

    “我需要知道,你可以使用怎么样的方式帮助我维持这里的秩序。”默认了贝亚的话,制裁者步步紧逼,“你需要展示足够的价值,并且以切实可行的计划说服我。”

    画大饼么?

    贝亚结合着卡利亚托斯的一些成功案例,开始洋洋洒洒地讲述起了自己的计划。

    大致内容就是,中危区秩序最大的不稳定因素在于能源的严重消耗,而贝亚选择以此为突破口,承诺给制裁者提供足量的能源……

    贝亚简直舌绽莲花,一张大饼画得是大又圆——然而制裁者的内心却毫无波动。

    制裁者发现了贝亚言辞之中的漏洞。

    虽然贝亚描述的前景都是符合逻辑、可以预期的,但对于自己所需要履行的责任却始终模糊不清。

    制裁者可不是一个好糊弄的家伙,贝亚这种模糊不清的说出显然不足以让制裁者高抬贵手。

    “你说的危机都是存在的。”在听完了贝亚的描述之后,制裁者终于开口,“那些的确是我所需要面对的问题,但你却没有给予足够准确的解决办法,恕我直言,你是在试图混淆,可惜这骗不过我。”

    “抱歉,先生。”贝亚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蒹葭的小爪子抓住了他的衣襟),“虽然我很想给予你足够清晰的未来计划,但和你一样们,我对于外面的一切并不是非常了解——你知道的,【魔鬼血契】不是写着玩的东西。”

    “谨慎不是逃避责任的借口。”制裁者寸步不让,“如果你无法给予我确切的保障,那也就意味着我们无法达成任何的共识。”

    “……那么,先生。”贝亚沉吟了片刻,“你认为,以什么作为保障才是足够准确的呢?”

    “我想,没有什么比金币更加客观了。”听见贝亚的疑问,制裁者的回应毫不犹豫,“你可能不知道,我是财富女士的信徒……”

    这下轮到贝亚傻眼了。

    现在,一个来自于绝对守序的